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精靈女孩面對著陳道臨的方向,一身白衣飄飄,那寬鬆柔軟的白袍,腰間細細一根金帶一束,勾勒出女孩兒家嬌柔婀娜的身姿。一頭長發如瀑布般披散而下,黛眉如遠山,星眸似秋水,一堆纖細的尖尖耳朵,從秀髮之中俏皮的冒出一點輪廓來。如此絕色,再加上精靈族特有的那種輕靈脫俗的氣質——她站在樹蔭綠草之間。恍惚如同一位女神一般。

只是巴羅莎此刻的神色卻有些不對頭,精靈女孩的面容上覆了一層紅暈,似乎有些害羞,而眉宇間還幾分惱恨……

而讓陳道臨火大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一個男子,背對著自己。從背影看來,應該是很年輕的。雙肩寬闊。身材修長——目測比達令哥自己要高出一個頭去。而那標準的倒三角形狀的軀幹,顯得極為挺拔英武。

一身華麗的銀色長袍,衣袖上都紋著金邊,一頭捲曲的棕色長發,腰間配著一柄劍——只是劍鞘上鑲嵌的那幾粒寶石,恐怕就能值陳道臨一身的行頭了——尤其是其中一枚寶石,赫然是金子火鑽。比陳道臨自己手裡的那幾枚更大幾分。

更可氣的是,當陳道臨走來的時候。這個背對著自己的年輕人,居然對著巴羅莎,款款彎腰俯下身子,單膝跪在了巴羅莎面前!

這人居然身手,手上輕輕捏著一束正在怒放的嬌艷玫瑰,輕輕將花送到巴羅莎的面前。

「美麗的精靈仙子,既然你不喜歡人間的珍珠寶石,那麼我想了又想,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如這朵南洋玫瑰,更配得上你的美麗了。請收下我的這份心意吧……這朵玫瑰花可是從大陸運輸而來,用魔法保持了它新鮮綻放的狀態……」

這個年輕人的聲音是很悅耳的男中音,甚至還帶著幾分磁性的感覺,他繼續訴說:「你在我心中,就如同這朵玫瑰一樣,永遠是這般的美麗……」

尼瑪啊!!

陳道臨這一火可非同小可!

哪裡來的癟三,居然敢撬老子的妞兒!!

媽的,現實之中被人當備胎就算了,來到異世界了,老子堂堂魔法師,堂堂德魯伊的唯一傳人,居然還有人敢撬老子的妞兒!!

深深吸了口氣,達令哥強行壓下了心中的怒火,揉了揉臉頰,才盡量讓自己的面部放鬆了下來,隨後展顏露出一絲如春風般和煦的微笑……他邁步朝著院子里走了過去。

身後,小女孩夏夏眯著眼睛瞧著院子里跪在地上對巴羅薩求愛的那個男子……

「這個傢伙完蛋了,一定會被老爺坑死的……」

……

「咳咳。」

陳道臨走進院子里,輕輕咳嗽了一聲。這聲音雖然輕,但是精靈族都是耳目敏銳遠超人類的種族啊!何況陳道臨的聲音,早已經被巴羅莎日思夜想不知道幾千幾萬遍了,此刻忽然聽見了陳道臨的咳嗽聲,巴羅莎瞬間臉色一變,彷彿整個人都恍惚了一下。

隨即,她猛然醒悟過來,尖叫一聲,飛身就朝著外面奔了過去。她跑的太急,裙角帶過那個男人手裡的玫瑰花,頓時將花瓣撕落……

巴羅莎看見了陳道臨,一雙眸子里迅速充滿了淚水,跑了幾步之後,就猛然站住了身子,痴痴的瞪大眼睛只這麼瞧著緩緩走來的達令,然後她忽然「唔」的一聲哭了出來,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我不是做夢吧,我不是做夢吧……我……我不是做夢吧……」

看著精靈小妞站在那兒,又開始蠢萌屬性發作,陳道臨嘆了口氣,大步走了過去,忽然就雙臂用力,將巴羅莎緊緊抱進了懷裡。

「蠢妞兒,看見老爺來了,怎麼也不主動投懷送抱?還要老爺來抱你么?」說著,陳道臨輕輕一笑,在巴羅莎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精靈女孩這才終於徹底恍過了神來,「啊」的驚呼一聲。雙目滿是狂喜,上手狠狠的抱住了陳道臨的脖子,終於投身入懷,死死的抱緊了陳道臨,她抱的太過用力,居然勒的陳道臨骨頭都開始咔咔作響了。

達令哥被勒的差點喘不過氣,只好苦笑道:「寶貝兒,你再這麼用力抱下去,恐怕我就要斷氣了……」

巴羅莎噗嗤一笑。鬆開了雙臂,只是手依然勾著陳道臨的脖子,一雙妙目死死盯著陳道臨,上上下下的打量,彷彿怎麼也看不夠,彷彿要將他的每一根汗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清楚了么?是我。沒錯吧?」陳道臨嘻嘻一笑。

「嗯!是你!」巴羅莎雙目流淚,卻微笑著,語氣和聲音卻異常堅定:「是你!真的是你!是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回來了!!」

難得蠢萌小妞居然如此奔放一把,陳道臨哪裡能示弱?

哈哈一笑,陳道臨毫不客氣的就抱住了精靈女孩,然後就探過腦袋。對著精靈女孩那雙紅唇狠狠吻了過去。巴羅莎絲毫不躲閃,宛然相就。精靈小妞兒平日里就特別容易害羞。雖然心中愛極了陳道臨,但是卻一直對於身體的親密接觸比較抗拒,尤其是在這種大庭廣眾之。

可這次情況畢竟不同,大家生離死別一場,這些日子以來的,日日夜夜的擔驚受怕,日日夜夜的牽腸掛肚。終於讓巴羅莎拋掉了一切矜持和羞赧,眼看陳道臨從天而降。心中當真是無比的驚喜,此刻幸福的感覺充斥著整個意識,哪裡還有心思顧及其他?

精靈女孩兒甚至主動用雙臂緊緊抱住陳道臨的脖子,用力將自己溫軟婀娜的身子貼在陳道臨的懷裡,似乎不欲叫兩人之間再有一絲縫隙。

陳道臨盡情的享受著精靈女孩難得一見的激情和溫柔,貪婪的品嘗著巴羅莎柔軟如花瓣一般的嘴唇……

終於,兩人這天雷勾動地火的一吻,吻的酣暢淋漓,吻的心魂欲醉……

可旁邊終究還有旁人在啊。

「咳,咳咳!!」

一個咳嗽的聲音,終於將兩個激吻這種的年輕人驚醒,巴羅莎一旦冷靜下來,頓時害羞的本性回到了身上,她趕緊掙脫了陳道臨的懷抱,側頭躲過了陳道臨的狼吻,只是身子卻依舊不舍離開心上人的懷抱,只是側過來,靠在陳道臨的胸膛上。此刻精靈小妞兒滿面紅霞,喘息急促,身子都有些軟了,扶著陳道臨的胸膛,似乎有些站立不穩。

陳道臨眯起了眼睛來,壓著心中的不滿怒火——老子吻自己的女人,你咳個什麼勁啊?

這次是面對面的方向,陳道臨終於看清了這個膽敢撬自己妞兒的傢伙。

雖然心中再如何惱火,陳道臨也不得不承認,這人賣相著實不錯:挺直的鼻樑,英俊而精緻的臉孔,一派貴族風範——相貌是英俊的有些過分了,恐怕這世界上不少女子看到了這樣的臉龐,都會自嘆弗如和羨慕嫉妒吧。

這人雙手負在身後,也在眯著眼睛打量陳道臨——他眼神里分明閃過一絲惱恨,但是卻很克制的掩飾住了。

「巴羅莎,這位先生,應該就是你一直等待的人了吧?」

這個人並沒有直接和陳道臨打招呼,而是先對巴羅莎開口詢問,然後不等巴羅莎說話,他對著陳道臨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矜持的微笑:「閣下,久聞大名。我叫帕寧,帕寧.加羅寧是我的名字。」

陳道臨一手攬著巴羅莎的腰肢,然後大大咧咧的看了看這個傢伙。

眼珠一轉,他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來。

「您客氣了,這位小姐,初次見面,請多關照啊。」

小,小姐??

這一句話,頓時就讓帕寧.加羅寧的臉色一變,臉上的表情就彷彿被人打了一拳一樣。

用極大的涵養克制住自己的怒氣,帕寧.加羅寧深深吸了口氣,眼睛里壓抑著怒火:「閣下開玩笑了……難道閣下看不出,我並非是什麼女士么!」

「哦……那個,還真的是沒看出來啊。」陳道臨一臉無辜的攤開雙手,懶洋洋道。

`

(二合一章節)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這就沒法忍了!

哪怕是虛偽也好,縱然是帕寧.加羅寧再如何想維持自家的風度,可陳道臨這句擺明故意打臉的話丟過來,卻直接挑起了他的怒氣。

帕寧眉毛一挑,眼神迅速冷了下來,面罩寒霜,一隻手已經緩緩的按在了掛在腰間的劍柄上,手指一根一根的收緊。那雙眼睛眯成一線,一字一字緩緩道:「哦,閣下如此出口傷人,堂堂的一位紳士卻居然這般沒有風度,實在是叫人遺憾啊!」


陳道臨打了個哈哈,他雖然在笑,但是眼神卻絲毫不躲避,迎著這傢伙的目光狠狠瞪了回去,也同樣放慢了語速,緩緩道:「我這人粗鄙慣了,至於有沒有風度,也不勞旁人來教訓。哦對了……我也不是什麼紳士,我呢,是個魔法師,我聽說連羅蘭帝國的法令都不大怎麼管魔法師的事情,不知道你又是什麼來路,難道比帝國法令還要大么?帝國國法都不管的事情,你卻要來管?」

帕寧的目光一滯,瞧著陳道臨,眼神嚴肅了幾分:「魔法師?」

「我不像么?」陳道臨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淡淡道:「看來你的眼神也不怎麼樣啊。」

兩人之間氣氛越來越僵,劍拔弩張的氣勢一觸即發。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裡面傳來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

「好了,要我看的話,你們兩人的眼神可都不怎麼樣。」

洛黛爾適時的出場了,她面上含笑。眼波故意在陳道臨和帕寧兩人身上都轉了一轉。

這位李斯特家的大小姐從裡面的房子里漫步而出,身後跟著一高一瘦兩個人。

這兩人緊跟在洛黛爾的身後,彷彿是李斯特家族的護衛,可是走近了一看,陳道臨卻樂了。

兩個都是熟人啊。

一個是羅德里格斯四世——外號羅小狗的那個。

另外一個么,則是那個行事果決脾氣有些爆的胖子卡曼。

當日從李斯特家族城堡之中離去之後,就再也沒見過這一對活寶。不過嘛,聯想到這兩人都是對洛黛爾頗有情義,在得知了洛黛爾離家出走。在東海這裡終於現身,這兩個傢伙千里迢迢的趕來當護花使者,這倒是不奇怪了。

不過……陳道臨發現,羅小狗和卡曼兩人望向自己的眼神,都頗有點詭異,似乎不那麼友好——也難怪。當初自己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為了洛黛爾去參加宴會的,自稱只是個送東西的使者。結果呢,偏偏在舞會上眾目睽睽之下,儼然以洛黛爾的心上人的身份,把這位貴族之花給帶走了……

正有些尷尬,洛黛爾已經走了過來。她走到了帕寧的身前,對著他淺淺一笑:「再怎麼說。現在這裡也是我居住的地方吧,你們兩人一見面就要在這裡動手么?」

面對這位李斯特家族的未來繼承人,帕寧收斂起了怒氣,展顏一笑,對著洛黛爾做了一個優雅的貴族禮節,腳下退後了兩步,和陳道臨拉開了距離。也不再看這個可惡的傢伙,淡淡道:「是我有失禮儀了。洛黛爾,這件事情,等有機會我再向你賠罪吧。 原夢神探 ,我不便久留,這就告辭啦。」

說完,他對著羅小狗和卡曼兩人看了一眼,神色似乎也頗為冷淡,隨即掉頭就走,走了兩步,卻停下腳步來,轉過身來,深深看了巴羅莎一眼。


帕寧深吸了口氣,輕輕將手裡只剩下一根花徑的玫瑰花放在了草地上,低聲道:「可惜了,巴羅莎小姐,這麼美麗的花朵,卻不能伴隨你身邊綻放……唉……不過終有一日,我相信美麗的花朵,總是該停留在應該屬於它的地方。」

說完,對巴羅莎微微一笑,轉身大步離去。

眼看這人終於滾蛋,陳道臨才撇了撇嘴角,低聲咒罵了一句:「哼,裝逼犯。」

洛黛爾已經來到了跟前,笑道:「怎麼?你怪我出現的太不是時候,阻攔了你教訓這個傢伙?」

陳道臨不說話,眉宇之間卻隱隱有些躍躍欲試。

「哼。」洛黛爾輕輕一笑,瞪了陳道臨一眼:「你真應該感謝我才對,如果剛才我沒有及時出現,真讓你們兩人動起手來,你恐怕少說也要在床上躺上一個月。」

陳道臨不信:「那個娘娘腔有這麼厲害么?我看他倒像個繡花枕頭。」

洛黛爾皺眉,瞧了陳道臨一眼:「你這人,總是這麼浮躁么。你也不想想,這裡是總督府,又是總督大人專門撥給了我居住的地方。若是身份尋常的人,哪裡能進到這種地方來?這個帕寧,比你想象的要危險得多!」

看著陳道臨皺眉,洛黛爾嘆了口氣,走過去,低聲道:「這人不簡單,而且是個笑面虎,吃人不吐骨頭的。你今天和他結了仇,今後可要小心才行。」

頓了頓,生怕陳道臨不夠重視,洛黛爾又繼續補充了一句:「他可不是那種柔弱的貴族少爺。帕寧是帝國公認的年輕天才武士,才二十歲年紀的時候就已經是中階武士了,所有人都認為他有機會在二十五歲的時候進階為高級武士!別的不說……你的這兩個好朋友,羅小狗和卡曼兩人,可都是人家的手下敗將。」

最後這句話,才真的讓陳道臨吃驚了。

羅小狗和卡曼兩人的本事他自然是了解的!羅小狗魔武雙修,卡曼則是武技高強,兩人都是年青一代之中的佼佼者,雙雙都是中階的高手了。

那個娘娘腔一樣的帕寧,真有這麼厲害?

羅小狗和卡曼在一旁聽到了洛黛爾的最後這句話,兩人的表情都有些訕訕的,羅小狗性子樸素一些,低頭不語,卡曼卻忍不住大叫道:「洛黛爾妹妹,你可不能這麼輕賤我卡曼!當初那一次比試,我只是一不小心才錯輸了他一點!你……不行,改日我一定要找他挑戰,把這場子找回來才行!」

「你?」洛黛爾對待卡曼的時候,就絲毫不客氣了,瞪了胖子一眼,喝道:「別發瘋了!當初那場比試,你老子也在一旁觀戰的,事後你老子自己都說,如果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你恐怕一條胳膊都沒了!自始至終,帕寧都留了三分力,倒不知道是誰,像條死狗一樣被人打的滿地亂滾!」

卡曼的胖臉漲紅了,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以這卡曼的脾氣,居然不再反駁,看來當初他是真的吃了不小的虧。

陳道臨心中越發的奇怪了——那個帕寧,果真有這麼厲害?

「好了,你可千萬別不信!」洛黛爾皺眉道:「我知道你是魔法師,也知道你有自己的底牌。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帕寧這人絕不好惹。」

隨後,洛黛爾嘆了口氣,抬起頭來,鄭重的看了陳道臨一眼,然後忽然張開雙臂,走過去,給了陳道臨一個熱情的擁抱。

小妮子抱的十分用力,彷彿把全身的力氣都用了出來。小小的身子完全投入了陳道臨的懷中。

陳道臨被這個擁抱弄傻了——就連身後的羅小狗和卡曼兩人也都同時瞪大了眼睛!

洛黛爾平日里從來不對任何異性加以顏色,何曾和任何一個年輕男子有過這種親密的身體接觸?!

「你這個笨蛋!」洛黛爾在陳道臨耳邊,語氣略有些古怪,然後咬牙切齒低聲道:「下一次可千萬犯傻冒險了!以後遇到危險,如果你再把我們拋下自己一個人去扛,我就……就再也不當你是朋友了!」

說到最後,洛黛爾的眼睛似乎有些紅紅的,退開半步,鬆開了雙臂,仔細看著陳道臨的眼睛,咬了咬嘴唇:「歡迎安全回歸,達!令!哥!」

……

幾個年輕人重逢,陳道臨安然歸來,自然是一番熱烈的敘舊。

陳道臨把對胡克的那番謊話又拿出來說了一遍——其實也不算是什麼謊話,只不過筆削春秋,隱瞞了一些事實罷了。對於那個荒島上德魯伊的遺迹,自然是隻字不提。反正那個荒島,估計也不太容易有人能找去。

洛黛爾可比胡克要精明多了,隱隱的聽出了陳道臨訴說內容之中的一些破綻,不過好在這個女孩很是聰明,明知道陳道臨隱瞞了些東西,也並不戳破——反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吧,既然他不肯明言,那自己何必戳穿?


說到底,只要他安全的歸來,便是最大的幸事!

晚上洛黛爾親自接見了和胡克一起歸來的海軍軍官,毫不猶豫的取出了十萬金幣的金票打賞過去,還設宴款待,甚至親自敬了那兩名軍官一杯酒。

這等行事,讓羅小狗和卡曼看的更是動容!洛黛爾居然對兩個普通的海軍軍官都如此折節下交,顯然都是看重對方出海搜索救回了陳道臨!

這個傢伙,在洛黛爾小姐的心中,分量居然這麼重么?!

晚宴之上, 俯首為臣 ,四個男人開懷暢飲,陳道臨雖然開始的時候還想勉勵抵抗,但是耐不住三人輪番進攻,很開就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就連什麼時候被人拖了回去,都不知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天不亮的時候,陳道臨忽然被一陣噁心弄醒,宿醉之後,胃裡翻騰的厲害,他勉強掙扎著從床上翻滾了起來,就看見床邊擺著一個木盆,張口就吐。

吐了一個昏天黑地,才感覺自己鬆快了許多。

喉嚨里冒火,他在黑暗之中摸索了會兒,忽然就聽見一個聲音:「啊!」

聲音嬌柔,似是女子之聲。

陳道臨這一驚,心中忽然一動:難道……是巴羅莎?

瞬間,身子就燥熱起來。

嗯!一定是的!一定是精靈小妞,擔心我酒醉,所以陪在這裡照顧我吧……

久別重逢,白天又來了一個**的激吻……

此刻天還沒亮,孤男寡女共處一室……555555,難道我達令哥的春天終於到來了么!

陳道臨正激動的淚流滿面。

房間里忽然亮起一點光芒。一支蠟燭被點亮了,燭光照亮了一張小臉,睡眼惺忪,身穿一件麻衣袍子,頭髮亂蓬蓬的,光著腳站在地上,皺眉瞧著陳道臨。

「呃……夏夏?怎麼是你?」陳道臨的臉頓時垮了下來。

「不是我還有誰。」夏夏揉了揉眼睛:「你昨晚喝的爛醉,老爺小姐們都休息了,照顧你的責任,自然就落在我這個小女僕的身上。誰讓我是你的僕人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