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後,賈環兜裏每天都會多一些小銀錁子,印着吉祥如意的圖印,還不錯。

……

“唉,也不知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竟讓我這輩子遇到這麼個不省心的冤家。

瞧瞧,人家老神仙算的多準?

一分一毫都不差。

偏他就是不信……

就是剛纔,若不是寶丫頭果決,早早的攔住他,他竟連公孫姑娘都想動手。

這個混賬行子!

公孫姑娘啊,你放心,等醫治好了環哥兒,我壓着他,讓他給你作揖,給你行大禮賠不是!

你只管啐他糊塗,他不敢還口。”

待賈環離去後,賈母先是面色懊惱的罵了賈環一通,然後又面帶感激欣賞的看着薛寶釵讚了句,最後則說好話安撫起了公孫羽。

其實,賈母心中是有些疑惑的。

以公孫羽的性子,連她這個老封君都不怎麼敬奉,方纔被賈環那般斥責甚至辱罵恐嚇,她居然動也不動,也不見她懊惱離去。

這……

不大正常啊……

有這個想法的,其實不止賈母一個,王熙鳳、賈探春還有薛寶釵都有這個疑惑。

而林黛玉和史湘雲二女,因爲現在心思都不在這個上面,反而沒反應過來。

不過,賈母等人雖然疑惑,卻不便直問。

倒是薛寶釵,因爲有方纔的“護駕之恩”,許是自覺不同,所以開口道:“公孫姑娘,環兄弟也是因爲太過在乎家裏姊妹們了。

尤其是二姐姐,在他心裏頗有分量,所以才這般失態,他自身許是並不想這般。

當然公孫姑娘,你若是生氣也是有的,就是彆氣壞了……”

公孫羽可能沒有理解薛寶釵話裏的意思,輕輕搖頭,道:“我不生氣。我願意出手相救,並不是爲了他……”

“嗯?”

衆人聞言一怔,不解的看着公孫羽。

公孫羽這才反應過來,中了眼前這位丫頭的圈套,她看了薛寶釵一眼後,哼了聲,道:“換眼之法,從來只存在傳說中。此次有幸,能得以施展,殊爲不易。我是爲了見識此術,纔不在乎他的失禮。”

“哦……”

衆人恍然,再想起公孫羽癡迷醫術的性格,便都瞭然了。

唯有薛寶釵,眼中還是閃過一抹疑惑,但卻又若有所思的輕輕點頭,卻也不知,到底是信了還是沒信……

公孫羽看在眼裏,卻是不想再待下去了,她起身,對賈母道:“老夫人,我還在回去準備一下施術之材,就先回去了。”

花邊女王 賈母聞言,想了想,後面的事暫時確實沒公孫羽什麼事了,就忙招呼着王熙鳳道:“鳳丫頭,好生相送公孫姑娘,再把府上的對牌給她一份。

凡是給環哥兒治病所需,無需稟告,公孫姑娘可以直接使人來支取就是。

若是府上沒有,就打人去買,不凡要多少銀兩,只管拿去花就是。”

此言一出,很有幾個人變了臉色,有好的也有微妙的,不過都沒說什麼。

然而公孫羽卻搖搖頭,從懷裏取出一支黑色木牌,道:“我已經有那邊的對牌了,不需要再要一個,告辭!”

除了趙姨娘心裏暗罵缺心眼兒,不知給我兒節省外,其他人無不對她的高潔品性感到欽佩。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未完待續。) “要我們哭?”

林黛玉不解其意,眷煙眉微微蹙起,道:“環兒,到底怎麼回事?好端端的,這……哭什麼?”

賈環解釋道:“今日使壞射箭之人,正是昨日打了薛大哥的人,也就是皇太后的孃家侄孫。樂文移動網”

“啊……”

薛姨媽和薛寶釵同時輕呼一聲。

林黛玉氣惱道:“那人真真可惡,環兒,你可曾捶他?”

小模樣兇巴巴的,小拳頭還揮舞了下!

在林黛玉想來,賈環連皇太后親孫子都捶過,更遑論侄孫……

要是賈寶玉在此,看到這一幕,說不得要捶胸頓足,感嘆林黛玉近墨者黑,小清新不再……

賈環忍着笑,點點頭,鄭重道:“我不僅把他捶的尿褲子,還把射箭使壞的人和那些王府世子的隨從們都打壞了……

這就是我要大家幫我的地方……

皇帝已經派人把太后的侄孫和那些王世子給抓了起來,不過未了避免太后施壓,反過來倒打一耙,我準備使個苦肉計!”

“哦……”

林黛玉最先反應過來,拖長聲音哦了聲,然後抿嘴一笑,白了賈環一眼,道:“環兒,你真狡猾!”

賈環忙擺手,

道:“不能笑,千萬不能笑,不能露餡了!

好姐姐們,還有姨媽,你們可千萬記住,這件事萬萬不能說出去。

國舅府的王八羔子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打完我賈家親戚,還敢動我家內眷,我非得教他怎麼跪下寫個大大的服字不可!

繁體的!”

賈環已經給家裏姊妹們普及過,他寫的絕不是什麼錯字,而是簡體字,她們教他的,叫繁體。

儘管她們不怎麼信……

“噗!”

林黛玉剛一噴笑,又忙用手捂住了口,眼神狠狠的瞪了賈環一眼,然後嗔道:“你再作怪!都怪你!”

薛寶釵心裏也很高興,她高興的是,賈環替她哥哥出了口氣。

雖然從沒開過口,可薛寶釵到底不想自己親哥哥被人白白打一頓,還打的那麼慘。

不過……

薛寶釵遲疑道:“那……如何使苦肉計呢?只小吉祥嗎?”

說罷,她看了眼一直眼巴巴看着賈環的小吉祥。

林黛玉在一旁面色微變,看向薛寶釵。

薛寶釵這句話本身沒什麼問題,可說話的語氣,卻滿是輕疑之意。

彷彿在質疑,區區一個小吉祥,夠的着苦肉計嗎?

但薛寶釵自己沒發現這點,她是無心的,不是故意要貶低小吉祥。

當然,在她心裏,小吉祥本身也確實不夠分量。

不止林黛玉聽得出,心思聰慧一些的,都能聽得出。

史湘雲的眼神也微微一變,看着薛寶釵,目光有些不滿……

薛寶釵這才猛然醒悟過來,面色陡然漲紅,尤其是在賈環有些訝異的目光中,她幾乎無地自容。

倒是小吉祥渾然不在乎,她呵呵笑道:“寶姐姐,當然不是我啦!

在家裏面姐姐們讓着我,三爺護着我,才容我撒野。

擱外頭,我這樣的小丫頭子八兩銀子能買倆!

死了也白死,說不定人家賠十兩銀子都會以爲大方哩……”

薛寶釵聞言,臉色卻愈發難看……

家裏其他人的臉色也都微妙了起來,薛姨媽嘴巴張了張,想說什麼卻又不知該怎麼開口,誰都不是傻子……

倒是一旁的蛇娘似有些幸災樂禍的看着這一熱鬧場面。

不過,不知爲何,蛇娘笑着笑着,面色忽然一紅。

原本就妖冶的容貌,頃刻間愈發嫵媚。

讓她身旁的公孫羽有些詫異的看了兩眼……

這時,賈環忽然忍不住笑了起來,使勁揉了揉小吉祥的腦瓜,道:“吉祥姐,你《姨娘心經》的功力日漸老道啊,已經青出於藍勝於藍,超過孃的水準了。”

小吉祥忙諂笑道:“哪裏哪裏,三爺過獎,奶奶那才叫真正的厲害哩!”

賈環又笑了聲,才繃住臉,道:“不許再對家裏人用……

你說的本來就沒錯,你這八兩銀子能買倆的小丫頭子,用苦肉計都不夠苦!”

小吉祥一對毛毛蟲眉頓時成了八字,巴巴的看着賈環。

她身旁,香菱可能哭的腦子壞掉了,居然也敢同仇敵愾的看着賈環。

不過被賈環掃了一眼後,又唬得連忙低下頭……

賈環捏了捏小吉祥的臉蛋,安慰了句:“等長大了就夠了嘛。”

小吉祥這才又滿臉燦爛,不過賈環一瞪眼,忙憋住笑臉,學着賈環繃緊了臉,模樣古怪。

賈環不再玩笑,揭過這一重,對衆人道:“寶姐姐說的沒錯,小吉祥現在是不行……”

薛寶釵聞言面色一變,想解釋什麼,可她的性子本就是藏拙的,在人前着實解釋不開,也不願解釋。

而且,她的本意確實如此。

因此,薛寶釵到底沒有張開口……

就聽賈環繼續道:“所以,我對外通報的人是……蓉哥兒媳婦,秦氏!”

腹黑女人撩愛計 強娶99天:權少的摯寵 “嗯?”

一陣訝然聲響起,其她人倒罷,尤氏的眼神卻微微有些深意……

賈環心裏有些無奈,他不得不向衆人解釋清楚。

因爲家裏姊妹們都知道,去城南莊子的人只有史湘雲、賈惜春、小吉祥和香菱。

不將她們的工作做好,一旦她們在園子裏或者榮國府說漏了嘴,很可能會弄巧成拙。

因此,他耐心解釋道:“也是沒有辦法,用苦肉計之人,在不短一段時間內都不能出現在人前。

其次,爲了日後的復出,她還得是從前就深入淺出,極少在人前露面的……

家裏面符合這個條件的,只有秦氏。

所以,你們在外面千萬不要說漏了嘴,包括在西邊兒和園子裏。

不然傳到太后耳中,我可是要倒大黴!

欺君之罪,不是玩笑的。”

衆人彼此看了看,又是林黛玉率先道:“我必不會說岔的。”

其她人也一一附和道,連薛姨媽都讓賈環放心。

衆人統一的口徑:先蓉哥兒媳婦秦氏,今日隨湘雲、惜春一起去城南莊子,路上卻被太后侄孫無故射箭射殺。

就這一句,再多的沒有。

大事搞定後,賈環長出一口氣,然後眉尖忽然一挑,道:“諸位,那你們就……哭吧!”

衆人聞言面面相覷,賈探春最不喜這種作態,沒好氣道:“哭什麼?就你能作。”

賈環無語道:“秦氏真要沒了,三姐你也不哭?

你想想,她還那麼年輕,早早的就寡婦失業,膝下又沒留下一兒半女,整日裏以淚洗面,淒涼度日……

平日裏見了你們這些姑姑們也都敬着,如今憑白無故的被人射箭慘死,你就……不難受?”

“環弟,快別說了……”

賈探春沒什麼大反應,倒是賈迎春紅了眼圈兒,難過起來。

賈探春雖然也常從榮國與寧國府夾道小門處經過,但她極少在秦可卿的天香樓裏駐足坐坐。

她是爽利的性子,秦可卿對待賈家姊妹時,溫柔恭順之極的綿綿軟性,不對她的脾性。

倒是賈迎春,幾乎每次來看賈環,只要天香樓開着門簾,她就會進去小坐一會兒。

秦可卿接待她時的溫柔性子,倒和她挺合得來。

因此,聽了賈環的假設後,賈迎春率先紅了眼圈兒。

其她人卻沒那麼好哄了,不知道還好,秦氏真要出了個意外,她們也能落兩滴同情淚。

可如今分明知道是假的,讓人如何還有心思哭?

賈環見狀皺眉道:“你們不哭,讓人瞧出了破綻,如何是……”

“哇!”

賈環話沒說完,被身旁忽然響起的一道嚎啕聲唬了一跳,衆人齊齊看去,卻見小吉祥在哇哇大哭。

一隻小手盡力的掩住兩隻眼睛……

史湘雲見狀,在一旁氣急,一個瓜崩彈在小吉祥的腦門,笑罵道:“真跟你主子一模一樣!”

小吉祥“哎喲”了聲,捂住腦門,“委屈”的看向史湘雲。

史湘雲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這套對我不好使,對你三爺去使吧!”

話雖如此,不過到底還是替小吉祥輕輕揉了揉腦門……

賈環看着這一幕,眼神柔和。

這讓站在一旁看着她的薛寶釵,心裏微苦。

“環兒……”

薛寶釵看着賈環喚了聲。

賈環轉頭看向她,道:“嗯?”

薛寶釵輕笑道:“你還是先去忙你的吧,總要先去和秦氏說清楚,別唬住她了。

若真要做真,靈堂也要儘快搭起……

再者,還有老太太那邊。

你在這裏,我們哪裏哭的出來,笑都笑不盡……”

賈環聞言,得意道:“看到我,真就這麼高興?”

薛寶釵雪白的臉滕的一下通紅,沒好氣的白了賈環一眼,心裏卻舒服了許多。

前面的薛姨媽也悄然的鬆了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