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老易一看柴三爺的架勢,趕忙一把扶住了柴三爺衝着柴三爺搖了搖頭說道:“三爺,不知者不罪,你們也是不知情的,所以沒什麼對不起的。”

而這個時候柴三爺的臉上也是有些哀傷的樣子,跟着拿着自己的柺杖狠狠的照着地上敲了幾下以後,看着我們兩個人開口說道:“是我們柴家對不起你們師徒兩個人,我們柴家這輩子都欠着你們的!”

而這個時候老易搖了搖頭說道:“你們柴家不欠我們的,我們也不欠你們柴家的了,咱們誰也不欠誰的了。”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看了一眼柴三爺又回過頭看着村裏的人以後,跟着清了清嗓,開口說道:“大家也不用盼着我離開的事情,我明天就會走了,所以大家也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師徒兩個人並沒有做什麼對不起村裏的人,所以大家也別想那麼多了,都散了吧!”

豪門掠愛:顧少的明星前妻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人也都跟着點點頭,一臉內疚的樣子轉身離開了,而柴三爺這個時候卻看着我們開口說道:“小易,我們柴家始終是欠了你們師徒倆的,對不起了!”

“三爺,別想那麼多了,您回去好好想想怎麼處理家務事吧,至於我和我這兄弟,還有我師傅,我一個人全權代表了,我們不追究了,至於三爺你怎麼做,那是你們的事情了,另外,明天我們就離開了。”老易笑着說道。

柴三爺聽完了老易的話,仰天長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也不知道我們柴家上輩子做了什麼孽,收了這麼一個養子,還害了這麼多的人。”說到這以後這個柴三爺的表情變得有些悲天憫人的感覺了。

隨後老易和這個柴三爺又聊幾句以後,柴三爺便轉身離開了,但是柴三爺卻給了老易一個條件,那就是無論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他們柴家,老易只是笑笑,並沒有說什麼。

柴三爺離開了,我和老易也回了家裏,至於柴玉華的事情我和老易是一點都不想知道了,人各有命吧,他能活下去就活下去,不過我想,可能他也活不了多久了,畢竟他做了這麼多的壞事。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睡得特別的早,而老易沒有睡覺,而是在院子的搖椅上躺了一晚上,睡沒睡着我不知道,他只告訴我說,他想最後在懷念一次這個村子,最後在懷念一次他師傅。

早上,大概八點多的時候我和老易起牀了,我和老易洗了把臉以後,便開始忙碌了起來,收拾着離開的行李,我心裏多少也有些興奮,終於要離開這個地方了,馬上就可以回去了,我已經計劃好了,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的玩幾天再說。

不過我卻突然想到了南老仙的事情,南老仙昨天跟我說兩個小時以後會給我消息的,爲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呢?

我想到這以後跟着便對着老易把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而老易這個時候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我感覺老仙應該沒有騙咱們,畢竟沒有消息不代表就是壞消息。”

而這個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老易說道:“老易,你去開門去。”

“你去,我的還收拾行李呢!”老易有些不樂意的對着我說道。

我心裏也是無奈了一陣,但是沒有說什麼,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行吧,行吧,我去開門去!”說着話我便去開門了。

當我打開門以後,一個漂亮的妹子映入了我的眼簾,穿着一身粉紅色的運動衣,留着兩個馬尾辮,不知道爲什麼我看着這個姑娘卻感覺頗爲的眼熟,我跟着開口問道:“你是?”

“混蛋,你居然把我忘了!”姑娘顯得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在腦子裏思索了半天以後,纔想起來,她是黑媽媽的孫女,我跟着試探性的問道:“你是胡小玉?”

“不然呢?”胡小玉抱着肩膀有些不樂意的上下打量着我。

我跟着開口說道:“對了,你來的正好,老仙是不是去你們那裏了?他現在怎麼樣了?你這次過來是不是來送消息的?”

胡小玉看着我沒好氣的問道:“你就打算讓我在門口說是嗎?”

我跟着訕笑了一下,說道:“沒有,沒有,趕緊進來趕緊進來!”說着話我趕忙閃出來一個位置讓胡小玉走了進來。

胡小玉進來以後,嘴裏還一邊抱怨着“你們真把我累壞了,我可是跑了一個晚上才找到你們的,黑媽媽讓我告訴你們兩個人,放心吧,南老仙最近在他那裏養傷,你們放心就行了。”

聽到胡小玉的話以後跟着開口問道:“南老仙的傷勢怎麼樣?”

“不礙事,養幾天應該就能好過來了。”胡小玉說完以後懶洋洋的坐了下來。

我看着胡小玉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而這個時候老易顯然也看見了胡小玉,胡小玉也看見了在收拾行李的老易了,緊跟着開口問道:“你們這是要幹嘛去?”

“收拾行李,去河西!”老易說道。

胡小玉聽完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不是吧,本姑娘剛到這裏你們就走了?”

我跟着想了一下,笑了笑說道:“行了行了,你回去吧,消息既然已經送到了,你就早點回去吧,別讓你奶奶黑媽媽在擔心了,知道嗎?”

“不回去,我好不容易出來一次,我要跟着你們玩幾天我再回去!”胡小玉說道。

我聽着胡小玉的話以後就跟着有些不願意了,我看着她沒好氣的說道:“我們也不是出去玩,是辦正事,你該幹嘛幹嘛去!”

“不行,我好不容易纔出來一次的,就這麼回去,豈不是太不愉快了!”胡小玉看着我大聲的說道:“趙小道,你是不是特別看不慣我啊?”

我一聽趕忙說道:“不是不是,當然沒有了,你這是哪兒的話啊,我怎麼會看不慣你呢?而且你和黑媽媽也都是幫過我的人,我趙小道自然是明白事理的人。”

“那就帶我玩幾天,算是你報答我對你的恩情了。”胡小玉蠻不講理的樣子看着我說道。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老易衝着我聳了聳肩說道:“我倒是無所謂,看你了,小道。”

我跟着也只好無奈的答應了,隨即點點頭說道:“那行吧,我答應你,但是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 241 重回河西

誰知道我這句話剛剛說完,胡小玉當即就不樂意了“你還要跟本姑娘談條件是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的!我要爲你的負責!”

“負責?”胡小玉看着我問道。

我跟着呸了幾口以後,沒好氣的看着她說道“是對你的安全負責。”

“那你就儘管放心吧,本姑娘的安全暫時不用你負責的,你能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胡小玉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跟着開口說道:“那不行,咱們必須約法三章!”

胡小玉的聲音也跟着大了起來“憑什麼?趙小道,我可是你的恩人!你要記住的!”

我一聽胡小玉這麼一說,頓時就沒了底氣,跟着開口說道:“得得得,總之三條規矩,你不能亂跑,第二,你不能亂管閒事,第三我還沒想好呢,目前就先這兩點吧。”

胡小玉聽完以後上下打量了我一翻,緊跟着沒好氣的說道:“那你的意思是本姑娘還得聽你的了是不?”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狠狠的點點頭說道:“那是必須必的!”

而這個時候老易也已經收拾完了行李,看着我和胡小玉笑了笑說道:“行了,行了,你倆就別拌嘴了,咱們趕緊準備走吧!”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拿起來了自己的旅行包背到了身上,看着胡小玉,說道:“走吧!”

胡小玉嗯了一聲以後跟着點點頭以後,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出了家門,走到外面的時候老易卻忍不住回過頭看了一眼這房子,我能看得出來老易有些不捨,但是我想以後老易恐怕是不會再回到這裏了吧?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拍了拍老易的肩膀,跟着開口安慰道:“走吧,以後都會過去的!”

老易回過頭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其實就是有點捨不得,畢竟在這裏這麼多年了,我師傅也走了,心裏的那種感覺,挺難受的。”

邊上的胡小玉倒是一句話都沒說,我看了一眼老易,也沒有繼續說什麼了,隨後越往前走,不知道爲什麼感覺這個村子裏冷清了許多。

平時村子裏都是人來人往的,今天不知道爲什麼如此的冷清。

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着老易問道:“老易,你有沒有發現這個村子裏今天人特別少呢?”

老易聽完我的話以後也四下掃視了一邊,跟着點點頭說道:“還真是,是不是都沒起牀呢?”

我跟着看了看自己的手錶,現在已經八點多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都八點多了,不應該吧?”

這個時候胡小玉在一旁跟着開口說道:“你們管那麼多幹嘛,趕緊走唄!”

我想了一下緊跟着點點頭說道:“那也對。”

隨後老易只是很隨意的看了一眼,我們一行三個人便衝着村口走了,等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快走到村口的時候發現村口卻黑壓壓的一片人,我回過頭看着老易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老易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該不會又出什麼事情了吧?”

“你們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麼?”胡小玉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隨後我們三個人壯着膽子就往前走了,到了村口的時候,只見那個柴三爺拄着柺杖從人羣裏面走了出來,看着我和老易說道:“你們要走了?”

絕地追殺 我看了一眼老易沒有說話,老易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嗯,今天就離開了,三爺還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了,小易,村子裏的人都欠你的,對不起了!”說着話柴三爺便深深的鞠了一躬。

而後面的村民也都跟着深深的鞠了一躬,老易明顯被這架勢給搞蒙了,緊跟着開口問道:“三爺,您這是什麼意思?”

柴三爺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帶着大家今天過來送送你,咱們村裏有你們師徒倆,確實是一件好事,但是我柴家做的事情虧待了你們師徒倆,我真的很過意不去,事情的來龍去脈我也都弄明白了,實在是對不起你們了。”說到這的時候柴三爺不禁老淚縱橫“想你師傅,也是個好人,我們柴家出了這麼個孽子,是我們柴家對不起你們!”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柴三爺跟着又準備鞠躬,老易準備攔住他的時候,我衝着老易搖了搖頭,因爲我知道柴三爺是真的誠心道歉了,老易如果攔住他,他也會堅持下去的。

重生空間嬌嬌女 跟着柴三爺鞠躬完了以後,手裏拄着柺杖一臉悔恨的樣子看着我和老易,我沒有說話,老易也愣住了,這個時候邊上的一個孩子走了出來,看樣子十五六歲的樣子,跟着開口說道:“易哥,你這次走了還回來嗎?”

老易在邊上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年輕人說道:“小竹子,我還回來的,你們放心吧,這裏是我的家,我肯定會回來的。”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的眼圈都忍不住泛紅了。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眼下的場景,讓我心裏也有一點都感觸了,這裏的村民是真的很樸實,雖然之前做過一些過分的事情,但是他們也是被人矇蔽了雙眼,所以沒有看清這些,到了現在想想,真的不怪他們。

而這個時候老易有些不捨的樣子回頭望了一眼,邊上的柴三爺跟着開口說道:“小易啊,你以後還是該回來就回來吧,你放心吧,這裏是你的家,你以後回來了想住哪兒就住哪兒,咱們村裏人和我老柴家都欠了你們的。”

老易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三爺,村裏人不欠我的,你們柴家也不欠我的,這些事情我都已經忘了,希望大家也都別介懷了,都過去了。”

柴三爺跟着看着老易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小易,謝謝你能原諒我們。”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柴三爺,您放心吧,老易絕對沒有怨恨過村裏的人和事情,畢竟他是在這裏長大的,也說不上誰欠了誰,街坊鄰居都能鬧點矛盾呢,再者說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誰知道我這句話說完以後,柴三爺顯得比我還激動一連說了三句好好好以後,便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那好,那你們一路走好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邊上的老易看着村裏的人開口說道:“大家放心吧,我一定會回來的,這裏是我的家,我永遠都不會忘了的。”

“好!!”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好以後,邊上的人都跟着開始鼓掌拍手了。

我和老易胡小玉我們三個人上了老易的黑色帕薩特以後,我看着老易一臉不捨的樣子笑了笑說道:“得了,開車回去吧,都過去了,以後還是可以回來的。”

老易回過頭衝着我笑了笑說道:“說句實話,開始還沒什麼,現在真的有點不捨了。”說着話老易便發動車子。

我們在這些村民的目送下離開了村子,而老易離開了車子以後,眼圈卻還是那麼的紅,我能理解老易心裏的感受。

邊上的胡小玉卻跟着開口說道:“這裏的人好樸實啊。”

“是啊。”老易一邊開着車子一邊開口說道:“我確實是沒有想到咱們臨走的時候還會有人來送咱們離開,這真的讓我感覺很意外。”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確實挺意外的,說句實話,我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老易一邊開着車子,一邊笑着說道:“總有一天呢,我相信,我還得回來這裏。”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笑了起來,笑的有些哀傷“我師傅如果看到了這一幕,我相信他老人家在天之靈也一定會得到安息的。”

我跟着狠狠的點點頭說道:“一定的!”

隨後老易開着車子一路行駛的速度很快,大約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們到了河西,而老易則是開着車子直接去了陳浩偉的家裏,好在我走的時候是拿着鑰匙的,只是到了陳浩偉家裏的時候,發現陳浩偉家裏一個人都沒有。

我們三個人進了房間以後,我掏出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陳浩偉的號碼,跟着撥了過去,原來陳浩偉還沒下班呢,不過陳浩偉電話裏知道了我和老易回來也是很高興的樣子,說晚上要給我們接風一起吃個飯,聊聊我們最近都經歷了些什麼,我也沒多想,就尋思着等他下了班一起吃個飯。

聊完了以後我就掛斷了電話,老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浩偉在幹嘛呢?”

“上班唄!”我隨口說了一句。

老易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不過我覺得咱們晚上還是請人家吃頓飯吧,畢竟咱們都在他這裏住着,也該咱們出出血了。”

我想了一下南老仙好像沒給我和老易留多少錢,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着他問道:“你身上還有錢嗎?”

老易跟着拿出來自己的錢包看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我還有二百多,你呢?”

我拿出來我的錢包的時候卻發現錢包裏一分錢都沒有了,南老仙這廝一定是把錢給我拿走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罵了起來“我草了,這個老頭子一分錢都沒有給我留。” 242 陳浩偉升職

老易一聽這句話跟着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我發現這南老仙也太坑了,哈哈,笑死我了。”老易一邊說還一邊狂笑着。

而坐在我旁邊的胡小玉顯然不知道老易再笑什麼,只是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們兩個人,我想到南老仙乾的這坑爹事情心裏就一陣的火大,想到這些以後我忍不住給了老易一拳頭,沒好氣的說道:“你能不能別笑的這麼弱智?”

“哈哈哈,小道,太逗了,太逗了,沒想到還能有人把你坑了呢,真不容易。”一邊說老易還一邊拍着大腿狂笑,好像聽到了什麼非常興奮的事情。

我看現在不讓老易笑是不大可能了,想到這以後我也沒有理會老易,好在我卡里還剩着一千多塊錢呢,如果踏踏實實的估計還能維持上一個月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就沒有那麼生氣了,老易這個時候看着我正準備說話的時候,突然間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韓菲菲的,不知道爲什麼每次看到韓菲菲的這個名字我心裏就忍不住的想到了李菲菲,也不知道李菲菲現在在哪呢,過的怎麼樣了,突然間的消失也總是要給我一個理由的吧?

“接電話啊,你愣着幹嘛呢?”老易催促了一句。

老易的這一句話直接將我從茫然之中拉了回來,我跟着拿着手機按了一下接聽鍵,只聽見電話裏的韓菲菲笑嘻嘻的對着電話說道:“小道,你現在在哪呢?你什麼時候回河東呢?”

我想了一下,對着電話說道:“還不知道呢,短時間內還不會回去呢,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呢。”說到這以後我跟着笑了一下,對着電話繼續說道:“對了,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有什麼事情嗎?”

“嗯,還真有點事情想讓你做。”韓菲菲對着電話說道。

我聽到韓菲菲的這個語氣以後感覺事情估計沒有那麼簡單,應該是什麼陰事,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我短時間回不去,你要不行的話就去找找別人吧。”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情了,我就是看看你幹嘛呢,”說到這的時候韓菲菲跟着羞澀地笑了一下說道:“主要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故事跟我講講。”

我聽到韓菲菲的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感覺有些無語了,隨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目前沒什麼故事,你等我回去了再跟你講行不?”

我跟着脫口而出的說道:“我現在在河西呢,估計短時間回不去。”

“那我去找你行不?”電話裏的韓菲菲笑嘻嘻的說道。

我跟着當即就不樂意了,趕忙開口拒絕道:“那不行,你來了萬一有什麼危險了怎麼辦?我可照顧不好你的,你還是別來了。”

“切~”韓菲菲頗爲不樂意的說道:“在風門鬼村的時候也沒見你怎麼照顧我好不好?再說了,我不還是一點事情都沒有麼?”

我心裏突然就有些無語了“行了,行了,你放心吧,我回去肯定聯繫你,到時候好好跟你講講。”

“切,你就裝吧你。”

我跟着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已經快六點了,陳浩偉也快回來,緊跟着對着電話說道:“行了,回頭我回去了聯繫你,我有點事情就先不跟你說了。”

“隨便你咯。”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就掛斷了電話,邊上的胡小玉看了我一眼,嘴上冷冰冰的問道:“你女朋友嗎?”

我聽見胡小玉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有些詫異,按理來說,胡小玉是一個挺看不慣我的人,她突然這麼一問我還有點不習慣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不是啊,是我一個朋友。”說到這以後我看着邊上的老易開口說道:“走吧,咱們先去接浩偉下班吧,正好咱們也好好的吃頓飯。”

“行,那咱們走吧!”老易跟着應了一聲。

隨後我們三個人便鎖上了門出去了,下了樓以後,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夕陽直直的照射在了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將我們三個人的人影都拉長了許多。

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到了陳浩偉公司的時候,陳浩偉也正好從裏面走了出來,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戴着一副金絲邊的眼鏡,手裏還拎着一個公文包,別說,陳浩偉還真有一種城市裏白領的感覺。

陳浩偉看到我們三個人出現了以後,明顯腳步都加快了許多,衝着我們三個人走了過來。

陳浩偉過來了以後,看着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笑了笑說道:“你們可算是回來了,我還擔心你們出什麼事情呢。”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頓了一下,看了我一眼,緊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們在那邊怎麼樣?”

我看了老易一眼,畢竟我們之前的事情牽扯到老易的師傅,我想了一下,還是不提了,緊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還能怎麼樣,得過且過唄。”說到這以後我笑了笑看着陳浩偉問道:“你這上班的大白領日子也不錯啊!”

“那是,必須必的嘛!”陳浩偉非常爽快的說道,隨後陳浩偉一摟住我的脖子,非常豪邁的說道:“走吧,咱們今天找地方吃飯去,必須好好的喝一頓,也算是你爲你們接風了。”

我看了一眼老易和胡小玉,兩個人也都沒有什麼意見,隨後我們幾個人便離開了陳浩偉的公司衝着飯店去了,到了飯店以後,陳浩偉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包間以後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坐了進去。

點了幾個菜以後,陳浩偉一臉鄭重的樣子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知道我爲什麼說今天出來吃飯不?”

其實我心裏也是有些好奇,畢竟單單說接風的話,我還是有些不相信呢,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爲什麼今天出來吃飯?”

“其實說來也巧,你們今天剛剛回來,我上午就接到了任命書,我升職了,以後就是業務部經理了。”陳浩偉顯得也是非常的開心。

我跟着一聽心裏也挺開心的,緊跟着開口說道:“那是好事情啊!” 243 瓶子的陰魂消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