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總裁,你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可可關心的問。

歐陽撤眯着眼睛,“你叫我什麼?”

“總裁啊。”有什麼問題嗎?

“你叫我總裁?”難道不應是名字嗎?

那一聲總裁顯得很見外,她很不喜歡。

可可點點頭,“這裏是公司,我當然是要叫你總裁了。”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爲什麼生氣,但是明顯的感覺到,他的怒氣來自自。只是她完全不曉

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只希望總裁大人別再生氣了。

歐陽撤冷哼一聲,接着看着方可可。

“你和外面那些傢伙很熟悉?”

外面那些傢伙?

可可不禁眨着眼睛,看着一塊玻璃,從這裏可以看見外面的那些同事。

“你說的是他們啊,不是很熟悉,以前在食堂見過幾次,他們知道我又回來了,打算請這個週末請我是bbq。”可可淡淡的說着,嘴角還帶着微笑。

“所以你同意了?”

“是啊。”她點點頭。

其實想想,她也很久沒出去玩了,她的心癢癢的呢。

“你出去玩,我怎麼辦?”歐陽撤置氣的聲音響起。

權臣家有神醫妻 “我正要和你說呢,這個週末我不能照顧你了,我週六和週日要和同事去爬上。”好不容易可以參加公司的出遊活動,她要好好把握住纔可以。

聞言,歐陽撤更加不悅了。

“你的意思的,你要出去?而且還是兩天?”

“是啊。”可可點點頭,“我們打算在山上露營,而且還有吃燒烤,我最喜歡bbq了。”想着這個週末可以出去,她的心就開始雀躍了。

看着她開心的樣子,歐陽撤不禁眯着眼睛,有着一絲的不滿。

“不準去。”嚴厲的聲音緩緩的落下。

“什麼?”可可愣了一下,睜大了眼睛看着對面的男人。

歐陽撤看着她,嘴角冷哼一下。

“你週末要負責照顧我,不準去。”開什麼玩笑啊,和一羣野男人山上去露營,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喊救命都沒人可以幫助她。

該死的女人,她怎麼這麼沒大腦。

方可可看着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頭,這個男人又開始霸道了。

“不管怎麼樣,我已經和同事們說好了,而且我已經交了報名費,我一定要去。”

“你……”歐陽撤因爲怒氣握緊了拳頭,有着一絲不滿。“方可可,別忘了你的我是未婚妻,沒有我的允許不准你和其他男人一起出去。”

“可是我現在沒有嫁給你,我一定要去。”這次,可可也怒了。

“你……好,你去吧,如果出了什麼事情,不要後悔。”歐陽撤冷漠的話緩緩的落下。

方可可皺了一下眉頭,不懂他說的出事指什麼。

不就是出去玩嗎,會出什麼事情呢?

週末的時候,可可早早的就準備好要出行的東西了。

而此時的歐陽澈眯着一雙眼睛,不滿的看着一邊的方可可。 在你心尖又何妨 該死的女人,她一定要去嗎?

“澈,我準備了午飯,在冰箱你,你要吃的話中午自己熱一下。至於晚上,你可以去奶奶那裏吃東西,我明天晚上就回來了了。”可可叮囑着。

歐陽澈冷哼一下,眼中有着一絲不滿。

“如果你真的在乎是的感受就不用去。”她知不知道,她這樣去看了,自己很擔心啊。

可可看着他,“我都已近說好了,不去不好。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不用擔心。”

“哼,誰擔心你了。你少自作多情了。”歐陽澈沒什麼臉色說。

看着他的樣子,可可笑了一下。

“那就算了,當我自作多情好了。”可可背棄雙肩背的包,打算要離開。

結果,她的手臂被緊緊的抓住。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歐陽澈心裏的擔心她的。

可可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的心裏遊戲激動,可是要是一起去估計會嚇壞一大票人的。

“我看還是算了。”

她拒絕了?

“爲什麼?”

“那還問啊,你是公司的大總裁,我們只是公司的小小員工,要是你和我們一起去,肯定有很多員工緊張到不行,哪裏還有什麼心情玩啊。”可可解釋着。

雖然不知道歐陽澈爲什麼這麼緊張,但是她心裏卻是暖暖的。

聽着她的話,歐陽澈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那我送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叫車就可以。”可可笑了一下。

送她也不可以?

想着歐陽澈遊戲不悅,接着,他緊緊握住她的手,下一秒鐘,他的吻熱烈地封住她的脣。

“嗯……”可可被嚇了一跳。

他怎麼就突然吻自己了呢。

兩個小時的車城終於到了郊區,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到這裏的空氣格外的新鮮。

也許很久沒出來走了,能到郊外出來走走感覺給外的好。

“可可,喝水嗎?”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可可身後響起。

方可可轉過頭看着身後的男子,他帶着眼鏡,斯斯文文的。

他是業務部的小組長,以前在食堂吃飯的時候經常可以碰到面,最開始的時候,他還追求過顧小美。

只是他沒成功,後來小美離開公司了,她就和趙鵬成了朋友。

“好啊,謝謝。”可可接過水,喝了一口。

凌蝶染血了無痕 “感覺很久沒出來走了,出來看看感覺很舒服。”可可伸了一個懶腰,因爲揹包了的東西太多了,她有些力不從心。

趙鵬像是看出了什麼,嘴角不禁笑笑、

“包很沉吧,要不要我幫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可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娛樂圈奇葩攻略 “你別和我客氣了,照顧女孩子是應該的。”趙鵬不介意的說着。

“可是……你不覺得沉嗎?”

“我力氣比你的大。我幾乎每個星期都來爬山,所有不礙事的。”趙鵬拿過可可的包,直接背了起來。

可可有些驚訝,看着他帶着眼鏡斯斯文文的,沒想到還是一個運動健將。

“真的看不出,你真厲害,起先我還以爲你是一個書呆子呢。”沒了揹包的重要,感覺輕鬆了不少。

趙鵬笑笑,“看來外表真的會騙人,其實酷愛戶外運動,這樣可以釋放壓力。”

原來是這樣啊。

可可點點頭。

她是很少運動的,爬山更是少了。她走了幾步就覺得累了。

她穿着氣,不停的用手扇着風。

她有些後悔了,爬山真的好辛苦的,早知道這樣,就應該聽歐陽撤的話乖乖留在家裏了。

哎、吹着冷氣,看着電視一定很舒服的。

何必在這裏吃苦。

就在自己發愣的時候,一雙手伸到自己的面前。

可可愣了一下,擡起頭看着對面的趙鵬。

“累了吧,我拉着你一起離開。”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可可尷尬的一笑,接着起身。

趙鵬到底,看着可可紅撲撲的小臉,覺得很可愛。

“可可。”

“恩?”

“你當時爲什麼去給總裁做祕書。”

“你爲什麼這麼問?”可可的心一緊,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

“沒什麼,只是你被調職之後,有很多的流言蜚語。”趙鵬緩緩的豎着,隔着鏡片教人看不出他不明所以的神情。

流言蜚語?

可可不意外他這麼說,其實她自己也聽到了很多的流言蜚語。

只是她很少去在意,也沒那個心情在意。

做歐陽撤祕書的日子雖然是苦澀的,但也算那段日子,她喜歡上了歐陽撤,開始瞭解那個男人並不是外表看起來的那樣。 “你也是說是流言蜚語了,我都不在乎的,你也不用在意的。”

“你真的不在乎?”趙鵬有些意外的問着。

“我幹嘛要在意的。”反正那些話說的也不是真的。

“可是那些是詆譭你的話,說你爲了利益不惜勾引總裁,甚至和總裁……”趙鵬推推自己的眼鏡看着可可。

“和總裁怎麼樣?”單純可可自然的不知道趙鵬打算說什麼。

“說你he總裁上牀。”趙鵬艱難的說出上牀兩個字。

可可愣了一下,看着趙鵬的眼神,她低下頭深深吸了一口氣。

“別人愛說什麼是別人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

“可是……”

“趙鵬,我們好像脫硫隊伍好久了,我們趕緊走吧。”可可打短她的話說着,邁着大步往前走着。

不知道爲什麼,她很不喜歡趙鵬問及她和歐陽撤之間的事情。

不管他們有什麼事情,都和別人沒關係,她以前不會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以後也不會在乎。

三個時辰時候,他們到了山頂。領隊說,他們今天會在山頂過夜。

可可找了一個偏一點的位置,不想讓人打擾她,尤其是趙鵬。

她的帳篷支大一半,趙鵬就出現了。

“要我幫你嗎?”突然的聲音嚇了她一跳。

可可拍拍自己的胸口。

看着她的樣子,趙鵬不好意思的說。“我嚇到你了,抱歉。”

“沒……沒事……”

“要我幫你嗎?”趙鵬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可可拒絕了他的好意。

不知道爲什麼,對於趙鵬的殷勤,她很不習慣也不喜歡。

趙鵬見狀也不好說什麼,靜靜的站在一邊看着她。

“可可,你住的地方很偏,要不要我搬來和你一起,住在你隔壁。”

“不用了不用了。”可可馬上說着。

她就是想避開那些人,也包括趙鵬。

可可支好了帳篷看着趙鵬,“好了,我們可以走了,我都餓了,是不是可以吃bbq了。”可可笑着問,完全是爲了緩和氣氛。

趙鵬點點頭,嘴角不急笑了一下。

“那我們走吧,我們一起上去。”趙鵬看出她是有意避開自己,於是自行先走了。

看着他離開,可可嘆了一口氣。她真的有些後悔了,早知道這樣就應付聽歐陽撤的話,不應該來這裏。

如果先走回去呢?

算了,還是別想了。

可可慌亂的搖搖頭,朝着上面走去。

雖然有些煩,可是和大家吵吵鬧鬧的還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吃得差不多,可可感覺差不多了。她坐在一邊的石頭上,看着今晚的星星。

遠離城市,這麼近看這裏的星星,感覺很亮很美,看着很窩心。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感覺心裏很寂寞,如果這個時候,歐陽撤在自己的身邊就好了。

不知道那個男人在做什麼?他吃放了嗎?

爲什麼滿腦子都是那個男人?

想着,可可拿出電話,想着要不要給那個男人打一個電話的時候,她的電話就響起了。

來電顯示是歐陽撤,頓時他心裏一陣的緊張。

她接起電話,一顆心撲騰撲騰的跳着。“

“喂。”

“你在幹什麼?”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可可擡頭看着今晚的星星,嘴角不禁笑了一下。“我在看星星。”

“哦?怎麼樣。是不是很美?”歐陽撤他其他看着今晚的星光,嘴角不禁微微的抿起。

回到九零低調做人 “是啊,我覺得在山頂看星星感覺格外的好,可惜你不在我身邊,看不到這麼好的夜景了。”

歐陽撤聽着她的話,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那可不一定。 ”現在的他正在和她一起欣賞呢。

可可皺了一下眉頭,沒聽出他的弦外之音,而是關心的問着。“對了,你吃放了哪?你在哪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