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耀眼無比的爆炸火光下,鋼珠彈片四處激射,爆炸發衝擊波,把整面窗戶的牆都炸塌了,天花板上也被震得灰塵邊角料簌簌的往下掉。

最慘的是處在爆炸中心的短寸黃毛男,他被炸成了無數焦糊的碎肉塊,飛落在到處都是,這傢伙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去找閻王爺報道了。

他所在的病牀,也散架得不成樣子。

等爆炸落幕,陳志凡推開身上的零,此時零動都不動一下,不知道是死是活。

她是趴着的,陳志凡看到她背後的皮衣皮褲被爆炸的衝擊波撕成了碎片,彈片和鋼珠射進了她的肉上,破爛的衣服褲子露出的大洞裏,原本小麥色般健康的皮膚,已經變成黑乎乎的混合着暗紅色的樣子,悽慘無比,看一眼就會覺得她受得傷很嚴重。

這丫頭怎麼這麼傻?爲什麼非要爲我擋?我被炸最多也就受點傷而已,而她這一擋,可能會付出自己的生命啊!

實際上零在爆炸的一瞬間往牀外側附近的地面撲倒的話,是有可能不受傷或者只受輕傷的。

手雷是在病牀的內側引爆的,它的衝擊波被牀擋住,到另一個對角面,也就是病牀外側下沿的地面上時,已經構不成多大的威脅了。

可她沒有這麼做,而是義無反顧的轉身撲倒陳志凡,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陳志凡。

大部分的衝擊波和所有的彈片鋼珠,都被零承受了,陳志凡最後只是被震得有點難受,一點傷都沒有。

陳志凡擦了擦蓄滿淚珠的眼睛,顧不上感動,他趕緊雙手把她抱起,然後把她抱到尚算完整的病房另一邊的陪護牀那邊,讓她背面朝上,小心翼翼的輕輕放在牀上。

面對如此觸目驚心的傷勢,陳志凡下意識的用一根手指輕輕的拂過零的背部、臀部、大腿、小腿後部,直到腳後跟。

這些地方,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了,而且上面很多地方,都扎着鋼珠和彈片。

黑色的是被爆炸火焰炙出的傷,還有彈片鋼珠打出來的暗紅色血液,有些流血的傷口被高溫瞬間凝固住了,而有些則還在潺潺的慢慢流着血液,就這麼一會兒,陪護牀上雪白色的牀單上,就染上了許多暗紅色的黑血。

零原本平滑的皮膚不復存在,只有坑坑窪窪的黑紅色的醜陋肉糜狀傷口。

還有更多看不見的內傷,五臟六腑有多少被震出內傷陳志凡不知道,但從零瞬間昏死過去來看,內傷也應該是很不輕的。

陳志凡的手指邊拂着,剛剛止住的淚水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淚水比剛纔的更多,他滿臉都是淚痕。

陳志凡硬是咬着嘴脣,沒有發出哭聲,因爲他覺得不能吵着安靜熟睡的零。

在他眼裏,零就是在熟睡,而不是昏死過去的。

跟着他這麼長時間了,零一直盡心盡力的做好自己的手下。

跟着自己衝殺敵陣絕不怯場,因爲江如嫣經常頂撞自己,她就想殺了江如嫣,去金店查搶劫案時裝自己女朋友時的不知所措,還有幾個小時前,在酒吧裏大殺四方。

這些畫面不住的出現在陳志凡的腦海裏,讓他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

陳志凡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他告訴自己必須堅強起來,馬上對零實施救治,可看到零受得這麼殘酷的傷,他根本不能放下心中所想,去心無旁騖的救治她。

不能這樣下去,陳志凡!

陳志凡咬了一自己的舌尖,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

現在是爭分奪秒的時候,哪能在感傷中迷失自己!

可當他把手伸到零的手腕處,探過她脈搏後,陳志凡的心沉到了谷底。

脈搏反饋給他的情況很糟糕,零的脈搏已經非常非常微弱了,微弱的幾乎感覺不到,這說明零就只剩下一口氣吊着了,隨時都可以死去。 五長老卻對女子做了個請的姿勢,表示讓她先走。

女子點了點頭,朝著前面走去。

明月閣當中做事情的不少人都看到了這一幕,大家都知道五長老是明月閣老闆派下的人物,他的身份非常的高大,大家也不敢在背後多議論。

房間里。

五長老問道:「秦管事,近日樓里的情況你說說看。」

秦管事卻先看了眼女子,女子坐在那裡,似乎在想什麼。

五長老搖搖頭道,「不必擔心,她是我們的人。」

秦管事這才點了點頭,說道,「五長老,最近從外面來了不少高手,可他們不像是過來買東西的,而是像在我們這裡找一些人和查一些東西。」

五長老道:「那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

「小的無能,暫時還沒有查到。」秦管事的搖了搖頭,「不過,看他們的打扮風格,還有做事行風,應該……好像是那殺手聯盟當中的人。

但是據說,殺手聯盟的人個個都是精英,他們要刺殺一個人,通常都是一人獨自行動。

可是,這一次卻一次出現了那麼多,除非……

除非有什麼更重要的大人物出現,那些僱主沒有把握,所以同時雇了一批殺手,保證能夠殺死對方。」

「那這裡最近可會有什麼重要的人物出現嗎?」五長老問。

「重要人物倒是沒有,不過最近彩翼學院那個新升級的新院長,還有一些長老會過來,他們想讓我們幫忙鑒定一下自己煉製出來的丹藥等級。」

「彩翼學院!」一直游神的女子,聽到這四個字,立即回過神來,一雙眼睛閃亮亮的望著秦管事。

「沒錯。」秦管事轉過頭來,對她點了點頭,有些訝異,女子為什麼會這麼驚訝。

「新院長是不是叫夜冰依?」女子繼續追問,那雙眼眸中閃爍著複雜的情愫。

「沒錯,是叫這個名字。」秦管事心中繼續驚訝,不知道女子怎麼會叫出彩翼學院新院長的名字,並且語氣中還含著敵意。

五長老卻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女子突然情緒激動了起來,緊緊的握著手心。

秦管事不明所以,朝著五長老看過去一眼。

五長老對秦管事揮了揮手,「你先下去吧,繼續觀察這裡的情況。

不過只要他們不在我們這裡鬧事情,其他的事情我們都不要理睬。」

「是,五長老。」

秦管事走了之後,五長老轉過頭,望向女子。

眼中閃過一抹犀利的神色,轉瞬即逝。

隨即溫和的聲音道,「丫頭,雖然不知道你和彩翼學院到底有什麼牽扯,但我要告訴你的是,彩翼學院的實力可不簡單,如果你想要做什麼,那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否則,到時候我都不會保得住你。」

女子轉過頭來看向他,答謝道,「多謝五長老的大恩大德,我的心中有數,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五長老搖了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不想看到你丟了性命,好了,你現在好好休息吧,如果有需要的話就來找我,我就住在旁邊。」 女子點了點頭,看著五長老離開,隨即眼中閃過一抹恨意,不管如何,晨晨,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此時。

一座高級的酒樓當中。

1984之狂潮 帝昊天正在喝酒買醉,發泄著心中的不甘和憤恨。

上次比武大賽他輸了並且暈過去,丟了大臉與奇恥大辱之後。

他內心就大受打擊,日日買醉。

他發誓,遲早有一天要幹掉帝玄胤。

突然有人進來,低聲對他說,「少爺,我們的人已經打探清楚了,明天彩翼學院的人就會來到這裡,到時候,這裡都安插了我們的人,他們想要做什麼,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哈哈哈!幹得好,幹得好!」

帝昊天聽到這個消息,立即興奮的大笑出聲,不枉他在這裡埋伏了這麼久啊!

「對了少爺,我們的人還發現了,最近城裡多出現了很多殺手聯盟當中的人,他們一直在明月閣里打轉,似乎也是想要對彩翼學院的人出手。」

「殺手聯盟?」帝昊天微微一怔,隨即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帝玄胤,夜冰依,看來你們夫妻兩個人的仇家還真是多,不過太好了,來吧,來的越多越好啊。你們一定想不到,你們的前方,有著一條死路在等著你們呢。」

帝昊天興奮之餘,又叫了兩壇好酒,不過這次卻不是消愁,而是痛快的喝。

夜冰依確實沒有想過這一趟會如此兇險。

此刻她正得意洋洋的哼著小曲,坐在馬車裡趕過來明月閣,來鑒定丹藥。

她大師兄煉製的丹藥她已經檢查過了,完全沒有問題。

這一次就是當做過來遊玩來了。

一行人當中。

除了她們夫妻,還有風凌,慕容清清藍天雲這些人。

玉堂緣 因為她們是過來遊玩的,所以並沒有帶其他的人。

長老團的人也來了,不過他們卻比她們遠走一步。

因為夜冰依懷著孕怕顛簸,所以早就被長老們甩下。

慕容清清一個人騎馬,一路上慢悠悠的,她顯得很是不耐煩。

所以她沖著馬車裡面吼了一嗓子,「師父,我可不可以先提前走一步,給大家找一個住處呀?」

夜冰依掀開馬車帘子,望著眼前熱情如火的小丫頭,又豈會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對她擺了擺手,「去吧去吧,注意安全。」

「好的!」慕容清清立即咧開小嘴一笑,然後揮舞著鞭子,很快便跑得沒影沒蹤了。

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羨慕,看著自己的肚子,希望她肚子里的孩子早點出生,這樣她也可以肆無忌憚的出去玩耍了。

帝玄胤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你也是個小丫頭。

怎麼,看到她可以盡情的玩耍,依依是不是很羨慕?

那就等孩子出生之後,我帶你好好的出去玩一玩。」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哦!」

「自然,我每天都這麼辛苦,等你生完孩子,我們就可以出去放鬆一下了。」

夜冰依立即反駁,「等等,什麼叫你最辛苦?明明是我每天拖個大肚子最辛苦好不好?」

帝玄胤揚了揚眉,眼中閃過一抹深意,說道:「那不也有我的功勞?如果沒有我的話,你的肚子怎麼會大呢?」 那些常規的運功治療的方式統統可以摒棄了,因爲完全對此時零的情況沒有效果。

重生狼孩難養 至於使用屍氣,陳志凡的屍氣對死人、殭屍自然是最寶貴的救命藥、營養液,可對活人來說,不亞於最毒的毒藥了,想要零快點死,倒是可以這樣做。

現在的陳志凡,只想救活零,代價哪怕是失去自己的生命。

不知不覺,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經無可替代。

陳志凡踱着步,苦思冥想怎麼救治零,他想起自己血液排除掉毒素雜質,剩下的血源倒是對零的生命是很有用的。

陳志凡舉起一隻手,這隻手上的指甲不長,但看起來很鋒利,他剛要用指甲劃開另一隻手的手腕,提取血液,突然猛地想起,自己身上不是有一粒血源丹嗎?

那可是他花了自己不少的精血,加上一些珍貴藥物,用了很長時間煉製出來的,費盡心思,就煉製出這麼一顆。

這顆血源丹能無毒無副作用的把人變成殭屍,他是準備留給最重要的人在危機關頭使用的,可以說是能救命、起死回生的丹藥。

上次葉詩瑜上去和李大紅談判,陳志凡顧慮到危險重重,就把這顆血源丹給了她,囑咐她危機時刻的時候咬碎。

最後葉詩瑜沒有遇到危險,安然無恙,陳志凡就又把血源丹要了回來。

畢竟殭屍有千般好,萬般妙,可終究已經是死人了,如非必要,陳志凡真不想害“死”心愛的人。

要了回來之後,陳志凡就一直隨身帶着,想不到這時候派上大用場了。

血源丹的效果,自然是遠非陳志凡現流淌出來的血液裏提煉出來的血源可以比的。

血源丹裏的血源可是分好多次循環往復從精血裏提煉出來的,而現在要從自己血液裏提煉出的血源,就算是抽乾陳志凡現在所有的血,也比不上這枚凝聚了無數心血的血源丹。

總之效果差得遠,而且如果用現血的血源,還不一定能救得活現在這種糟糕情況的零。

只是新鮮血液裏的血源只要控制的當,零是不用擔心變成殭屍的問題,而血源丹,一吃下去,必定會變成殭屍。

它裏面的狂暴之氣要嚴重的多,人根本無法抵擋得住,鐵定會變成殭屍。

陳志凡掏出血源丹,擱在零的嘴邊,想塞進去的時候,又想到變殭屍這個事,就又開始有些猶豫起來。

陳志凡另一隻手捏着的零的脈搏已經快沒有波動了。

不過血源丹的效用是就算零現在死了,只要死的時間不長,也能讓她“活”過來,變成殭屍的活法。

現在零的情況,這個世界最高明的醫生,用最先進的醫術,也是不可能救活了。

換句話說,零不吃這顆血源丹,肯定就會是一個死人了,吃了血源丹,就是從死人變成一個會動的死人,這個會動的死人有思想、有意識、會說話,除了不會呼吸,心臟、脈搏不跳動,沒有新陳代謝,其他的一切,和活人也差不多。

這樣一想零的處境,陳志凡的負罪感輕了許多。

“你醒來之後要怪就怪我吧,我不想失去你。”陳志凡靜靜的看着零,悄然的向着零訴說。

然後他就把血源丹塞進了零的嘴裏。

血源丹剛進零的嘴裏,就化開了,零的生機立馬斷絕,連最後的最微弱的脈搏也沒有了,完全和死人一樣,渾身沒有一點波動。

可她後背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轉眼之間,就好了個七七八八。

妻約33天 除了重新長好的肉相比原來看起來有些嫩,其他地方竟和沒受傷時差不了多少。

外面的傷勢看起來是好了,可陳志凡還擔心零身體裏面的傷勢有沒有好。

雖然對血源丹有絕對的信心,可陳志凡還是希望自己親自知曉纔會放心。

他把手貼在零的前胸上,當然這不是佔便宜,話說要是想佔便宜他能隨時叫零暖被窩,零也不會說半個不字,但陳志凡尊重零,從來不會提無理的要求。

他把手貼在零的前胸上,僅僅是爲了感受她身體裏的傷勢而已,大家不要想歪了。

陳志凡催動功法,釋放出屍氣,侵入零的身體。

此時零已經算是變成殭屍了,陳志凡自然不擔心自己的屍氣會傷害到她。

事實上屍氣現在非但不會傷害到零,還會對她起滋補養傷的功效。

陳志凡閉着眼睛,隨着自己的屍氣在零身體裏運行的軌跡,默默感受着。

零身體裏面原本有些臟器已經內出血了的,傷勢也很嚴重,現在在陳志凡的感應中,這些受內傷頗重的五臟六腑正在慢慢恢復,應該是血源丹的效果。

可原本血液流動充沛的這些臟器,都已經變成了暗紅色,死物一樣沒有了動靜,和死人的臟器是一模一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