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結果總是遺憾的,獨眼龍的小弟根本在溫旭的身上找不出任何值錢的東西。

“真是他媽的廢物!”也不知道獨眼龍這句話是在罵替他搜身的小弟,還是在罵溫旭,罵罵咧咧了一通後,獨眼龍又重新走回牀上繼續睡覺,不再理會溫旭。

……

清晨,老媽醒來,見溫旭一夜未歸,還以爲溫旭是和韓詩軒過夜去了,罵了一聲小兔崽子,便沒有放在心上,吃完早飯直接上班去了。

孫東連夜帶着廖彤逃到了鄉下,便要回去找溫旭。可是,孫東的傷口發炎了,高燒之下,沒走幾步便直接暈倒了,廖彤沒辦法只好先把孫東帶到了醫院,細心地照顧他,一時也分不開身去找溫旭。

就這樣,溫旭失蹤了一個晚上,竟然沒人發現。

……

昨晚,獨眼龍見溫旭臉色蒼白地倒在地上,還以爲他只剩下半條命了,便沒把溫旭放在心上,誰知這小子竟然好得這麼快,不禁打起了溫旭的主意。

話說溫旭在看守所睡了一夜之後,傷口竟然好了很多,可以隨便走動了,就是手腳不太靈活,有點乏力。看到獨眼龍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打轉,溫旭就知道準沒好事,不禁暗自做好了防備。

獨眼龍朝溫旭走了過來,摸着下巴問道:“小子,你是怎麼進來的?”

溫旭昨晚上被打,心裏極其鬱悶,便沒有理會獨眼龍。不料,獨眼龍更來勁了,朝溫旭吼道:“老子在問你話,你是啞巴啦?”

溫旭轉頭看了獨眼龍一眼,冷冷地說道:“老子現在的心情很差,勸你別來惹事。”

“喲嘿!竟然教訓起老子來了。”獨眼龍沒料到溫旭居然這麼狂,一時倒被氣笑了,指着溫旭咆哮道,“老子倒要看看惹你是什麼後果。”

獨眼龍在進來之前是一名打手,打架無數,也算是道上的一名狠角色,所以根本就沒把溫旭這個年輕娃兒放在眼裏,伸手就要去抓溫旭的肩膀。

不過,溫旭又豈是他能夠抓住的。只見溫旭輕輕向後一閃,隨即躲過了獨眼龍的爪子,並順勢帶了他一下,獨眼龍踉蹌幾下,差點沒有站穩。

獨眼龍當着小弟的面被溫旭擺了,頓時大怒,手一揮,招呼自己的小弟向溫旭圍攻上去。

面對三個混混的夾攻,溫旭沒有絲毫的慌張,淡定地向他們招了招手:“反正在這裏呆着也無聊,老子就陪你們練練。”

“給老子上,直接廢了他!”獨眼龍在遠處招呼道。

柿子要撿軟的捏,溫旭首先對付的是身材最瘦弱的那個人。虛晃一下,朝着對方的腰部就是一腳,直接一腳把對方踢到了牀上,昏死了過去。接着,溫旭向胖子使出一招軍體拳中的擒拿手,只聽“咔嚓”一聲,肥大的胳膊竟然被硬生生地卸了下來,頓時痛得他鬼哭狼嚎。然後,不等最後一個反應過來,溫旭直接抓起他的衣領,把他摔了出去,砸到牀上的木板上,竟然硬生生地給他砸了一個洞。

溫旭在搞定了三個混混後,不禁將目光投向了遠處的獨眼龍,冷冷地說道:“下面就是你了。”

獨眼龍見溫旭朝自己逼了過來,急忙從牀邊的擋板上取出一根鋼條握在手裏,一邊防着溫旭,一邊向後退,做着最後的掙扎。

不過,溫旭沒有給他任何機會,衝過去一把握住了獨眼龍的左手,果斷地把他的胳膊卸了下來,沒有半分取巧,完全是一種強悍的力量。

獨眼龍痛得大嚎一聲,擡手就將手裏的鋼條朝溫旭的額頭砸去。此時,他已顧不了許多了,只希望趕快把溫旭打倒。

溫旭冰冷的眼神瞥見獨眼龍的動作,嘴角閃過一絲殺氣,先是用肘重重地打在了獨眼龍的腋下,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掐住獨眼龍握着鋼條的胳膊,緊接着反手一扭,“咔嚓”的聲音格外清脆,獨眼龍這條胳膊也被溫旭折斷了。接着,反身一踢,把獨眼龍踢到了牀上,直接暈了過去。

經過這一戰後,溫旭毫無疑問地成爲了這間屋子的老大,而包括獨眼龍在內的人都成爲了溫旭的小弟,對溫旭俯首帖耳。

“老大,你渴不渴?我這裏有剛買的可樂!”矮個子諂媚地對溫旭笑道。

“靠,你怎麼不早說,快給老子拿出來。”面對手下人的“孝敬”,溫旭自然是不會客氣,接過可樂瓶猛飲了幾口。也不知道是口渴的原因還是第一次在監獄裏喝的原因,溫旭竟然覺得這瓶可樂居然比外面的可樂好喝多了。


矮個子這麼識相,溫旭自然要好好地表揚一番,不禁拍着對方的肩膀鼓勵道:“鑑於你這麼識趣,你就當我的助理吧。在我睡覺的時候,替我管理他們。”

矮個子由於身體瘦弱,根本打不過獨眼龍幾個人,經常被他們欺負。如今卻被溫旭提拔爲助理,可以管理他們,矮個子頓時激動不已,連忙對溫旭表忠心:“老大,你放心!我一定嚴格管理他們,不辜負老大對我的信任。”

溫旭滿意地點了點頭,對矮個子說道:“現在,你就去監督他們,讓他們每個做一百個俯臥撐和一百個仰臥起坐。如果誰沒有按規定做,你就記下來,等我睡醒了教訓他。”

“是,老大!”矮個子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任務了,連忙答應了下來。

“你現在去組織他們做運動吧。”溫旭打了一個哈欠,朝牀鋪走了過去。

其他幾個人見矮個子送了溫旭一瓶可樂便得到了這般好處,急忙學着矮個子的做法,將自己的東西貢獻了出來。

胖子拿出一包雲煙,恭敬地對溫旭說道:“老大,你抽菸!”

“老大,你喝酒!”另一個則拿出一瓶紅星二鍋頭和一聽百威,請溫旭喝酒。

溫旭很滿意這個效果,對胖子他們說道:“你們表現得也不錯。這樣吧,你們每人就做十個俯臥撐和仰臥起坐好了。我現在要休息了,你們不能來打擾我。如果吵了老子的美夢,老子再把你們的胳膊卸下來。”

獨眼龍本來也想學着其他三個人的樣子,拿東西去孝敬溫旭,但溫旭卻睡了,根本沒有跟他機會。沒辦法,獨眼龍在矮個子的監督下,只好硬撐着做起了俯臥撐和仰臥起坐。

獨眼龍剛開始還肯堅持,但沒做幾個便不幹了,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氣。

“喂!你的還沒有做完,趕快起來做。”矮個子拿着雞毛當令箭,逼着獨眼龍繼續做下去。

獨眼龍瞪了矮個子一眼,冷冷地說道:“有種你再把剛纔的話給老子說一遍,老子活剝了你。”

矮個子懦弱慣了,聽獨眼龍這麼一吼,心裏頓時害怕了起來,吞吞吐吐地說不出一句話來。

獨眼龍一看這麼容易就把矮個子嚇到了,心裏不禁得意了起來,朝着矮個子冷笑道:“就憑你這根蔥也想管老子,下輩子吧!”

可是,獨眼龍的話沒說完,身後便傳來了溫旭冷冷的聲音:“他管不了你,只有我親自來督促你了。”嚇得獨眼龍打起了寒顫。 第一百零一章 住手

在連續做了一百個俯臥撐和仰臥起坐後,獨眼龍癱倒在地上,只剩下喘氣的力氣了,看向溫旭的目光也由最初的囂張變成了恐懼。

上午的時候,溫旭再次被提審,獨眼龍這才鬆了口氣,趕緊趁溫旭不在,找到負責看守這間牢房的牛大壯。


“牛哥,你抽菸!”獨眼龍從煙盒裏抽出一根菸,恭恭敬敬地遞給了牛大壯。

牛大壯眼睛一瞥,見獨眼龍的煙是上好的中華煙,眼睛頓時一亮,笑眯眯地接了過來,銜在嘴上抽了一口,然後滿足地吐出一個菸圈。

“獨眼龍,你不是連天王老子都不怕,今天這是怎麼了?”牛大壯瞧見獨眼龍眼角的淤青和一臉諂媚的神色,就猜到他肯定吃了什麼虧,想讓自己幫忙。

獨眼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可憐兮兮地說道:“牛哥,這次你無論如何也要幫兄弟一把啊!”

牛大壯好笑道:“我連什麼事都不知道,怎麼幫你啊?”

於是,獨眼龍只好將被溫旭折磨的事向牛大壯說了一遍,牛大壯笑道:“我今天上午聽到聲音,還以爲你是在教訓不聽話的刺頭,就沒有進來過問,沒想到居然是你獨眼龍吃虧了。這倒是看守所的一大奇事啊!”

“牛哥,兄弟都成這樣了,你就別笑話我了。”獨眼龍可憐巴巴地嘆道。

牛大壯嚕了嚕嘴,淡淡地說道:“我可沒有笑話你,只是覺得好奇罷了,誰有這個手段能把你這條地頭蛇擺平。”

“就是昨天晚上扔進來的那個傢伙。我原以爲他只剩下半條命了,沒想到……”獨眼龍揮了揮手,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擺出一副往事不堪回事的樣子看着牛大壯,求情道,“牛哥,我就是想求你把他弄出我這間房,讓他搬到其他房間去。”

溫旭進來的時候,魯大梁已經跟牛大壯打了招呼,讓他把溫旭扔到獨眼龍的房間,讓獨眼龍好好地教訓一下他,所以牛大壯對溫旭有印象。

此時,牛大壯聽了獨眼龍的話,兩隻眼睛頓時瞪得跟牛眼睛一樣,打死他都沒有想到,獨眼龍居然擺平不了這個大學生,心裏不禁對獨眼龍生出一番鄙視。

“他把你弄成這樣,你就沒想過報仇?”牛大壯朝獨眼龍問道。

獨眼龍何嘗不想找回場子,無奈溫旭給他的印象實在太厲害了,就算十個自己也不會是他的對手,所以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對牛大壯說道:“牛哥,報仇的事就算了,我現在只想離他越遠越好,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他。”

牛大壯這下更是奇怪了,心想那小子究竟用了什麼手段把獨眼龍折磨成這樣。不過,牛大壯知道獨眼龍肯定不會說,所以也就沒有問,只是淡淡地對獨眼龍說道:“這件事恐怕有點麻煩,他可是魯警官點名送到你這兒來的。”

獨眼龍和牛大壯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早把牛大壯的脾氣摸清楚了,知道他這麼說,就是事情辦得好,只是禮送得還不夠。於是,獨眼龍又從身上摸出了兩包中華香菸,乖乖地送到牛大壯手裏,並承諾以後唯牛大壯馬首是瞻,下面孝敬自己的東西一定分牛大壯一半。

牛大壯轉了轉眼珠子,覺得這個買賣划算,便對獨眼龍說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只好替你去問問,看其他房間有沒有剩餘的位置。”

獨眼龍知道牛大壯這麼說,就是答應自己的要求了,急忙眉開眼笑地道謝:“那就有勞牛哥了!”

“嗯!”牛大壯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獨眼龍,你可別忘了剛纔說的話。”

“那是一定!”獨眼龍急忙賠笑道。

“那我這就去看看。如果有剩餘的位置,他就不會回來了。”牛大壯說完,把手往身後一背,吹着口哨走開了。

“這頭笨牛,胃口真是越來越大了。”獨眼龍盯着牛大壯的背影,眼裏閃過一抹冷冷的殺氣。

……

溫旭今天上午的審問並沒有受到昨晚的那種待遇,兩個年輕警察只是按照慣例隨便問了一些問題,然後做了一下筆錄。許多問題見溫旭不說,他們也沒有勉強,直接跳了過去。總體來說,這次審問持續了半個小時,審問的氣氛還是很輕鬆。

審問完後,溫旭重新被帶回了看守所,不過房間卻被牛大壯換了。

“我剛纔好像不在這裏?”溫旭朝牛大壯問道。

牛大壯冷冷地說道:“你剛纔的那個房間住了其他人,把你的位子搶了。從今天開始,你就住這個房間。”

溫旭知道牛大壯在撒謊,自己那個房間包括自己在內也只有五個人,就算住進了兩個人,都還有剩餘的空間,不可能一下子住滿。雖然不知道牛大壯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但溫旭知道這其中準沒好事,進去的時候便格外留了一個心眼。

溫旭現在來的這個房間已經住着七個人了,溫旭進去剛好滿員。所以,當溫旭進去的時候,立刻吸引了十道目光,只有睡在牀上的那個人沒有看他。

“從現在開始,你就住這裏了。不管什麼理由,你別給我惹事,否則……”牛大壯威脅地掃了溫旭一眼,這才揹着手走開了。

溫旭朝幾個室友笑了笑,見大家紛紛將頭背了過去,也沒有說話,默默地朝自己的牀位走去。很快,溫旭便發現自己的牀上少了一牀被子。

溫旭用目光掃視了一下在場的六個人,眯着眼睛喊道:“哪個哥們借了我的被子,請他將被子還給我!”

儘管溫旭的聲音很洪亮,響徹整個牢房,但很快便如泥牛入海,淹沒在了衆人的沉默當中。在場的人就像根本沒聽見溫旭的話一樣,剛纔在幹嘛,現在還幹嘛。

溫旭的臉色沉了下來,眯着的眼睛閃過一道寒光,朝着最左邊那個人走了過去。

最左邊的那個人是一個彪形大漢,他從溫旭進來到現在就一直在牀上睡覺,似乎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外面發生了什麼,也不想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溫旭走過去朝他喊道:“麻煩你把我的被子還給我!”

雖然溫旭說得很客氣,但語氣中卻暗含有一種堅定,在場的人都聽出了溫旭話裏的意思,不禁將目光投了過來。在枯燥的監獄裏,如果能免費看一場好戲,那當然是極好不過了,只是在他們看來,這場戲似乎不太精彩,因爲溫旭怎麼看也不像是彪形大漢的對手。

溫旭用最後一絲耐心忍着心裏的怒氣,第三次說道:“我的被子,你還給我!”

這次,彪形大漢終於有反應了。

只見他兩百來斤的肉身朝溫旭這邊翻了一個身,一雙肥大的眼睛緊緊地盯着溫旭,面無表情地對溫旭說道:“你想要被子?”

“是!”溫旭朝大漢點了點頭,臉上不但沒有一絲恐懼的神色,反而微微一笑。

“那可要看你的本事了!”大漢在說話之間竟然一下子從牀上坐了起來,朝着溫旭的面門就是一拳。

大漢的出拳速度如此之快,看熱鬧的幾個人都沒有立刻反應過來,而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大漢的拳頭已經快要打在溫旭的臉上了。

有人露出了興奮的神色,有人則不忍地把臉撇了過去;有人幸災樂禍地想着溫旭被打中的後果,有人則惴惴不安地看了看頭頂的鐵絲網。

大漢的臉上露出一分嗜血的興奮,腦海裏已經開始幻想溫旭接下來的慘狀了。

不過,結果總是出乎意料。就在大漢以爲得手的時候,溫旭的身影卻從他的面前消失了,就像電影裏的鬼影一樣。等他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溫旭又出現在了他的左前方,接着便聽到了一聲“咔嚓”的斷裂聲。

衆人的目光落在溫旭的身上,看着溫旭完好無損的臉,頓時睜大了眼睛,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難道剛纔的聲音是……”衆人的目光再次投向大漢,只見他寬大的額頭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揮出去的右臂已經無力地垂了下去。

溫旭淡淡一笑,順手將大漢推到了旁邊,然後從牀上抱起一牀被子,轉身朝自己的牀位走了回去。

“老子要殺了你!”

雖然右手已經被溫旭折斷了,但吃了虧的大漢卻不肯就此罷休,怒吼一聲,揮起鐵錘般的拳頭,朝着溫旭的後心砸了過去。

“自作孽,不可活!”

溫旭的身後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算準了大漢出拳的時機,轉身將大漢的拳頭夾在了胳膊與肩膀之間,然後朝着大漢的方向順勢一扭,“咔嚓”的聲音再次響了一下,大漢的左臂也跟着被折斷了。


斷了雙臂的大漢就像被拔了牙齒的老虎,頓時沒有了剛纔的威風,無精打采地望着溫旭,眼裏充滿了一種震驚,這種震驚遠大於內心的恐懼。

溫旭高舉拳頭,正準備給大漢的臉上來上一拳時,只聽有人喊道:“住手!” 第一百零二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

“住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