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結果就看到這六七十名天帝族的高手,全部都有一瞬間的心神失守。

等他們清醒過來,唐龍已經從他們的身邊穿過去了。

向誅王煉獄深處深入。

「唐龍這是坑我們呀。」羅空烈苦笑道。

其他幾族的高手也是一陣無奈。

他們本以為隱藏的夠深,何曾想到竟然被唐龍早就發現了,而且唐龍太壞了,也不點破,這時候突然將他們扔出來。

進入天帝族城,有死無生,這是天帝族的規矩。

一旦讓天帝族人知道,他們還能活么?

為了活命,只能殺死這些天帝族人,可那樣一旦事情暴露,他們就必須要去尋求唐龍的保護了,因為除了唐龍,整個秘境第三層無人能夠抗衡天帝族。

這不等於是唐龍逼迫著他們不能做個看客,而是要去站隊,去成為天帝族的敵人么。

原本挺好的算計,誰能想到會有如此的驟然轉變。

再是無奈,為了活命,他們也只能出手。

羅空烈等人數不多,但光是似羅空烈這樣的絕代天驕就還有四個,分別是那四個強力種族的首領,加上羅空烈,五人聯手就足夠橫掃這六七十人的。

絕代天驕戰力可不是天驕能夠衡量的。

當然這也不是說,這幾個強力種族比霸主種族還要強,而是因為像羅空烈等人,年齡要比歐陽不朽,卞駱,胡鵬飛,夏侯默等人族天才要大的多,再給人族這些年輕天才一點時間,他們是都有希望成為羅空烈那樣的絕代天驕的,當然也需要看個人際遇。

而像人族似羅空烈這般年齡的絕代天驕,其實都去秘境第四層的。

這就是霸主種族與強力種族的巨大差距。

為防止這裡的異常被天帝族人發現,羅空烈等人不但出手兇狠,爭取一擊必殺,甚至各自施展特殊寶物,刺激煉獄力場形成屏蔽力量,阻撓聲音,血腥氣息傳遞出來。

沒多久,這麼六七十名精銳就被他們全部斬殺,並且用火燒成了灰燼。


自然他們也得到了這些人的儲存玉牌內的好東西。

「羅兄要不要我們也跟著唐龍進去,這誅王煉獄內應該孕育了寶物和靈粹的。」有一名噬靈魔族的人道。

羅空烈苦笑道:「我們是進不去的,沒看到天帝族人都是只選擇在這裡活動么,我聽到龍梵天向唐龍介紹這裡的時候說過,裡面有九死冥氣,而且越往裡,九死冥氣越重,九死冥氣啊,那可是腐蝕人生命力的,我等寶體若入內,怕是會直接被腐蝕掉。」

眾人聞言,不禁露出驚容。

如此之地,唐龍卻進去了。

就聽羅空烈繼續說道:「唐龍要去的是誅王煉獄的最深處,好像是鎮壓九死冥氣所在的阿修羅門之後。」

這下,眾人更是瞠目結舌。

「能形成阿修羅門,這裡難道是一處地獄之眼不成,若真的如此,那,就算是有寶物在身,也無法完全阻擋九死冥氣的,唐龍,他不怕死么。」噬靈魔族人道。

羅空烈道:「你覺得他是個自尋死路的人嗎,他那是根本沒將我們忌憚不敢進的地方當成什麼事,沒見他在這天帝族城內都來去自如嗎,他這是為夷平天帝族城做準備呢。」

夷平天帝族城?!

眾人聞言,情不自禁打個冷顫,這事兒他們連想都不敢想。

這時候,誅王煉獄深處傳來推門聲。

羅空烈等人立時明白,那阿修羅門要唐龍被推開了。

阿修羅門,並非是傳說中的地獄霸主種族阿修羅族特有的門戶,乃是一種傳說是地獄之眼的地方自然形成的門戶,更有傳聞阿修羅族曾經只是百帝世界一個普通的種族,就是因為得到一宗帝皇至寶阿修羅門,這才令種族蛻變,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阿修羅族的。

至於阿修羅門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其實真正見到過的人並不多,哪怕是後世的書籍圖卷中描述描繪的也不詳盡。

唐龍對於阿修羅門的認識還是來自帝辰醫道傳承。

不同在於,帝辰醫道傳承中記載的阿修羅門乃是阿修羅族立足根本的帝皇之寶阿修羅門的一角。

如今他在誅王煉獄中看到的則是勉強算是具備阿修羅門億萬分之一奧妙的門戶。

門是灰綠色的,上面隱約有兩個模糊的惡魔圖案,這是常年被九死冥氣侵蝕自然演變而成的。

此門戶也是一宗寶物,主要是封閉門后的九死冥氣,歷經歲月的腐蝕,演變而成,也使得這扇門無法完全的遏制九死冥氣,反而會有一絲絲的九死冥氣釋放出來,故而外人不敢靠近。

自然這扇門本身也是無人敢觸碰的。

像羅空烈等人會認為唐龍用什麼寶物,或者神兵推開的。

事實上,唐龍直接就用手推的。

七彩帝心體的霸道,仍舊註定除非是遠超過唐龍境界的力量,否則再是惡毒的東西觸碰到他,都不是將他迫害,而是被心丹田直接煉殺,反哺唐龍。

這也是唐龍為何達到封號武侯大成巔峰之後,停止修鍊的一個原因,這等九死冥氣所在的地方,別人不敢進,可對他而言,絕對是修鍊幫助比在龍珠也不弱的。

唐龍雙手按住阿修羅門,緩緩發力。

這扇令天帝族人都忌憚驚懼的門戶便被他緩緩地推開。


「嘎吱吱」的響動聲中,那裂開一條縫隙的門內頓時涌動出更為純凈恐怖的九死冥氣。

就這一股腦兒的量激蕩出來,就足夠令殺死沒有響應寶物的絕代天驕戰力的天才的。

面對這九死冥氣,唐龍二話沒說,一張嘴。

「吸!」

唯我呼吸法也自然運用,除卻七竅之外,全身汗毛都張開,吞掉九死冥氣。

心丹田直接煉化,瞬間令唐龍有了狠狠提升一截的感覺。

他也順勢再度發力。

咣當!

這九死冥氣演化出來的很低級的阿修羅門就被唐龍一把推開了。

門后是一個相當巨大的空間,足可容納數萬人的地洞,兩側的山壁之上也有九死冥氣常年侵蝕演化的惡魔圖案。

而在中間,則有一個氣眼,九死冥氣就是從那裡冒出來的。

這氣眼上方有一人沉睡在那裡。

此人便是滄瀾斗狂族一代天驕……蕭獨放! 蕭獨放,十年前秘境第三層首屈一指的人物,除去天帝族之外,堪稱最頂尖的強者,留下過無數的傳說,闖蕩天帝族城而後沒了消息,傳聞早已被天帝族所殺,卻不想,十年來,就沉睡在這天帝族人十大禁地之一的誅王煉獄深處,而無人知曉。

光是沉睡之前,選擇此地,那份見識和膽量,都足以稱道。

唐龍踏入其中,隨手就將阿修羅門給關閉了。

阿修羅門始終開著,會令九死冥氣過多的溢出,很容易就會被天帝族人注意到,而且守護在誅王煉獄的羅空烈等人也很難抵抗如此重的九死冥氣。

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查看蕭獨放的情況,而是觀望四周山壁上面形成的惡魔圖案。

這些惡魔圖案也是因九死冥氣而成。

就好像那原來真是封閉九死冥氣外泄的門戶會演化成低級的阿修羅門一樣的道理,這種濃縮九死冥氣達到一定程度,又是處於特殊的地段,隱有九死地勢,如此容易自然演化武道玄奧,從而形成某種神妙的武道。

也許是武道奧義,也許是阿修羅武技,這等情況在秘境之中很常見的。

唐龍放開身心,任由自己將唯我呼吸法全面的發揮出來,盡情的吞噬著九死冥氣,煉化,提升實力的同時,目中泛起星光,極限星空真氣入眼中,仔細的觀看這些圖案。

圖案很多,形成了一圈。

但,圖案很模糊,比低級的阿修羅門上面的惡魔圖案還要模糊數倍,一般人就算是去看,也不會發現什麼的,除非是來自地獄種族的絕代天驕,方能參悟一二。

唐龍再次顯示出七彩帝心體的不同。

他能夠任何武技隨手拈來即可掌握,關鍵點是心丹田內演化出無數的武道奧義,只是除了他根據一些王者的武道奧妙,深入研究的,其他都只能算是平平,即便是平平,大概也就是比王者對武道奧義的深入程度不如罷了。

其中自然也是包含地獄種族的特有武道奧義。

唐龍看著那些模糊的惡魔圖案,感悟其中部分地獄種族的武道奧義,便有了一些深層次的認識。

唯獨可惜的是,這裡面並沒有演化出武技,乃是純粹的武道奧義。

歸根到底,還是九死冥氣濃度不夠,級別不夠。

至少唐龍就知,這等九死冥氣距離阿修羅族的至寶阿修羅門所演化出來的九死冥氣威能,作用,奧妙,差之十萬八千里,否則怕是不但演化出完整的武道奧義,也會有武技演化出來了。

不過,唐龍也算是在武道奧義方面有所收穫。

確定沒有其他幫助之後,唐龍這才來到那沉睡的蕭獨放面前。


蕭獨放下方是氣眼,氣眼內不停的涌動出九死冥氣,其中九死冥氣最精純的部分則直入蕭獨放的身體。

唐龍伸手在蕭獨放的「期門穴」上一點。

一絲凶煞之氣立時從蕭獨放體內涌動出來,而這股氣息稍微異動,讓蕭獨放的身體便是一陣扭曲,他那安詳的面容也流露出痛苦之色,七竅則瘋狂的攝取九死冥氣。

「原來如此。」

「我說呢,你蕭獨放為何會跑到這裡來,而天帝族人卻認定你已經死了。」


「感情你是中了玄陰魔煞。」

「玄陰魔煞乃是天帝族十大禁地之一的玄陰化陽之地特有的,也不知你怎會跑到哪裡去,誤吸了玄陰魔煞。」

「不過,你蕭獨放還真的是厲害,比那龍梵天絲毫不弱,他是死中搏取生機,你居然也是如此,必死之中,想到九死冥氣可以對沖玄陰魔煞,便跑到這裡來,讓天帝族人不知,你則藉助九死冥氣對沖體內的玄陰魔煞,保住性命。」

「可惜啊,你只想到了九死冥氣可以對沖玄陰魔煞,令你保住性命,卻不知……呀!」

唐龍的手猛地離開蕭獨放的「期門穴」,那張淡定的面容終於流露出一絲驚駭。

他眼中泛起異彩,仔細且認真的打量蕭獨放。

然後,飛速的伸手按在蕭獨放的眉心處,一股氣流透指而出,迅速的查驗蕭獨放的身軀。

良久之後,唐龍收回手,向蕭獨放豎起大拇指。

「厲害!」

「實在是厲害,你比那龍梵天可厲害的多,對自己也兇狠的多了。」

「你居然是藉助玄陰魔煞和九死冥氣來煉化自己的寶體,成就……八蠻斗皇體!」

十萬寶體中,有十大寶體遠勝過其他寶體,號稱十大寶體,而這十大寶體之中,以唐龍的七彩帝心體為首的四大寶體更強一籌,故而被尊稱為史上最強四大寶體。

但這最強四大寶體實在是太過罕見,別看百帝世界億億萬人,卻是十幾代都不見得冒出一個來。

以至於,這四大寶體都近乎於傳說,人們都會下意識的忽略,而去尊崇那時不時會出現的另外六大寶體。

這僅次於四大寶體的六大寶體,其中之一便是八蠻斗皇體!

唐龍無法查出蕭獨放曾經是怎樣的寶體,但能夠藉助玄陰魔煞和九死冥氣的對衝來蛻變自身寶體,已經基本具有了八蠻斗皇體的雛形,這人才智,能力都足可為世人稱道了。


要知道,就算是一般所謂的醫王,都不見得能夠搞清楚這個奧妙。

「這麼說來,你蕭獨放是故意自己進來天帝族城的。」

「你來天帝族城,根本就是為了玄陰魔煞和九死冥氣,為的是成就八蠻斗皇體。」

「好大的氣魄!」

單就蕭獨放這份膽量,這個決定,敢於在天帝族城內去搏取未來,唐龍都要向他豎起大拇指。

不過,他再是非凡,再是令人震撼驚駭,終究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如非唐龍前來,恐怕蕭獨放就要永久的沉睡下去,再難醒來。

這等大氣魄的想法,做法,都是沒錯的,怎奈蕭獨放終歸是錯了一點,那就是玄陰魔煞和九死冥氣的對沖會形成一種特殊的九死魔煞,雖然十年來,只是一線,卻直接封死了蕭獨放的意識,精神和靈魂,沒有醫道方面水準足夠高的人,根本無法破解。

不是唐龍自吹,就秘境第三層的特殊情況,恐怕永遠無解,除他之外,別的十品醫師都要靠邊站,解不開的,而十品醫師往往是在秘境第五層活動的,豈會來這秘境第三層,又怎會冒險進入天帝族城呢。

所以蕭獨放其實也是將自己置於死地了。

「遇到我,你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了。」

唐龍取出一根龍針,輕輕地刺入蕭獨放的眉心,然後以陰之針法強勢的攝取。

那一線九死魔煞便被攝取出來。

唐龍伸手一捏,將這一線看上去也就是一根頭髮絲量的九死魔煞給捏碎了,以極限星空真氣煉殺掉。

他將龍針收起,然後就在這裡一坐,進入半閉關狀態。

兩天之後,唐龍那一半心神鎖定的蕭獨放傳來精神波動,他這才結束閉關,站起身,靜靜的看著。

一會兒的功夫,那蕭獨放的眼皮微微一顫,然後慢慢地睜開了。

剛開始眼睛都不聚焦,好一會兒后,這才看到唐龍,然後變得精芒四射,一些記憶開始回歸,他的心思轉動。

蕭獨放張口欲言,嘴唇卻只是微微顫抖的張開,無法發出聲音。

「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唐龍就將自己的經歷,還有龍梵天指引前來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