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緊接着,一個東西砸將下來,正好砸在我的臉上,我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人頭,不過確切的講,那又不像是人頭,因爲我看到這個腦袋的嘴巴竟然是和公雞一樣的喙。

“媽的,什麼亂七八糟!”我小聲咒罵道,強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又繼續向上爬了幾米。

在樹葉的間隙間,我看到了令我吃驚的一幕,只見那個受傷的九尾貓妖正在大口大口的啃噬一個動物的身體,然而,那動物的四肢竟然是人的形態,這讓我馬上回想起以前在蒙元皇陵裏見到的用鬼蠱醫經拼接在一起的怪物。然而更令我駭然的是那個九尾貓妖,他變成人的模樣時,是一個挺英俊的小夥子,現在卻完全變成了另一幅模樣,當然我指的是他的腦袋,只見那張白生生的臉上竟然長出了一個貓嘴,長長的舌頭上全部都是倒刺兒,尖尖的獠牙讓人望而生畏。要說這傢伙變成這副模樣還真的讓人很不舒服,雖然都是妖類,可是麗麗變成原型的時候,是全部的變化,而這個孫子只變化了一半,確實讓人很不舒服。

“麗麗….”

“噓!別出聲!”麗麗在我旁邊輕輕掐了我一下。指着樹枝上搖搖晃晃的東西給我看。

我一擡頭,發現上面全部都是捆綁起來的各種妖精,有老鼠精,雞精,還有各種說不出來分不清的精怪。

麗麗把嘴湊到我耳邊說道:“妖類之間都是弱肉強食,這傢伙也是在通過吞噬其他妖類來恢復自己的妖氣!”

“那他也應該先殺死再吃啊,怎麼就這樣的生吞活剝啊,你看那個被他吃的那個傢伙疼的!”我心有餘悸的說道。

“那樣就不能獲得妖力了,只有趁着他們活的時候才能獲得他們的真元,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看人家幾眼,就把對方的妖力給吸取了!”麗麗說道。

我原本以爲這種妖力的吞噬有點像以前在武俠片裏看到的功力的傳遞,妖力傳遞之後對方也緊緊是功力減少而已,沒想到被這個傢伙給弄的這麼噁心。

就在我和麗麗說話間,那個九尾貓妖已經吃光了一個妖精的身體,他的嘴角都是一些黏糊糊的紅白相間的粘液,看的人好不噁心。

緊接着他用尾巴一揮,拽住了一個尖嘴猴腮的老鼠精,扯到自己身邊來,看那個老鼠精的表情,似乎完全不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情,一臉的茫然和慌張。然而九尾貓妖的眼中卻射出了淡紅色光芒,嘴角最最翹起,像是在冷笑,他的那種被我吸收乾淨的手臂,竟然已經開始長了出來,只是沒有原先的健碩而已,看起來像是一個兒童的胳膊。

“這九尾貓妖好不是東西,竟會欺負一些道行不深的小妖,你看見沒,這些妖精根本就沒有成人形,想來道行不過1-200年而已!”麗麗咬牙切齒的說道。

“看那老鼠精的表情,似乎根本沒有發現危險的存在!”我皺着眉說道。

“這些妖精應該都是他豢養的,以備不及之需,而且用幻術輕易的矇蔽了他們,讓他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活生生的被吃掉,這樣可以保證新鮮度!”麗麗答道。

“行了,媳婦別說了,好惡心!”

我看見那九尾貓妖用自己的尾巴將那個老鼠精給五花大綁起來,接着就拽過來一條胳膊,開始大口大口的啃了起來。那老鼠精疼的渾身亂顫,但是無奈全身被九尾貓妖的尾巴給束縛住,絲毫動彈不得。

“麗麗,要不我們現在趁他還在進食,注意力不能集中,一起圍攻上去,完全可以把他制服!”我提議道。

“沒用的平哥,就算打贏了他又如何,你認爲你能很輕鬆的撬開他的嘴嗎?”麗麗皺着眉搖頭說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就呆在這裏看他吃東西嗎?”我不解的問道。

“平哥,你在這裏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來!”麗麗小聲說道。

“你去哪裏?!”

“你不要擔心,我一會兒就回來,頂多十分鐘!”

我還沒來得及繼續說話,麗麗就已經飛快的竄下樹去,像一隻射出的箭不見了蹤跡。

我疑惑的撓撓頭,搞不明白麗麗到底要幹什麼? 醉花傾顏 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裏看九尾貓妖生吞活人,不,準確的說,是生吞活妖,這確實讓人的感官有點接受不了。

九尾貓妖吃掉那個老鼠精後,只留下了個腦袋,往樹後面一扔,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榕樹的後面是一個大坑,在坑裏面已經堆積了很多妖精的腦袋,看來這傢伙已經吃了不少了。

我很詫異他的肚子怎麼那麼能裝,竟然能夠將整個的一個妖精的身體全部的消化掉,而已看樣子,他的胃口似乎還不錯,完全沒有要吃飽的意思,那條新長出來的胳膊也漸漸變得越來越粗壯,看來再吃幾個妖精,說不定就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我下意識的往遠處張望,還沒有見麗麗回來的蹤影,她的尾巴上還拴着胖子和老陳,我實在是想不出她究竟要去幹什麼?

又過了幾分鐘,麗麗一溜煙的跑了回來,飛快的竄上樹回到了我的身旁。

“麗麗,你幹什麼去了!?”我詫異的問道。

“你看這個!”

我見麗麗手中拿着一個用衣服包裹起來的東西,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什麼,那件衣服我一眼就認出來是胖子的行頭,不過現在胖子估計也用不上衣服了,他全然是一副餓鬼的樣子,青面獠牙的,看的人好不發愁。

“這是?”

“這是那些血桃子啊,我們來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看看這孫子發現自己即將變成餓鬼後會怎麼辦,我們不就也知道方法了嗎?”麗麗狡黠的笑道。

我此時才恍然大悟,明白了這丫頭剛纔是去摘桃子了,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機智。

“可是,你能保證九尾貓妖會吃這東西嗎?”我擔心的說道。

“你就這麼喂他,他肯定不吃啊,但是我相信,我現在的妖力所激發出的幻術應該勝他一籌,不怕他不就範!”說罷,麗麗用一隻尾巴將這個用胖子衣服包裹好的一堆學血桃子悄悄的掛在了樹梢之上。

“我先讓這個東西在貓妖的眼中動起來,不怕不引起他的注意!”麗麗說道。

那個包裹在樹枝上開始慢慢的搖晃了起來,這動靜馬上吸引了九尾貓妖的眼球,果然他的一隻尾巴纏住了胖子的衣服,將那堆桃子送到了自己的懷裏,臉上還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麗麗,你把這些桃子變成了什麼?”我疑惑的問道。

“怎麼?你想看?”

“恩恩,看看無妨!”我此時充滿了好奇心。

麗麗微微一笑,指着那個衣服說道:“你看。”

我再看去時,發現那哪裏是什麼胖子的衣服,而是一隻被捆綁住的小狐狸。

“我的天!你怎麼把血桃子變成了狐狸?”我吃驚的說道。

“你懂什麼啊,黃鼠狼,蛇,狐狸,貓這些東西成了精,妖力要比一般的動物大很多,吃這些東西可以更快積聚自己的能力,你看那九尾貓妖開心的!”麗麗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果然不出麗麗所料,那個九尾貓妖捧起麗麗變化出的小狐狸,大口大口的撕咬了起來,一股股殷紅的血液,沿着狐狸的身體不停的往下流,九尾貓妖吃的開心,尾巴居然也跟着舞動了起來。

“這狗日的,一會兒就有他倒黴的了!”我此時心裏想,胖子和老陳當時吃血桃子完全是因爲餓的發了瘋,但是這個傢伙已經吃了那麼多的妖精肉,不知道這血桃子的效果會如何。

不到5分鐘的時間,那個九尾貓妖已經把整個幻化出來的血桃子給吃光了。連骨頭都沒有吐出來一根,不過他也吐不出什麼,畢竟那些都是桃子變成的,只是可惜了胖子的衣服了,等他出去以後看來只能是光膀子了。

九尾貓妖吃完血桃子之後,渾身上下都是紅色汁液,和鮮血一樣,看的人觸目驚心,但是效果似乎馬上就顯現出來了,他似乎變得更加飢餓,餓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他甚至動不用自己的尾巴了,站起身飛撲上去,一把抓住一個鳥類妖精的身體,連繩索也不解,大口大口的就撕咬了起來,那個妖精拼命的掙扎,搞的羽毛到處亂飛,而他的幻術此時也好像被破了,滿樹被綁住的妖精都看到了他的模樣,一時間全部拼命的掙扎了起來,整個榕樹的樹冠一下子就炸開了鍋。 葉凌和我說了他的過往,對這個男人瞭解的越深,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喜歡他。

雖然在他眼裏我只是一隻兔子,但是能這樣陪伴他我已經很高興了,他現在什麼都和我說,都和我商量。

比如剛纔,葉凌特意下廚房給我做了一盤色香味俱全的胡蘿蔔,之後蹲在我面前用商量的語氣和我說:“可可,我要離開這裏到外面去,你是要跟着我還是在這裏?”

要離開?

愣是忘了吃胡蘿蔔,我擡起一雙小紅眼看着葉凌。

葉凌寵溺的摸了摸毛茸茸的腦袋說:“你應該也知道我的事情,雖然說是那些大學生無意中招鬼將葉婉婉的怨靈召喚了過去,但是這件事情歸根結底還是我沒有盡好看守的職責,我不能放任事情不管。”

日子過的實在是太歡快,我都忘記了還有這茬,現在我已經習慣了有葉凌陪在身邊的生活,想都沒想,我果斷的拋棄胡蘿蔔跳到葉凌的懷裏。

葉凌笑着說:“你是要和我在一起嗎?”

點點兔子腦袋。

葉凌很高興,他從懷裏拿出一個銘牌一樣的東西帶在我的脖子上。

好重。

低頭看了一眼,這牌子是用白金製造的,上面寫着我的名字。

不知道爲什麼,葉凌給我起了個名字叫可可,平日裏他都是可可、可可的叫着我的。

除了我的名字,還有主人的名字,最後面一連串的數字應該就是葉凌的電話號碼,葉凌對我解釋了這麼做的原因。

“人類世界和我們山裏可不一樣,這樣丟了也好讓人將你送還。”

除了重點沒別的,再說這是葉凌送我的第一件禮物,自然要好好珍視,小心的將銘牌放在毛裏貼好,靠近心臟的位置一直傳來暖洋洋的感覺。

從今天開始這就是我的護身符。

就這樣我和葉凌離開了山裏去尋找碎片,是有明確的目標的,我們之前得到了左佑的消息。

在繁華的都市裏,有一個穿着一身白的帥哥走在大街上,懷裏抱着一隻雪白溫順的兔子,怎麼看都是一件非常養眼的事情。

有個詞叫回頭率?我們兩個的組合可以達到百分百的回頭率,甚至還能聽到她們花癡的議論。

“好帥,你看看,就好像是從電視劇裏走出來的。”

“你說話真糙,這叫仙風道骨,你說我們是不是穿越了?”

但凡我蘇可可還有那麼一點的法力,這回一定念個噤聲咒讓她們閉嘴,這是我男人。

感覺到我在懷裏不安的扭來扭去,葉凌摸了摸我的腦袋說:“可可,你要是害怕的話就鑽進我的懷裏。”

這是我另外一個安全的地方,大概是怕我被往來的人驚嚇到,他是特地在懷裏做了一些舉措,我的身體可以很輕鬆的鑽進他的衣服裏藏起來。

眼不見心不煩嗎?不行我得看着那些人類的女人,怎麼能一個個的花癡成這樣,有的甚至身邊還有別的人類男子,真是的。

好吧,我承認現在我是在吃醋,可吃醋怎麼了?葉凌;葉凌是我的男人!

大概看出我情緒有些不對勁?葉凌將我帶到了美食一條街上,他對我說:“胡蘿蔔是不是吃膩了?我帶你吃人類吃的東西。”

有葉凌的那張臉在,什麼‘禁止攜帶寵物’這種放在門口的標牌都是沒用的,這就是一個看臉的社會,在葉凌笑着和服務員表示,自己的兔子絕對不會離開身邊,絕對不會給別的客人造成任何困擾之後我們被請了進去。

葉凌很會享受生活,他叫了一桌子的菜,之後專門爲我要了一個碟子,每樣都給我夾了一點,還特意將辛辣的調料給挑出來,真是要多貼心就有多貼心。

中午是去這樣的地方吃的大餐,到了晚上之後葉凌帶我去了夜市。

夜市裏有好多的人,形形色色,之前左佑雖然也帶着我去吃了不少人類的食物,但是因爲關心小玲的安危,其實並沒有遊玩的性質,這次就不一樣了,我可是和葉凌一起,還是這樣的地方。

葉凌看着我四肢爪子揮舞着表示高興的樣子寵溺的說:“你還真是一隻與衆不同的兔子,見到這麼多人都不會害怕嗎?”

害怕?人類有什麼可怕的?

在我的意識裏就從來沒有把人當成威脅,之前有法術,現在我有葉凌,我確信葉凌是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

葉凌的概念里根本沒有兔子吃人類的東西會不會不好這個概念,看我喜歡吃就什麼都買給我吃,好多好多都是第一次吃到,就好像現在,我們就坐在一個燒烤攤前,葉凌請我吃燒烤。

原來蔬菜烤出來加點香料就變得這麼美味,整隻兔子都趴在烤蔬菜中。

“慢點吃。”葉凌不吃,只是看着我吃,等我吃的實在是吃不動,擡起頭來看葉凌的時候才發現他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眉頭緊鎖,看起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發生了什麼?剛纔不還是好好的?

在美味的食物和葉凌之前,我選擇的當然是葉凌,從桌子上碰到葉凌面前,我用滿是油膩的手抓了葉凌的衣服。

白色的衣服上瞬間一個油乎乎的兔子爪印。

結果就算我做出這樣一番引人發笑的惡作劇行爲,葉凌都沒有任何的表示,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隔壁的一位學生打扮的女孩子給吸引。

不是因爲她的長相,是她說的話。

對面應該也是一個學生,她們正在討論最近發生在學校的怪事。

“喂,你覺不覺得我們學校最近怪怪的?”

“你是指那件事情?說實話,現在走在走廊裏我都覺得冷,就好像什麼東西盯上一樣。”

“是吧是吧?我也是呢,你說我們學校是不是鬧鬼了?”

“大晚上的你別嚇我。”

“我都想和我爸爸媽媽說,讓我轉校了,纔不想變成那些人一樣呢。”

之前在這個地方停留的時候,葉凌就說過是感覺到一股很不尋常的氣息,應該是和葉婉婉有關的,現在他有這麼在意這羣學生說的話,難道說?

兔子有了一個非常合理的推測。 “這傢伙瘋了,我的天,不會他一直這樣瘋下去,連解救的辦法也不去找了嗎?如果那個樣子,胖子和老陳豈不是徹底就沒有救了嗎?”我擔憂的說道。

麗麗這個時候也是皺着眉沉默不語,看來她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只見那個九尾貓妖抓住獵物之後,一口咬在對方脖子上,一股鮮血如同泉涌一般的流了出來,那個九尾貓妖竟然活生生的把那個鳥精的脖子連皮帶肉的給咬了下來,對方的脖子瞬間就少了一大塊。那個鳥精渾身劇烈的開始抖動起來,不一會兒就沒氣了。

九尾貓妖把那塊妖精肉含在嘴裏嚼了一嚼,隨即一口就吐了出來,緊接着就露出了極其厭惡的表情,他擡起頭仰天大叫了一聲,那聲音裏充滿了憤怒和暴躁!

“看來這傢伙覺醒了,且看他接下來怎麼辦!”麗麗說道。

只見那個九尾貓妖的眼睛已經開始變成徹底的通紅,他原本俊俏的臉龐開始變得枯瘦,身上的皮毛開始成片成片的掉落。指甲變長,一副馬上就要變成餓鬼的模樣,他的這副尊榮,處於妖精和餓鬼的過渡狀態,樣子實在是猙獰可怖。

九尾貓妖怪叫着,他的九條尾巴此時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截截像是尾巴骨一樣的鋼鞭,瘋狂的抽打着樹枝,樹枝一時間被打的七零八落,滿地狼藉一片,接着他縱身一躍,向我們以前經過的那片天池跑去。

“跟上他!”麗麗說道。

我們兩個縱身一躍跳下了樹,緊緊尾隨着九尾貓妖,也拼命的往前跑。

因爲九尾貓妖此時已經沒有了妖法,我們絲毫不害怕他的幻術,只是不知道他會如何化解自己即將變成餓鬼的詛咒。

我們一路小跑跟將上去,只見那九尾貓妖衝着天池邊上那片長滿荷葉的地方跑去,在那片荷葉當中,有幾朵金黃色的荷花傲然的開放着,樣子極爲超凡脫俗。

“麗麗,那幾朵荷花會不會就是解除餓鬼詛咒的解藥!”我大聲說道。

“不知道,但是我們一定要趕在他的前面!”麗麗拼命的邊跑邊說。

這九尾貓妖雖然受了餓鬼的詛咒,法力盡失,但是他的速度卻絲毫不受影響,簡直快的像是一隻離弓的箭矢一般。麗麗身後託舉着老陳和胖子,速度明顯跟不上他,眼看我們之間的距離就被拉出了一大截。

我的奔跑速度本來就不算快,即使處於妖化狀態也無法和揹着胖子和老陳的麗麗相比。而那荷花的數量並不多,因爲我心中十分焦急,怕九尾貓妖佔了先機。

九尾貓妖遠遠的甩開了我們,率先來到了池塘邊,一個猛子扎進了水裏。

“麗麗,不好,不能讓他先靠近那裏!”我這個時候跑的簡直就發了瘋,兩條腿都快跑斷了。

麗麗這個時候也到了岸邊,鬆開了老陳和胖子,回頭衝我說道:“看好他們!”接着就準備往下面跳。

老陳和胖子一離開麗麗的束縛,就開始拼命的四處張牙舞爪,好像兩個要尋找食物的飢餓野獸一般。我見到這個情景,也顧不了許多,一手一個按住他們兩個在地面,怕他們闖出什麼亂子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湖面裏突然竄出了九尾貓妖的腦袋,他的表情好像十分的痛苦,渾身上下都滲出了墨綠色的汁液,一股股臭味頓時升騰了起來。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麗麗看見這個情景,連忙停住了腳步,沒有跳入湖水之中,瞪大眼睛看着九尾貓妖。

只見九尾貓妖,渾身上下纏繞各種顏色的蛇,在他的身上竄來竄去。那些蛇的顏色十分的鮮豔,一看就有劇毒。

然而令我們震驚的是,九尾貓妖並沒有因爲中了這麼多的蛇毒而停止動作,相反,那些咬過他的毒水蛇則一條接着一條的漂浮在水面上,抖動了幾下就死掉了。看來這九尾貓妖變成餓鬼以後,渾身上下全部都是屍毒,其毒性遠遠勝過了那些毒蛇的毒。

雖然沒有毒死九尾貓妖,但是卻給麗麗爭取了時間,麗麗已經趕超了過去,跑到了那些荷花旁邊。因爲荷花離岸邊不遠,因此麗麗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尾巴鉤住那些荷花。

九尾貓妖擺脫了這些毒蛇的糾纏,也來到了荷葉旁,他用九條如同枯骨般的尾巴飛快的向那些荷花伸了過去。

然而他的動作卻是比麗麗慢了幾分,沒有了老陳和胖子的拖累,麗麗的動作快如閃電,九條尾巴飛快的摘下了九朵荷花並將尾巴收了回來。

因爲九尾貓妖現在無法識別麗麗的幻術,在自己眼前憑空的消失了好幾朵荷花,讓他大吃一驚,不過話說回來,麗麗也真夠狠的,她這一掃蕩,那些荷花幾乎都被摘光了,只剩下了幾個花骨朵在水面上搖曳着。

九尾貓妖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他大聲的怒吼着,本來他自己的聲音就人不人鬼不鬼的,加上現在變成了餓鬼,那聲音更加恐怖駭人。

突然,一股股濃濃的煙霧噴了過來,這煙霧我們實在是太熟悉了,就是那些在河水裏洗澡的蛇精的毒,想來自己的子孫被人給毒死,她們已經察覺,正在對九尾貓妖發起進攻。

我和麗麗都曉得這毒的厲害,連忙往後退去,我一把抓住胖子和老陳往回的方向跑,不一會兒的功夫,麗麗也追了上來。

我下意識的轉身看了一眼身後,湖面上再也沒有九尾貓妖的影子,只是湖水這個時候已經變成了墨綠色,一股股說不出來的臭魚爛蝦的味道,在周圍的環境裏瀰漫開來。

不過現在不是去觀察這個時候,我和麗麗一口氣跑到了那顆榕樹下才停下了腳步。

“麗麗,終於得手了!”我興奮的說道。

“可是,咱們並不知道這個荷花怎麼用,會不會是讓他們兩個吃下去?”麗麗有些犯難的說道。

一股股奇異的清香瀰漫開來,這個時候我們才意識到,原來這個荷花竟然是如此的芳香,簡直讓人難以想象,剛纔我們跑的太過,並沒有留意那些細節。

然而,老陳和胖子的表現卻讓我們感到十分的奇怪,在這股清香的面前,老陳和胖子居然都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好像聞到了極其臭的東西,而他們自己,身上則依然飄散着那股子腐肉一般的餓鬼體味。

“媽的,真是臭糊塗了,胖子這回吃了這麼大的虧,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起鬨了!”我搖頭嘆息道。

我按住胖子的脖頸子,拿過來一隻荷花湊到了胖子的跟前,意思是讓他吐下去,但是這孫子卻像活人見到了糞便一樣,拼命推阻,好像讓他吃掉就是要了他的命一般。

不僅如此,這傢伙對我也開始暴躁起來,我使勁的往前按他,他居然張開大嘴想咬我。氣得我連連閃了他兩個耳光。

“平哥,看來還是要用對付九尾貓的辦法對付他倆,咳!這血桃子真吭人啊!”說罷,麗麗眉心的眼睛有眨了眨,只見那些荷花,一朵朵全部變成了血桃子,一個個足足有西瓜那麼大。

胖子和老陳一看這個情景,立刻跟觸了電一樣,渾身興奮的抖動,拼命的跑到了那些荷花旁,開始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

我和麗麗在一旁看着,直皺眉頭,心說胖子和老陳被血桃子變成餓鬼以後,整個人的心性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簡直就是退化成了畜生一般。

胖子和老陳一點也不客氣,一口氣把那九朵荷花吃了個精光,最後還爲了爭奪其中一個差點打起來。

“麗麗,你說這荷花是用來讓他們吃的嗎?我怎麼心裏這麼沒底餓,萬一要是用來熬藥之類的,那我們不就全部浪費了嗎?真該一開始就留下一些!”我有些後悔的說道。

還沒等麗麗答話,就聽見胖子和老陳痛苦的呻吟聲,我們兩個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只見胖子和老陳捂住自己那個如同冬瓜一樣的肚子,開始拼命的嘔吐,他們的屁股後面也是瘋狂的放屁,一股股黑色的糞便噴射而出,黏黏糊糊的一大片。嘴裏也是拼命的嘔吐,吐出的東西紅黑紅黑的,說不出的噁心。不一會兒的工夫,他們周圍方圓十米左右的地方全是他們的嘔吐物和排泄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