• 未分類
  • 0

等林淵飛近了,王飛雲這才大驚。

因為他發現林淵的修為居然早已經不是當初的神勇境四重,而是神勇境七重後期!

短短半年多點,對方就提升了三個小境界之多,這怎麼可能?

那黑膚中年人也是心頭一凜,暗道:「半年多突破三重,看來大哥所料果然不錯,此子絕對是來自大宗門的弟子!殺了他,在那茅草屋之中的其他人也絕對一個不能留!」

他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殺機,注意力已經完全將下方的茅草屋鎖定,心中暗自決定任何人都不能趁著激戰之時,從茅草屋之中溜掉!

「好了,我已經上來這麼久,你為什麼還不出手?」

這邊,林淵已經等得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出言道。

「好,你既然急著求死,我就成全你!哪怕你突破到了神勇境七重,對我來說也不會有什麼本質的變化!小子,去死!」

王飛雲大喝,再也忍不住對林淵的怒意,直接沖了出去。

人到中途,他便是將手中的殺器寶劍高高舉了起來,霎時滾滾血氣直衝天穹,染紅天空。

「千絕殺!」

刷刷刷!

黑色的殺器寶劍,一瞬間斬出千百萬下,重重疊疊的劍影直撲林淵而來。

這份威力,比起林淵第一次在劍鬼秘境之中遇到還要強橫幾分!

可見,王飛雲這一劍是下了多大的決心要斬林淵。

林淵不為所動,靜靜站在虛空之中,看著面前斬來的無窮猩紅劍氣,嘴裡淡淡吐出四個字:「暗之屠戮!」

唰!

同樣是暗之屠戮,他施展出來的方式和熾靈鬼王完全不同。

他背後的青石劍抖了一下,旋即便有回到了背上。

只見天空中黑光一閃,頓時漫天劍影浮現。

這些劍不是斬出去的,而是以一種奇異的方式螺旋前進,越來越多,好似一個巨大的劍之漩渦,要吞滅蒼穹。

嗤嗤嗤!

漩渦所過之處,所有的猩紅劍影都消失了。

王飛雲的一劍完全不是林淵的對手!

「怎麼可能!?難道是天階武學?」

眼看著漩渦到達面前,王飛雲大驚失色,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見,接著他根本沒有反抗之力,直接被劍之漩渦吞噬!

「飛雲!」

遠處的黑膚中年人大驚失色,他沒想到王飛雲真的會一劍敗北,而且是慘敗!

王飛雲在千雲宗已經是可以排進前五的存在,從未有比他修為低兩重的人能擊敗他,更別說只是一招之間了!

咻!

黑影直撲而去,瞬間穿進劍之漩渦之中。

片刻,只聽轟地一聲,劍之漩渦爆炸,化作無數不受控制的小劍漫天****,落下去毀滅森林無數。

同時,那潰散的劍氣之中,黑膚中年人抱著早已經面目全非的王飛雲又驚又怒。

「小子,敢重創他,你再找死!」

黑膚中年人徹底暴怒了,身化黑影,鋪天蓋地朝著林淵湧來,那威勢比林淵施展暗之屠戮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這就是半步王者的實力!

「區區一個半步王者便想傷我族長嗎?」

嗖嗖嗖!

草屋之中,突然****起三道身影。

轉眼間出現在林淵左右。

林風、林武,還有受傷已經痊癒的林開山都沖了出來。

三人與林淵並排而站,凜然面對撲來的黑暗。

「出手!」

轟咔!

四人同時出手,劍之漩渦,神象甩鼻,橫天一戟,蛟龍弒天!

一時間,天空完全塌陷,四人的攻擊裂開天穹,直撲欲要遮蓋天穹的黑暗而去。

轟隆!

虛空碎裂了,黑暗也被生生定在了原地。

四人全力一擊,竟擋住了半步王者的殺招!

這一次和第一次抵擋可不一樣,第一次黑膚中年人只是隨手一擊,連黑暗之勢都沒用上,這一次可是他真正的殺招,竟然被抵擋!

「不可能!」


黑暗扭曲,化作黑膚中年人,他震驚地看著林淵四人,「爾等四人不過神勇境後期,合力之下竟能與半步王者抗衡?」

這種事,他以前可謂從未聽聞過,半步王者要殺神勇境強者如屠豬狗,但眼前這四人卻能正面抵擋他,不可思議!

「你覺得不可能的事還有很多,今天要打得你吐血而回,讓你明白,半步王者在林家面前算什麼東西?」

林武冷冷一笑,隨即大喊:「眾林家兒郎何在,還不來守護族長?」

嗖嗖嗖!

話音一落,那草屋之中便是瞬間衝起數十道身影,眨眼間****上天空,將黑膚中年人團團圍住。

「這是……」

黑膚中年人徹底驚呆了,原本他以為那草屋之中只有幾名神勇境武者,誰曾想小小草屋竟然能容納如此多的人?

最可怕的是這些人竟然沒有一個低於神勇境中期的,數十名神勇境中期以上的強者,幾乎抵得上中品宗門一般的底蘊了吧,這麼多的人來這裡聚集做什麼?

「來!好好教訓他一下,讓他明白,半步王者也沒有在林家面前囂張的本錢!」

林武大喊道。

「好!教訓他!」

眾林家子弟大笑。

若是一般的神勇境強者看到半步王者大能,一定會心生敬畏、畏懼等諸多情緒,但他們全部曾經加入過中品,甚至上品宗門,拜師的對象最差都是半步王者,甚至有王者的親傳弟子,所以區區一個來挑事的半步王者根本不被他們放在眼裡!

「你們敢教訓我?」


黑膚中年人大怒,堂堂半步王者,世間大能,竟要被人教訓?

「教訓的就是你!」

一名林家子弟冷哼,一棍掃出。

「找死!」

黑膚中年人臉色陰沉,殺機畢現,回頭鎖定那用棍的林家子弟便要先殺雞儆猴,就在這時,周圍無窮攻擊襲來。

「誰找死?」

蹦蹦蹦! 蹦蹦蹦!

天空中,六七十名林家子弟刀槍劍戟,棍棒橫掃,打得黑膚中年人鼻青臉腫,渾身是血。

那黑膚中年人也是倒霉,堂堂半步大能,卻遇到了林家這群妖孽,如果是一般的神勇境後期強者六七十名,他一人之力要打殺根本不太困難。

但林家子弟各個非凡,不僅底蘊深厚,而且擁有林家血脈在身,各個都是在同等修為下變態的存在!

他不僅殺不了人,稍有不慎還有隕落的危險……

「可惡,可惡!老夫幾時被這樣羞辱過?」

鼻血滾滾而流,黑膚中年人終於受不了了,「爾等小輩,終有一日,我要手刃了你們!」

伴隨著不甘的咆哮,黑膚中年人一手捲起王飛雲頓時化作黑暗,拼著重傷突破林家子弟的合圍,突圍而去,再也不回頭看一眼,悶頭急跑。

至於另外那名千雲宗弟子,早就見情況不對,溜走了。

林家子弟哈哈大笑,「這人,還以為半步王者真的多了不起,就憑他?一個只是剛剛跨入第一步的存在,也配在我等面前囂張?」

「好了,不理他了,先回草屋去。」

林淵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回草屋。

眾人依言點頭,緊跟著便是全部都飛回了草屋之中。

「全部都進地下室。」

進了草屋之後,林淵道。

為了容納更多的林家子弟,草屋早就修建了地下室,還在下面建了練功房,所以平時林家子弟都在下面修鍊。

通常情況下,只會有一人在草屋之中接待其他到來的林家子弟,所以剛才王雲飛等人來犯,林開山才會獨自衝出去,因為碰巧今天便是他負責留守草屋。

後來他回到草屋,立即便是將所有修鍊的林家子弟叫了出來,瞬間局面就不一樣了。

「族長,我們現在做什麼,繼續修鍊家族秘法,讓你提升《神龍訣》的品級吧?」

這時,眾人已經跟著林淵回到了地下百米處的大廳之中,一名林家子弟忽然問道。

「不了。」

林淵搖了搖頭,道:「這次我們得罪了千雲宗,只怕後面還有更多的麻煩,我們現在雖然憑藉人多能抵擋一個半步王者,但卻並沒有真正抗衡一個中品宗門的能力,要是後面矛盾鬧大,出現多名半步王者前來尋仇的局面,只怕我林家就要不存。」

「沒有那麼嚴重,就算出現兩名半王,我們林家現在的實力也能抵擋住。何況我們沒有殺人,他們應該不會因為一件小事,就派出多名半步大能,半步大能可是一個中品宗門的立宗之本。」

一名林家子弟不以為然地道。

「未必。」

林武搖頭,道:「那人自稱是千雲宗大長老之子,不知道這大長老在千雲宗分量如何,如果他的分量極大,又一心要替兒子報仇,我們說不定還真會惹上一個大麻煩。」

「是的,我也贊同林武,小心為上。」林開山也同意道。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要搬走?可是還有族人沒來。」

先前的林家子弟終於神色變得凝重。

「當然不可能搬走,我們既然豎起了林家的大旗,搬到哪裡都沒用,只要在天柱山附近,總會被對方發現。」

林武搖了搖頭,最後目光又看向林淵,道:「具體怎麼辦,還是族長來說吧,族長似乎早就有了打算。」

眾人聞言,當即看向林淵。

而林淵的確早有打算,所以這裡他最淡定。

終於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他之後,他面前光華一閃,忽然多出了一堆秘籍。

「這就是我的辦法,挑選出領悟力最強的劍客,修鍊這上面的武學。」林淵直接道。

「修鍊這上面的武學?」

一名林家子弟詫異,伸手去拿起了一本秘籍打開,下一刻他臉上的驚容無以復加,「我的天,這是天階劍陣武學!」

「什麼,天階劍陣武學?」


聞言,一個個林家子弟都驚訝了起來,紛紛是去翻閱林淵面前的秘籍。

「果然是天階劍陣武學!」

「族長怎麼會有天階劍陣武學秘籍的?」

「太不可思議了!這可是天階劍陣武學啊,在上品宗門之中都無比稀有的絕頂武學奇功!」

……

一個個翻閱過秘籍的林家子弟都震驚起來。

天階劍陣武學,劍道類武學的王者,連上品宗門之中都罕有這種秘籍,一旦這種秘籍出現,必然引來王者大能廝殺,爭搶!

誰都想不到,林淵手中便握著這樣一套劍陣秘籍!

「天階劍陣武學的確很可怕,若是能練成,可以說能輕易斬殺半步王者,但是……」

人群中,林武忽然搖了搖頭,道:「劍道秘籍,我們這裡有很多人都不是劍客,短時間內根本無法修鍊。而且我們之中沒有劍道王者,也不認識劍道王者,沒人賜下王者意志,就算是劍客修鍊,最終只怕也很少有人能成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