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羽紗不好意思的看着無言“我走不動”

無言一拍腦門“我這個傻子,你是個癱子,一個人去不了”

羽紗更加的害羞“你抱着人家去”

無言心裏還有些打鼓“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故意要吃你豆腐”

羽紗着急的點點頭“人家憋不住了,你快點”

無言長吸一口氣,將羽紗抱了起來,走出帳篷外。

“你別亂摸”

“誰亂摸了?”

聽見液體澆在泥土上的聲音,大約聲音維持了二十秒。羽紗放鬆的“嗯”了一下。

一切解決完畢,無言又把羽紗抱了回來。

無言的心怦怦直跳,剛纔這雙邪惡的手都幹了些什麼?

羽紗着急的蓋上被子,眼神中充滿了殺意“今天的事情你不能對任何人提起,聽見沒有?”


無言坐在褥子上,兩人臉的距離不過五釐米,無言在她的櫻桃小嘴上親了一下,什麼話也沒說,又繼續睡覺。

羽紗使勁的擦着自己的嘴脣,狠狠的盯着無言,真恨不得把他馬上殺死。可是她發現無言每當靠近她的時候,她的心臟就會怦怦直跳。

“救命啊,快救命啊!”帳篷外有人大聲的喊道。

無言還睡意朦朧,揉着眼睛“外面在喊什麼?”

羽紗用手撐着身體,掀開帳篷簾“外面在喊救命,好像發生什麼事了?”

部落的事情無言才管不,被子蓋過頭頂又繼續睡覺。

蠻頭卻急匆匆的衝了進來“使者,大事不好了!” 無言就知道沒有好事,問道“什麼就大事不好了?”

蠻頭着急的說道“我們有兩個族人死在帳篷裏了!”

帳篷裏一片幽綠,一男一女兩個野人,他們的脖子都被咬斷。

無言摸了摸那些幽綠的東西,有點像染料,都是乾燥粉末,粉末裏面會夾雜着幾根青色長毛。

無言仔細的看着這些幽綠的毛“這應該是野獸留下來的吧?”

那位叫朵三的野人驚恐的說道“是鬼來了,是鬼來了!”

蠻頭一拳把朵三打在地上“你要是再妖言惑衆,信不信我就把你趕出部落!”

帳篷沒有任何的腳印,無言仔細檢查過屍體。兩人的臉上沒有被驚嚇的表情,應該是在熟睡的時候被咬斷了脖子。

傷口明顯是齧齒類動物撕咬造成的,從傷口的大小判斷,應該是中型的齧齒類動物。

昨天碰到了銀甲鱷,不排除是異能獸的嫌疑。

無言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對蠻頭說道“昨天的那隻鱷魚,你們追了多久?”

蠻頭道“差不多有三天,它實在太厲害了,還毀壞了我們很多帳篷”

無言揹負着雙手“那樣的野獸你們是第一次遇到嗎?”

蠻頭撓了撓腦袋“鱷魚倒不是第一次碰到,但是皮膚是銀色的鱷魚倒是第一次”

無言再次追問“那和銀甲鱷相類似的動物你們遇到過嗎?”

蠻頭搖了搖腦袋“沒有”

無言道“你們在這裏生活了多久了?”

蠻頭仰望着天空“從我的爺爺開始,我就一直生活在這裏”

無言道“意思就是說從你生下來到現在,銀甲鱷這種類型的野獸你都是第一次見到?”

蠻頭點點頭“是的,是第一次見到”

那麼現在可以排除是異能獸,那隻銀甲鱷也許是不小心走進這裏的。

現在的嫌疑範圍縮小,只包括普通的野獸,無言問道“帳篷的附近會有野獸出沒嗎?”

蠻頭撿起地上的一塊糞便“這是老虎的糞便,爲了不讓野獸靠近帳篷”

無言對蠻頭說道“派人守好帳篷,任何人都不許靠近。你陪我到周圍去轉轉,也許能找到一些線索”

蠻頭對代客道“你帶兩個人把這裏守好”

無言和蠻頭走進叢林之中,蠻頭問道“使者,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之前我們這裏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無言當然不認爲這是一件小事,第一:咬死人爲什麼不吃人?第二:帳篷裏爲什麼沒有任何的腳印?第三:那些綠色的粉末是什麼?


無言嚴肅看着蠻頭“告訴你一個嚴肅的問題,也許真的有鬼!”

蠻頭並沒有被無言的話語所嚇到,反而付之一笑“我從來不相信鬼也不怕鬼,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使者的份上,我很可能已經把你殺死了!”

無言要的回答很滿意,野人是不會怕鬼的,只有心裏有鬼的人才會怕鬼。

無言對蠻頭道“你的部下朵三有問題!”

蠻頭握緊手裏的腰刀“我的部下不可能有問題,使者,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真的會生氣的”

無言淡淡一笑“難道你忘了,朵三在帳篷裏怎麼說的了?”

蠻頭回想起氣朵三的樣子,驚慌失措的叫道“是鬼來了,是鬼來了!”

蠻頭生氣的問道“你說這事是他乾的?”

無言搖了搖頭“我並不敢確定,但是他肯定有問題”

蠻頭拔出腰間的長刀“我這就去殺了他!”

無言拉住蠻頭有力的手臂“別那麼衝動,我只說他有問題而已”

蠻頭不滿的看着無言“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麼才行?”

無言道“作爲一個部落的領導,你應該學會冷靜”

下午回來的時候,蠻頭撤走了守屍體的代客。

夜半三更,蠻頭和無言都沒有睡。他們躲在自己的帳篷裏,視線都朝着同一個方向,那就是朵三的帳篷。

羽紗拉了拉無言的衣角“你們這是要幹嘛?”

無言沒有理會羽紗,繼續盯着朵三的帳篷。

朵三的帳篷很大,裏面住着四個人,他的妻子,女兒,和父親。

無言看了看手機,現在是凌晨兩點,無言的精神並沒有因此而疲倦。

在三點的時候,朵三從帳篷裏出來了。

按照白天時候的計劃,蠻頭悄悄的跟蹤朵三,而無言偷偷潛進朵三的帳篷。

朵三走遠,無言向蠻頭點點頭,蠻頭悄悄跟了上去。

朵三帳篷裏的煤油燈被吹滅,無言只好用手機照亮。帳篷很大,用布隔開了許多小房間。

蠻頭對無言說過,一家之主的房間一般都是最大的,無言找到了最大的房間。

他正要準備進去的時候,卻聽到了女人哼叫的聲音。

他從門簾的縫中看到了一個老頭,和一個女人交歡的場景。

老頭的那玩意兒還真是又粗又大,無言暗自搖了搖頭,老爹給自己兒子戴綠帽子,但是他還巴不得,現在朵三的房間一個人也沒有。

朵三的房間很簡單,只有一張大大的被褥。

他的枕頭下好像藏着什麼東西,無言揭開枕頭,看到了幾張白紙和一支鉛筆。白紙上寫着幾個字,字寫的很難看,但是能夠看得清,是“朵三”兩個字。

看來這個朵三真在學習漢字,其餘的無言什麼都沒有發現。

隔壁傳來老頭沉悶的吼聲,肉體碰撞的聲音消失,無言心中暗道“這麼快就完事了?”

無言趕緊把東西恢復原樣,迅速的離開了朵三的帳篷。

女人也是一副滿足的樣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蓋上被子睡了。

無言回到了自己的帳篷,羽紗還沒有睡“你怎麼還不睡?”

羽紗有些生氣“你這麼吵來吵去我怎麼睡得着?”

無言小聲的說道“對不起,但我有很重要的事”

шшш¤ Tтkan¤ ¢ ○

羽紗是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從來不關心別人的死活“你什麼時候帶我回孤魂山?”

無言道“你沒看見死人了嗎?我要找出兇手”

羽紗看着手中的劍柄“別人的事你怎麼就那麼關心啊?”

無言質問道“把你送回孤魂山,好像也不是我的事吧?”

羽紗說不出話來“你……”

無言道“等這件事解決了我就送你回孤魂山”

羽紗道“不是說死了的九陵和他的妻子,是被野獸咬死的嗎?”

無言問道“你見過有野獸能夠自己把腳印清理乾淨的嗎?”

羽紗搖了搖頭“你懷疑這是人做的,然後嫁禍給野獸?”

無言點點頭“雖然不確定,但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現在的時間是四點,帳篷外的篝火快熄滅了,這時,朵三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的帳篷內。

蠻頭也小心翼翼的從後面跟了回來,他的頭上還帶着幾根雜草。

蠻頭也不管自己身上乾不乾淨,迅速的走進無言所在的帳篷。 無言問道“朵三出去幹嘛?”

蠻頭看起來有些失望,他一路尾隨朵三。朵三走的很急,連頭也沒有回,身上抱着一個包袱。

他在一座墳墓旁停了下來,包袱裏裝着冥紙和香燭。

他點燃了香燭,插在地上,將一些冥紙在墳墓前點燃,將一些冥紙灑在空中。

然後對着墳墓不停的磕頭。


無言很是奇怪,野人是不會用這種方式祭拜的,爲什麼他會?而且還要跑到這麼遠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