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那些仙獸也跟四周的強者交手了,大戰不休,

他在深淵沼澤深處收服的仙獸,其中不乏玄仙境修為的仙獸,這些仙獸出動,四周那些冒險者自然不是對手,

沒要多久,他們就把那些人趕跑了,

拓跋野本來做好了準備,攔截意圖靠近的強者,結果都沒有輪到他出手,

他把仙獸都收進幽冥仙府,然後進入大陣之中,看生命聖樹是否拿下了九頭蟲,

生命聖樹出馬果然厲害,他已經把九頭蟲收進了葯府居,

「任務完成,」生命聖樹有些得意,

「幹得漂亮,」拓跋野讚歎道:「生命聖樹,你也進入葯府居,我們必須馬上離開此地,」

九頭蟲既然到手,他不想逗留了,免得招惹上其他麻煩,

他把生命聖樹收入葯府居,正準備離開,發現四周多了不少強者,

很顯然,剛才逃走的強者發出了消息,這附近出現了玄仙境仙獸,引來了大批強者,

看到這種情況,拓跋野當即隱藏進幽冥仙府,不敢出去了,

他一旦現身,必然跟那些強者照面,恐怕想輕鬆離開是不可能了,

這附近本來是天仙境仙獸活動的區域,出現玄仙境仙獸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懷疑,


他出現的話,不引起懷疑才怪,

他剛才只想著把周圍的人趕走,沒有想得太周全,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附近出現了玄仙境仙獸,說不定九頭蟲就隱藏在附近,大家仔細找找,找出了九頭蟲,然後大家一起商議分配的辦法,」

「諸位,只要找到九頭蟲,我們願意高價收購,然後諸位可以平分仙晶,」

「分配的事情還是稍後再說,現在大家齊心協力,先拿下九頭蟲再說,千萬要小心,說不定附近還有其他強者,」

四周竟然圍過來上百名強者,其中不乏玄仙境強者,

這些人都是沖著九頭蟲來的,對仙獸並不感興趣,

只是他們到了地方之後,發現壓根沒有仙獸,沼澤之中只留下了仙獸跟人類強者打鬥的痕迹,

「仙獸都不見了,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那些仙獸也是為了九頭蟲,他們拿到了九頭蟲然後逃走了,」

「不太對勁,沒有看到仙獸離去的痕迹,難道他們都是飛走的,」

「搜,仔細搜索,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

這些強者四散開來,開始一寸土地一寸土地搜索,

拓跋野隱藏在幽冥仙府之中,對外面的情況一清二楚,

他不敢妄動,驚動了這些人,少不了大麻煩,

那些人幾乎是挖地三尺,還是沒有任何發現,別說九頭蟲了,就是仙獸也沒有找到一隻,

但他們沒有離開的意思,看他們的神情,好像還是懷疑此地有九頭蟲的蹤跡,

沒辦法,很多人都找了十多天了,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現在,他們總算髮現一些蛛絲馬跡,當然不能放過,

只是這些人不離開,拓跋野也不能離開,只有慢慢等待了,

到了天亮,此處聚集大量強者被人知曉,結果越來越多的強者圍了過來,



大家都像無頭蒼蠅找了很久,看到這裡聚集這麼多強者,過來看看情況很正常,

更多的強者聞風而動,使得大量強者齊聚一堂,

「到底什麼情況,難道九頭蟲出現了,」

「沒有的事情,昨晚有人在這裡遭遇了玄仙境仙獸,我們覺得奇怪,就過來看看,找了一個晚上,沒有任何發現,仙獸也不見了,」

「既然如此,你們為什麼不離開,」

「我們認為這好歹也是一個發現,準備多搜尋一下,看看有沒有九頭蟲的蹤跡,」

「那你們找到九頭蟲的蹤跡了嗎,」

「沒有,已經挖地三尺,還是沒有發現,」

……

新來的強者當然不相信,他們也留下了,不準備離開,

見不到九頭蟲,誰也不願意走,


不管如何,這麼多天了,也就這個地方有一絲線索,誰都不想放過這一線希望,

他們不走,拓跋野就鬱悶了,

他拿到了九頭蟲,當然想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只是魔通天在閉關,他沒辦法輕易離開,

當然,他也可以混入那些冒險者之中,太過冒險,他沒有那麼做,

「只有慢慢等下去了,」

拓跋野乾脆不管外面的事情了,安心修鍊,

時間一天天過去,拓跋野隱藏之處聚集的強者是越來越多,誰也不想離開,

就算有些人離開了,又有新的強者加入進來,

這片區域,都被翻找了無數遍,還是沒有找到九頭蟲,

這天,有人傳來消息,看到九頭蟲現身了,

這個消息一出,那些強者再也坐不住了,紛紛離開,去尋找九頭蟲的蹤跡了,

拓跋野修鍊結束,發現四周已經沒有人影了,

「這些人總算是走了,我也該離開這個地方了,」拓跋野笑著說道,

他從幽冥仙府出來,然後快速離開,

他還沒有走多遠,就得到消息,又有人看到了九頭蟲的蹤跡,

得到這個消息,他不知道是真是假,

「到底要不要去看看究竟,」拓跋野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他暗暗盤算:「我已經有了一株九頭蟲,有生命聖樹幫忙,能夠培養出很多九頭蟲來,既然如此,就算真的有其他九頭蟲現蹤,我也沒有必要去湊熱鬧,萬一是別人的陰謀,說不定把性命搭上了,」


想明白之後,拓跋野加快速度,離開了深淵沼澤,直接回到冒險者之城去了,

九頭蟲是意外的收穫,他相當滿意了,

他已經交代生命聖樹,讓生命聖樹儘早把九頭蟲培養成熟,然後培育出更多九頭蟲來,

生命聖樹也喜歡培養極品仙藥,等這些極品仙藥形成規模,對他的幫助也會大很多,

回到冒險者之城,他沒有回到以前的院落,他擔心院落被人盯上,所以隨意找了一家客棧住下,

這次回來,他還準備看看能不能遇到雲雨菲三人,

好不容易建立的關係,要是沒有遇到人,也就白費事了,

他沒有用神念之力肆意去查探,他擔心有金仙境強者隱藏在冒險者之城,

最近冒險者之城附近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聖宗留下金仙境強者坐鎮冒險者之城完全是有可能的,

一旦他動用神念之力,很可能被金仙境強者察覺,事情就麻煩了,

還是低調一點好,輕易不要暴露修為,

不能動用神念之力,他只有去街上碰碰運氣了,看能不能遇到雲雨菲他們,

他在深淵沼澤多呆了一個多月,也不知道雲雨菲他們是否離開了,

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拓跋野就出門碰運氣去了,

冒險者之城還是很熱鬧的,一大早上,街道兩邊就擺滿了地攤,各種寶物都有出售的,

尤其是一些鬼修的寶物,最近市面上比較多見,

之前,大批強者在魔鬼森林裡面獵殺鬼修強者,總共殺了不少,其中一些比較次的寶物被拿了出來,價格還不低,

不過,真正好的鬼器,一般人絕對不會拿出來出售的,

地攤上擺放的基本上都是殘缺的鬼器,是一些冒險者在魔鬼森林撿到的,

這樣的鬼器,基本上沒有什麼價值可言,

拓跋野一邊走,一邊看那些寶物,希望能夠有所收穫,

這是他的習慣,習慣成自然,

就算他有再多寶物,遇到好的寶物,他還是會想辦法買下來的,

正走著,突然有人驚喜道:「杜大哥,是你嗎,你終於回來了,」

聲音非常熟悉,拓跋野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葉楓鼓起手掌,笑著跟他說:「老林果然慧眼識珠,很好,歡迎加入我們,我安排你到軍隊軍訓半年途中學習政壇的知識,一切都靠自己,我相信你可以改變這個社會,糾正社會的風氣,你就像棋子中的這個。」

習俊梟肅然起敬,這是個神聖的任務,肩上背負著社會的使命和一身神秘的不解之謎,都等待他一一破解,在這條路上,他將會走得如何?

雛雯雯新婚之夜,彼此分好房間,習俊漫偷偷溜進來,她昂首挺胸看著樂尊,不懷好意地笑了笑,為了保護好雛雯雯,她豁出去了,「樂尊,從今往後,這裡是我和嫂子的房間,你就住隔壁,這樣可以掩人耳目。」

一臉的瑟地看著他,樂尊摸摸頭,尷尬一笑,他也沒有要和雛雯雯一起住的意思啊,看來雛雯雯的小姑子對他意見頗大。

雛雯雯捂著頭,暈乎乎的,看來是太累,他們嘰嘰喳喳的聲音,刺激她每條神經,忍不住要發飆的感覺,不耐煩地說句:「好了,能讓我休息了嗎?」

馬上,一句話平靜了所有,樂尊自覺退出去,女神發話不得不聽,真的愛是尊重而不是佔有,這是他愛情的座右銘。習俊漫則乖巧地睡在一邊,小巧玲瓏的手搭在雛雯雯肚皮上,微微凸起的肚子,很結實,雛雯雯緊緊閉上雙眼,順其自然地接受,她該做點事情了。

第二天清晨,雛雯雯早早起來,現在自然沒人想到樂家的新媳婦會出來工作,她想找份工作,自力更生,經濟蕭條,婆婆的醫療費傭人費天天都在需要,習俊漫也需要讀書,就算樂家家財萬貫也跟她沒有關係,只是尋求一個庇護所,安頓家庭,欠人家的也夠多了,想著想著,習俊漫也起床了,比起自己家,別人的地方總是睡不慣,很難才能入睡,看著雛雯雯起來擺弄東西,好奇地問道:「嫂子,你怎麼這麼早?你在幹嘛呢?」

雛雯雯轉過頭一看,溫婉地說:「我打算開個網店賣掉這些東西,積累太多了,估計可以買個可觀的數目。」

習俊漫驚奇地看著她,居然有這樣的想法,她也有一堆東西,全新都沒機會用的,一同交給她,「嫂子,我這些也拿去,一起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