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羽少蹙眉,看著楚莫離就好像看著外國人一樣,不認識自己也就算了,怎麼連龍華國的大皇子都不認識,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是龍華國人嗎?

「羽少主,他一個月前還是個廢物,對龍華國的人物關係一無所知,直接幹掉他就走吧,畢竟這裡還是屬於玄宗地界的。」齊升龍沉聲提醒道。

「原來是個暴發戶,沒有一點底蘊的垃圾,想靠運氣贏我嗎?」羽少不禁嗤笑道。

「如果靠運氣能殺你,也是一種實力,可是我覺得不需要運氣。」感受楚莫離淡淡的說道。

二人針鋒相對,羽少不是那種目空一切的人,能和殘陽並列的存在,絕對不會差,他感受到楚莫離體內那股莫名的霸氣和奔騰的血脈,不禁有些凝重。

「特殊體質?」羽少詫異,眼中的殺意更加凝實,敵方出現一個潛力巨大的孩子,他顯然要強勢轟殺,絕對不給成長的機會。

特殊體質,億人之中難出一人,至少在龍華國這個偏僻的國度里,從未出現過,每一個絕世體質都是曠世奇才,一旦現世,必定被神國和世家聖地還有超級宗門的哄搶,得不到,寧願毀掉。

霸血燃燒,雙手握劍,一眸黃金之芒洞穿心魂,稚嫩的身軀遙望羽少,腳尖一擰,腳下的山岩不斷崩碎。

咻咻咻……

「霸狂赦龍斬!」楚莫離低喝一聲,身如劍,劍如光,瞬息百米,犀利的劍氣盪碎山石草木,氣沖星河。

「螢火之光而已,怎能與我皓月爭輝!」羽少嗤笑一聲,手中的劍一吟,劍芒劃破虛空,蝶影步將其身影拉出無數道殘影,瞬間便和楚莫離撞擊在一起。

轟……

滔天玄力盪碎八方,偽玄器差點崩斷,化玄境七重境的存在蘊含的玄力是修武境巔峰玄力的數百倍之多,楚莫離瞬間覺得自己撞在了山嶽之上,氣血翻湧,霸血奔騰,一股蠻力透劍而出,加持金身。

轟轟轟….

二人寸步不讓,腳下的山岩被摧枯拉朽般的碾碎,二人之眸劃出滔天火焰和長龍,殺意幾欲沖入雲霄。

「哼,如果蠻力能打敗玄力,那麼煉體流早就稱霸世界了,還用得著發展秘術嗎?」羽少冷冷一笑,體內的玄力陡然爆發,順著手中的劍傾瀉而出,劍芒越來越濃郁,恐怖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睛。

蹭蹭蹭……

楚莫離壓力倍增,不斷倒退,羽少卻不斷前進,氣勢越來越強,掌心一擰,腰間繃緊,玄力以黃河決堤之勢俯衝楚莫離。

「給我死!」羽少低吼一聲,臉色通紅,看來也用盡了全力。

「霸血沖霄!焚燒萬敵!」楚莫離稚嫩的臉孔變得赤紅,連身體都變成了血色,彷彿被灼燒了一般,一股恐怖的氣息盪開,直逼羽少。

轟轟轟……嘩嘩嘩……

這一刻彷彿空間都在崩斷,山谷四周的樹木被劍氣和玄力絞碎,躲在一裡外的齊升龍氣息急促,指尖微顫,驚恐的望著楚莫離。

砰……

羽少倒退兩步,每一腳都埋入膝蓋,踏碎了山石,而楚莫離就慘了,瞬間倒飛十多米,撞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上,灰頭土臉。

「下輩子記住了,幼龍別和強虎爭!殺你者,羽皓月」羽少冷眸寒光四射,陡然間爆發出恐怖的玄力,比之前的玄力疊升十倍之多,蝶影步疾閃,瞬間攻到了楚莫離身前。

轟……吟……

楚莫離倉惶抬劍阻擊,血骨崩斷,彷彿觸碰到了殘陽那個層次的人物,身體如斷線的風箏,被砸飛數十米外,隨手一拍山岩,直接向玄宗射去。

「尼瑪,羽皓月,等勞資晉陞化玄境,非打死你個逗比不可!」楚莫離可不管什麼面子不面子,他才十四歲,和一個將近三十的青年打,打不過情有可原,他可不會死要面子活受罪。

「本少爺手下從未有活人逃走,你也不例外!」羽皓月冷喝一聲,蝶影步再次爆發出不屬於化玄境的速度,瞬息百米。

龍形幻影步在虛空拉出無數道虛影,幾聲龍吟咆哮虛空,霸血之威浩蕩而去,步伐精妙如斗轉星移,雖只有修武境巔峰,卻讓化玄境強者無法靠近。

「今天你能殺了老子,讓你喊爹!」楚莫離頭也不回的大吼道。

「哈哈哈,那我今天非殺了你不可!」羽皓月也沒聽清楚楚莫離說了啥,直接嘲笑道。

「這麼想認我做爹么?哈哈哈,可惜我不想有你這麼大的兒子,所以還是不讓你殺的為妙。」楚莫離頓時邪笑不斷,撒丫子就朝遠處奔去。

「找死!」羽皓月憤怒,沒有想到沒追到眼前的小傢伙,反而被人調侃了一番,頓時加快了速度,臉色通紅,恨不得一拳將其砸死。

蝶影步和龍形幻影步都是屬於宗級秘術,龍形幻影步稍稍精湛一籌,可是楚莫離的修為畢竟和冷皓月相差甚大,能維持一個平穩的距離,已經讓冷皓月吃驚了。

咻咻咻……

二人不斷變換方向,速度快到了極致,讓人應接不暇,好在現在是荒野之地,不然必定引來無數強者圍觀,因為這兩種宗級秘術實在太精妙了。

「小子,有種你別跑!」冷皓月久追不上,頓時憤怒的低吼道。

「混蛋,有種你別追!」楚莫離哪敢停下,他才真正修鍊一個月而已,霸血再強,也不至於那麼不離譜,否則當年霸王也不會被三千神靈坑殺了。

「艹你祖宗!惹怒本少……」冷皓月實在不想和一個孩子打嘴仗,可是也被楚莫離氣的不輕。

「回劍斬!」楚莫離陡然一變身,劍芒沖向,直逼冷皓月,他沒有想到楚莫離還有膽子會攻,根本沒有多少防備,頓時吃了一個悶虧,被劍氣掃的倒飛出去。

「我祖宗早已在地獄了,你下去艹吧,老子正好送你一程!」楚莫離冷笑,趁機再攻十多劍,每一劍都歹毒無比,讓冷皓月狼狽不堪。

「啊……混蛋!我要宰了你!」冷皓月憤怒滔天,他一直都把楚莫離當成一個小孩子,只不過憑藉速度快了點,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屢遭突襲,現在變得狂躁不已,眼中射出一道紅光,渾身散發出毀天滅地的毒氣,所過之處皆是虛無,靈草古樹毀於一旦。

楚莫離一見,轉身再逃,根本不和他正面交鋒。

十多裡外,猥瑣的老頭睡在一根樹枝上,一棵小草在嘴中咀嚼,雙眸看似渾濁,卻將二人的舉動看的一清二楚。

「前輩,您為何不讓我出手,先滅了魔宗的魔子?」洛山河納悶的問道。

「笨蛋,幻羽魔宗也是有老怪物的,你一個宗主出手殺了人家的寶貝,你希望有個像我這樣的人天天盯著你家大門口?」猥瑣老頭鄙視般的說道。

「可是在我們玄宗境內啊,這……」洛山河不甘心,玄宗被打的那麼慘,不報復實在不爽。

「笨蛋,那又怎麼樣?如果殘陽出現在幻羽魔宗地界內,如果被冷皓月幹掉了,我問都不問,如果是被他們宗主幹掉了,我一天會去拜訪他們宗門十八次,懂么,這就是我們老鬼的想法,你不懂不要瞎嘰歪,閃一邊去,讓我看看這個小混蛋到底啥體質,好奇怪……」猥瑣老頭雙腿夾著掃把,抓耳撓腮,想看清楚莫離的本質。

「咳咳,這個小傢伙的確很怪啊……」洛山河想搭訕老頭,想弄明白這個老傢伙到底是那一代的祖師爺,一直跟在身邊,想找個話題。

「你一邊玩去,看見你就煩躁,還能不能讓我愉快的看戲了?」老頭蹙眉道。

「哦哦……那小輩告退……」洛山河尷尬的說道。

「等會,去給我弄兩隻烤雞和一壇酒來。」老頭毫不客氣的說道。

「好的!您稍等,我這裡有幾壇上好的靈酒,這就去給您親自烤幾隻野雞去……」洛山河絲毫不覺得丟人,生怕慢了一步,直接沒入森林深處。

玄師境巔峰出手,沒有驚起半點漣漪,很快就弄了幾隻野雞和兔子,神劍迅速清理了皮表,有模有樣的當起了廚師。


老頭看著洛山河如此乖巧,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轉向楚莫離和羽皓月。

此刻楚莫離十分狼狽,偶爾反攻幾次,可是現在羽皓月已經對他有些防備了,根本造不成半點傷害,只能逃去。

龍形幻影步不愧是上古宗級秘術,修為相差甚大,卻把羽皓月累成了一條狗一般,漸漸有些跟不上節奏。

老頭扯斷一根樹枝,輕輕一拋,竟然如神箭一般射向楚莫離,阻斷了他的去路,嘴裡還嘮叨道,「小傢伙別忙著跑啊,多好的歷練機會……」

可是楚莫離可不這麼覺得,被突如其來的樹枝嚇了一跳,不禁大怒道,「誰偷襲老子,滾出來,保證不打死你!」

「小子,看來你宗門內也有想讓你死的,那你還活著幹什麼?」羽皓月冷冷一笑,靠近了楚莫離,提劍就準備砍死眼前這個讓他恨之入骨而又有點膽寒的小傢伙。

楚莫離摸了摸鼻子,淡淡的說道,「他或許只是想歷練下我,而你,等你做我的陪練之後沒了用處,說不定他心情不好就把你幹掉了也說不定哦。」

… 楚莫離摸了摸鼻子,淡淡的說道,「他或許只是想歷練下我,而你,等你做我的陪練之後沒了用處,說不定他心情不好就把你幹掉了也說不定哦。」

羽皓月一聽,頓時炸毛,這可是玄宗地界啊,人家出手或許真的只是想歷練下年輕一輩,不然為啥不直接出手?更何況這方圓數裡外哪有個鬼影子,那說明出手之人肯定在十里之外啊,人家掌控自己生死於十里之外,自己還在這得瑟個啥勁?

「害怕了吧,緊張了吧,傻bi了吧,那還不如快跑?」楚莫離轉身持劍嘲笑道。

羽皓月眉間緊蹙,警惕的望著四周,明知道楚莫離在嚇唬自己,也不得不緩緩後退。

猥瑣老頭一見,不禁有些生氣,再折斷一根樹枝,從羽皓月身後射入了巨石之中,嚇的他冷汗直飄,轉身就朝遠方逃去。

「他娘的,膽小鬼,老子要是想殺你,你躲到姥姥家也能把你揪出來。」老頭一把扯過還在火上烤著的野雞,搶過一壇酒就開始吃了起來,再也不管楚莫離了。

「祖師爺,您覺得味道如何?」洛山河諂媚的笑道。

「還行,馬馬虎虎……吧。」老頭滿嘴雞肉,隨即抓起靈酒就開始豪飲起來,根本不想理洛山河。

「那您看出來那小子是什麼體質了嗎?」洛山河又問道。

「沒……咕嘟……」老頭喝著酒吃著肉,有些忙不過來,許久之後又道,「體質看不出來有何特殊……不過那血脈有點高貴的離譜……」

「啊?血脈高貴?難道他的爆發力全部來自血脈?」洛山河詫異,龍華國的血脈最高的也就是龍氏一脈了,難道還有人比他們的血脈更好更高嗎?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個小傢伙到底是哪個族的後人,但是看他戰鬥時候爆發出來的氣息….你還記得當年被殘陽領回來的那個小丫頭么?」老頭話鋒一轉,記憶拉回到了二十年前。

大概二十年前,殘陽不過七八歲而已,從一條河邊撿到一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孩,十分的可愛,不過看起來也沒啥特別之處,所以宗門並沒有上心,洛山河也只是將她和殘陽安排住在一起,畢竟都是孩子。

從此,那個孩子就當了殘陽的小跟班,陪讀,洗衣做飯,幾乎什麼事情都做,小女孩長大后,愈發的美麗,甚至美的無法言語,如果不是因為殘陽修為高的離譜,她早就被一些強大的弟子搶走了。

娛樂星攻略 ,可是這個念頭剛起,一道恐怖的威壓包裹了整個龍華侯國,壓的百萬里無人敢說一句話,那種感覺就好像凡人面對玄宗境的老怪物一般。

玄宗上空很快出現了一個中年男子,如神一般俯視著玄宗眾人,甚至有了逆天的法術將小女孩十年的生活軌跡全部導了出來,猶如放電影一般出現在眾人面前。

那個中年男子眼中的殺意幾乎凝聚成了實質,整個龍華國的空間和時間都凝固了,彷彿靜止一般,他的修為已經可以扭轉虛空和時間也說不定。


洛山河毫不懷疑, 快穿之氣運剝奪系統 ,玄宗早已覆滅,甚至整個龍華國都會在頃刻間化作煙灰。

洛山河想到了十年前的一切,不禁一陣惡寒,低沉的說道,「師祖,我怎麼會把她忘記了呢!」

「呵呵,記得就好,我感覺這個小傢伙的血脈不比那個小女孩差多少!」老頭目光一沉,嚴肅無比,凝聲說道。

「啊?這……我玄宗近百年究竟是祖墳上冒青煙還是被人點著了?」洛山河渾身哆嗦了一下,驚駭的問道。

「或許都有可能,哎,這種人,一個處理不好,不僅會連累我玄宗啊, 最強小醫仙 !」老頭沉聲說道。

「這可如何是好?當年那個小丫頭被我當做丫鬟,留在殘陽的身邊,尚好殘陽一直帶她如妹妹如妻子般的照顧,可是這個混小子,在玄宗可沒少吃虧啊,三萬弟子,我估計沒揍過他的,屈指可數,若再加上小林峰被欺負的因素,我估計他的怨恨早已….」洛山河冷汗直飄,不知如何是好。

「你還知道這些事情啊,我以為你不知道呢,如果不是這些年玄宗內亂叢生,我早就把你踢出去了,哎,不說這些廢話,殘陽那混小子馭人之心還是不錯的,相信他也知道輕重,讓他和殘陽多相處一些日子,或許能夠化解他心中的仇恨,等到下個月,把他們兩個都送入玄宗秘境去吧。」老頭此刻猥瑣的容貌消失,有的只是威嚴,讓人不敢褻瀆。

「是,師祖,弟子知錯,這些年一心撲在修鍊上,倒是忘了玄宗之根本了。」洛山河躬身說道。

老頭不再搭理洛山河,草草吃完烤雞和野兔肉,喝完靈酒便提著掃把就走,根本不去看尷尬的洛山河。

……

楚莫離眼睜睜的看著齊升龍和羽皓月逃走,撓了撓頭有些無奈,最後只能目送他們離開,隨即轉身朝玄宗走去。

「娘的,等老子強大了,每天去你家門口轉悠一圈,氣死你們兩個混蛋!」楚莫離暗暗叨咕,十分的不甘心。

而主峰上,龍詩詩已經爬到了殘陽的後面不遠處,兩眼盯著『五花肉』,而殘陽陷入了回憶之中,沒有在意龍詩詩的到來。

嗒嗒嗒……

殘陽的淚水不斷低落,鬢髮隨著晚風吹動,纏繞著虛空,蒼勁的面孔含著濃濃的悲傷和滄桑。


「大師兄,你小時候是不是經常吃不飽?」龍詩詩慢慢挪動身子來到殘陽的身後,好奇的問道。

殘陽一驚,迅速收起了血玉,擦乾眼角的淚水,恢復了平靜,淡淡的說道,「瞎說什麼呢,你不去征服莫離師弟跑到主峰來做什麼?」

「哎呀,你不說我都忘記了,大師兄,我想問你,除了在床上征服莫離弟弟外,還有其他辦法么?或者直接通過老……咳咳,老師傅的考核。」龍詩詩頓時一拍腦袋,急忙問道。

「那位祖師爺只不過是想拒絕你而已,根本沒心思教徒弟,他只是想遊歷紅塵,所以別指望了,你啊,還是安心做你的小公主吧。」

殘陽淡淡的笑了笑,露出溫柔的一面,令人如沐春風,看著眼前的龍詩詩,總讓他想起自己的『雲詩詩』,兩個丫頭都是那麼的單純,一樣的可愛,或許名字相似,殘陽對龍詩詩也格外的疼愛,如親妹妹一般。

「切,那你教我怎麼打敗莫離弟弟,那個小混蛋不配合我,到處找借口,實在不行,我就下幾斤春心散給他吃,看他硬不硬的起來!」龍詩詩氣憤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