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如今的傲來境,情況可謂支離破碎。陰魅宗實力狂傲,短短几年時間,就已經攻下了傲來境五分之二的城池。而天位宗,九仙派,萬島海域只能佔五分之一。

而那些二三流宗門,就只能依附於三大派之下,才能逃過被陰魅宗滅門的境遇。

可以說,如今的陰魅宗,纔是傲來境第一大宗。若不是它兩王三帝之中的南冥帝和左閃王突然隕落,他們進攻的步伐,還不會停止。

但大家都知道,這次停止,只是一次短暫的中場休息。用不了多久,戰爭又會起。

再則,戰爭一開始,九仙派就呈避戰之態,損失並不大。

而萬島海域又在傲來境邊緣,戰火也不曾燃燒到這裏來。

可以說,三派之中,天位宗的損失可謂最大。領屬城池丟了還不要緊,還可以奪回來。可他卻在這次大戰之中,損失了數千之多內門弟子!這,傷了他的根基……


這次大戰,卻有一個疑點。便是各個大派的宗主門主竟都沒出現過,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


陳玄火,是蓬萊境大荒宗的一名弟子,實力爲歸元境二階。

此時的他,正遊走在傲來境的各個城池,尋找着機緣。

像他這樣的他境之修,傲來境還有很多很多。他們自從得知傲來境大亂,便嗅到了機緣的味道,既就紛紛涌入了傲來境。

發生戰亂,就意味着有許多元器元石之物,沒了主人。

這些東西,一聚集起來,數目可謂多得嚇人。

還有那衆多落單的修士,只要將其斬殺,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穫。反正處於戰亂之時,誰會追究你的責任?

“如今陰魅宗和天位宗等宗門的戰亂暫時停止,我是否該回大荒宗了呢?”

陳玄火是最早來到傲來境的一批修士,可謂發夠了戰爭財。

他目光掃了掃這片屍體遍地的地方,閃過一絲可惜之色。

他自然不是可惜這些死者,而是可惜如今傲來境休戰,他就不能大發戰爭財了。


微微沉吟之後,他繼續尋找着戰場遺蹟或者是落單的修士。

由於停戰已經有一段時間,這些東西已經不多。陳玄火心中微緊,暗暗提醒自己得加快速度了。

發生戰爭的地方雖多,陳玄火搜尋的動作卻極爲隱蔽。有時候,甚至連踏空飛行也不用。

這般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一則,搜尋這些戰爭財的人很多,可謂僧多粥少。有時,遇到同行,便會發生爭搶,一不小心便會丟掉性命。

二則,有些強悍的修士,懶得那般麻煩。他們便直接尋找如同陳玄火這般的人,搶奪他們尋到的戰爭財。

小心使得萬年船,陳玄火一直謹記這句話。

也正因爲如此,他才能活到今日。

眉頭微皺,拿出玉簡放在額頭,頓時一個急促的聲音在他神識中響起。

“速來西北角位置,這裏出現了一個實力爲養魂境六階階的落單修士!”

而在這時,他耳邊卻響起了傳音祕法引起的聲音。

傳音者是他在發戰爭財認識的好友葛月,他二人均都是歸元境二階的修爲,時常聯手尋找戰爭遺蹟,配合的頗爲默契。

不過這葛月是哪個境域的人,他卻並不知道。這葛月,也一直沒有告訴自己。

陳玄火能得到如此多的財富,也正是因爲這葛月。

陳玄火聽完,面色微變。如今處於休戰期間,想要遇到實力還算可以自己又能對付的落單修士,簡直難上加難。想到這裏,他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看來,又是我陳玄火發財的時間了。”

他微微一語,旋即向西北角遁去。

當他來到這裏之後,發現葛月已經來到了這裏。在他的遠處有一個神色黯淡的軀體,被罩在一個罩子之內。

而在那罩子之中,有着一個花哨的身影,顯得格外色彩斑斕。那罩子卻是一動不動,漂浮在半空之中。

而在那罩子旁邊,卻有一個白衣少年在守護在旁邊。

那白衣少年,臉上的稚氣還未完全脫去。但儘管如此,他的眼睛裏,卻散發着一種越發常人的堅定之色。

陳玄火朝遠處的葛月微微點頭之後,便不再有任何動作。

而那葛月也只是輕輕回憶了一下陳玄火,便將目光投射在了那白袍少年的身上。

二人這是心照不宣,都明白只是爲了利益,他們纔會走在一起。

陳玄火看了看那白衣少年,頓時心中一沉,不由得盤算起來。



“這少年看樣子應該是天位宗的弟子,身上財富,應該不少。等我幹完這一票,我就會大荒宗。最近幾年這裏淡得出水來了。嘿嘿,小師妹,你可一定要等我啊,千萬別答應大師兄,他可是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只有我纔是對你癡心一片。”

陳玄火心裏嘀咕着,眼睛不由得發出閃爍的光芒。

“不過十年過去了,小師妹現在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呃……她沒有突破到歸元境,容顏就會如同凡人一樣,出現衰樣。哼哼,這次大荒宗來傲來境也有十餘人,可只有我陳玄火還活着。我這次回去,我將得到的財富上繳宗門,定會被掌門重點栽培,而且我前段時間得到的那瓶突破境界的丹藥,服下一粒就可以突破一兩個境界。到時候我實力再一大漲,什麼樣子的妞,找不到啊。”

陳玄火想到這裏,頓時嘿嘿一笑,只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動力,看着那白衣少年,只覺得那是一塊自己榮升的踏腳之石。

他正得意間,忽然從遠處迅速飛到一道長虹,眨眼間就臨近了他和葛月。不時,那道長虹就來到了他的面前,露出身形來。

只見是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青年,他目光陰沉無比。他大手一揮,看了看遠處的白衣少年之後,便隨後轉過身,陰森森的盯着陳玄火和葛月。

陳玄火看見來人,頓時面色微變,失聲道,“周天?”

他心底叫苦,對方的樣子他以前遠遠的見過,所以這才一眼就認出。

這人可謂臭名狼藉,專喜殺他這樣的人,然後奪寶。而且這人實力強悍,足足有歸元境四階的實力,更是一個十足的狠人。絕不是自己能敵。

當即,陳玄火果斷的拿出儲物戒,直接扔給前方的周天,聲音放低了許多,“周天道友,我這些年所有的收穫,都在這裏了,你儘管拿去,我只求能保我性命。”

陳玄火心繫自己的前途,纔不會傻了吧唧的和這人拼命。

周天一怔,結果儲物袋口神識一掃,看了陳玄火一眼,旋即笑道,“你是我見過的最沒骨氣的。”

陳玄火聽到這話,頓時鬆了口氣,暗道自己活命有望。

正要退開,忽然他面色一變,噴出一口鮮血,卻是一把利劍從他胸口穿透而過,他身子顫抖,清晰的感覺到生命正慢慢的流逝,他掙扎的轉過身,卻看到,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葛月,將自己手中的利劍,刺向了自己。

陳玄火目光一滯,口中留着鮮血,模糊的說道,“你……”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合作伙伴,竟……

那葛月,卻是不理睬陳玄火蒼白的臉色。而是一招手,利劍便被召回,他這冷淡的說道,“和誰不是合作?如今修戰期間,想要發更多的財,自然得找更爲厲害的合作伙伴。”

說完,他身子一動,看都不看陳玄火一眼之後,便將目光射向了遠處的白衣少年。

周天也是臉上掛着冷笑,對處於彌留之際的陳玄火搖了搖頭。

修士之命,有時,比凡人更爲脆弱。

陳玄火意識已經模糊,他眼前浮現出小師妹的身影,漸漸的閉上了雙眼。就在這時,他看到遠處那罩子之中,那團青影卻是劇烈動作。

不時,伴隨着陳玄火閉上的眼睛,蒼穹之中,驀然投射下來一道深邃而已蒼古的光芒。

這光芒,晦澀難明,恍若來自天頂之上。

周天和葛月對望一眼,臉上的神色,卻慢慢變得恐懼起來。

“周兄,這道光芒,是什麼?”

周頭卻是猛的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而在這時,那旁邊的白衣少年眼睛卻散發着喜色,“師兄,你終於醒了……” 其實,從內境進入外境,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內外境間,有一道極其爆裂的能量形成的屏障,而且其中,還有數十萬公里的死亡星域。這種死亡星域,除了死寂之外,別無其他。但修士一進入其中,留在外面的生命生命印記就會立馬消失。

所以,若沒有化鼎或者是鏡碎境實力的修士,皆不敢輕易穿越內鏡外界。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每隔一段時間,那片死亡星域的效果就會消失一段時間,而那道能量屏障,也會變得極爲薄弱。這樣一來,便可進入內境或者是來到外境了。

但是這卻只能允許通過數個特定的人數,一旦超過這個人數,死亡星域和能量屏障達到的這種平衡就會消失,恢復原狀。

天位宗大比,爲的,便是選出這幾個人。

蘇然能進入西賀州,完全是因爲有星道子那等擁有窺道境以上勢力的老怪接引。但即使是這樣,蘇然也在星宮裏,昏迷了足足五年的時間,這才醒了過來。

卻沒想到,星道子在護送蘇然會傲來境的時候,卻發生了意外。

蘇然被那能量屏障的能量擊中了一下,不但改變了傳送的方法,還使他陷入了失神昏迷之中。

但好在星道子爲自己的錯誤負了責,叫來了一個蘇然熟知的人守護在他的身邊。然後在撒下一道感悟,溫養着昏迷的蘇然。

這般,星道子才帶着不解的神色悻悻的回去了。

星道子叫來的人,好巧不巧,正是易蕭蕭。

那日,易蕭蕭正出宗巡視,卻被一道怪風給捲走了。等他在此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在距離天位宗十萬八千里的地方了。

易蕭蕭心驚得很,自己如今也有養魂境六階的實力,再加上極脈之威,和一般的養魂八階也可以糾纏數招。可自己卻就那麼莫名其妙的被一陣怪風給卷跑了,怎麼能不讓自己心驚。

可正在心驚之際,他卻看到了一抹身影。這不是自己日夜唸叨的師兄,還會是誰?

不過他也發現了,蘇然的狀況不是很好。似乎正在療傷什麼的。

當即他就心思一定,守護在蘇然的身邊。

這種守護,已經持續了數十天之久。不過易蕭蕭卻沒有任何怨言,這五年的戰爭,也讓他從一個小孩子,慢慢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師兄,你以前這般守護我。今日,蕭蕭自當守護與你。”

易蕭蕭在守護期間,已經擊殺了十餘個發戰爭財的無恥修士。有一次,更有一個養魂境九階的修士來到這裏。

易蕭蕭心懷執念,半點不懼。最後好在那修士受不了易蕭蕭玩命的攻擊,撤離而去。

可這一次,易蕭蕭面對的,卻是兩個歸元境以上的強者。即使極脈再生猛,易蕭蕭也升起一絲無力之感。

“師兄,我想我們快掛了。”

易蕭蕭見周天和葛月朝自己走了,旋即一聲嗚呼,便準備做最後的搏鬥。

可在這時,他身邊的那抹影子,卻動了……

“師兄,你醒了?”

易蕭蕭頓時覺得一陣心舒。即使對面是兩個歸元境的強者,他卻相信,醒來的蘇然,可以幹翻他們。

自蒼穹而下的那道光芒,幾乎都炫白了這片地方。

而在這時,那團青影已然起身,眼睛帶着無窮的深奧,恍若星空一般。

“蕭蕭,謝謝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