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老大,林氏集團是大企業不假,但是西海的林氏集團卻不是總部,雖說林氏集團是從西海走出去的,但是現在西海這一代的林氏集團實力已經算是走下坡路了,能夠呆在這裏的大多數都是一些快要退休的元老,或者是一些剛剛起步的新人,真正能夠獨當一面的人才並不多,大多是調到了總部去!”小七解釋道,一說完宋陽就明白了過來,雖然他在林氏集團工作,但是這些事情他還真沒有深入調查,現在聽小七這麼一說,一下子明白過來他要說什麼!

表面上西海林氏集團強大,但是實際上這裏就是林氏集團的人才培養地和養老地,一旦這裏出了問題,林氏集團將失去大量的人才,不僅如此,林氏集團更是將遭受重大的打擊!

試想,一羣老弱病殘掌控的公司,就算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走出兩個人才,但是這些人才立馬又會被總公司調走,這種捕完大魚只留下魚苗的行爲會使西海

的林氏集團出現極大的漏洞,想要趁虛而入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雖說西海林氏集團並不是總部,就算是出現了問題也不會真正動搖林天豪的根基,但是畢竟這裏是林氏集團的起源地啊,一旦這裏出現了問題,將會帶來極大的衝擊,甚至將林氏集團從華夏南域除名!

一想到這裏,宋陽就想到了林萱萱,腦海中頓時靈光一閃!

“小七,你的意思是這些傢伙的目標不僅僅是林氏集團,更重要的是林萱萱?”宋陽恍然大悟,如果是林氏集團的話他完全可以不去理會,畢竟自己只是林氏集團的小司機,連正職員工都算不上!

但是牽扯到林萱萱宋陽就有點不樂意了,這麼嬌滴滴的大美人要是出了事情那可就太對不起良心了。

“是的,老大,昨天那個胖子倒是酒後失言了,提到過什麼大小姐之類的,我想可能會對林氏集團的大小姐動手,但是具體的計劃卻無法套出來了。”小七說道、

“這就足夠了,林氏集團我就不管了,但是大小姐……就算是爲了完成工作,我也要保護好她的安全!”宋陽堅定道,雖然跟林萱萱算是老闆跟屬下的關係,但是宋陽對林萱萱這個丫頭還是很喜歡的,不僅僅因爲她長得漂亮,更是因爲林萱萱的性格很符合他的口味,不像其他的大小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呵呵,既然有老大出手,想必是萬無一失了!”小七放心的說道,心裏對宋陽的實力十分坑定,這種事情就算是他都有絕對的把我搞定,更不要說深不可測的老大了!

“呵呵,要解決這件事情還必須有一個人的幫忙才行,光靠我畢竟還是有點麻煩,這裏是西海,不是非洲!”宋陽說道,沒有平時的玩世不恭,眼底閃過一絲莫名之色。

“啊?誰,難道西海還隱藏着什麼大人物不成?”小七一驚,心中震動不已,躺在夜組以偵查消息爲主,若是連他都不知道的消息,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放心,他還不在西海,但是他在哪裏無所謂,只要天上的衛星還沒壞他就可以插手這件事情!”宋陽嘴角露出微笑,淡淡道。

“難道是……”

“不錯,我相信李逍遙那個小子應該也無聊了很久了,不如讓他過來玩一玩……”宋陽笑着說道,笑的有點不懷好意。

聞言,小七一陣頭疼,捂着額頭道:“老大,算了吧,這種小事肯定滿足不了那傢伙的胃口,到時候要是閒着無聊插手西海的話,這裏的估計會被鬧個底朝天吧,華夏南域都要震動了!”

一想起李逍遙那個傢伙要來,小七就不禁有點頭疼,對於李逍遙的手段他可是知道的,一個人不出面就能讓整個行省的所有系統全部癱瘓!

這等可怕的黑客實力,就連十年前縱橫華夏的第一黑客天星都被他擊敗,也正是因此,黑客天星纔會正式加入華夏國的某個機構,否則依舊是縱橫網絡的第一黑客!

曾經的夜組,除了閻王宋陽,最出名的無疑就是兩個人了,這二人一個是排名第三的殺手王奇鷹,號稱影子,另一個就是排名第四的黑客李逍遙,號稱傀儡!

影子無形,傀儡逍遙!

(本章完) 幾年前,宋陽縱橫非洲大陸的時候,曾經創建過一個夜組,這個組成員不多,只有七人,也就是一開始的七個人,但是這七人每一個都是能夠獨當一面的奇才,或是戰鬥力超高或是精通某一技術!

夜組七人,由老大閻王宋陽帶頭,當初縱橫非洲大陸,不知道與多少強者交手,無數次死裏逃生,一次次變強,其中每個人都立了很大的功勞!

夜梟司徒冷,在夜組排名第七,被稱爲小七,擅長信息的偵查,以靈活著稱,是夜組的眼睛,因爲長相俊秀妖異,宋陽這個無良的傢伙當初沒少靠他這張臉忽悠姑娘,甚至有一次在逃亡的時候,宋陽硬是讓小七把某個酋長的漂亮兒媳婦給睡了,然後在人家的閨房藏了一個晚上,躲過了危機!

所以這次宋陽離開,小七第一個趕到了西海勸阻他,生怕隨着時間的流逝,宋陽所有的血性和雄心壯志都被磨滅了,再也難回當初!

如今,夜組中老五老六都已經離開人世了,老四李逍遙號稱傀儡,想要殺他首先要找到他的真身,這點除了宋陽估計沒人能夠做到了!

說道傀儡李逍遙,原本這個傢伙也只是生命不顯,直到一次性擊敗了華夏第一黑客天星,纔出名的,甚至連歐洲大陸非洲大陸衆多黑客都被擊敗,這才讓李逍遙一下子聲望達到一個駭人的地步!

不過李逍遙這個傢伙有個特點,那就是不夠檔次的事情他不做,就像是當初去盜取一個銀行的機密,這傢伙覺得難度太低,硬生生將數個銀行的電腦系統全部弄得癱瘓,持續時間長達一個星期,這還是李逍遙故意放水的結局,否則這些銀行可就有苦吃了!

至於老三影子王奇鷹,小七最怕這個陰森森的傢伙,因爲凡是影子所過之處,想要殺誰,那個人就基本沒有可能活下來,當然也有例外,這個人就是宋陽!

影子跟宋陽完全是不打不相識,影子可以說是黑夜中的帝王了,戰鬥力就連排名第二的超級高手孤狼歐陽圖都不是對手,只能被慢慢消耗死!

而宋陽這個變態卻硬生生的將影子給擊敗了,所以王奇鷹纔會死心塌地的跟着宋陽,成爲宋陽的尖刀!

所以當**組成員被非洲大陸歸爲一句詩:影子無形、傀儡逍遙、千里夜梟、十方孤狼、機甲鬼王、幻舞紅娘、寧惹閻王、莫遇宋陽!

老大閻王宋陽,老二孤狼歐陽圖,老三影子王奇鷹,老四傀儡李逍遙,老五機甲鬼王,老六幻舞紅娘,老氣夜梟司徒冷!

七個人,硬生生的在非洲大陸打出一片傳奇!

回憶起當初的激情,小七眼中滿是光芒,尊敬的看着宋陽,雖然不願意提,但是宋陽也是忍不住唏噓,畢竟那個時候纔是他最快樂的時候,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

“老大,你這次叫李逍遙那傢伙來是不是爲了復出?應該不僅僅是爲了那個林氏集團吧,這不是你的風格!”小七眼中忽然閃過一絲驚喜,一拍腦門,自己之前怎麼就沒有想到呢,老大連李逍遙那個不安分的傢伙都叫來了,如果說是隻爲了一個林氏集團那就奇怪了!

“當然不是爲了林氏集團!”宋陽淡淡道,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弧度,其實他的心裏早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的預感一向很準,現在一場針對林氏集團的陰謀出現,顯然正是前兆!

既然林氏集團要出現變故,能夠完全掌控這一切的就只有李逍遙這種超級高手了,只要他出馬,就算是天星親自出手都要飲恨!

一聽宋陽的話,小七顯然激動起來,英俊妖異的臉上不再是頹廢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激動,目光炙熱的看着他,老大沉寂了這麼幾年終於還是要出山了麼,真的走出了那件事情的陰影!

然而,宋陽卻詫異的看了他一眼,狐疑道:“我當然不是爲了林氏集團,我就是爲了林萱萱那妮子,說不定還能抱得美人歸呢!”

噗!

小七眼前一黑,差點沒直接暈過去……

在夜殤酒吧休息了一個晚上,宋陽第二天起牀頭還是昏昏的,嚴重的睡眠不足啊,不過今天是星期五了,又快要到週末了,倒也輕鬆。

原本宋陽倒是打算逃課,但是一看第一講就是林冰的課,想想還是算了,怎麼說都是林冰大美女的課,要是不去的話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再說了,去養養眼也是好事啊。

果然,剛剛到學校大門口宋陽就遇到了林冰,依舊是一身白色連衣裙,除了花式其他的跟昨天穿的都差不多,顯然林冰對於白色還是情有獨鍾的。

“嗨,冰冰,早啊!”

宋陽探出個頭跟林冰打個招呼,裂開嘴一笑,結果林冰錯愕的看着他,目光先是一怔,隨即順口問了一句,語氣依舊冷冰冰的:“宋陽,你昨晚去哪了?”

聞言,宋陽眉毛一挑,輕佻道:“嘿嘿,冰冰,你這是在關心我麼,哎呀,真是太感動了,要不我們上車找個地方聊聊?”

林冰聽着,兩頰頓時微微一紅,隨即恢復正色,淡淡的看了宋陽一眼隨即離去,留下宋陽一陣錯愕,直到好久才恍然大悟,自己這輛車對於林冰來說可是有着不一般的意義的,就連當初落紅的布都還留着呢……

來到班上,宋陽直接倒頭就睡,直到打鈴了林冰開始上課,宋陽依舊睡的天昏地暗,口水都流了一地,林冰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雖然面色不變依舊冷冰冰的,但是眼底閃過一絲擔憂。

自從上次宋陽在校長辦公室提過自己轉正的事情,李副校長立馬將所有的事情都辦妥了,就算是葛正軍想要阻撓都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僅如此,李副校長在幫助林冰轉正的時候,還順帶將之前一、欠下的工資發了下來,因爲一林冰的資歷,半年前就可以轉正了,只是因爲葛正軍的從中作梗,所以李副校長將這半年該給的錢全部補齊,還有獎金。

所以,林冰一下子得了不少錢,壓力一下子減小了不少,所以她對宋陽還是有點感激的,畢竟這事情與宋陽脫不了關係。

一講課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兩個小時,宋陽睡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直到下課了方纔慵懶的擦擦嘴,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四周。

說來奇怪,宋陽今天上課竟然沒有看到方尚跟吳濤兩個傢伙,這實在是太不科學了,平時這兩個人一定是最先到教室等待的了,哪怕這兩個傢伙對於林冰上課說了什麼一竅不通,但是依舊不影響他們的積極。

打了個電話給林萱萱,這丫頭也沒有接電話,而是直接按掉了,讓宋陽一陣鬱悶,一下子在西海藝大所有的人基本上都不認識了,林冰太冷基本上不管他,在學校壓根就不跟宋陽說一句話!

現在林萱萱這丫頭也玩失蹤,方尚跟吳濤更是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讓宋陽不禁有點鬱悶。

來到車子旁邊悠然的點了一根燕,吸留一口,心裏想着怎麼一上午這麼快就過去了,雖然還有兩個小時纔到午飯時間,但是宋陽還是早早的在這裏等待,準備接林萱萱下課。

結果沒多久,林萱萱就發了短信過來說是不打算回去吃飯了,讓宋陽不用等了,待會跟白雪一起,於是宋陽百無聊賴的去校長辦公室聊天,對於古藤宋陽心裏很是好奇,但是卻沒有多說什麼。

自古以來,一旦開啓了天眼的人那都是人中龍鳳,真正的活神仙,可以看到未來的一角,這些人十分罕見!

這麼多年,宋陽也之見到過兩個人,一個是非洲大陸古遺蹟中的老僧,一個就是古藤了!

“宋陽小友,我看你最近心事不寧,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古藤主動給宋陽端茶倒水,宋陽倒也不客氣。

“古校長,這事就要麻煩你了,現在我連自己的內心都看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宋陽有點無奈道,他最近一直是心神不寧的,似乎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

聞言,古藤哈哈一笑,捋着鬍鬚,目光閃爍,緩緩說道:“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其實到底是怎麼選擇,利刃都在那裏,不會因爲不出鞘就成了擺設,如果小看了總要吃虧的,說不定哪一天就失了手……”

宋陽肅然起敬,沉默不語,良久方纔緩緩抱拳離去。

根據古藤的說法,那就是保持一顆本心,慢慢來,就算呆在西海而不是非洲遺蹟大陸,總會有一天是時候出手的,有些事情躲也躲不了,如果因爲大隱隱於市就被世人所淡忘的話,那麼就一定會吃了宋陽的虧!

可見,古藤對於宋陽的評價還是非常高的。

聽了古藤一席話,宋陽心裏不禁有點感悟,雖然並沒有直接說明該怎麼做,是否應該接受小七的建議出山,又或者不會違背當初的誓言,永遠不會重新變成那個閻王宋陽,這一切都要看機緣,而他所需要做到的就是保持一顆本心去等待,答案不會太久……

宋陽並不是非要離開非洲大陸,放棄夜組,只是當年那件事情對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傷心欲絕的宋陽選擇了離開,回到西海。

但是最近,他的心總是莫名的不寧靜,所以纔會有一系列反常的變化。

吃了個飯,宋陽無聊的回到西海藝大,隨便找個地方躺着悠然自得,這個時候,方尚跟吳濤兩個傢伙總算是出現了,一臉賊笑,見到宋陽立馬拖着就走,一路向着體育館方向跑去。

“你們兩個幹嘛?”宋陽鬱悶的嚇了一跳,想要掙扎一下脫離出來,但是又怕傷到兩人。

“陽哥,你睡昏了吧,今天可是週五,跆拳道社交流切磋的日子,你可是要上臺跟張夢然切磋切磋的!”方尚邊走邊說,拖着宋陽拼命的走。

“是啊是啊,陽哥,我們看好你啊,陽光粉絲團也看好你!”吳濤在一旁附和,宋陽這才恍然大悟,自己差點忘了,還要跟張夢然那個傢伙切磋一下呢!

想到這裏,宋陽眉毛微微一挑,嘴角露出笑意……

有人送上門給自己消遣一番,如果不接受好意豈不是辜負了對方?

(本章完) 一走進學校的體育館,呼喊聲頓時猶如潮水一般涌來,讓宋陽有種置身在迪廳的感覺,雖然沒有鐳射燈光旋轉,但是衆人的熱情卻已經絲毫不亞於超級大喇叭了,差點將他耳膜震破!

在西海藝大,出除卻了校學生會、社團聯合會還有青年協會之外,要說影響力的話,那就要屬女神協會和跆拳道社,據方尚和吳濤兩個傢伙濤濤不絕的講述,其中女神協會是由西海藝大衆多女生組織成的一個社團,成員超過五百,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其中西海藝大十大校花之中,除了林萱萱、白雪、林冰之外,其餘的都加入了女神協會,所謂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噱頭,所以女神協會的呼聲一向高的可怕!

除此之外就是跆拳道社了,有了衆多嬌滴滴的大美女組成了社團,西海藝大一干男性動物也不甘寂寞的組件了跆拳道社,說起來是爲了跆拳道,其實大多數加入跆拳道社的男生都是花架子,爲的就是顯示一下自己的男人魅力,方便跟喜歡的女生去約會。

但是不得不承認,跆拳道社還是有實力的,不僅如此,西海藝大的跆拳道社還在華夏南域衆多高校的跆拳道協會中取得過冠軍的成績,就連許多自由搏擊、散打的高手都被擊敗過,所以纔會名聲大振!

據方尚所說,跆拳道社有一個高手,也是一個大四的學長,平時不在學校裏面,只是在上一級搏擊比賽中出現過,現在的跆拳道社主要就是社長韓俊基和副社長張夢然了,雖說張夢然只是副社長,但是論起實力,張夢然還要比韓俊基厲害一點!

“老祖宗的東西不好好學習,中華武學博大精深,沒事跑去學什麼韓國棒子的花拳繡腿,哎,真是華夏人的悲哀啊!”

宋陽搖着頭說道,雖然在方尚吳濤口中傳的跆拳道多麼厲害,甚至曾經一個學習散打的別校高手被跆拳道社社長韓俊基一腳踢飛了三米遠,但是宋陽卻不屑的撇撇嘴,他深知跆拳道的弱點,也知道華夏武學的博大精深,對於現在這種崇尚韓國風卻將中華武學摒棄的行爲很是不恥!

說起跆拳道,本就是三種武學的融合,韓國的花郎道、日本的空手道、中國一點武學的雜合體,是一項以腳法爲主的獨特武道,其中百分之七十五的動作都是由腳法完成的,所以造成一個現象就是上盤的弱點!

理由很簡單,揮拳的速度永遠要比你出腳的速度更快,但是拳法的攻擊範圍要小的很多,腳法卻攻擊的更遠,所以跆拳道看似厲害,其實還不如古武!

舞臺之上,兩名跆拳道社的成員在切磋交流,其中一人使出了單腿旋風,接着就是一套後旋踢,但是卻被對手一招高彈踢輕鬆擊敗,被兩個跆拳道社的成員帶了下去,雖然沒有重傷,但是估計沒半個小時很難恢復過來了!

當那名被擊敗的跆拳道社成員被擡下去,臺下立馬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一個個高呼着勝利者的名字,氣氛瞬間被帶動起來,平時一些端莊的小妞此時瘋狂的扭動着小腰肢,看的宋陽差點沒將眼珠子瞪出來,更有勝者已經將小內褲從齊逼小短裙裏面脫了下來抓在手裏甩來甩去,引起一陣陣狼嚎……

“靠,不就是個跆拳道切磋了,這麼瘋狂,這羣小妞也太奔放了吧!”宋陽忍不住擦了一口口水,原先對這裏並不是很有興趣,只是單純的想來揍一頓張夢然,結果發現這裏竟然有着這麼大的“機遇”!

“陽哥,這跆拳道交流可不是小事,每年高校的武術交流

中,最弱的一方可都是要受到嘲笑的,原本西海藝大的跆拳道社不厲害,每年都在西海乃至南域墊底,那時候別提多丟臉了,都稱西海藝大的男生是軟蛋!”

“自從現在這個社長出現,一舉擊敗衆多高校的跆拳道、散發、搏擊高手之後,西海藝大就算不是華夏南域第一,也差不多了,這才讓咱們學校的男生擡得起頭,這羣小妞能不瘋狂麼,估計今天成爲種子選手的人晚上牀上不爬上幾個妞搖擺搖擺那就不正常了!”方尚解釋道,一雙狼目幽光大放,顯然對於跆拳道社這些最終會被選爲種子選手的成員頗爲羨慕,若不是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估計早就參加了跆拳道社了!

“種子選手是什麼?”宋陽有點狐疑道,不就是一場單純的交流會麼,怎麼還搞得煞有其事了。

“陽哥,這跆拳道交流可是有意義的,再過不久就是華夏南域高校的武術交流了,現在進行切磋爲的就是選出去參加比賽的四個人,所以這場切磋意義重大,就連校長都會親自過來參觀,就在那裏!”吳濤解釋着手指一直一個角落,宋陽看了過去果然看見了古藤校長和李副校長,令他詫異的是林冰竟然也在,其他的一些學員的高層也都盡數到場,顯然對於這次的種子選拔頗爲重視。

“原來是這樣,這要打到什麼時候?”宋陽點點頭道,難怪今天體育館這麼擁擠,足以容納數千人的體育館竟然被擠得腳步都快挪不開了。

“差不多三個小時吧,這都過去一個小時了,也快了,已經十六強了,待會稍作休息一下就可以進入八強的決賽了!”方尚說道,隨即忽然眼中閃過一絲驚喜,流着口水朝着一個方向猛揮手!

“嫂子,琪姐,這裏!”

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宋陽先是一呆,隨即猛地嚥了一口口水,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視線之中一羣美女出現,走過之處周圍人頓時迅速讓出一條道路來,尤其是男生,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跟宋陽一個德行,周圍女生則露出嫉妒之色!

宋陽看到了林萱萱,此時的她上身一件粉紅色束胸,跟小背心一樣,小的可憐,而且上半部僅僅能夠遮住自己鼓囊囊的小胸脯,胸部往下一直到肚臍眼下面都是赤**的,光潔白皙的肌膚泛着晶瑩之色,仿若琉璃一般耀眼的讓人睜不開雙眼,定睛看去,似乎那小小的粉色束胸之中還能看到完美飽滿的輪廓,那該有的突起之處繡着一個小小的白色愛心,異常的誘人。

而在林萱萱的下身,則是一條白色的齊逼小短裙,看看遮住翹臀,走路時候一扭一扭的,挺翹的臀部勾勒出誘人的弧度,裙襬的蕾絲花邊向上甩起,讓人忍不住想要低下頭一窺究竟!

林萱萱雙腿修長,且如羊脂白玉一般,有着完美的腿型,修長渾圓緊繃彈性,簡直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來形容,而且膚色晶瑩,跟琉璃有的一比,讓宋陽看了就想抱住一頓狂啃,腳下蹬着一雙白色水晶高跟涼鞋,塗着粉色指甲油的晶瑩小腳趾俏皮的微微蜷縮,讓宋陽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靠,要死了要死了,這妞今天是瘋了嗎,竟然一下子由清純的小公主變成了惹火的小浪蹄子,這是要死要死的節奏啊!”宋陽鼻血直流,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直勾勾的在林萱萱身上打着轉。

事實上不止宋陽,許多男生都被林萱萱一身打扮給驚呆了,直勾勾的望着她,恨不得一口吞下去纔開心。林萱萱平時低調俏皮,且一直給人一種清純少女的映

象,就像一朵純白的棉花,現在忽然穿着如此火爆大膽,一下子驚掉了一地下巴!

當然,震驚的不僅僅如此,在林萱萱身旁,陳雨琪長髮及腰,精緻的瓜子臉略施粉黛,薄薄的柔脣卻塗着濃豔的大紅色口紅,顯得異常妖豔,下巴勾勒出十分高傲的弧度。

當目光落在陳雨琪的身上,頓時周圍已經響起了一陣陣哀鳴聲,甚至聽到不少吐血的聲音,因爲此時的陳雨琪穿着一套皮衣皮裙,皮衣皮裙都是SM的類型,不少地方都已經祛除了,暴露出白嫩的美肉,散發着誘人的氣息!

不僅如此,陳雨琪修長渾圓的雙腿上穿着一雙黑色的吊帶漁網襪,也是SM的女王類型的絲襪,再加上腳下一雙黑色尖高跟,手中提着一條黑色的皮鞭,性感的翹臀一扭一扭,每一次晃動都將一羣騷年勾引的鼻血直噴!

陳雨琪此時就像是一個SM女王一樣,提着皮鞭朝着宋陽的方向走來,腰肢扭動,性感惹火,讓一干男生直瞪眼,喉嚨都差不多冒煙了,更是恨不得將宋陽一腳踢開取而代之!

想必林萱萱和陳雨琪,白雪的裝扮就要平常的多了,雖然也是小短裙,但是上身的衣服至少正常,而且穿了黑色絲襪,遮擋住不少的春光。

在她們身後,約莫百人的女生團隊擡着一條“宋陽我愛你”的橫幅款款而來,驚掉了一地下巴,當想起來宋陽正是之前掀起林冰裙子而且去女生宿舍偷內衣內褲的“變態色魔”的時候頓時氣得吐血,大喊蒼天不公啊!

當陳雨琪和林萱萱站在了宋陽面前,宋陽已經一臉的豬哥相,口水都快將自己給淹死了,眼珠子更是快掉進了林萱萱和陳雨琪的胸衣裏面,不停地打着轉,目不暇接。

“靠,還是粉色的,乖乖,這形狀……簡直太漂亮了,靠,這個也不賴,吃什麼長大的,又大又圓,不會是墊硅膠了吧!”宋陽擦着口水說道,眼睛眯成了月牙狀,色眯眯的看來看去,身旁的方尚都痛苦的捂着額頭,心想宋陽這個傢伙竟然比自己還好色。

“是不是墊硅膠的還看不出來麼?”聽着宋陽的話,陳雨琪嘴角勾勒出自信的弧度,雙手輕輕托住自己的飽滿,從兩側向着中間微微擠壓一下,頓時那完美的一對就被擠出一條深深的溝壑,散發着幽幽的乳香……

噗!

宋陽鼻血直流,差點直接宣佈陣亡,大呼受不了了,陳雨琪這個丫頭實在是太惹火太奔放了,就算宋陽色眯眯的盯着她的胸部,後者也是絲毫不避諱的展示一番,彷彿在呈現最美麗的藝術品一樣,絲毫不避諱!

“靠,不行了不行了,這個妞,就算陽哥我的金剛不壞神功已經練到了登峯造極的境界也不一定扛得住啊,以後要是大小姐跟這個虎妞接觸的多了,豈不是被帶壞了,不行不行,還是清純可愛的大小姐更加誘人!”宋陽心裏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讓林萱萱被陳雨琪帶壞了,否則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純情少男要遭殃呢!

“喂,臭無賴、死流氓,看夠了沒有,又不是沒看過!”林萱萱白了他一眼,也自信的挺了挺胸,宋陽剛剛擦乾淨的鼻血頓時再次洶涌而出……

擦乾淨鼻血,宋陽眯着一雙色狼眼,眼珠子不斷打着轉,隨即板着臉看了兩個惹火的小妞一眼,義正言辭的說道:“兩個妖孽,爲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爲了維護世界的和平,今天陽哥我要以身犯險,親自捉拿你們兩個女妖精,免得其他純情少年遭到傷害!”

(本章完) “宋陽,久仰大名了,我叫陳雨琪!”

見到宋陽一臉豬哥相,陳雨琪“咯咯”一笑,大方的伸出手,飽滿的胸脯正對着宋陽的臉,一股幽香撲面而來,夾雜着淡淡的香奈兒COCO的味道,很是獨特。

“嘿嘿,久仰久仰,西海藝大第四大校花級美女,想不到我宋陽今日能夠得到如此美人的認識,實在是榮幸之至!”宋陽笑眯眯的說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陳雨琪那馬拉利亞海溝一樣深邃的夾縫處,鼻孔又是一熱,頓時嚇了一跳,生怕再次流鼻血。

“色胚!”林萱萱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身爲女性本身就會有一點小攀比,一向對自己身材十分自信的林萱萱自然也要攀比一下,但是一比之下似乎自己的那一對白兔似乎真的比對方小了一個尺寸,自己的只有34B的樣子,但是陳雨琪的都差不多36C了,不禁有點惱怒,將氣都撒到了宋陽的身上。

“嘿嘿,大小姐,這你就不懂了,這叫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古人就已經推崇了要追求美女,我不過是追求估古代聖賢的腳步,將這種以人爲本的精神發揚光大,再者,現在陽哥我正在修煉一門金剛不壞神功外加顛倒鸞鳳的絕學,要不咱倆找個地方練練手?”宋陽色眯眯的不懷好意道,結果林萱萱毫不客氣的對着他就是一腳,正中他的小腿肚子,疼的後者齜牙咧嘴。

“叫你腦子裏一天想一些不乾淨的東西,活該!”林萱萱沒好氣道,嘴角彎起俏皮的弧度,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插進了自己短小的束胸之中,輕輕一勾頓時將整個束胸都帶着一動,兩個突起更加的清晰,從縫隙之處,宋陽由於角度的原因,清晰的見到了兩個白色的飽滿,頓時頭昏眼花。

“靠,真貨色,絕對是真的!”宋陽心裏狼嚎,恨不得將林萱萱撲倒,大眼又瞄了瞄陳雨琪,口水直流。

見到宋陽色眯眯的樣子,不僅是方尚和吳濤,就連一旁的白雪都已經感到有點頭疼了,這傢伙就不會收斂一點麼,也太好色了吧!

但是林萱萱對此卻絲毫不在意,似乎像是鐵了心的跟陳雨琪較量上了,硬是將自己最引以爲傲的資本暴露一點給宋陽看,白白便宜了某個好色的傢伙,差點失血過多!

陳雨琪對此卻是嘴角露出頗有深意的笑容,目光微微閃爍,嘴角彎起:“跟哥哥說的一樣,如果宋陽是一個僞君子的話那就一定不是哥哥說的那個人了,如果是一個超級色狼的話……那八九不離十就是他了!”

宋陽捂着鼻子,指着兩個嬌滴滴的惹火大美人,一把搶過陳雨琪手中的皮鞭,嗷嗷亂叫:“你們兩個惹火的小妖精,我要上法院起訴你們,你們以爲長得漂亮一點,穿的性感一點就可以勾引陽哥我麼,我要告你們讓陽哥我失血過多,賠償……”

宋陽無恥的嗷嗷直叫,結果話還沒說完就被方尚跟吳濤兩個人直接阻止了,頗爲尷尬的看着陳雨琪,實在是丟人丟到家了,就算是好色好歹也要僞裝一下啊,怎麼能說的這麼直接,雖然這兩個妞的確是太惹火了一點……

“陽哥,你的陽光粉絲團已經有一百二十個成員了,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啊,雖然沒有張夢然的夢幻粉絲團人數多,但是質量上還要高一籌!”方尚拉住宋陽說道。

“靠,張夢然那個孫子也有粉絲團,那豈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夜夜春宵了?”宋陽叫道,以張夢然的長相,有個粉絲團的確不奇怪,估計這個粉絲團裏面不少女生都直接被禍害了吧!

“陽哥,張夢然那個

傢伙追求嫂子很久了,所以對他的粉絲團那些妞一直沒下手,這事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你現在將嫂子給追到手,所以張夢然特別恨你,連帶着夢幻粉絲團也恨上你了!”

方尚口中的“嫂子”指的自然是林萱萱了,自從宋陽被傳爲林萱萱的男朋友,現在張夢然恨宋陽恨的牙癢癢,尤其是連續兩次的校園風波,宋陽竟然都沒有被學校怎麼樣,而且據葛健說,宋陽可能與古校長那裏有點關係,更是讓張夢然心裏很不舒服。

“看不出來張夢然那個傢伙還挺癡情的,咦,那就是張夢然的夢幻粉絲團麼,這麼多人?”宋陽看向跆拳道社的方向,將目光落在了差不多三百人的啦啦隊那裏,盡是一些嬌滴滴的美女,每一個都穿着粉色T恤,下身則是短裙,與林萱萱的穿着有點相似,但是比起林萱萱的惹火卻是差了很多,再加上長得無論是氣質還是身材都略微遜色,所以就有點綠葉襯托鮮花的感覺。

正當宋陽微微感到可惜的時候,目光卻是忽的一凝,兩道人影從夢幻粉絲團中走了出來,其中一人身材高挑,長相十分精緻,皮膚白皙,即使不化妝也足以與陳雨琪媲美,而且更是有一種高傲的氣質,猶如孔雀一般,將目光落在張夢然身上,閃爍着愛慕,彷彿全世界都入不了她的眼睛,唯有張夢然……

當這道高挑的身影一出現,頓時夢幻粉絲團的諸多女生都露出仇視之色,略帶着不悅,這個女子一身黑色的長裙,裙子下襬看看達到膝蓋部位,雙腿修長,小腿肚十分飽滿,腳下一雙紅色高跟,將那種高傲的氣質襯托的淋漓盡致!

西海藝大第一校花……詩雅!

詩雅面帶微笑,高傲的昂着頭顱,只對張夢然一人傾心,在她的眼中,不是每一個有錢長得帥的男人就可以征服她,唯有像張夢然這種家境又好、長得帥氣,最重要的是各方面都十分頂尖的存在纔是她要找的那個男人,才能成爲她唯一的入幕之賓!

看到詩雅,宋陽目光微微一愣,眼神出現了短暫的恍惚,心頭忽然掠起一絲傷感,這種感覺就像是當初高一的時候面對任清清一樣,那種高傲,似乎自己永遠都是一個渺小的爬蟲,入不了對方的眼睛!

當然,如今的任清清已經不再是當初的任清清,宋陽也不是當初的宋陽,現在的他就是藏在田野中的麒麟,水井中的真龍!

“有意思……”宋陽嘴角微微上翹,自言自語,身上陡然間流露出一絲獨特的氣勢,僅僅是一瞬間,卻讓一直關注他的陳雨琪瞳孔驟然一縮,心裏一下子掀起了驚濤駭浪。

“果然是他麼……”陳雨琪喃喃道,心裏再次想起哥哥的話,那個早就聽聞了無數次的名字,宋陽,一個讓自己最驕傲的哥哥都敬佩的人物!

跆拳道社那邊,除卻了詩雅,任清清也站在那裏,穿着一條牛仔短褲,緊緊的包裹着翹臀,俏生生的臉蛋引起周圍很多色狼的垂涎,目光直勾勾的打量着,此時的任清清依舊是那麼的清純,就像是落入凡塵的精靈,雖然比不了林萱萱的俏皮可愛,但是卻顯得有點楚楚可憐,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愛一番。

任清清沒有將目光落在張夢然身上,而是看向了宋陽這邊,與宋陽目光正巧相對,微微一愣,旋即低下腦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