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簡雨晴不屑道:「別喊我大姐,我才不願意做你大姐。」

那臉色太冷,縱使王秀的臉皮再厚,也不敢上前去忤逆簡雨晴。

有一種感覺,簡雨晴說到做到,她如果敢去找簡月幫她求情,那她直接就會被丟出去了。

為了避免嫁給鰥夫,她只好委屈地在外面站著。

晚飯做出來,簡雨晴都沒想著招呼她一聲。

簡月倒是心疼小女兒,但一想還是算了,王秀有樣學樣,這後來沾染了太多王大雷和王大山的陋習,不給她點教訓,她大概是改不過來了。

家裡沒有多餘的炕睡覺,晚飯後,為難人的事就來了。

好在蕭司辰主動把炕讓出來,讓簡月睡。簡月勞累了一天,且年紀大,是應該好好休息休息。

王小山道:「大姐,你不用管我,我是男子漢,坐一宿也沒事。」

王秀在外面沒人管,按他們的意思,蕭司辰和王小山熬夜,簡雨晴和簡月去睡覺就可以了。

看王小山那麼懂事,簡雨晴背著他們在空間打出一壺靈泉水來,倒在碗里給他們,道:「喝了這碗水,咱們就各自休息吧!」

王小山一怔,「我不渴。」

簡雨晴道:「渴不渴都喝。」

蕭司辰已經習慣了,每天飯前或飯後,簡雨晴都會給他們水喝,那水好喝,他二話不說,便端著一口飲盡。

王小山看看他,亦是端著喝。

靈泉水滑進喉嚨,甘甜美好的味道立即令他驚訝不已。

這種水,他儘管喝三碗都不飽。

一碗喝完,他咂咂嘴唇,還想要。

簡雨晴微微一笑,又給他倒一碗。

簡月和三個孩子也有。

簡月嘗著那味道奇怪,道:「晴丫頭,這是什麼水啊?」

簡雨晴找個借口道:「我在山裡打的泉水,能去除身體的疲勞,你喝了再睡,保證明日精神百倍。」

明日就是那些人給王大山的最後期限,簡月想到這事,眉頭又皺了起來。

。 想罵人,不知場合恰不恰當。

低頭喝了口水,一片茶葉還趁機溜進了嘴裏。真是人善被茶葉欺啊!

「呸!」李盛開一個用力就把那片茶葉噴進了腳邊的垃圾桶,並因力度過大,角度有些偏,那片茶葉直接貼在了垃圾桶內側壁上,沒有落下去。

盯着那片茶葉,李盛開嘆了一口氣,「哎,你怎麼也這麼調皮,難以馴服呢!」

抬頭看了一圈,同事們少有喜笑顏開的,大多都是愁眉苦臉。

想想上個月因為一枝如玉的《最好的我們》成績斐然,她的日子比多數同事還是好一些的。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我還是比上不足比下有的」,李盛開開啟了「別人不太開心,但我還行」的自我安慰感。

鼓勵了自己一番后,李盛開又把視線投在了電腦屏幕上。

聊天軟件提示有新消息。

「對待作者要有春天般的溫暖,」李盛開給自己打氣。

點開了新消息。「李編輯可在?」

在啊,怎麼不在?

李盛開還有些氣不順,自己嘟囔著:「上班時間不在,還能去哪裏。」

縱然心中有不爽,但是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這是打工人的職業素養。

李勝開仔細看了一下發來信息的人。

「一支如玉。」

「一支如玉?」

李盛開突然不知所措起來。抬起頭,茫然四顧了一會兒。

經過幾秒的沉澱,李盛開彷彿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佬,大佬給我發信息了?」

手指在鍵盤上趕緊敲出了一行字。

「在的,一支如玉老師要發新書了嗎?」

緊接着又打出了一行字,發送了過去。

「一隻如玉老師,您是想發男頻?還是女頻?」

吉祥看到李盛開發過來的信息,有些無語,我說我要發新書了嗎?

閑着無聊,吉祥突然起了點兒調皮的心思。

新書發肯定是要發的,但我就是先不談這個。

她問:「上一本書的分成發了嗎?」

李盛開看到這句問話,也是無語。

通過合同,李盛開已經知道了一隻如玉的真實姓名叫吉祥。

然而沒有照片,叫吉祥的人又特別多。她沒有把寫小說的吉祥和藝人吉祥聯繫到一起。

沒跑了,這一定是大佬,連自己的分成收沒收到都不知道。

不,她應該是沒有去關心,沒有去查銀行卡。

「一般情況下是每個月八號發放稿費,遇到節假日順延。您的稿費應該已經到賬,請您查收一下合同中提供的銀行卡。

如果還沒有收到,請您及時與我聯繫。」

八號,今天13號。那麼應該已經發放了?好吧,那還是談新書吧。

吉祥問:「男頻,你也負責嗎?」

李盛開心裏一涼,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女頻寫的好好的,幹嘛要換男頻呢?

李盛開不太情願地回答吉祥:「我不負責男頻,如果一支如玉老師需要的話,我給您推薦。」

吉祥:「如果給我推薦,就把你們網站主編推薦給我吧。他應該男頻和女頻都管吧。」

李盛開吸了一口涼氣,「……」大佬,你不要這樣。不僅不發女頻了,還要把我一腳踢開。

李盛開還沒有想出如何回答,吉祥又提議道:「

或者不用給我推薦你們主編,就你了,節約溝通成本。」

李勝開一聽,心裏樂開了花,一口氣又緩了過來,但還是有些為難道:「我會去向主編只爭取這個機會,但網站沒有先例,所以不保證一定能成。」

李盛開真是有些擔心這個機會不屬於她,還有一種到手的鴨子就要飛了的感覺。

但做人的底線還是有的,李盛開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來,她道:「

如果我不能爭取到這個機會。我就會把主編推薦給您,不,我會把您推薦給主編。」

吉祥:「《最好的我們》成績如何?」

「唉?」話題轉的這麼快嗎?不懂吉祥為什麼會突然變換了話題。李盛開還是盡職盡責地回答道:「很好,非常好。」

吉祥波瀾不驚地又問道。:「你們主編注意到這本書了嗎?」

「當然,我們都希望您能再接再厲,能夠儘快開新書。」李盛開如實回答。

「主編還讓我好好維護和你的關係,一定要讓你留在我們網站呢。」李盛開在心裏又加了一句。

吉祥:「好!你去跟你們主編申請,不管是男頻還是女頻,只要是我發的書,都歸你管。

如果他不同意,要麼就給我換一個能夠同時兼顧男頻和女頻的編輯,要不然我就去其他網站。」

這是在幫助我嗎?一定是的。大佬不僅小說寫的好,人還很善良。李盛開很開心,連連敲字,「謝謝老師信任我。」

吉祥:「不用感謝,我是為了節約溝通成本,防止以後一件事情,同時要向兩個人解釋。」

大佬還很謙遜,是做好事不願留名的好人。李盛開仍舊很開心:「不管怎麼說,謝謝一支如玉老師,我一定會去爭取這個機會的。」

下線后,吉祥沒有再去管李盛開是否能夠爭取到這個機會。

「哥哥?」

「妹妹又來學習啦,這是想學點兒什麼呀?」

「呵呵!我不是來學習的,我就是看你還在不在。」

「妹妹調皮了喲!這段時間,你沒怎麼學習啦。」

吉祥撓撓頭,「我在放假。」

「放假啦,那要好好休息喲。放假還來看哥哥,真是個好妹妹。」

吉祥黑線,「……」怎麼,我做什麼,你都能誇得出口呢?

還是選小說吧。

男頻更新,她早就想好了,修真仙俠小說《誅仙》,沒別的原因,就是喜歡張小凡這個人物。

張小凡,一個普通,不起眼的名字,在自卑和沉默中長大。

可他註定又是不平凡的,兼具佛、道兩家根基,又意外獲得天下至邪之物——噬魂棒。

前期所歷之事,都為後期的萬劫不復做鋪墊。

意外結識鬼王宗之女——碧瑤,共同的經歷鋪墊出了青澀的感情。

而碧瑤的愛,熱烈而直接,以必死之志迎接誅仙劍對張小凡的絞殺。這也是壓死張小凡的最後一顆稻草,叛出青雲,反入魔教,成為鬼厲。 下一秒!

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了驚駭欲絕的一幕!

劉炳晨轉身,一巴掌把劉艷萍抽懵在地,大聲咆哮道:

「大膽!」

「你可知道眼前這位大人是誰嗎?你竟敢讓華夏國的肱骨之臣,跪下向你道歉!」

「你有幾個腦袋夠砍的?」

劉艷萍瞬間傻了,不到半小時,她已經挨了三個巴掌了。

她愣愣的捂著火辣辣的臉龐,一臉震驚的看向劉炳晨。

她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會是她的親哥哥!

「哥,你瘋了吧,我可是你親妹妹,你竟然打我!」

「從小到大,你連狠話都不捨得和我說一句,現在居然為了這個廢物,打了我一巴掌!」

劉艷萍當場火了,這已經是她挨的第三個巴掌了,委屈之下,眼淚立刻逼了出來。

不明情況的陸福興,慌亂沖了上去,戰戰兢兢的問道:

「大舅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他派人打傷了一白,你怎麼……」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直接打斷了陸福興的話,這一巴掌,鉚足了力氣,把之前打劉艷萍的還要重很多。

剎那間,陸福興眼冒金星,在空中轉了半個圈,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他急忙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神空洞的看向劉炳晨,許久沒有反應過來。

隨後,劉炳晨陰著臉,指著劉艷萍與陸福興的鼻子大罵道:

「放肆!」

「你們眼瞎了嗎?你們嘴裡說的廢物,可是鎮守邊疆,率領三十萬大軍保家衛國的西涼王啊!」

轟隆!

西涼王,三個字,如雷聲滾滾,把劉艷萍和陸福興直接嚇傻了。

他們屏住呼吸,許久擠出了幾個字。

「西……西涼王?掌管三十萬神狼軍的西涼主帥?大舅哥,你可不能嚇我啊!」

「這個葉臨天……怎麼可能會是西涼主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