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有了靈光一動之下,六欲之火和金鐘明光法相結合的火焰護罩,東方曌的六欲之火立時便幾無作用,至於安信入土的魔邪刀光也同樣被六欲之火湮滅了去。

此時,三方戰在一起,雖然是東方曌和安信入土合力攻擊葉天,但憑著從東方曌那裡得到的完整版六欲之火,葉天還是強的防守了下來。

是在場人都能夠看出來,葉天已經處於下風,隨時都有可能會落敗,畢竟實力境界和人數上的差距,不是單純的功法能夠彌補的。

寧傲雪自然也看得出來,不由得暗自為葉天著急擔心,望向一旁站在她身邊,用試圖恢復枯萎手臂的賈真人,求情道:「賈真人,你快上去幫幫葉天吧!他們兩個人打葉天一個,恐怕葉天也會支撐不住啊!」

這時,尤木全也上來,低聲勸說道:「是啊!賈真人,我認為這時上去幫助葉天是最好的辦法。

一來能夠讓葉天領人情,二來也能但局勢不會產生一邊倒,不然要是讓東方曌和安信入土佔了上風,恐怕我們就扳不回來了。」

同樣退下來的賀飛揚突然也開口道:「賈真人,千萬不要,葉天和東方曌、安信入土都不安好心。

現在他們打了起來,我們正好可以旁觀,最好讓他們打個兩敗俱傷,好讓我們收個漁翁之利!」

尤木全頓時大急,「不行!當斷則斷,在眼下這個情況,如果做漁翁打算的話,一旦對面的人取得了勝利,必定不可能放過我們的。

不要忘了,在賈真人受傷之後,我們已經是最弱的一方了,如果這時候不能和其他人結盟,那必定會被一口吞下。而眼下能和我們結盟的,也只有葉天了!」

不等賈真人開口,賀飛揚已經再次冷笑著開口道:「呵!尤木全,別忘了你之前在那處工地上你怎麼說的?可結果呢?」

賀飛揚之所以會如此,自然是想對葉天落井下石了,那天工地上以及後來KTV的種種,他可都是記在心上的。

之前實力不如,他只能強忍下來,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可心中對葉天的恨事卻是與日俱增。

眼下見了葉天有難,他高興都來不及,哪裡肯讓賈真人去救,最好葉天死在對面兩手上。

至於對方戰死了葉天後,自己這一方要怎樣應對,這可不是短視的和飛揚會去想的了。

「賀飛揚,你……」尤木全氣急。

之前沉默不語的賈真人突然揮手,示意尤木全不用再說,同時也對寧傲雪的話充耳不聞。

他也不願意上去幫助葉天,如今他的實力大降,衝上去幾乎等於送死,何況這個葉天之前可是誇下海口,要一個打兩個的!

正好,他也可以好好看看,這個葉天有沒有那樣的本事。

再加上正如賀飛揚所說,到時候看著他們三方打在一起,拼個魚死網破、你死我活,自己就能坐收漁翁之利,哪裡還會上去幫忙。

至於尤木全所想,在賈真人看來那根本就是多慮了,那東方曌和安信入土根本不是同一陣營的,不可能尿到一個坑裡去。

就算他們兩暫時合力殺了葉天,之後也絕對要反目成仇,兩人再次相互打起來。

而且以這葉天的實力,就算輸了,也不一定會死,只要在他危難的時候,自己上去出手,不僅能得個救命之恩,還可能趁機反殺有準備的東方曌和安信入土。

這樣一來,豈不美哉!

賈真人打著如意算盤,任何的回應,讓寧傲雪知道賈真人不可能幫手,心中不禁對賈真人極為憤怒,卻又無可奈何。

當下,她只能再次望向戰局,握緊拳頭暗自替葉天焦急打氣。

與此同時,葉天與東方曌還有安信入土的戰鬥,經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三方打得那叫一個難解難分,幾可謂是神仙下凡一般。

只見刀光亂閃、草木橫飛,風助火勢、熱浪撲面,看得帝龍閣的其他成員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差點被那撲面而來的火焰燒著了頭髮,嚇得他們只能不停的往後退。

生怕被三人的戰鬥餘波掃中,那就是一命嗚呼了,任何僥倖的餘地。

這三方戰鬥的餘波之大,就連賀飛揚也抵擋不住,只能一邊退著一邊心中詛咒道:『打吧!使勁的打!

最好是打的兩敗俱傷,我再上去給你們一人補上一刀,尤其是葉天,我還要狠狠踩你兩腳,讓你慘不忍睹的死去。」

話說間,葉天靈光一閃而出的火焰護罩,終於將東方曌的六欲之火震開

可這時的東方曌已經沖了上來,飄飄然就是一掌打出,這一掌看著飄然無力,可手掌上卻泛著粉紅光芒,顯然絕非尋常。

葉天不敢輕視,加之他的火焰護罩也到了極限,只能單開護罩,葉天往後連退了數步。

安信入土已經持刀砍來,之前為了躲開東方曌攻擊的葉天,也沒有辦法進行躲閃了,瞬間便被安信入土的魔刃砍在了胸口上,一道血口出現,鮮血隨之噴涌而出。

後邊靜立的瓦塔諾見狀,不禁大急,正準備出手,卻見葉天一道火龍拍出,將安信入土迫退,這才多少放下心來,卻也還是忍不住擔心。

「該死,我果然是太大意了!」

葉天暗道自己終究是託大了,同時示意對面的瓦塔諾不要輕舉妄動,等待自己的指示。

而看到葉天受了傷,寧傲雪也頓時焦急大喊:「葉天,你怎麼樣了?」

賈真人見狀,忍不住眉頭一緊,暗道自己是不是太高看這個葉天了,莫非葉天只有這點實力?

僅僅在對面兩人的攻擊下,只是堪堪撐了幾回合,就要落敗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還是熄了漁翁之利的想法,趕緊帶人離開這裡吧!

心想著,他不禁看了看其他的帝龍閣成員,只覺得要不要現在就帶人離去算了,不然等葉天敗了,恐怕他們都要丟掉小命。 賈真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帝龍閣的成員們自然也免不了面露憂色,因為之前賈真人的受傷,他們將希望放到葉天身上。

畢竟剛才葉天與東方曌打的,可謂有來有往,不僅沒有處於下風,反倒還佔了一些上風,都覺得葉天極強。

可眼下,他似乎有些扛不住的樣子。

這要是連葉天也掛了,那一隻手廢了的賈真人絕對不可能是對面那兩人的對手,更不用說他們這些蝦兵蟹將了,那絕對是因為刀俎、我為魚肉的下場?

纏綿蝕骨:總裁的失憶嬌妻 此時,相比於在場各方的心思複雜,東方曌自然要淡定很多,看著受傷的葉天,沒有著急動手,反而得意的開口譏諷。

「小子,之前不是很狂妄嗎?現在呢?呵呵……莫以為會點手段,就能狂妄自大,我看你現在還敢不敢口出狂言?」

「桀桀桀,小子,準備成為我刀下的亡魂吧!」

安信入土舔了舔嘴角,將沾染著葉天身上噴濺而出的鮮血選入嘴中,品味著其中蘊含著的強大生機。

面對寧傲雪的擔心,賈真人的不懷好意,華龍閣成員的擔憂,以及東方曌和安信入土的得意,看似處於弱勢的葉天卻依舊滿臉無所畏懼。

在用真元止住了胸口的傷后,葉天抬頭看向東方曌,眼神發冷,緩緩說道:「讓你們嘗了點甜頭,就想在我面前裝逼嗎?

等著,哥馬上就會讓你們知道,在哥面前裝逼,是一件多麼遭雷劈的事情了!哥馬上就打你們的臉!」

說著,葉天手中出現了一枚藥丸,葉天抬手就扔入了嘴裡。

葉天的這番舉動,讓在場眾人不禁心生疑惑,不知道葉天吃下去的是什麼,難道是療傷一類的藥物嗎?

這時,寧傲雪倒是想起了葉天是擁有一服用以後,可以瞬間恢復所有傷勢的療傷神葯的。

可隨後她又暗自搖頭,知道就算葉天能恢復了傷勢,但對於眼下的這個局面並沒有什麼用。

雖然她並不是修真者,看不出眼前這些人的實力境界,但至少也明白葉天一個人,終究是雙拳難敵四手。

如果賈真人能幫他,說不定葉天還能有贏的幾率,可現在賈真人根本無動於衷,而且臉色上有著一絲懼色和猶豫,似乎還有著逃跑的打算。

這讓寧傲雪不禁輕咬柔唇,恨這賈真人的無知和膽小,也恨自己的沒用,不能上去幫助葉天。

作為直面葉天的人,在聽到葉天剛才那番話后,東方曌的臉色自然是極為難看了。

他雖然不知道葉天吃的是什麼葯,但根本不認為葉天能夠翻盤,畢竟他的境界不過鍊氣五層而已。

之前能夠和自己抗衡,靠的是用那個逆天功法奪了自己大成的六欲之火,可境界上面的差距終究不是簡單的招式能彌補的。

當下,他冷哼道:「小子,事到如今你還敢口出狂言,我定要讓你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說話間,便運轉真元,六欲之火燃燒於手上,準備打出。

「桀桀桀,你的一身精血,我要定了。」

安信入土舔著舌頭,看向葉天的眼神熾熱無比,似乎恨不得將葉天生吞下去一般,同時將魔邪之氣凝於魔刃之上。

剛才汲取到葉天的精血后,發現葉天的精血所蘊含的生機和能量,簡直是他自誕生意識以來,所見過的最豐富的。

就算是當初它的主人帶著它橫行華國,奪取了無數人的精血,其中不少都是築基期的強者,可卻都遠遠比不上這小子。

虛數迷陣 對於他來說,葉天這樣存在完全就是大補之物,只要讓自己本體汲取了葉天的一身精血,就能再次恢復自身的實力了。

如此一來,安信入土自然看向葉天的眼神,就像在看一盤食物一樣,就差沒流個口水了。

這一切看似漫長,實在極為短暫,只不過在一個呼吸之間,吞下了那枚丹藥的葉天身上的氣息開始出現了波動,一股澎湃的磅礴氣息大漲,身上爆發出一股劇烈的真元波動。

這讓原本準備接著動手的東方曌和安信入土不禁駭然,原本要打出的攻擊散去,轉而化為了防守,小心的戒備著。

片刻后,東方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忍不住失聲叫道:「這……這怎麼可能?

他的境界居然在提升,直接從練氣五層提升到了練氣六層!

莫非他吃的不是療傷葯,而是什麼暫時提升實力的秘葯不成?」

「該死,這小子手中的寶貝還真多,居然還有這樣臨時提升實力的秘葯!不過,這種秘葯可都是有時間限制的!

更何況就算他的實力提升了,也不過是鍊氣六層,比我們門就差上很多!哼,只要撐到他藥效時間過去了,又有何懼?」

安信入土不屑一顧,以為葉天這不過是想拚命而已。

賈真人也是一臉的詫異,心道:「這個葉天居然還有這樣的秘葯?怪不得他剛才敢這麼狂妄,原來是有這樣的手段。

不過,就算是他有秘葯,可才提升了一個境界而已,東方曌和安信入土仍舊比他強一個境界,並沒有什麼作用啊!」

實際上,三人的猜測都只對了一半。

葉天吃的確實是可以提升實力的葯,卻不是只能維持一段時間的秘葯,而是能夠永久提升境界的丹藥。

在沒來收服魔刃時,葉天就已經有了三百多點的逼格,之前又在東方曌等擁有強大實力的人面前裝了幾個逼,得到了數量不菲的逼得。

這一下,這個總數已經突破一千一百多點了。

先前葉天利用從東方曌那裡得來的六欲之火,想看著能不能依靠周天星煞訣渾厚真元支持,裝個以弱戰強的逼,所以沒有著急兌換丹藥提升實力。

可很顯,兩個境界上的實力差距,再加上人數上的差距,葉天這下便吃了點小虧。

這自然引起了葉天的惱怒,直接兌換了一枚丹藥,不是之前的聚靈丹,而是比聚靈丹稍貴些許的合元丹。

與聚靈丹相比,合元丹能夠提供的靈氣並多過,但價格上卻貴了一百多逼格,可以再次將葉天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逼格,消耗回了個位數。

不過這合元丹會貴這麼多,自然有著其特別的好處了,那就是服用合元單之後,不需要像聚靈丹那樣還要專門煉化靈氣,其中所蘊含的靈氣便能夠直接轉化為真元,用於直接突破境界。

所以葉天才會當著東方曌和安信入土的面,直接兌換出合元丹吞下的,而境界也直接達到了鍊氣六層。

此時,葉天渾身透露著一股磅礴氣勢,周身似乎有一圈散發著陽光的氣流在不斷吞吐,那是天地靈氣高度凝聚的現象。

若是只是看的話,更會發現在葉天的皮膚上,不時有道道的金光閃過,如同金屬光澤一般。

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葉天所修鍊的根本功法周天星煞訣的特殊了,這部號稱最強最全面的功法,可是有著真元渾厚,更兼煉體第一的美稱。

隨著修鍊者的境界提升,其所能提供容納的真元便越發渾厚,所以在達到了練氣六層后,葉天體內真元的渾厚程度,甚至不輸於普通修真者練氣七層的真元了。

而葉天皮膚上不時閃過的金屬光澤,更是代表著其身體強大在境界提升后,再次有了強大的提升,強度達到了新的極致。

也就是憑藉的周天星煞訣的強大之處,葉天才敢於在自身實力境界都處於最弱的情況下,還敢公然跳出來裝逼的原因。

他可不是傻逼,為了裝逼,連生死都不顧了。

感受著自身實力的強大變化,葉天嘴角勾起一抹冷弧,緩緩抬眼看向東方曌和安信入土,冷道:「好啊!

你們一個要打得我粉身碎骨,一個想要吸食我的精血!行,你們一起上吧!讓我看看你是真牛逼還是真傻逼!」

面對葉天的挑釁,東方曌反倒不為所動,冷笑道:「我可不傻,你不過是靠著秘葯強行提升的境界,時間有限得很!

我現在跟你動手,不是正好合你的意嗎?還是等你的秘葯時間過了,我們再來好好的動手吧!呵呵呵……」

「沒錯!」

安信入土也不打算動手,但他並沒有鬆懈下來,手持著魔刃,防備著葉天。

葉天搖了搖頭,淡淡一笑道:「你們想要等到我服用的藥效時間過了再動手,你們要失望的。

實話告訴你們,我這次這境界提升上來,就不會再退回去了,所以你們想要拖延時間,根本沒用!」

「哼!」東方曌嗤笑一聲,根本不相信,冷笑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什麼丹藥能夠服下了就永久提升境界?

世界上真要有這種丹藥,那大家就不需要苦修了,你不用在這裡自欺欺人了,我們不會信的。」

「桀桀桀,他說的沒錯,世界上不可能有這種丹藥。

別說是如今的靈智枯竭的時代,就算是800年前的時代,也沒有這樣的好東西!」

安信入土也跟著附和,他可是從800年前修真者還存在的時代過來的,自然是更加的不相信了。 葉天卻是淡然一笑:「哦?你們沒有,可不代表我也沒有,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真當你們便代表整個世界了嗎?無知!」

說到後面,葉天越發的不屑冷笑,這兩人恐怕想破腦子也不可能想得到,這世界上居然會有裝逼系統這麼神奇的存在。

隨即,葉天又繼續說道:「更何況就算你們不敢動手,難道我不會動手嗎?

對了,需要提醒你們一句,一旦讓我先動手,你們可就再沒有還手的機會了!」

「狂妄!就算你動手又如何?你不過才練氣六層的實力,我怎麼說也是鍊氣七層的境界。

我若有心不與你交手,你根本連碰都碰不到我,還敢口出狂言,真是狂妄至極。」東方曌怒喝。

知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卻有一絲絲的不祥預感,第一次對師弟和吳烈虎的到來有了期盼。

只要修為達到練氣六層的師弟和達到內氣中師中期的吳烈虎趕過來,再暫時與控制了安信入土的器魂聯手,對付這個葉天一定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以說葉天自出場以來,所有種種表現已經大大的打擊了東方曌,讓他一時間竟有些信心大足的樣子。

只是東方曌並不知道,他的師弟神秘道士和吳烈虎暫時是趕不過來了,正和織田信子及其所帶領的兩個神侍交起手來。

原來織田信子在到江心島別墅區后,原本想要抓住喬勝男,卻因喬勝男住到葉天的別墅而落空。

無奈之下,織田信子只能暫時放棄這個想法,準備回來幫助安信入土搶奪魔刃,在趕到湖邊的時候,卻不偏不倚的與同樣趕至的神秘道士和吳烈虎撞上。

這神秘道士是知道西扶桑人的目的的,自然可能放任他們去往島上了,便直接帶著吳烈虎動起了手。

雖然人數上處於劣勢,除了略輸於織田信子外,神秘道士還是吳烈虎實力都不是那兩個神侍能夠比擬,所以基本上是織田信子一己之力應對神秘道士和吳烈虎。

要不是織田信子實力稍強些許,加之世代傳承的戰鬥經驗,加那兩個神侍多少有分擔些壓力,恐怕早已經落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