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那門百萬學分飛行秘法則有殘缺,據說總共有五層,但這裡只有前面三層。

「僅僅是前面三層,就價值百萬學分,這一門飛行秘法還真是可怕,選擇這一門吧,就算是以後無緣找到後面兩層秘法,單單是前面三層的價值比其他兩門更高,也足以說明它比那兩門更強了。」楚暮暗道,迅速取出身份劍令。

這一次,可沒有像上一次在劍器閣那般冒出一個齊少凡來跟自己爭搶。

身份劍令按在封禁上,學分被扣掉,封禁消失,楚暮將那一門飛行秘法撈在手中。

檢查一下身份劍令,發現裡面的學分少了七十萬,而不是一百萬,楚暮方才想起這是銅劍榜學員的福利之一。

「不錯,三十萬學分等於悟劍室三十個時辰。」暗暗一笑,目光落在手中的書冊上。

這是一本古老的書冊,黃褐色的封面有些粗糙,卻給人極好的手感,上面寫著四個筆走龍蛇直欲騰飛的大字:橫天練空。

「橫天練空,當真是好霸氣的名稱。」暗暗一笑,也沒有翻開,楚暮直接將這本書冊收進空間腕輪之內,轉身走下樓梯。

「要不要順便去劍器閣兌換兩口上品劍器?」楚暮暗暗想著,三息后否定這個想法:「兩口上品劍器就算是七成算,起碼也價值上百萬,而上百萬學分則可以在悟劍室之內參悟一百個時辰,還是將學分先用在意境的參悟上吧,一旦意境提升起來,實力必定更加強大。」

獲得飛行秘法橫天練空之後,楚暮每日的修鍊又多了一個項目。

劍氣修鍊,劍術領悟,意境領悟,劍勢領悟,秘法領悟等等。

劍氣修鍊自然就是天元九轉了,而劍術領悟除了劍術師的基礎劍術以及發力技巧之外,還有驚風劍術要修鍊,此外,金鋒劍術的融合也在不斷的進行。

像之前楚暮最後擊敗庄烈的「裂空劍擊」就是金鋒劍術前面十三式基式融入最後殺招金鋒裂空的成果,到目前,楚暮已經將前面的十式都融入了金鋒裂空當中,使得金鋒裂空的威力大增,不遜色於驚風劍術大成驚風烈的程度。

而裂空劍擊和驚風烈不同,驚風烈是呈一片攻擊的,波及一定的範圍,裂空劍擊卻是將力量凝聚為一體,直接進行點攻擊。

真要論起來,裂空劍擊的點攻擊威力明顯勝過大成驚風烈許多,和破獄一劍相比也毫不遜色,並且速度快的不可思議,被楚暮當做底牌之一。

固定每天的修鍊,楚暮成了早出晚歸的人,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悟劍室之內,其他時間則用在劍勢劍術劍氣的領悟和修鍊上。

其中楚暮也有翻閱種種典籍,尋找所謂的摩羅劍宗,可惜都沒找到。


一天又一天飛快過去,一轉眼又過去三天時間,同樣是每天八個時辰,楚暮的撕裂意境再次從二成六提升到二成七。

越是往上的提升就越困難。

若是在常規意境之中,二成七到二成八的提升難度不會相差那麼多,但撕裂意境的領悟難度勝過常規意境太多,無形中每一點差距都會被放大。

從二成七提升到二成八,足足花費了楚暮三天半時間,從二成八提升到二成九,楚暮花費了四天的時間,而後,從二成九提升到三成,楚暮花費了五天的時間。

每天八個時辰,楚暮身份劍令上的學分越來越少。

秘法橫天練空不愧是需要百萬學分才能夠兌換到的,十分高深,楚暮看了兩天之後,也僅僅是將第一層領悟,第二層比第一層更加高深好幾倍,第三層又比第二層高深好幾倍。


楚暮甚至在想,要不要拿出一部分悟劍室的時間用來參悟橫天練空,後來想想就算了,還是將時間全部用在撕裂意境上,等到撕裂意境領悟到四成之後,再服用煉意丹加速撕裂意境的參悟提升。

「應該去挑戰一下天級劍樓了。」暗道一聲,楚暮前往百事堂分部提出申請。

還是上次那個執事,馬上做楚暮的見證人,與楚暮一同挑戰劍樓居住權。

首先是擊敗十個地級劍樓學員,對於楚暮而言,輕而易舉,甚至有四個知道楚暮已經名列銅劍榜,哪怕只是第一百名,也知道自己不是楚暮的對手,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主動認輸。

最後的天級劍樓挑戰,楚暮選擇了三十八號,因為三十八號正好是趙龍坤所居住的劍樓。

論純粹的劍術造詣,趙龍坤在劍術為王大賽上被楚暮輕易擊敗,雖然他有著化氣圓滿的修為,但比起庄烈來卻還是相差了不少,怎麼可能會是楚暮的對手。

趙龍坤沒有打,很光棍的選擇直接認輸,他知道自己不是楚暮的對手,和楚暮打自找虐待,誰知道楚暮會不會趁機將他打傷呢。

反正再過不久,楚暮就完蛋了。

……天級劍樓的靈氣是外界的二十成,比地級劍樓更加明顯,修鍊起來效果更好。

距離楚暮取得銅劍榜第一百名,一個月時間過去了,楚暮在悟劍室內消耗了兩百四十萬學分,再加上兌換橫天練空打折后的七十萬,身份劍令的學分還剩下一百九十萬多。

而楚暮現在的撕裂意境,剛好領悟到三成二的程度,三成二的撕裂意境,比起二成五的撕裂意境威力更加強大,明顯要強出許多。

橫天練空秘法,楚暮也將第一層練成,但第二層卻只是剛剛領悟透還沒有開始修鍊。

今日,楚暮再度離開三十五號天級劍樓,準備再次前往悟劍室之際,發現劍樓之外站著一個百事堂的執事。


「楚暮,府主大人要見你。」執事露出一臉笑意,開門見山的對楚暮說道。

「府主要見我……」楚暮心頭微微一震,回想起高深莫測的府主,回過神來對執事點點頭:「請帶路。」(未完待續) 內府府主名為端木行空,一向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具體修為無法確定,楚暮估計至少是元極境,甚至可能超過元極境。

面對內府府主,府主先是對楚暮讚賞幾句又激勵了幾句,隨後便告知楚暮必須履行的義務,首次名列銅劍榜享受福利的同時所必須履行的義務:鎮守靈石礦。

楚暮恍然大悟,劍府所消耗的靈石自然不是無中生有憑空生出,是有一座龐大的靈石礦在不斷的開採供應。

「你還有什麼疑問?」端木行空微微笑道。

「府主大人,不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摩羅劍宗?」楚暮靈光一閃,問道。

「摩羅劍宗……難道你已經接觸過他們?」端木行空一下子站了起來,眼中有精芒流轉。

「是。」楚暮將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這一次你去鎮守靈石礦,也很可能會和摩羅劍宗的弟子再次遭遇。」端木行空重新坐下,淡淡說道:「在我們大坤王朝之內,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劍派,這些劍派全部是受到王室管轄,等於是王室所扶植起來培養新人的基地,而大坤劍府則是總基地,是各個劍派傑出弟子的匯聚之處。王朝之內,除了我們劍府之外,還有四大劍宗不接受劍府的管轄,他們自成一脈,這四大劍宗分別是你已經接觸過的摩羅劍宗,還有真炎劍宗和黑水劍宗以及金剛劍宗。」

「摩羅劍宗……真炎劍宗……黑水劍宗……金剛劍宗……」楚暮暗暗重複一遍,將四大劍宗的名字記下。

「除了四大劍宗之外,王朝之內還有幾個獨立於劍府的組織,論實力還不如劍府,但卻要比上品劍派更強大上好幾倍。」端木行空也稍微解釋了一遍。

「四大劍宗的弟子自稱宗派界,他們所提倡的信念和我們有所差別,對於我們劍府頗為敵視,認為我們是王室培養的鷹犬。」端木行空淡淡說道,楚暮敏銳的發現他平淡的語氣之中蘊含一絲的不屑:「原本,四大劍宗的實力聯合起來,也只是和我們劍府差不多,但六十年前劍府的一場浩劫,使得劍府的實力整體下降許多,大不如前,幾十年下來也難以恢復。雖然劍府的實力依然勝過任何一個劍宗,但若是兩個劍宗聯合起來就能夠壓制劍府,好在四大劍宗之間並不和諧,互相敵對,尤其是金剛劍宗和摩羅劍宗更是互相敵視。」

楚暮仔細的聽著,心中對於端木行空口中的六十年前的劍府浩劫非常的好奇,不禁回想起外府時,鎮守修鍊聖地的長老所說的禁忌。

「府主大人,六十年前的劍府浩劫到底是什麼?」忍不住好奇問道。

「這一點,你還不需要知道,當有一天你能夠突破到元極境時,才有資格。」端木行空淡淡說道,旋即將話題轉移:「此次鎮守靈石礦的時間是半年,雖然說是首次上銅劍榜的義務鎮守,但也不是白乾,半年之後返回劍府,你可以得到一百萬學分的獎勵。」

「百萬學分……」楚暮正愁著該如何賺取大量的學分,一般去做任務所獲得的學分也不是很高,頂多就是十萬,卻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才可能完成。

像現在這種鎮守靈石礦半年就能夠百萬學分,楚暮甚至在想要不要多來幾次。

「靈石礦盛產靈石,其中一處位於王朝的邊荒,和黑鷹王朝交界之處,因此,到時候可能不僅會有妖獸襲擊,也可能會有四大劍宗的弟子,還可能出現黑鷹王朝的劍者。」端木行空的語氣突然帶上一絲凌厲:「不管是誰,只要是膽敢覬覦我大坤劍府靈石礦的人,一律下殺手,絕不留情,如果是你無法處理的事情,可以給劍府傳音,馬上會派人增援。」

「嗯。」楚暮點點頭,突然對這個鎮守靈石礦的任務有種期待感,熱血都要沸騰了。

接下去,端木行空又告知楚暮關於靈石礦處的種種情況,讓楚暮對靈石礦提前有一個了解,免得到了那裡,一頭霧水摸不清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家族那邊可以放心,我會儘快派幾個高手前去暗中保護,你可以出發了。」最後,端木行空說道,派人帶走楚暮。

……碧雲如洗的天空,一望無際。

兩頭紅冠鶴展翅飛行在高空之中,速度極快,迅速往大坤王朝的西北方向飛去。

每一頭紅冠鶴上各坐著一人,其中一個是楚暮,另一個則是劍府的一名執事,奉府主之命帶領楚暮前往邊荒靈石礦。

若是以後楚暮再有這樣的鎮守任務,認得路知道怎麼去,就不需要執事帶路了。

「楚兄,到了靈石礦處,可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林執事劍氣傳音道。

雖然他的年齡比楚暮大了許多,但沒有以長輩的姿態,反而稱楚暮為楚兄,因為他知道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劍術之王的頭銜,還有入內府不足一年就名列銅劍榜等等,種種方面都足以說明楚暮來日的成就無可限量。

「此話怎講?」楚暮當即反問。

雖然端木行空會和楚暮說靈石礦的種種情況,但都是正常的情況,是一些常識性的東西,讓楚暮對靈石礦處有了基本的了解。

「楚兄應該也從府主大人那裡了解到,我們劍府的靈石礦總共有四處,邊荒靈石礦是其中一處,是最小的一處,也是歷來首次名列銅劍榜學員義務鎮守之處,不過靈石礦處常年都有劍府劍衛守護著,除了劍府劍衛之外,還有許多開採靈石的工人。」林執事緩緩說道:「其實,劍府讓銅劍榜上的學員去鎮守靈石礦,是對銅劍榜上學員的一種考驗和歷練。」


楚暮聞言點點頭。

按照端木行空所說的,鎮守邊荒靈石礦的劍府劍衛不只一個,每一個至少都有著化氣境的劍氣修為,其中劍衛統領更是有著氣海境的修為。

雖說銅劍榜上的學員實力強大,都有著跨級戰鬥的能力,但在氣海境劍者面前卻不算什麼,還不夠看。

之所以讓首次名列銅劍榜的學員去鎮守,完全是給學員一次歷練的機會,同時也是看看這個學員各方面潛力的一種考驗。

真正的強者,是經得起考驗的,真金不怕火煉。

「據我所知,靈石礦的劍衛因為常年駐守,都已經形成了自己的勢力,雖然他們不能也不敢脫離劍府的管轄,但因為距離劍府夠遠,儼然自成一體。」林執事說道:「被劍府派去的學員雖然不直接受到劍衛統領的管轄,但在一定的程度上,還是需要和對方合作。」

「嗯。」楚暮點點頭。

「以往有些學員,以為自己名列銅劍榜就非常的了不起,有些自大了,結果一到了邊荒靈石礦眼高手低有些瞧不起人,和靈石礦劍衛鬧出種種矛盾,最終狼狽收場。」林執事看了看楚暮的神色,發現楚暮並沒有什麼不悅,便繼續說下去:「倒不是我在教楚兄要怎麼做,而是讓楚兄先知道靈石礦的情況。」

「這些對我有用,還請執事不吝賜教。」楚暮道,謙虛的話和態度讓林執事很高興。

「好,那我就繼續說。」林執事哈哈一笑:「所謂天高皇帝遠,再加上邊荒靈石礦是劍府四大靈石礦產量最小的一個,所以劍府平時不會對邊荒靈石礦有太多的關注,因此,邊荒靈石礦的劍衛們儼然成了土皇帝,說一就是一,任何人都不得違背,否則就會被他們懲罰。」

「所以我的建議是,楚兄到了那裡,只管做自己的事情,不要和劍衛們有什麼交集,也不要和他們起什麼衝突,直等到半年之後時間一到,自然就返回劍府,相安無事。」林執事說道,他的態度很誠懇,可以讓人感覺出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

「以前是不是出現過銅劍榜學員死亡的情況?」楚暮突然問道。

「對,在邊荒靈石礦,十年前的確是出現過兩起銅劍榜學員死亡之事,不過調查的結果是那兩個學員自己不小心,一個死在妖獸手中,一個死在黑鷹王朝的劍者手中。」林執事說道。

「哦,對了,靈石礦的劍衛們大體實力到底如何?」楚暮心思一動,他雖然知道邊荒靈石礦的劍衛,至少是化氣境的修為,甚至有氣海境的劍者存在,但到底如何卻還不清楚。

「靈石礦的劍衛從低到高劃分成普通劍衛,劍衛小隊長,劍衛中隊長,劍衛大隊長,劍衛副統領和劍衛統領。」林執事當即解釋起來:「普通劍衛的修為一般是化氣入門,而小隊長則是化氣小成,中隊長是化氣大成,大隊長是化氣圓滿,副統領則有氣海境入門的修為,統領的修為應該是氣海境小成,這是我以前所了解到的,現在也許會更加厲害了。一個小隊長統領十個普通劍衛,一個中隊長會統領三個小隊,大隊長總共有四個,每個統領三個中隊。據說統領常年閉關,日常瑣事都由兩個副統領輪流打理。」

一番解說下來,楚暮在原本的基礎上,對於邊荒靈石礦的了解更加的深入了。

他心裡有著自己的想法,但對於林執事所說的話都記在心中,也很感激,這些對他有不小的用處。

(未完待續) 從大坤劍府所在的黑蛟山到西北邊荒靈石礦,算上中途的休息時間,總共用了八天才抵達。

邊荒不愧是邊荒,一眼望去,就是一片無垠的荒蕪大地,寸草不生,土地是暗褐色的,顯得荒涼而厚重。

楚暮也注意到,在這片荒蕪大地上,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城池,按照林執事所說,這座城池叫做邊荒城。

大坤劍府四大靈石礦之一就位於邊荒城外一百里處的天荒山脈中。

天荒山脈的一段位於大坤王朝之內,另外一段則位於黑鷹王朝之內,因此,天荒山脈就成了一處大坤王朝與黑鷹王朝爭奪之處。

大坤王朝自然要將整座天荒山脈列入版圖,黑鷹王朝也有著同樣的想法,因此兩大王朝之間就處於敵對狀態,也因為天荒山脈正對應了這個荒字,資源沒有那麼豐富,使得兩大王朝沒有發兵駐守,從而造成大衝突。

至於天荒山脈的名字來由,據說在天荒山脈之中有天荒巨獸棲息。

……「嚴大隊,那個楚暮已經到了,正在外面等著呢。」天荒山脈上大坤王朝的邊荒靈石礦處的一座洞中,一個身穿制式輕甲的劍者正對高坐首位的劍者躬身行禮道。

「哦,已經到了。」被稱為嚴大隊的人咧嘴一笑,雙眼綻放出奇特的光芒,旋即一揮手:「去,把他帶過來見我。」

「是。」劍者當即轉身退下,走出洞府。

「大隊,這楚暮終於來了啊,只要我們好好安排一下,讓他有來無回,到時候……」嚴大隊旁邊的一個劍者露出一抹笑臉,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低聲說道。

「把這些想法吞回去,不該說的話絕對不要說,到時候就算是楚暮死了,也是死在妖獸的口中,或者是死在四大劍宗或者黑鷹王朝劍者的手中,和我們沒有關係。」嚴大隊當即呵斥道。

「是是是,和我們沒有關係。」那劍者連忙點頭哈腰的樣子連連附和。

……林執事將楚暮帶到這裡之後,便帶著楚暮的坐騎紅冠鶴再度啟程返回大坤劍府,臨走之前又特地的交代了楚暮一番,盡量避免和這裡的劍衛起衝突。

不必要的衝突,楚暮也不喜歡,他來這裡就是義務任務,只要半年時間一到,任務完成就可以返回劍府,領取一百萬學分,繼續前往悟劍室參悟。

可惜啊,這裡沒有悟劍室,而且這個任務也來得太突然了。

一邊想著,楚暮一邊打量四周,很荒,山上也是寸草不生,都是暗褐色的岩石,吹來的風就像是刀子一樣的銳利,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了。

而且這裡的靈氣比起劍府來,要稀薄了許多,只是楚暮卻發現,雖然稀薄卻非常的精純。

「這樣的精純度,只怕不輸於天級劍樓了。」暗道一聲。

這時候,有一道身影迅速從遠處飛奔而來,停在楚暮的面前。

「楚暮,嚴大隊召見你。」這個劍衛冷冷的看著楚暮說道。

召見這兩個字讓楚暮不喜歡,因為他並不是這個嚴大隊的手下,只是初來咋到,楚暮還不知道要住在哪裡,總不能站在這荒山野嶺上風吹日晒的吧。

何況到了這裡,和劍衛的接觸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怎麼樣都要見上一面,該如何就得如何。

「帶路。」淡淡說道,楚暮瞥了這個劍衛一眼,化氣小成的修為。

楚暮的語氣讓這個劍衛當即要一怒,劍衛在這裡就是土皇帝,除了他們的上司之外,其他人一概都不放在眼裡。

眼皮一抬,雙眼綻射出凌厲精芒,這劍衛心頭一顫,只感覺楚暮的眼神非常的可怕,好像兩口劍器似的洞穿而來。

他這才想起楚暮的修為可要比他高了許多,而且還是銅劍榜上的學員,只怕一身實力和普通的化氣圓滿劍者相比也毫不遜色。

「總有收拾你的時候。」劍衛暗中說道,冷哼一聲,轉身帶路。

劍派之中劍府之內劍者們所居住的是劍樓,但是在這天荒山脈上,到處都是高低不平,甚至岩石林立,劍樓雖然也可以建造,卻要花費更多的資源才行。

所以,就地取材,挖掘成一個個的洞府,供劍衛們居住。

洞府有多少個楚暮還不知道,他跟著這個劍衛,進入其中一個洞府之中。

洞府的入口有三米多高三米多寬,布置有封禁,這封禁具有強大的防護力量,能夠擋住氣海境級別的攻擊,使得洞府不會坍塌。

洞府內部的面積非常的大,足夠同時容納幾百號人了,一進入洞府,楚暮便迅速的掃視一圈。

洞府上空有明光珠一字排列開去,將整個洞府照明得如同白晝一般。

而洞府內的空間很大,足以同時容納個幾百號人不擁擠,楚暮還發現在洞府之中另有幾個的一米多高的入口,似乎是洞中洞。

「嚴大隊,人帶到了。」劍衛對高坐首位的嚴大隊拱手鞠躬,語氣恭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