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老烏龜,你現在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在修行界公開道歉,澄清那些謠言,要麼我送你去見你老祖宗。”秦少傑冷冷的說道。

“姓秦的,你說的是什麼,我都不知道。”邢海雖然被秦少傑用劍抵住脖子,但還是憤怒的說道。

“我承認現在不是你的對手,哼,你別高興的太早,要不就殺了我,不然我武當跟你勢必不死不休。”

“喲呵?”秦少傑一愣,說道。

“都死到臨頭了,嘴還這麼硬啊?好啊,我殺了你又如何。”說着,秦少傑就要動手。

“休要傷了掌門。”

“我跟你拼了。”

一羣武當弟子見秦少傑竟然要殺了邢海,也不顧修爲敵不敵的過秦少傑,頓時羣起而上。

“找死。”秦少傑冷哼一聲,一手拿劍,另外一隻手隨手那麼一揮。一道真元瞬間打出。這羣衝上來的武當子弟還沒到跟前,便又倒着飛了出去。

“老烏龜,我現在就送你去見你祖師爺。”

說着,秦少傑一劍就揮了下去。

就在虎魄劍要砍到邢海脖子上的一瞬間。一道渾厚的真元直接打在了秦少傑的劍上。

“砰”的一聲,虎魄劍脫手而飛,秦少傑也被震的退後好幾步。

召回虎魄劍,秦少傑這纔看向邢海。

之間邢海身邊站着一個老者,同樣是一身道袍,但從他那凌厲的眼神中,秦少傑發現,自己看不出他的修爲。

“秦道友,爲何要傷我武當弟子?”老者冷冷的問道。

“你又是哪個?”秦少傑看着老者問道,一點發怵的意思也沒有。

“老夫道號玄真。”


“玄真?我不管你是誰,你們這武當掌門,對,就那老烏龜。”秦少傑指着邢海說道。“他在修行界中四散謠言,說我跟魔道勾結,還勾引峨眉女弟子。你說怎麼辦吧。”

玄真沉默了一會,說道。“關於你的謠言,老夫也有所耳聞,但老夫可以保證,這絕對不會是邢海所爲。他爲人雖然刻薄了些,功利心重了些,但還不會做出這等下作之事的。”

邢海見玄真長老出面護自己,也暗暗鬆了口氣。卻突然聽到玄真對他的評價,一張被秦少傑氣的鐵青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你說不是他就不是了?那你告訴我是誰?”秦少傑冷聲問道。

在學校傳點緋聞也就算了,這他不在乎。可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修行界,與魔道拉上關係,那可不是什麼好事。

自己的門派幾百年前出了個叛逃魔道的屠,如今天門只剩下他跟凌芳兩人,若是再跟魔道粘上關係,縱使他是天丹傳人,修爲了得,也架不住衆多門派羣起而攻之。

“這個老夫就不知了,秦道友,古話說的好,不做虧心事,莫怕鬼敲門。這件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玄真可以保證,武當在沒查清楚謠言之前,絕不與你爲難。”玄真說道。

“玄真長老,他……”邢海見玄真在,剛想借玄真之口,要回那太乙玄黃爐,卻被玄真打斷。

“邢海,等下去長老閣見我。秦道友,還請回吧。”說完,玄真便轉身離開。

“等等。”秦少傑突然出聲喊道。

“秦道友,你還有何事?”玄真轉身問道。

只見秦少傑在口袋裏摸索了一陣,掏出了兩張門票,說道。


“來時候的門票,誰給報了。”

“噗通。”

蹲在遠處看熱鬧的宇文浩,直接被秦少傑雷的摔翻在地上。 鐵公雞,磁仙鶴,玻璃耗子琉璃貓,這都是一毛不拔的主。

秦少傑這貨,要是算起來,這寫東西都跟他沾邊,不過還要加上一條,他是粘上糖的那種。不但一毛不拔,還要帶走點東西。

這年頭,出面不撿點東西,就算是丟了。

最後,秦少傑還是滿意的離開了,無它,因爲玄真給了秦少傑一把劍。雖然比不上虎魄劍,但也算是中品的法器了。


“哎,宇文浩,這劍就送給你了。”

出了幻境,秦少傑把劍遞給宇文浩說道。

“不,不,我不要。”宇文浩連連擺手,又推了回來。

“怎麼了?你不是金身期的修爲,能御劍飛行了嗎?”秦少傑奇怪的問道。“你不會還想着軒轅劍呢吧?我靠,別想了,那玩意,就跟秦始皇的金夜壺一樣,不好找。”

“不是,不是,只是我師門有規矩,沒經過考覈的弟子,不能飛啊。”宇文浩有些爲難的說道。

“靠,規矩還真多,不如你入我天門好了,我絕對沒那麼多規矩。”秦少傑開始誘拐宇文浩。

“開玩笑,怎麼可能。”宇文浩說道。

“我可是不會離開仙山的,不說別的,哪怕我只要有一點點想法,讓我師傅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你師傅真狠。”

“嗯,是挺狠的。”

沒辦法,宇文浩說死說活都不肯自己御劍飛行,秦少傑也只好把劍收進乾坤袋,依然是怎麼來的,怎麼回去。

“要找你,還真費勁啊。”突然,秦少傑身後傳出一個聲音。

“什麼意思?”秦少傑疑惑的看着宇文浩問道。

“什麼什麼意思?”宇文浩莫名其妙的看着秦少傑。

“你沒說話?”

“沒有。”宇文浩肯定的說道。

“我靠,快躲。”正說着,一道金光直奔秦少傑而來。秦少傑飛快的轉彎,堪堪躲開這道金光的攻擊。而宇文浩就沒那麼好運氣了,直接被秦少傑從劍上給甩了下去。

“我草,金翅大鵬雕。”秦少傑擡頭一看,正看到快速向他飛過來迦樓羅王。

“宇文浩,自己飛吧,不然你就得摔死了。”秦少傑從乾坤袋內取出玄真給他的那把劍,直接向着下墜的宇文浩扔了過去。要應付這金翅大鵬雕,他已經沒時間顧得上宇文浩了。只能祈禱他暫時別在乎那麼多規矩,到最後把自己摔成肉餡。

“寶匣你已經拿走了,還想幹嗎?”秦少傑看着迦樓羅王冷冷的問道。

“桀桀。”迦樓羅王怪笑了一聲,說道。“我來抓你回去。小子,你別給我裝傻充愣。那寶匣,只有你能打的開。”

奶奶的。

秦少傑心裏暗罵一句,說道。“我要是不跟你回去呢?”

“不回去?好辦,那我就要了你的命。”

說着,迦樓羅王便向秦少傑撲了過來,兩隻利爪直接抓向秦少傑。

“御雷符,破。”

秦少傑大喝一聲,一道御雷符打向了迦樓羅王。而迦樓羅王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

“小子,沒用的,嘿嘿,在空中,我們金翅大鵬雕一族就是霸主。”迦樓羅王怪笑道。“要麼跟我回去,要麼死路一條。自己選吧。”

“死你姥姥。”秦少傑大罵一聲。

“你以爲你會飛就了不起嗎?我也會。”

說話間,秦少傑手提虎魄劍,背後“唰”的一聲,便出現了兩隻紫金色的金屬翅膀,上面還閃爍着紫色的電光……正是雷神之翼。

“嗯?這是什麼東西?”迦樓羅王先是一驚,停下身形看着秦少傑問道。

“你傻嗎?這是翅膀。”秦少傑說着,便揮動翅膀主動攻向了迦樓羅王。

“你這是找死。”迦樓羅王不屑的說道。在空中,他的速度是無人能及的。

“砰”的一聲,秦少傑的虎魄劍與迦樓羅王的兩隻利爪碰撞在一起。瞬間,秦少傑就被彈飛了出去。

揮動翅膀控制住了身形,秦少傑驚訝的看着迦樓羅王。

“桀桀。沒想到吧,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爪子,便是最結實的武器。你的修爲,太低了。”說完,便又向秦少傑飛了過來。

“好快。”秦少傑只看到一道金色的殘影。來不及多想,便把兩隻紫金色的翅膀直接環繞起來,把自己包裹在裏面。

又是“砰”的一聲巨響,秦少傑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了翅膀之上,接着,自己便被這股力量撞飛了出去。

揮動着翅膀穩住了身形,只見迦樓羅王兩隻眼睛冷冷的盯着他。

“好小子,竟然讓我差點受傷。”

聽他一說,秦少傑這才注意到,這迦樓羅王左邊的那隻爪子上面焦黑一片。顯然是被雷神之力所傷。

迦樓羅王也暗自心驚。

這小子,修爲怎麼提升的那麼快,剛纔若不是自己發現不對勁,本來抓向他那對翅膀的爪子改爲了去碰撞,自己還真就要吃虧了。

沒錯,事實就是這樣,若不是他反應的快,他那雙號稱最結實,最鋒利的爪子,就會直接被雷神之翼鋒利的羽翼給切下來。

“原來是這樣,哈哈。我知道了。”秦少傑突然笑道。

這迦樓羅王,在空中,只能用他那利爪與自己鬥。若不是他修爲高過自己,自己早就把他拔了毛做烤雞了。不過現在既然有雷神之翼能抗住他的進攻,那也就不用怕他了。

說着,秦少傑展開雙翼,向着迦樓羅王飛了過去。

“呼呼”

風聲夾雜着金屬摩擦的聲音,秦少傑把兩隻雷神之翼作爲了武器,不斷的用那鋒利的鐵翼掃向迦樓羅王。

迦樓羅王立刻揮動翅膀,利用他速度快的優勢,避開了秦少傑的攻擊。

“跑的快也沒用。”秦少傑突然靈機一動。一道真元注入兩隻翅膀之中。頓時,雷神之翼紫光大作,緊接着,無數的金屬羽毛瞬間飛出,如子彈出膛一般,飛速向迦樓羅王彈射了過去。

迦樓羅王暗道一聲不好。趕快向下飛了下去。而這金屬羽毛,卻跟裝了GPS的巡航**一樣,也拐了彎,跟着就追了下去。

“砰砰砰”一道道紫色的殘影撞在迦樓羅王身上。直接把他砸向了地面。

“轟”的一聲巨響,地面便多出一個深達三米多的大坑。 “小子,你找死。”迦樓羅王緩緩的從坑中爬了出來,已經化作了人形。

“找死的是你。”秦少傑收起雷神之翼,冷哼一聲,虎魄劍便出現在手中。

“你以爲在地面上,就能打的過我嗎?”迦樓羅王說話間,手中便多出一把金色的長劍,“唰”的一劍就對秦少傑砍了過來。

秦少傑側身一閃,躲開砍過來的這一劍,緊接着,一道御雷符就對着迦樓羅王打了出去。由於距離太緊,迦樓羅王雖然迅速收劍抵擋,還是被這一道符文給轟的飛出老遠。可見秦少傑擁有了雷神之力以後打出的御雷符文威力之大。要不是這迦樓羅王有着散仙期大成的修爲,恐怕不用這一道符文,剛纔的金屬羽毛就能要了他的命。

“混蛋,小小雷劫期的修爲,也能讓我如此狼狽。”迦樓羅王現在恨不得把秦少傑抽筋扒皮。自己竟然打不過一個雷劫期修爲的人。

“廢話真多。”秦少傑不耐煩的說道。說話間,秦少傑已經提着虎魄劍迎了上去。瞬間,血紅色的虎魄劍與迦樓羅王的金色長劍碰撞在了一起。

“太極劍。”

秦少傑大喝一聲,太極劍法全力施展開來。一道道血紅色的劍氣直衝迦樓羅王而去。

“太極劍法,嘿嘿,你還差了點。”說着,迦樓羅王身形一閃,緊接着,金色長劍就迎向了虎魄劍。

秦少傑心中大驚,他,他怎麼也會太極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