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金髮妹子被蒂娜的舉動給嚇的半死,畢竟那可是撕她的衣服啊。

蒂娜輕輕一笑,然後把金髮妹子給拖了起來,因爲葉寒在,蒂娜完全不擔心這個女人會動手對付自己。

葉寒將金髮妹子綁在了一張椅子上,不讓她動彈。

“誰派你來的。”葉寒看了一下窗外,然後對着金髮妹子說道。

金髮妹子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哇哦,脾氣還真硬呢。”蒂娜抓住金髮妹子的下巴,左手按在了金髮妹子的大白兔上,語氣陰森的說道:“規模還真大呢。”

說着,蒂娜還捏了一下。

金髮妹子的臉頓時就紅了,而且捏她的,還是個女人。

葉寒在一旁看的那個震驚啊,難道蒂娜對女人也感興趣?

“喂喂喂,親愛的,你先一邊去。”葉寒滿頭大汗的把蒂娜拉到一旁,這麼下去那還得了。

“怎麼,對我有意見啊。”蒂娜不滿的抱住了葉寒的手臂,不願意離開。

“那個,不是,你先去盯着外面,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你就告訴我,我先審問一下這個殺手。”葉寒一邊說一邊把蒂娜推到落地窗前,然後將軍用望遠鏡交給她,示意她觀察外面的情況。


蒂娜不滿的白了葉寒一眼,然後拿起望遠鏡,看着酒店外面的三輛車。

這三輛車從剛纔就一直停在那,而他們也沒有行動,幽靈等人當然不會擅自出手。

“我有一千種辦法能讓你開口,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的底線,你別忘了,我是誰!”

葉寒站在金髮妹子的面前,滿臉陰沉的說道。

說着,葉寒釋放出了自己的殺氣。

恐怖的威壓,一下子讓金髮妹子的臉色有些蒼白。

她不是沒殺過人,但她沒有葉寒這麼恐怖的殺氣。

“我說了,你就能放過我麼?”金髮妹子擡起頭看着葉寒。

“先告訴我你的名字,我以前沒見過你。”葉寒打量着金髮妹子,她給葉寒的印象很陌生,她絕對不是殺手榜上的人,殺手榜上的每一個葉寒都知道。

“雪莉。”金髮妹子回答道。

雪莉?

葉寒在腦海裏快速腦補了一下,依然沒有印象。

“好吧,看來你是新人了,怪不得敢接受刺殺我的任務。”葉寒聳了聳肩,然後繼續問道:“是誰派你來的。”

“我不能說。”雪莉一下子又很倔強的說道。

葉寒挑了挑眉毛,這女人耍自己呢。

“好吧,是誰派你來的已經不重要了。”葉寒拿出手槍,將子彈上膛。

“反正我會查出是誰要殺我。”

葉寒將槍口對準雪莉的腦袋,說道:“拜拜了。”

“親愛的,別殺她。”

就在葉寒就要開槍的時候,蒂娜卻制止道。

“爲什麼?”葉寒放下槍,不解的看着蒂娜,“你不會真的對她感興趣吧,親愛的,你可是我的人啊。”

蒂娜白了葉寒一眼,然後對着雪莉說道:“你需要錢,是嗎?”

雪莉原本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但蒂娜的出言相救讓她感到驚訝。

而蒂娜的問題,也讓雪莉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我給你一億美金,你做我的手下!”蒂娜看着雪莉,笑道。

“我去,一億美金。”

葉寒想不到蒂娜會要這個女人當她的手下,難道蒂娜真的是看上這妹子了?

“親愛的,你們都是女的啊。”葉寒看了一下蒂娜,又看了一下雪莉,這是啥情況。

蒂娜沒有理會葉寒,而是繼續看着雪莉。

葉寒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拿出狙擊步槍,走到落地窗前,觀察着敵人的行動。

在蒂娜的注視下,雪莉點了點頭。

蒂娜輕輕一笑,走上前幫雪莉解開了繩子,然後在她的耳畔說道:“既然當了我的僕人,你就一切都要聽我的。”

“我知道你們都是爲錢賣命的人,只要給你足夠的錢,你願意做任何事情,對吧。”

“是的。”雪莉點了點頭。

“你只是個新人而已,所以我纔會這麼做。”蒂娜看了雪莉一眼,然後說道:“等會我要你保護我的安全,你也該履行你的職責。”

雪莉點了點頭,雖然她沒有葉寒那麼強悍的實力,但也很不錯了,保護蒂娜的安全沒什麼問題。

“親愛的,給她武器吧。”蒂娜對着葉寒說道。

葉寒無奈的笑了笑,原來蒂娜是爲了不想給自己帶來麻煩,特意花錢把這殺手給收買了,當她的保鏢。

這樣也好,給葉寒省去了不少麻煩,有人保護蒂娜的安全,這也很不錯。

“接着。”葉寒將剛纔從雪莉手上搶來的槍還給她,然後繼續觀察着那三輛車。

“既然爲錢賣命,那等我我遇到什麼危險,你都要用盡全力去保護我,哪怕爲我擋子彈。”蒂娜對着雪莉說道:“只要過了今晚,我會給你更大的好處。”

雪莉點了點頭,看向蒂娜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

女人之間的交流,有時候只需要一個眼神。


“準備好,他們行動了。”葉寒通過狙擊鏡,看到了三輛車裏的人都開始下次,而且是全副武裝。

聽到葉寒的話,蒂娜連忙從懷裏拿出手槍。

“幽靈,解決掉所有靠近酒店的敵人。”

說着,葉寒將子彈上膛,然後瞄準了一名敵人。

然而,就在葉寒準備開槍的時候,葉寒的瞳孔瞬間縮成了最危險的針孔狀。

RPG!

一名僱傭兵手持RPG,瞄準了他所在的房間。

難道這些人剛纔一直沒有行動,就是在鎖定自己的房間?

葉寒沒有再去想太多,連忙瞄準了那名僱傭兵。

“咻!”

葉寒沒有太多的時間思考,鎖定那名僱傭兵後,就直接扣下了扳機。


“子彈打碎了落地窗,直接往那名僱傭兵而去。

而那名僱傭兵也在同一時間裏,扣下了扳機。

“呼……”

***直接往葉寒的套房裏飛來。

“噗!”

在僱傭兵將***發射出去後,子彈就打穿了他的喉嚨,直接奪走了他的性命。

看着快速飛來的***,葉寒連忙大吼一聲:“趴下!”

說着,葉寒身形一閃,抱着蒂娜撲到在地,用自己的身體保護着她。


在***靠近窗戶的那一刻,葉寒伸出右手,念力直接轟出。

“轟!”

***在距離套房窗戶五米處爆炸,威力直接將整個落地窗砸碎,玻璃碎片飛的到處都是。

因爲有念力的幫助,套房沒有受到多大的波及,但玻璃碎片在葉寒的身上劃出了幾個口子。

“親愛的,你還好吧。”

爆炸過後,葉寒連忙查看蒂娜的狀況。


蒂娜沒有受傷,只是頭髮有些亂。

但這個時候,也沒人去關心形象的問題。

葉寒轉過頭看了雪莉一眼,她的手臂被玻璃碎片給割傷了,鮮血不斷的流出。

不愧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殺手,在關鍵時刻,她懂得怎麼去保護自己。

葉寒對着雪莉點了點頭,然後走到破碎的陽臺前,拿起掉落在地上的狙擊步槍。

“幽靈,動手吧。”

葉寒對着無線電說道。

而剛纔的爆炸幽靈等人都看到了,聽到葉寒的聲音後,死神殿的成員們都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然**緊了手中的槍,開始對敵人發起攻擊。

在這個雷雨交加的夜晚,葉寒等人和這些僱傭兵,殺手,展開了生死決戰。 黑暗之中,四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飛躍般向著東北方向前進,冥魂魔尊派來的四位魂使也即將到達。

……

進去容易出去難,清靈在瘴氣中穿梭,真真切切的感覺到出去時候的路程要比進來時長的多了。

小半日時間過去,依舊不聽紫寶說一聲『快要出去了』。

她耐住心思按照紫寶的指示走啊走,一邊計算著路程,從出去的那一刻開始到現在,所走的路程已經是進來時候的四倍了。

幾個時辰時間,白色蛋都安安靜靜的在清靈懷裡消化著吸收的靈氣,這些靈氣一旦全部消化掉,孵化只在眼前。蛋內的小生命第一次覺得自己跟著這個『主人』也不全然是壞事,雖然這個主人拿自己當了幾次盾牌,自己挨了不少打,可是能得到這麼些靈氣,它已經不記仇不記恨,反倒是對自己這個主人滿意直至,就等孵化后對她誇獎一番了。

走著走著,清靈只覺得懷裡的蛋越來越重,本來沒有多少重量的蛋此時大小不變,可重量已經突破十斤。

這點兒重量對清靈來說不算什麼,只是蛋的變化讓清靈有些驚喜,看來吸收大量靈氣的它也快要到孵化的時候了,只是不知道破殼而出的是個什麼東西。

「小妞,快要出去了。」

終於,她等到了這一句話。

「可是,外面有兩隻鬼物好像在等著你。」紫寶又說。

「兩隻?沒關係,出去順手解決了就行。」才兩隻鬼物,清靈根本不放在眼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