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紫青道衣男子發出一聲慘叫,身上被青光激射出數個小孔,再無支撐之力,自半空栽了下去。

徐微微見此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屆時,一道青光再次遁出,落於紫青道袍男子身邊。

這青光正是秦墨。

秦墨迅速將紫青道衣男子身上的『納儲袋』收走。

徐微微自半空落於秦墨身邊,見秦墨奪走此人『納儲袋』,臉色輕變,不過隱藏得極快,立即擠出一張笑臉:「多謝秦道友出手相助。」

「不必。」秦墨臉色倒是平靜,沒有多少其他神色流露。

「秦兄!幫忙啊。」王玉書見秦墨出手幫助徐微微,也立即出聲。

秦墨並沒有再遲疑,立即縱身一遁,便出現在王玉書身旁,兩指一彈,【磐紋章】飛出,迎風見漲瞬間,便自半空兇狠轟下。

王玉書對敵之人驚慌之餘,頓時其背上道衣一脫,竟如一面巨扇,推著他向前遁出十幾丈距離。

與之同時,王玉書憑指往他手裡的書點下。

「鏈!」

書中立即浮出一個個金色的字體,這些字體字字相連,竟然形成了一條字鏈,字鏈一繞,便困在對敵之人四周,有如鐵鏈一般,纏得牢牢實實。

屆時,一蓬青色流光再次飛躥而出,洞穿那人。

同時,一道青光也後步緊跟,飛過那人身邊,將其『納儲袋』奪走。

「多謝秦道友。」王玉書急聲說道。

「不用!」秦墨之所以幫忙,並不是當真為了所謂的結盟情義。

只是身上的藥材消耗了不少,需要補給,剛才先既然已經動手,他便也不好再停手,正好藉此機會,補充一下『納儲袋』里的藥材。

愛在魂深處:邪少的傲嬌新娘 這個時候,秦墨並沒有停下的意思,身影再次一遁,出現在方先天身邊。

不過未等秦墨動手,方先天的對手倒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先一步遁逃而去。

不過他聲音剛出,對手卻似乎察覺不妙,竟第一時間遁走。

與之同時,程博川的對敵之人見情勢不對,竟也不再爭鬥,立即遁逃。

圍攻蘇漢的餘下三人見勢不妙也第一時間逃走。

「此次全憑秦道友,若非秦道友力斬對敵,只怕我等幾人當真危矣。」方先天第一時間靠近過來,言語之中雖說儘是誇讚,但此意卻有些微妙得很。

程博川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這個時候,飛回的蘇漢將方先天的話聽在耳中,臉色頓時一沉,重哼一聲:「方道友莫非忘了,是在下以一敵四,力斬一人,幾位道友這才有機會一一對敵,若非如此,但憑几位道友神通再大,現在怕也是要交待在這裡了。」

「蘇道友說的是,在下錯了。」方先天眯起眼睛作笑,一副諂媚之態。

「哼!」蘇漢重哼一聲,目光看向秦墨,眼中神色瞬間鋒利如芒:「秦道友剛才故意拖延,只怕要給在下一個解釋了。」

「如何解釋蘇道友才會滿意?」秦墨洒洒一笑。

「那就看你要作何解釋了。」蘇漢說道。

體中忽的發出一聲音爆,瞬間移出二十丈遠。

就在他所立之地,四周空間忽的像是碎瓶般裂開,一條條弱不可察的金色絲芒跳出,立即散成巨大絲團,一下便籠了下來。

若非秦墨飛遁夠快,這些鋒芒的金色絲芒瞬間能將他絞成肉渣。

徐漢眯起眼睛,眼睛里閃過一絲絲冷光,忽的眉頭一皺,同時身影也瞬間爆退出十幾丈遠。

就在徐漢剛才所立之地,兩道黑影一閃而過。

這道黑影正是秦墨早就放出的『陰司小狼』。

不過蘇漢已經凝脈境二重天,遁速極快,輕鬆避開兩隻『陰司小狼』的暗攻。

「秦墨,你果然早有二心。」徐漢眯著眼睛,窄窄的眼縫中雙瞳射出寒芒。

「你先動手,卻說我有二心?」秦墨冷笑道。

「這兩道黑物是怎麼回事?」蘇漢成目問道。

「老子憑什麼要告訴你。」秦墨怒啐。

「哼! 閃婚老公 我以一人敵四,你為何旁觀?」蘇漢怒道。

「要不是你,又豈會交戰。」秦墨冷聲回道。

「哼!我才是你們的領頭人,一切該聽我的。」蘇漢怒色更重。

「你想死就死遠點,別拉老子!」秦墨面無表情。

徐微微等人見秦墨和蘇漢二人爭鬥,紛紛退出數十丈遠。

「你當真以為先前我與幾人動手,消耗不少靈力,奈何不了你了?」

「你既不聽話,我就殺你立威。」

蘇漢張口一吐,口中喯出一條金芒,此金芒一出,立即乘風一漲,瞬間拉伸。

【金星刺】。

蘇漢憑空一引,金芒立即激射而出。

秦墨眼睛起來,不敢大意,伸手一扣,將【戰戟】握在手裡,同時體中靈力一爆,青木靈力瘋狂涌動,四周青光大盛,迅速匯聚。

「斬!」

【戰戟】橫掃而出。

【金星刺】所化金光立即狂涌。

金光與青光相交,竟絲毫不分強弱,兩種靈光相持。

蘇漢臉色暗暗一變:「我還是小看你了。」

「嘿嘿!」秦墨眼睛一縮,懶得廢話。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就在這時,蘇漢臉上黑光一閃,身影猛退。

四條黑影分前後撲出。 四隻『陰司小狼』的速度雖快,但凝脈境二重天修為的蘇漢,遁速更快。

「哼!卑鄙手段,想不到你竟使用這等陰邪手段。」蘇漢冷斥一聲。

秦墨懶得和蘇漢瞎扯,既然已經撕破臉,自不可能再坐下來哥倆好。

四隻『陰司小狼』撲空,秦墨手疾眼快,立即引指一彈,一道白光衝出,正是【飛羽劍】激斬而出去。

蘇漢冷喝一聲之餘,五指金光一撈,五根金色的異爪憑空抓出,直接將斬來的白光抓在手中,五指再次一扣,金光大盛,【飛羽劍】傳出數聲清脆的咔嚓聲音,劍身竟直接破碎成數節。

與之同時,蘇漢毫不遲疑,再次憑空一握,只見其掌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金色掌套,掌中金光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燒。

「殺!」

蘇漢背身一躬,雙拳中金系靈力化成一尊兩丈大小的金拳衝出。

凝脈境二重天的靈力厚度還是非常恐怖。

王玉書等人此刻更是暗暗拉開了數丈距離,不敢靠近半分。

秦墨不敢大意分毫,【戰戟】握於手,《青木道訣》瞬間湧起,四周青木靈力同樣一涌即起,翻滾如似要沸騰。

「逆!」

珠顏禍水亂君心 【八逆】功法毫不遲疑運起。

四周氣流瞬間倒逆。

狂涌的力量衝擊著四周三十丈內的空間。

王玉書等人更是立即再次猛退二十餘丈距離。

「好玄奧的道術!」王玉書臉變。

方先天伸手輕輕觸碰空氣里被『逆』亂倒流的氣流,氣流就如同一條條被拉直繃緊的鋼絲,震得手指都發疼。

「很恐怖的力量!」方先天驚聲說道。

程博川此時臉上也暗暗變化。

徐微微臉色更是一陣怪異。

三十丈內空間氣流倒逆!

秦墨立於倒逆的空間氣流之中,掌一道兩丈余長的青木巨戟。

「斬!」

青木巨戟迎空而出,青木靈力挾同倒逆的亂流之力,與金光相涌在一起。

有如十條狂暴的洪河撞在一起。

百丈內的空間震動。

天空之上的禁制雲層都被撕裂。

兩道洶湧的靈力持續了近十個呼吸間的時間,才雙雙散盡。

秦墨臉色微沉,身上道衣破碎,皮膚表面裂出無數條寸余長的裂口,觸目驚心。

蘇漢此刻披頭散髮落於地上,手上拳套已經崩毀,身上的傷口絲毫不比秦墨輕,整條手臂都出血肉模糊。

「煉體!」蘇漢眼睛一縮,雙眼驚色之中難掩几絲懼意,竟毫不遲疑,轉身主化作一道金色遁光,想要逃走。

但就在這個時候,四條黑影從旁邊一躥而出,立即撲向蘇漢。

先前蘇漢的遁速雖是快過這四隻『陰司小狼』,但經過眼下這一擊的消耗,他身體中靈力事實已經耗損殆盡,再沒多少靈力維持。

蘇漢先前與幾人一戰就已消耗不少靈力,他深知不能與秦墨兒戰,於是本想以自己全部靈力強勢擊殺秦墨,但不想秦墨【八逆】功法與【蠻體訣】相輔相成,純粹的力量爆發,恐怖得讓人難以想象。

四隻『陰司小狼』立即追上蘇漢。

「秦道友,住手!」

蘇漢慌亂急喊,再無先前強勢。

「嘿嘿,好啊!」

秦墨嘴上雖是答應,但完全沒有要住手的意思,反而伸手一摸,從懷裡取出一隻小袋,引指往小袋上點去,袋口黑風大作,從裡面喯吐出一條黑霧白影,此黑霧白影落地后,便立即漲大得兩米余高。

正是那具白骨骷髏。

「給我殺!」

秦墨腦中傳出一道魂念。

白骨骷髏一躍數丈,立即沖向蘇漢。

「可惡!」

蘇漢見白骨骷髏衝來,頓時臉色慘白。

白骨骷髏和『陰司小狼』足夠對付此時已經只是強弩之末的蘇漢。

這個時候秦墨也不再做其他事。

立即從懷裡掏出一把丹藥塞入口中,然後迅速盤腿坐下來,開始調息。

蘇漢雖不用擔心,但旁邊可還有王玉書等人。

「幾位道友若是想離開,在下不留。」

「但若是有其他心思,可就別怪秦某人心狠手辣。」

秦墨不得很防著他們黃雀在後。

王玉書等人遠遠看著四隻『陰司小狼』和白骨骷髏糾纏蘇漢,幾人相互看了看,各自眼神雖是微妙,但也都不敢此時上前,他們都拿捏造准秦墨傷勢。

「啊!」

面對四隻『陰司小狼』和白骨骷髏的輪翻攻擊,蘇漢疲於應付,但靈力已經消耗殆盡,根本無力應付,半個小時后,蘇漢被白骨骷髏劈殺在地。

這個時候,秦墨依然閉著眼睛,安靜的靜養調坐,恢復靈力。

程博川見蘇漢被斬殺,直接轉身化作一道遁光離開。

王玉書和方先天二人相互對望一眼,偕是一陣疑惑。

「方道友有何打算?」王玉書出聲問道。

「我等幾人結盟本就是被蘇漢強迫所至,既然蘇漢已死,咱們也沒必要再懼怕他了。」方先天說完,便看了一眼秦墨,旋即也化作一道遁光離開。

「徐道友有何打算?」王玉書再看徐微微。

徐微微嬌媚一笑:「小女修為孱弱,無自保之力,還是打算留下。」

王玉書又看了一眼秦墨,再看了一上徐微微,眼中神色苦怪一閃,便也不多說話,也遠遁而去。

秦墨自然將幾人的動靜觀在眼中。

他本也不想與人結盟,這些人離開,他當然不會阻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