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翡翠樓的存在,可以說是容易被人忽視的,卻又無法忽視的存在!

為什麼這麼說呢,是因為翡翠樓的地點,有時候就會出現在容城這樣的中等城池,比如整個南境繁華的頂級城池,自然都在十方盟的控制下,但是整個南境內,大概幾間翡翠樓,卻只有一座翡翠南境翡翠樓,坐落在十方盟所在的城池!

其餘的翡翠樓,卻都在容城這種並不是很大的城池內,因此翡翠樓的名氣不用的時候,幾乎是沒有人會特意提起,這是翡翠樓容易被人忽視的地方。

但是只有你有什麼東西,跑遍了很多商行和拍賣行都找不到的時候,去一趟翡翠樓可能就找到了,這也是翡翠樓讓人無法忽視的地方!

此刻,容城翡翠樓的樓主宮本有錢修鍊的密室內,宮笨有錢發福的身子,有些忐忑的看著面前站著的黑衣面具男子!

對方出現在自己修鍊密室內,可是把他嚇了一跳,等看清對方拿出的身份令牌時,心裡更是驚駭!

原因很簡單,作為翡翠樓的樓主,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

對方拿出的令牌,可是他們翡翠樓真正的幕後老闆身邊的護法令牌啊!

能夠坐上翡翠樓的樓主,哪怕是容城這樣的小地方翡翠樓的樓主,那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的,上任之前他們這些樓主和樓內的人都是經過一段時間訓練的!

雖然對於那段訓練得記憶他們都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哪種他們自己都意外的本能處理方式,都在提醒著他們,這樣的事情自己做過很多次了!

翡翠樓內的管理層,不認人,不認臉,只認令牌,特別是樓主往上的人!

翡翠樓的令牌從分樓主令往上,分別是八大長老令,護法令,和樓主令牌!

翡翠樓自然不是單純為了做生意的,翡翠樓最大的用途就是收集仙界所有人的信息,不是各個勢力的信息,而是人!

沒錯,翡翠樓調查事情的時候,從來不是只調查幾個人,而是所有人,比如一個家族的老祖宗,到家主,再到打雜的小廝,看門的護衛,甚至是前往府內送菜的夥計,都會給你查個清清楚楚的!

平時翡翠樓的人,是沒有什麼目的的,隨意搜索著信息,基本上都是以翡翠樓所在的城池開始,向著周圍的城池覆蓋式的搜索,然後匯總信息,送到所在區域的翡翠樓!

沒什麼事情的時候,這些信息,都保存在翡翠樓內!

一旦上面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調取和查閱!

翡翠樓存在仙界數萬年,可以說整個仙界的人,仙界的勢力,仙界的獸等,都在翡翠樓的掌握中!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翡翠樓想除掉仙界的某個勢力取而代之,簡直是輕鬆無比的! 邊關,號角徵鳴。

軍營中被一種肅殺的氣氛籠罩着,現在在大商國是多事之秋,兩個鄰國現在對大商國都是虎視眈眈的,作爲邊關的頭號將領黃滾,也是憂心忡忡。自己的女婿能不能掌控皇帝的寶座是一個關鍵的時期,可是偏偏他現在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對於殷雷他還是瞭解的,讓他去爭奪皇位,懦弱和與世無爭的性格,想要讓他榮登大寶,難度可想而知。但是黃滾自己也是有苦沒地方說去,太子殷虹和他有矛盾,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當初帝辛爲了讓自己對於手下的武將更加的好管理,兵權共分到了三個人的手上。

黃滾是其中的一個,太子是另外一個,還有一個人是聞仲。和聞仲之間,兩個人並沒有什麼太多的矛盾,即使有點不愉快也都是因爲一些戰略上的事情。但是和他自不一樣,曾經到了差點大打出手的地步。

如果太子登上了皇帝的寶座,恐怕第一個開刀的就會是他黃滾。聞仲和二皇子走的非常近,同時也是手上掌控兵權最大的人,本來如果二皇子當了皇位,黃滾並沒有太大的威脅,可是在京師中瞭解了一下二皇子的所作所爲,黃滾就有些猶豫了。就從他將魔爪伸向了三皇子在內的其他幾個皇子上面就能夠感覺出這個傢伙的智商到底如何了。

跟着這樣的皇帝,簡直就是向他這種駐守邊關的大將的災難。思來想去,還是讓自己的女婿成爲皇帝最靠譜,所以他才提出了全力支持三皇子的說法。可是他自己心裏也清楚,武將中,大部分都是支持二皇子的,而文臣中支持太子的比較多,至於老三,大概也只有他公開表態了,這種權利紛爭中,獲勝的機率真的不大。

憂心忡忡的黃滾在幾天之中就已經是兩鬢斑白了,說不愁那是假的。看着邊關上敵軍操練時候的吶喊聲,他更加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煩躁。他敢確定,只要自己敢離開邊

境,這些傢伙馬上就會殺過來。自己的幾個兒子黃飛彪黃飛豹等人真的是難當大任。衝鋒陷陣也許還可以,但是真的讓他們顧全大局,運籌帷幄,可差了不是一點兒半點的火候。

就在黃滾憂心忡忡的時候,忽然一個校尉跑進來稟報,說有個自稱是黃飛虎的人要求見他,這讓他感到非常吃驚。

早年的黃滾的確有個大兒子叫黃飛虎,而且自幼聰明,勇武過人,可是天妒英才,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神祕失蹤了。軍營中的很多人都知道這個事兒,如果是其他人,也許校尉早就把人趕走了,但是當聽說是黃飛虎之後,立刻就進來稟報了。

過了不長時間,黃飛虎就大步走了進來。在黃飛虎走進了大帳的時候,不只是黃飛虎和黃滾兩個人都愣住了,就是原本在房間中的黃飛豹和黃飛彪等人也都看的傻眼了。

黃飛虎和黃滾兩個人長得實在是太像了,如果不是黃滾老爺子因爲這幾天憂慮殷雷和邊關的事情已經兩鬢染上了白髮,兩個人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黃飛虎看着黃滾兩眼中閃爍的淚光,呆呆的站在了房間的中間,忘記了施禮。黃滾的樣子和他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花白的頭髮無法掩飾住他眼神中的英氣勃勃。對於遊走在時間隧道中已經很久的他來說,已經斷定自己這輩子無法再和家人團聚了,可是沒想到在今天竟然還能夠看到老父親。

黃滾更加的激動,只不過當他對黃飛虎仔細的觀察了一陣子之後,才緊緊的皺起了眉頭。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自己失蹤了十幾年的兒子!黃滾終於斷定了這一點,問題就是處在了年齡上。黃飛虎現在看上去也不過就是二十多歲的樣子,就是站在黃滾身後的黃飛豹看上去年紀也要比黃飛虎大很多。大概是感受到了房間中的氣氛有點詭異,黃滾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這位將軍,你爲什麼要冒用我兒子

的名字來見我?”

囂張小王妃 如果真的是有人冒用自己兒子的名字,老黃滾大概早就已經發飆了,可是看着和自己兒子失蹤的時候一模一樣的臉龐,老爺子怎麼也無法將火氣從嘴裏噴涌出來,反而在心裏帶着淡淡的苦澀。

聽到了黃滾的話,黃飛虎也猛然驚醒。自己現在已經是置身在另外一個世界中。這裏也許有一些和真正他所生活的人有些重疊,但是他可以斷定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的父親。因爲兩個世界完全的不同,重疊真的只是偶然。

能夠將老爹都認錯了,這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過黃飛虎並沒有感到特別的尷尬,想到自己的身份,他微微的欠身:

“我沒有冒充老將軍兒子的名字,而是我真的就是叫做黃飛虎。”

忽聽到了黃飛虎老老實實的實話,原本眼神柔和的黃滾忽然眼中顯現出了一道歷芒,慢慢的走到了黃飛虎的面前,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忽然看到這老爺子一拳狠狠的揮了出去。

黃飛豹、黃飛彪以及房間中其他的護衛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不知道這個老將軍怎麼忽然變得火氣這樣大。貌似人家真的是冒充他的兒子的名字,他有這麼大的火氣還情有可原,可是人家明明說了,這只是重名重姓而已。

黃飛虎並沒有躲閃,結結實實的被黃滾一拳頭打在了臉上,瞬間鼻子和嘴巴里都有血流出來,他也摔倒在地上。老將軍在一拳將黃飛虎打倒之後,還感覺不解氣,隨手從身邊抄起了一條馬鞭子。

“啪!”

一聲脆響之後,黃飛虎的臉上又增添了一條血痕。這聲馬鞭子響把房間中的其他人也嚇得一哆嗦。感到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可是真正被打的黃飛虎卻沒有任何反抗和謾罵,只是默默的忍受着,血液從額頭上流下來,遮蔽住了他的眼睛,可是他依舊一句話都沒有說……

(本章完) 第3246章

但是,數萬年過去了,翡翠樓各地的分樓主都換了無數茬人了,翡翠樓卻依舊蟄伏著,在仙界的人眼中,翡翠樓不過是一個聚集了萬寶的商行,特色依舊是翡翠樓內什麼東西都能買到!

而翡翠樓其餘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人知曉了!

而宮本有錢是從自己的父親手裡,接過容城翡翠樓樓主的位置的,他的父親宮本富豪只有自己這麼一個兒子,他們宮本家已經是九代單傳,且母親都是難產離世,這大概跟他們宮本家族的孩子,體型比較大有關係吧!

宮本有錢出生的時候,體重差不多有十五斤,他的母親也因難產隕落!

而宮本千夏出生的時候,體重甚至有十八斤,他的妻子也因難產隕落,而宮本家的男人向來不納妾,女子也不會二嫁,說起來宮本家一直單傳,但是都是男子,只有到了自己這一代,生下了宮本千夏一個女兒!

宮本千夏出生后,宮本千夏想到宮本家後代出生會喪母的事情,就已經打定主意不讓宮本千夏嫁人了,畢竟女兒嫁人生子的話,女兒可能就……

可是,宮本千夏卻是因為體型原因,修鍊天賦沒有,修鍊速度堪稱龜速,現在的實力,都是他用丹藥堆積起來的,即便如此宮本有錢還是特別寵愛宮本千夏,否則宮本千夏也不會在容城,如此的囂張跋扈了!

當初宮本富豪也是因為差一步沒能飛升,又在渡劫的時候失敗重傷,最後躺在床上多年隕落的!

父親臨終前把樓主之位交給了他,然後等到他醒來后,竟然是在父親去世一年後了!

對於自己消失了一年的事情,宮本有錢自己完全不清楚,甚至整個翡翠樓中,也沒有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如今,他擔任樓主已經幾千年的時間了,對於翡翠樓的幕後主子,宮本有錢不是不好奇,他也好奇過!

但是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賺錢,雖然好奇,但是又不能去問誰,最後也就不去理會了!

畢竟,他還有個讓人操心又十分能惹禍的女兒要養啊,所以宮本有錢也就不去管那麼多了,安安分分的經營著翡翠樓,幾千年來都相安無事的!

可是,宮本有錢偷瞄了眼,站在自己面前,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黑衣面具男子,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感覺,有忐忑,有緊張,還有一絲興奮和激動啊!

畢竟,據他所知,這麼多年從來沒聽說哪個翡翠樓的樓主,有見過樓主身邊的護法啊!

八大長老令牌,倒是偶爾有人見過!

作為翡翠樓的分樓樓主,他和南境的其餘幾名樓主,也是相互有聯繫的,這也是為了有事的時候相互配合方便,他們之間聯繫都是用的翡翠樓專門發給他們的傳聲符,跟一般的傳聲符是不同的!

因此,宮本有錢才知道八大長老令牌,是偶爾會出現的!

但是往上的護法令牌,就沒再出現過了,至於樓主令牌那更是不可能了,翡翠樓背後的主子神秘的,可不僅是外界的人不清楚! 在一聲鞭子響之後,整個帳篷中都變得異常的安靜,黃滾狠狠的將馬鞭子仍自在了地上,黃飛豹和黃飛彪終於忍不住了,上前輕聲的對黃滾說道:

“爹……”

“都給我出去!”

黃飛豹和黃飛彪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知道黃滾和黃飛虎這兩個人在搞什麼名堂。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黃滾再次發出了一聲怒吼:

“都給我出去!”

老爺子本來脾氣就不怎麼好,現在聽到了他的這聲怒吼,房間中的人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可憐的看着坐倒在地上的黃飛虎,沒有人敢多說一句話,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很快房間中就剩下了黃滾和黃飛虎“父子”,老爺子頹然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聲音變得非常的柔和:

“你知道我爲什麼打你麼?”

“不知道,請老將軍明示!”

黃飛虎一邊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一邊低聲的說道。

“因爲,你破壞了我的兩個夢想。”

看到黃飛虎沒有追問,只是靜靜的等着老頭繼續說下去,血水已經從額頭上滴下來,落到了黃飛虎的長衫上,黃滾的心中閃過了一抹不忍,擡手丟給了他一張白色的手帕,示意他擦拭下臉上的血跡。

“我早就已經得到了消息,在華夏國中有一個王牌戰部,可謂是戰無不勝,叫做神風豹騎。這個戰部的領袖,就是你吧。”

作爲戰場上征戰的將軍,總是對當今世界中的一些出名的將領瞭解的更多。正常情況下,自己被對方的敵將在這種場合認出來了,一定會非常的慌亂,可是黃飛虎竟然是一臉坦然,好像是他自己招供出來的一樣,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

對於黃飛虎能夠主動承認,老頭也沒有任何的意外,輕輕的嘆了口氣:

“在沒有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曾經幻想着,當初我的兒子失蹤了,是流落到了夏國。華夏國的一個

王牌戰隊的頭領就是我的兒子。我總是天真的認爲我的兒子還活着,但是當你真正來到了我的面前的時候,你讓我的這個希望破滅了,你連我最後的一絲幻想,都不能夠讓我保留,你說這一拳,我該不該打你?”

黃飛虎乖乖的點了點頭,沒有反駁什麼。黃滾輕輕的嘆了口氣:

“至於另外的一鞭子,我是替你的國家打你的。你現在是華夏國的一個邊關大將,如此的以身犯險分明是不智。都說捨身取義,可是你現在的捨身能算上什麼?除了白白送死,沒有任何的意義,你認爲我抓住了你這個敵國中重要的人物,會輕易的放過你麼?”

情有毒鍾 老爺子馬上從之前的怒氣衝衝,變成了現在的和顏悅色,黃飛虎對於老爺子這樣巨大的轉變,沒有絲毫的不適應,只是輕笑了一下,一邊用白色的手帕擦着臉上的血水,一邊苦笑着說道:

“神風豹騎不是我一個人的,即使我死了還有其他人帶領,不會有任何的差池。我之所以會來到這裏,是爲了完成一個做兒子的心願,我的父親,也是一個邊關大將,我的父親,名字也叫做黃滾,也是效力在一個叫做大商的國度!”

黃滾呆呆的看着黃飛虎,張大了嘴巴。他不明白黃飛虎說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感覺黃飛虎嘴裏說的這個人就是自己,可是,年齡是怎麼回事?

在黃滾營帳的外面,黃飛豹等人焦急的來回踱着步子,不知道爲什麼老爹會忽然發瘋,更加爲在房間中的那個黃飛虎感到擔心,連他們兩個自己也搞不明白,爲什麼看到了黃飛虎,就感覺到好像是自己的親哥哥一樣。在他們小的時候,父親經常駐守邊關,在家的時候不多,日常生活基本上都是黃飛虎照顧他們的,每次在外面闖了禍,基本上也都是黃飛虎幫助他們扛着。儘管這個闖進來的黃飛虎看上去年紀比他們還要小,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他們卻在這個人的身上嗅到了兒時在大哥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子氣息。

忽然

一個校尉快步的跑了過來,這是黃滾的幾個親信之一,如果沒有什麼特別重大的事情,這個校尉是不會來到軍營的,而是經常流連在殷都。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麼?”

黃飛豹攔在了那個校尉的身前問道。校尉衝着黃飛豹施了個禮:

“二公子,殷都中有重要的事情稟報。威王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找到了一個神仙,現在就住在威王府上!看樣子,這個神仙是全力支持威王登上皇位的!”

“什麼,神仙?”

如果不是因爲他們知道這個校尉平時辦事謹慎,基本上沒有出過錯的話,估計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神仙這種無稽之談都能夠送入到軍營中來,簡直就是欠揍的典範。

“詳細說說!”

黃飛豹把那個校尉拉到了旁邊,校尉疑惑的向黃滾的營帳看了一眼。

“一會兒再和我父親說,軍營中也發生了怪事,現在父親不見任何人,正在軍營中詢問一些重要的事兒呢!”

那個校尉更加的疑惑了,黃飛豹兄弟可以算是黃滾的左膀右臂,任何重要的事情,黃滾都不會將兩個兒子趕出去,但是現在的情形,明顯是這兩兄弟也被排除在外了。

看到他們態度非常堅決,校尉也沒有辦法,跟着兩個人來到了旁邊無人的地方,臨走的時候,還叮嚀其他守衛在黃滾帳篷門口的士兵,不能夠放任何人進入。

兩兄弟認真的樣子,讓校尉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將在殷都中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包括商容和比干先後拜會威王府,現在威王府已經被請求拜見的達官貴人給徹底包圍的事情。兩個兄弟聽得好像是天書一樣,互相對視了好久,最後決定,還是帶着校尉一起去見見黃滾。黃飛豹一邊向儀營帳的方向走,一邊還在嘴裏低聲的唸叨着:

“真是怪事兒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不會我們的這個大哥也是神仙變出來的吧?”

……

(本章完) 第3247章

就算他們這些翡翠樓的分樓樓主,也都是沒見過的啊!

他們當中有人也只是見過手拿八大長老令牌的人而已,但是對方出現的時候,都是帶著面具的,到底長的什麼樣子,他們也不清楚!

而翡翠樓的令牌,是別人無法複製的,所有翡翠樓的人,在翡翠樓的令牌出現時,靈魂中就會產生共鳴,這也是翡翠樓的令牌無法被人複製造假的原因!

就算有人用秘術控制了某位翡翠樓分樓樓主,只要對方敢控制其做出一點對翡翠樓不利的事情,被控制的翡翠樓樓主就會自爆,同時翡翠樓暗處的高手也會瞬間出現!

這樣的事情,據說南境就曾經發生過!

正是當時的十方盟,企圖控制十方城翡翠樓的樓主,結果十方盟卻為那一次的事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險些整個十方盟都賠了進去!

雖然這是數萬年前的傳聞了,但是看現在十方盟的人,依舊對翡翠樓視而不見,也應該是真的!

宮本有錢彎腰站在原地,都有些腿麻了,眼前這位也不說一句話,讓宮本有錢也很是心累啊!

就在宮本有錢,琢磨著自己要不要跪下的事情,帶著面具的黑衣男子終於把視線落在宮本有錢圓滾滾的身上,然後揮手打出一抹氣息,進入宮本有錢的體內!

「記住這個氣息,遇到對方的話,不管她提出什麼要求,都必須完成,絕對不能讓對方失望,如果做的不好,後果自負!」黑衣人說完,身影就消失在宮本有錢的眼前了!

宮本有錢看著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密室,要不是自己的識海內多處一抹陌生的氣息,他都要覺得之前是自己的幻覺了!

宮本有錢直了直腰板,活動了下腿腳,這才有些懵逼的從密室出來,發現天都黑了!

宮本有錢剛回到自己的院子,不一會兒,宮本千夏特有的步伐就響起了,很快,宮本千夏就出現在自己老爹面前了!

「爹爹,你去那裡了啊?我找了你一圈都沒找到!」宮本千夏拉著宮本有錢的胳膊說道。

宮本有錢差一點被女兒給扯倒了,急忙調用體內的靈力,這才穩住了身形!

然後慈愛的看著女兒宮本千夏問道:「小夏,爹爹閉關去了,倒是你,這幾天又跑去那裡了?是不是又出去惹禍了?」

「爹爹,我這次可沒有惹禍,也沒有得罪人,女兒是拜師去了……」宮本千夏開心的說道。

「什麼?拜師?拜誰為師?爹認識嗎?他是做什麼的?是容城人嗎?是不是對你有什麼企圖?你可不要被騙了啊小夏?」宮本有錢一聽瞬間皺眉問道。

「爹爹,我才沒有被騙,你聽我慢慢跟你說啊……」宮本千夏安撫著自己的父親,然後把她去煉丹盟考核徽章,遇到墨九狸的事情,說了一遍!

宮本有錢聽完女兒的話之後,非但沒有開心,而是虎著臉說道:「小夏,你就別在這裡跟爹胡扯了,天品煉丹師?你真以為爹會信你說的話嗎?」 對於到威王府中求見的人,土豪金也放開了限制。從之前的任何人都不見,改成了可以正常的拜會威王,之後會有選擇的進行結識。不過大部分時候都是由悟空首先來一場下馬威,後來就是褒姒應付兩句了事。土豪金很少露面,更多的時候,土豪金本身也不再府中,而是張羅着幫助丐幫建立分舵。

比干竟然也非常熱心的支持乞丐收容的地方的工作,這讓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吃驚。在殷都中,向來是反對任何非朝廷的幫會的集結的,但是丐幫卻堂而皇之的在這裏拉起了自己的隊伍。

七大神醫在進行了會診之後,並沒有馬上離開殷都城,而是來到了威王府中。對於這些神醫,土豪金是要親自接見的,同時還給這些神醫每個人送上了禮物,更是好酒好肉的款待着。當然,一應花銷都是算在了威王府上。

晚宴上,土豪金只是在開始的時候,敬了幾位神醫一圈酒之後就閃人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給了華佗。

華佗連自己都感到好笑,向來他都是以醫病救人爲目的的,對於權力之爭這樣的事情向來都沒有放到心上,可是現在他竟然非常熱衷於幫助土豪金等人做說客。

在醫學一途上,華佗深深的被眼前這些人所折服,真沒想到土豪金是如何能夠知道這些人的手段的(土豪金是一臉壞笑,這些都是歷史人物,很多在後世都留下了大名的,他當然知道了)。酒席宴中,這些各個國家的神醫也是暢所欲言,手上有着過人的本領的,一般都非常的有個性,想要通過權貴讓他們低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神仙的光華籠罩下,他們一個個可都是服服帖帖的了。尤其是,土豪金曾經在和他們見面的時候就說了:神仙不能醫病救人,真正能夠醫病救人的,還是這一衆神醫!

能夠得到一個“神仙”這樣的讚譽,這些傢伙就是肝腦塗地,也無法報答這種知遇之恩了。

華佗不失時機的和衆人開始拉關係。其實也用不着華

佗和這些人拉關係,就憑着華佗自己的本領,這些傢伙巴結他還來不及呢。

酒喝到了半酣處,在給帝辛會診的時候,唯一一個出工不出力的傢伙錢乙一臉壞笑的來到了華佗的身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