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羅恩這時說道,「海菲爾特的傷勢沒有大礙,昏一陣子就沒事了……」

他的聲音不大,但能保持海菲爾斯能聽到,不過海菲爾斯充耳不聞,陰沉的臉離開了現場。 夏亞一笑,對周圍來支援的學生們朗聲說道,「今天給大家添麻煩了,夏亞謹代表我們宿舍謝謝大家……」

「這是應該的……」

「不用謝……」

「夏亞姐姐,有事你說話……」

學生們熱情地跟夏亞打過招呼后離去。

那個叫赫拉的女子沒有離去,而是慢慢地走近羅恩,端祥了好一會才帶著一絲猶疑的語氣問道,「請問,你是叫斯科夫·穆迪嗎?」

羅恩對這個問題感到有些奇怪,他搖了搖頭,「對不起,我不叫穆迪,我叫羅恩……」


「羅恩!」那個叫赫拉的女子咀嚼著這個名字,眼裡閃過一絲失望,「噢,對不起,是我認錯人了……」

「不要緊……」

「赫拉,你在這裡幹什麼?這個人你認識嗎?」

說話間,夏亞走了過來,姣好的臉容上沒有一絲表情,後邊跟著她的小跟屁蟲卡狄娜。

赫拉一笑,搖了搖頭,「不認識,我只是覺得他很像一個人,不成想卻是認錯人了……」

「原來如此!」夏亞笑了起來,「人有相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赫拉點點頭,「夏亞姐姐,那我先走了……」

夏亞跟赫拉道了別,緊接著,一絲銳利的目光鎖定了羅恩,只是那道目光之中,帶著一絲複雜的神色。

「你想怎麼樣?」歐若拉身為302宿舍的老大,自然要保護羅恩,在這個時刻,她認為自己必須站出來。

夏亞眉頭一皺,「歐若拉,這裡沒你的事!」

歐若拉寸步不讓,「羅恩的事就是我的事……」

一陣熱血湧上頭頂,夏亞正要發作,這時候,羅恩淡淡地插了一句話過來,「夏亞……你叫夏亞是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不知為什麼,夏亞面對羅恩的時候,滿腔怒氣化為烏有,她深吸了一口氣,「羅恩,我想跟你談談……」

羅恩點了點頭。

「不要去!」歐若拉一把拉住羅恩說道,「這女人不安什麼好心……」

羅恩一轉頭,正好對上歐若拉那關切的目光,他的心猛地出現一絲驛動。

這時候,羅恩做了一個連自已也不敢相信的大膽舉動,他張開雙臂,輕輕地摟住了歐若拉。

「啊——」基德、藍特里、卡拉其等幾個302宿舍的人當場石化,心想羅恩你好大膽子,居然敢抱我們的歐若拉老大,要知道歐若拉在學院這幾年,對男生不假以辭色,就連手也沒有被人拖過。

「羅恩,你——」歐若拉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被定住了一般,她想動,卻一動也動不了,不知道為什麼,羅恩那瘦弱的身體卻透出一股讓人安寧的溫暖。

夏亞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不禁有些吃味,她的心悚然一驚,「我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有一種心跳加快的感覺?」

她甩了甩頭,把腦海中那荒唐的感覺甩開去,臉上又回復了冷酷的表情同,「羅恩,我想我們應該走了,有些說話不方便被外人聽到……」

她把外人兩個字咬得特別重。

羅恩把歐若拉摟在懷裡,絲絲幽香滲進鼻孔,笑了笑說道,「歐若拉,謝謝你,你放心好了,沒有事的……」

說完輕輕地放開了她。

「壞了,歐若拉要發作了……」基德等幾人是知道她的脾氣的,歐若拉每次發怒之前,都顯得極為冷靜。

預想中的火山並沒有噴發開來,只見歐若拉甜甜地笑了笑道,「好的,羅恩,你小心點……」

說著她狠狠地瞪了夏亞一眼,「夏亞,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羅恩一根毫無,我絕不放過你……」

羅恩跟著夏亞離開,卡狄娜對著幾人行了一禮,也匆匆離開了,現場只剩下302宿舍的幾人呆站在那兒。

藍特里悄悄地對基德說道,「歐若拉老大是傻了嗎?怎麼一直站著那裡動也不動?」

基德笑嘻嘻地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所謂女人的心思,你是不可能猜得透的,照我看吶,歐若拉老大十有**是愛上羅恩了,只是不知道那羅恩何德何能,居然俘獲了我們歐若拉老大的芳心……」

基德的話沒有說完,只覺得腦袋上一痛,「哎喲」一聲痛得蹲下腰去,卻見歐若拉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那沒心沒肺的胖子身邊,狠狠地敲了他一個爆栗。

歐若拉露出了惡狠狠的表情,「看什麼,都給我滾回宿捨去……」

「呃……」



眼見歐若拉擺出了老大的架子,那幾個傢伙馬上變得像老鼠見了貓似的,猥猥縮縮起來,答應了一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

「嚶——」歐若拉眼見四處無人,臉上一熱,變得滾燙起來,露出了嬌羞小女兒般的神情。

「嘿,你這個羅恩,居然當眾抱了我,羞死個人了,這讓人家以後怎麼做302宿舍的老大……」

……

巴洛伐克斯學院後山的一處開闊地中,這裡的草長到了半人多高,看來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夏亞把羅恩帶來這裡。

羅恩警惕起來,「你們把我帶到這裡幹什麼?」

夏亞猛地轉身,一雙妙目緊盯著羅恩,「你以為我沒事幹是不是,帶你來這兒當然為了報仇……」

「報仇?」羅恩驚愕了一下,「我跟你有什麼仇恨嗎?」

「沒有?」夏亞瞪大了眼睛,一絲憤恨的神色掠過臉上,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羅恩,冷冷說道,「不錯,看來你已經把打敗我的事情忘記得差不多了,可我無時無刻都記著這件事,直到某一天,把你把敗,洗刷我曾經的恥辱……」

「原來是這個啊……」羅恩歪著頭說道,「這也算不得什麼大事嘛,霍梅林爺爺曾經說過,勝負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使身為強者,也不可能只勝不敗,需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誰也不可能站在巔峰,失敗,那不是很正常的嗎?」

夏亞緊繃著臉問道,「霍梅林爺爺是誰?」

「糟了!」羅恩心知說漏了嘴,忙打圓場說道,「沒什麼,我的意思是說。你不必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罷了……」

「不可能!」夏亞冷哼一聲,朗聲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與你一戰,洗刷掉曾經的恥辱……」

說著她一拍腰間的空間袋,空間袋中冷光出現,羅恩定睛一看,是一把明晃晃的單手騎士劍。

羅恩一皺眉,「你非打不可?」

夏亞踏前一步,表明了她的決心。

羅恩的眼睛瞟向了一旁的卡狄娜,「那她怎麼辦?」

卡狄娜一笑,「我只是個看戲的,你和夏亞姐姐的事情,我不摻和……」說著她飛快地跑開,坐到一塊大青石上,飄動的長裙下露出一雙精緻的鹿皮靴子,她好整以瑕地坐在石頭上,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夏亞看了羅恩一眼,「這下你放心了吧!」

老實說羅恩並不想跟夏亞動手,當初夏亞接了任務要來抓他的事情他早已經拋到九宵雲外去了,更重要的是,夏亞的爺爺對柯比特對羅恩有恩,曾經救過他。

羅恩正在盤算著怎麼把柯比特的事情說出來,也許能化敵為友也說不定。

夏亞看到羅恩還在磨磨蹭蹭的,早已不耐煩,她不再打算跟羅恩廢話,直接踏前一步,一劍刺出,直取羅恩的喉嚨。

「等等……」羅恩想不到她說打就打,嚇了一大跳,他的反應還算快,空間袋一閃,一根青色的骨杖出現在他的手中,一下子把夏亞的騎士劍架住。

羅恩急道,「等等,你聽我說……」

夏亞陰沉著臉,根本不打算再跟羅恩廢話,而是一口氣猛攻。

「嗖——嗖——嗖——」

騎士劍劃出的破空之色極為刺耳,有幾次甚至擦過羅恩的頭皮,削下了幾根頭髮,把他驚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夏亞的劍再偏那麼一點,他的腦袋就得分家了。

夏亞步步進逼,把羅恩到嘴邊的說話逼了回去,全神貫注地應付夏亞的劍招。

「嘻嘻,真有趣呢!」卡狄娜托著腮,饒有趣味地看著他們兩個,「嗯,他們現在像什麼呢?哈,就好像兩夫妻在打架一樣,夏亞姐姐一點鬥氣也沒有使用呢……」

卡狄娜發出一聲輕笑,夏亞的臉上發燒,那點小小的心思卻被卡狄娜發現了,她的臉掛不住,怒叱道,「羅恩,你再不動手,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夏亞的身體一動,一股強大的鬥氣從她的身體洶湧而出。


「轟——」

火炎在夏亞身上爆開,帶著強大的氣勢,把羅恩震退了好幾步,他驚愕地抬起頭來,「夏亞,你——」

夏亞的身上冒出熊熊烈火,這火炎像有實質地在她身上不斷焚燒著,她站在火中,如一尊渾身欲-火的女神一@****般,只聽她淡淡說道,「羅恩,使用你真正的實力吧,如果你不這樣做的話,下一刻,你將會死在我的劍下……」

說著,夏亞手提著劍,一步一步地逼近。

這時候,霍梅林發話了,「羅恩,就跟她斗一斗吧,現在的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任人欺負的小孩子了,你的實力,並不弱於她……」

聽到霍梅林的說話,羅恩猛地下定了決心,他深吸了一口氣,兩眼透出一絲精光,「既然如此,夏亞,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吧,我不靠霍梅林爺爺,我要用自身的實力把你打敗……」 夏亞的步步進逼,反而激起了羅恩的鬥志,他手中骨杖一揮,一股強大渾厚的靈魂之力環繞全身,黑氣瀰漫,感覺讓人產生一絲看不真實的味道。

羅恩抬起頭,靈魂力量充盈的他眼睛泛起幽幽綠光,「如你所願,夏亞,就讓我們一決勝負吧……」[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夏亞一笑,「正該如此……」

一股強大的黑氣隨著羅恩的手勢盤旋飛舞,即使遠在卡狄娜那邊,也感覺到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

「這……這到底是什麼力量?」卡狄娜睜大了一雙妙目,如天仙般容貌的臉上出現一絲驚愕,這種力量形式不同於她所熟悉的任何一種。

卡狄娜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心有餘悸地想道,「好強大的力量,怪不得夏亞姐姐當初會敗,這股力量太恐怖了,好像……好像透著一股邪-惡的味道。」

羅恩口中念念有語,不多時,他手一揮,地上發出「咔……咔……」的聲音,一個個白森森有骷髏頭從地上爭先恐後地爬出。

「骷髏戰士!」

召喚骷髏戰士是羅恩的拿手好戲,它們的數量極多,速度也極快,就是防禦弱了一點。

「這些可惡的骷髏!」面對眼前一排排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惡鬼,夏亞不敢掉以輕心,這些骷髏的強大她早已經領教過。

「炎之刃!」

一道強大的火炎之光劈出,直掃向眼前的骷髏戰士,只見「嘩啦——」一聲,在強大的火炎力量肆虐下,骷髏戰士一下子被掃到了一大片。

羅恩心裡直搖頭,骷髏戰士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啊,遇上比自已弱的還不覺得,一旦遇上同等級的對手或比自己強的強者,骷髏戰士的劣勢就很快顯現出來。

夏亞剩勝追擊,炎之刃一道道揮出,那些脆弱的骷髏戰士成片成片地倒下。

「骷髏勇者!」

羅恩不甘示弱,這次他決定召喚更為強大的骷髏勇者,一隻隻身披重甲,手拿著單手巨斧的骷髏勇者從地上爬出來,它們怒嚎著,空洞的眼珠發出綠幽幽的光芒。

卡狄娜看得瞠目結舌,「這……這些傢伙好強大……」

她的心裡隱隱有些擔心,夏亞姐姐有危險了。

夏亞緊皺著眉頭,光從那外表上看,那些被稱為「骷髏勇者」的東西比骷髏戰士更加難纏,光從那身厚重的全身甲就可以看得出來。

「給我上!」

羅恩手中骨杖一揮,骷髏勇者像接到了命令一般,瘋狂地向夏亞撲去,它們是從地獄歸來的不死戰士,沒有恐懼、沒有痛楚、不畏懼死亡。

「銀翼飛馬!」


夏亞終於不藏著掖著了,她的職業是騎士,只有坐上騎寵才能發揮出她最大的戰力。

夏亞雙手一合,念起了召喚的咒語,一道銀光亮起,在羅恩面前散開,光芒奪目,讓人睜不開眼睛,朦朧間,羅恩看到了光束漸漸變大,變化成一匹馬的形狀。

「銀翼飛馬!」

羅恩心頭微顫,這匹銀翼飛馬讓他記憶猶新。

他冷笑一聲,「有坐騎又如何,看我把你的坐騎殺了……」

黑氣在手心中纏繞,漸漸形成一根長矛的形狀,這是羅恩目前最強大的單體魔法——骨矛。

「去死吧!」羅恩手一招,手中骨矛刺出,直取夏亞的異獸坐騎銀翼飛馬。

夏亞一個飛身撲上,騎在馬上,此時的她,信心倍增。

「防禦姿態!」

夏亞一手舉盾,銀翼飛馬兩腿騰空,雙翼揮展,一個完美的防禦姿態就這樣子做了出來。

「轟——」

強大的骨矛刺在銀翼飛馬身上,如同撞到一股氣牆上一般,骨矛進去了一寸,就根本再也刺不進去。

簡單又不簡單的一招,把羅恩的「骨矛」化解於無形。

「可惡!」羅恩攥緊了拳頭,此時的他也打出了真怒,他學著夏亞的樣子,一把騎在骷髏戰士背上,像騎馬一般,直接向對方衝去。

「轟——轟——轟——」

羅恩與夏亞展開了激烈的爭鬥,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兩人力量的比拼,引起地面上絲絲的震動,一道道絢麗的力量四處擴散,所到之處,小草被燒焦,地上出現一片焦黑。

「天哪——」

卡狄娜坐在大青石上,美麗的大眼睛越睜越大,「這還是我所知道的亡靈法師嗎?他……他居然這麼厲害?跟夏亞姐姐打成一個平手?」

別人不知道,卡狄娜卻清楚,自從夏亞被羅恩打敗后,好像受了極大的刺激的樣子,玩命兒地修鍊,瘋狂地虐待自己,越級挑戰自己的極限,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她的實力提升了許多,卡狄娜甚至感覺夏亞姐姐比起默克林也不逞多讓,可即使如此,仍然跟這個亡靈法師糾纏不休,甚至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羅恩的戰鬥經驗也練出來了,他知道在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詭異的亡靈魔法,往往一下子把夏亞逼得手忙腳亂。

平心而論,憑羅恩的實力,是比夏亞差那麼一籌的,雖說同樣的士級高階,可羅恩的實力差了夏亞許多,不過他卻是憑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和詭異的亡靈魔法,硬生生打成了平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