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電影外,新一輪的敲門聲又響起。

秦陽看向那枚懸浮着的瓜子:“噼噼,開個門唄。我懶得過去了。”

那枚瓜子周圍突然顯示出了一個身影。

鬼阿姨拿着那枚瓜子,緩緩開門,重新恢復成正常人看不到的模式。 根本就沒有什麼嶽倩妮的魂魄在秦陽家裏。

嶽倩妮早就已經前往鬼門關。

秦陽讓歸塵跟她聯繫過。嶽倩妮同意讓秦陽以他的方式,來讓那些害她死去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而她本人打算回家一趟,最後看看父母,等過了頭七,她就可以了無牽掛的走了。

秦陽其實對於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因此這件事上,還算盡心盡力。

嶽倩妮來了其實也沒什麼用。她不是壞鬼,也沒有任何想要報仇、報復、血債血償的意思。她最大的希望就是那些深深傷害過她的人,能夠向她真心誠意的道歉,從此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

這樣的她,其實根本連枚瓜子都拿不起。

所以秦陽纔想到用這樣一種方式,用鬼阿姨來假冒成嶽倩妮。並且傳播出去“只有所有人都道歉,死去的嶽倩妮感受到了他們真誠的歉意,並且選擇原諒他們之後,他們身邊的困擾才能罷休”這樣的消息。

第三個來敲門的,不出意料是短髮女曹燕。

“嶽倩妮,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把你喜歡吉慕勳的事情告訴王思琪。我本來是跟你一起去的,你平時對我那麼好,我真的錯了……原諒我。我那時候真的是被迷了心竅……我以後一定到一個好人,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嶽倩妮,能不能原諒我啊……”

秦陽換了爛片,點開了一部《無間道》。這可是老劇了。裏面的經典臺詞多到飛起。

“我以前沒得選擇,我現在想做一個好人。”

“好,跟法官說,看他讓不讓你做好人。”

“那就是要我死。”

……

蘇婭看向秦陽的目光變得意味深長。她開始意識到秦陽在做什麼,也沒有拆穿,繼續陪在他旁邊,兩個人一起窩在沙發上,看着電視。

“好人這個定義真的很沒意思。沒有人是純粹的好人。”秦陽分析道,“只要是人,有私慾,有犯錯的情況發生,就註定這個人不會成爲好人。”

“你說的對。”

不遠處的短髮女哭得梨花帶雨,淚眼朦朧地看向秦陽他們的方向。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她明顯感覺到秦陽他們這是故意的。故意放的《無間道》,故意說的“好人”不“好人”。

秦陽沒回頭,只是側眸瞥了一眼。

短髮女簡直就是社會上的一大敗類——他們理所當然地享受着身邊人給他們帶來的福利,卻又爲了自己更高程度的“追求”,毫不猶豫地把身邊對他們很好的朋友給出賣了。

他們可以有無數的花招來爲自己開脫,其中最多的幾條就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到會變成那樣”、“我錯了,我現在想當個好人,能不能原諒我”……

真是難爲他們能把這樣的話說出口。

要多大的臉才能在賣完別人之後,再抱着人家的大腿說“能不能原諒我”這樣的話。

掉幾滴鱷魚的眼淚就能算是懺悔了麼?這年頭,真情與實意真是太稀薄了。錢來錢去,面子工程。真正的懺悔該如何,人們似乎都沒什麼概念。

“曹燕,我給你友情提示一下啊。假如你是嶽倩妮。你對身邊的人很好,然後別人轉手就把你給賣了。然後,你一直很信任的那個人一直躲避,一直自欺欺人地以爲什麼事都難不倒你。結果,你死了。可就連死後,你身邊的人還只是乾嚎幾下,假裝掉幾滴眼淚,然後希望你原諒他們,你覺得你會同意麼?”

曹燕沉默了好久。

她低着頭,額前的頭髮掉到前面,遮住了半張臉。

“秦大師,你說該怎麼辦?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說着說着,曹燕又要哭起來。

這跟鬼阿姨反饋過來的畫面裏,那張得理不饒人的快嘴可大相庭徑。

秦陽突然側頭,跟蘇婭咬耳朵:“你說,要是讓曹燕去拍戲,以她這兩面派的演技,絕對比剛纔那部爛片裏的流量女主演得好得多得多。”

蘇婭想了想,好像覺得也對。但這個想法又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只好進行了一下眼神交流。

“怎麼樣? 找個好漢做情人 懺悔好了麼?道完歉就走吧。只要你真心誠意的道歉,到時候她就會給你們全部解除的。”

秦陽伸了個懶腰,終於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準備出門買食材。

“今天想吃什麼? 總裁大人,請放手 哥給你做大餐。趕明兒個,咱們再出去旅遊去。反正暑假還有最後幾天,還可以浪。七夕咱們雖然錯過了,但還是得補起來的。”

蘇婭微笑,點頭。

曹燕還想再留下來說點什麼,可是她站在原地,磨磨蹭蹭的,頻繁看向秦陽他們。根本就沒有真的定下心來要道歉的樣子。

秦陽心中嘆氣,走了過去。

“算了吧,你還是先回去吧。我雖然說是二十四小時接單,但也不是二十四小時沒有自己的生活。你還是先想想自己真實的想法。道歉,不是道給我看的。嶽倩妮感受不到你的歉意,你道歉給我看一百遍都沒用。”

曹燕的模樣楚楚可憐,看上去就像是被欺負慘了。委屈地跟着秦陽、蘇婭一起離開秦陽的家門之後,她詢問秦陽:“秦大師,現在怎麼辦呀?如果她不打算原諒我,是不是我就一直要被她這麼折磨着?”

“有什麼問題麼?你都把人家害死了,人家刷一下存在感,讓你也過不舒坦,這樣的邏輯沒問題。”

“可是她是鬼啊!你身爲捉鬼的,難道不是應該把她儘快送到陰曹地府去麼?”

秦陽看她:“誰跟你說我們陰陽師的任務就是把遊蕩在這陽間的鬼送到陰曹地府的?那可不是我們的任務。是鬼差的。”

“那你們做什麼的?”

秦陽斟酌了一下語言:“簡單來說。除了基本的辦法事,辟邪祈福之類的,還有就是處理一些害人的鬼,幫助他們儘快超生,不要再傷害活人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曹燕就激動地插嘴。

“可是現在她傷害到我們了啊!” “那是你活該啊。”

秦陽打斷了她的話,挑眉解釋:“陰陽師這個行業呢,不像咱們的法律法規那樣‘人道’。我這兒有專業陰陽師微信羣,這裏的陰陽師們,可以說都沒有我專業。很多人靠着這門手藝賺錢,極少有人才會以溝通陰陽兩道爲目標幹着這個行業。所以,法律上還講究殺人付出代價呢,在我這兒,你害死人家,人家想要報復你,這是很正常的,只要她不殺了你,我就可以袖手旁觀。畢竟,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嘛。”

曹燕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你、你們這樣隨便,難道不怕壞了你們這一行的名聲麼!”

秦陽似乎是聽到了什麼笑話。

“你覺得我這麼對你,會壞了我們這一行的名聲?你可真看得起我們這一行的。真壞我們這一行名聲的是那些江湖騙子。這樣對付你,我已經算是很仁慈的了。周圍的孤魂野鬼、鄰里百姓都能作證,我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

秦陽也懶得再跟她浪費口舌下去。

“好好回去想想清楚吧。該讓我們小兩口安靜一下了。”

他有點趕鴨子似的把人趕走,拉着蘇婭朝着超市的方向走去。

蘇婭在曹燕離開之後,跟秦陽說:“她接下來會怎麼做?”

“她?以她的性格,肯定是先回去,把我說一頓,怎麼壞怎麼說,說爽了以後,再開始罵一下嶽倩妮。比如‘死了還要折騰’之類的。然後纔開始煩惱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辦。”

秦陽緩了口氣,繼續說道:“看她的樣子,應該是知道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想誠心悔過,所以她不會像王思琪那樣,讓其他人也趕緊來道歉。最後的她只會投靠那些封建迷信。因爲她通過我,知道了這世上原來真的有陰陽師這個行業。大多數的人都把我們這個行業當作封建迷信,所以她基本不會例外。”

蘇婭猜測道:“你是說,她會去找其他人?”

秦陽點頭:“只要稍微說自己能捉鬼的,她就可以被騙。不過,她還是蠻精明的,能騙到她的估計不會憐香惜玉。”

蘇婭回頭,朝着已經沒有人影的後面看了一眼。

“怎麼?同情她?”秦陽斜睨着看她。

蘇婭回頭,搖了搖頭:“只是覺得……善惡終有報。”

“對啊,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人活在世,請務必善良。”秦陽沒說幾句又開始嬉皮起來,“多向我這種好人學學嘛。”

秦陽和蘇婭兩人說出去就出去。第二天,他們就一起去附近的一處風景區旅遊了。

武傲九霄 當然,臨走之前,他在自家大門口貼了一張紙,上面寫着:我跟媳婦兒外出旅遊,三天後回來。嶽倩妮就在門口,有事找她的請在她頭七之前在這裏說。

關於這一點,只是可憐了高子騫,下午下班回來的時候,總是要被站在門口的人騷擾一番。

外出自駕遊,秦陽順便打電話詢問了一下姜浩澤最近的情況。自從升級當爸之後,他應該面臨了不少問題。

“陽哥,你在我爸媽那邊可千萬別走漏風聲了。現在我們都還瞞着雙方父母呢。唉,孩子是一定要生下來的,現在喬芃那邊也已經有比較靠譜的阿姨在照顧着了。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會注意的。但這樣也瞞不了多久,我現在真是急得頭髮一把一把的掉。你說,她爸上次都把我折騰成那樣了,要是知道了他閨女還有了我的孩子,是不是會直接派殺手來把我滅了?天吶,我感覺脖子一陣發寒……”

秦陽開了免提,跟蘇婭一起聽着姜浩澤在那邊的訴苦。

看得出來,最近姜浩澤真的是遭罪了,不然也不至於一打個電話,他就語速飛快地抱怨。

“放心好了,只要喬芃自己同意生下來,那她爸就算爲了肚子裏的孩子,也不會把你弄死。但想要原諒,你這輩子估計都難了。你糟蹋了人家閨女,此仇不共戴天啊。”

姜浩澤嘆氣:“可不是嘛。我以後的閨女要是也被一個臭小夥子這麼糟蹋,我肯定比她爸還要難以控制自己的脾氣。”

這簡直就是一條死路。

“現在的想法,我給的建議是,你不放試試跟喬芃處處看。有了孩子這層關係在,她應該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對你誤解。要是你們倆真的能湊一對,那也算是一樁大喜事了。”

姜浩澤在電話那頭提高了語音:“什麼?陽哥你別不是嫂子找回來了人就變成智商爲零的傻瓜了吧。自己冒着粉紅色的泡泡就看誰都帶着可能性了?老實說了吧,我跟她湊一對的可能性無限接近於零。”

“別把話說得太滿。到時候打臉啪啪的,我怕你臉都要腫了。”

“對了,你表姐最近幫我拿下了一個大單。她人雖然很耿直,但好在還算沒有徹底白蓮花。仇富心態也慢慢藏起來了。我現在越來越喜歡用她了。你媽家養出了一個好閨女啊。”

“少調侃他們。雖然我認了回去,但是畢竟我跟他們之間有一道隔閡。他們的事情我不便過問。”

掛了姜浩澤的電話之後,兩人剛好開着車來到一個比較偏僻的村莊。他們已經開着車跨過了那個名勝風景區,現在到的是風景區外圍的居民區。

那些風景往往非常迷人的名勝區附近,卻往往有着讓人詫異的貧民窟。

這是秦陽以前一次旅行中發現的。而現在,事實證明,他的這些發現都是對的。

“所謂名勝風景區,就是給你圈了一塊地,然後在這塊地裏,一切美好。但出了這塊地,你就能發現真相與生活。”

他們經過這個農村的時候,正好天色塊暗下來了。秦陽就打算兩人在這個村找個地方睡一晚。可當他們下車,靠近這個村的時候,不光是秦陽,就連蘇婭都微微變了臉色。

這裏……竟然有很濃重的鬼魂的氣息。

而且,這個已經不是陰氣了,而是煞氣。 一個名勝風景周圍,竟然有這麼一個滿是煞氣的破落村子。

這無論如何都不正常。

秦陽和蘇婭朝裏走去,試圖在這裏找到一些當地人來詢問一下情況。

可是,他們越是深入,越發現這個村子的荒蕪。

這比上次去追回範青侄女的遺體時,趕到的那個冥婚舉辦地還要顯得詭異。這不是簡單的一些惡鬼聚集纔會留下的煞氣。

更像是……

“我們走。”秦陽突然停下腳步,拉起蘇婭就往回走。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周圍的煞氣突然暴漲。

翔霸三國 秦陽沒想到他們只是單純出來散散心,竟然也會遇到這樣的意外。離開了a市,難道那個神祕陰陽師的爪子,已經伸到a市以外的地方了麼。

周圍的煞氣瞬間濃郁到幾乎粘稠。

“趕緊走!”秦陽下意識要用自身的陽氣撐開一條路,想要把蘇婭帶出這個不祥的村子。

蘇婭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我來。”

她渾身開始發出耀眼的白光。

可是卻輪到秦陽打斷了她。他停下了腳步,不再急着離開,只是緊緊握住蘇婭的手,警惕地打量着周圍。

“不用陽氣了。”他說道。

蘇婭停頓,不解地看向他。

“這煞氣的濃郁程度,已經不是普通的惡鬼了。已經到了煞的程度。甚至……還有可能到了血煞的程度。”

秦陽這輩子見過的煞不多,血煞更是很少,只有一個。那就是十二年前他生日那天遇到的那個。

當初方曉曉給葉薇薇的那個怪誕掛墜中的,也是由血煞之氣做成的一個詛咒。

而秦陽,從來不曾除掉過血煞。

當初靈異書中,書的主人故意引出讓他陷入九歲生日的回憶之中,利用錯了方向。如果真的要說秦陽最深的黑暗的話,應該是血煞纔對,特別是……很熟悉的鬼轉化而成的血煞。

他沒有託大,直接默唸咒文,想要召喚來歸塵。他不認爲歸塵一定能制服得了眼下這位超級惡鬼。但至少,有他們兩個在的話,勝算更大一點。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周圍幾乎已經看不清東西了。

煞氣像是旋風一般,把兩人緊緊地圍在中間。秦陽多次嘗試打斷,卻都沒能成功。

但讓他稍微鬆口氣的是,周圍的煞氣雖然濃郁,但還沒到紅色的程度。也就是說,這裏的這隻鬼只是煞,而不是血煞。

鬼害了活人性命之後,便會成爲惡鬼;惡鬼在殺到足夠性命的活人之後,就會成爲煞;而煞這個範圍就很廣,唯一能辨別他們跟血煞之間區別的,那便是血煞的煞氣是紅色的,越是鮮豔的紅色,說明這個血煞越是恐怖。

而他們現在遇到的這個,煞氣的顏色是黑色的。

歸塵到的時候,當即皺了眉頭。

“怎麼樣?不是你的地盤,你能管麼?”秦陽一邊被困在煞氣形成的旋風之中,一邊還有心情調侃。

歸塵一眼就盯住了一個方向,同時,他身子一抖,另一股強烈的鬼氣瞬間瀰漫開來,幾乎在一個呼吸之間,就把煞氣瀰漫的所有範圍全部包含住了。

秦陽得空捕捉到了契機,發現了煞藏身的位置。當機立斷,他帶上自己褲兜裏的紅色符紙,在破開煞形成的旋風中,突圍了出去。

他直接衝向煞藏身地點。

沒辦法,黑色符紙沒帶出來,就只能用紅色符紙了。一般的黃色符紙,就算他的本事再大,那符紙也承受不下來。

就在秦陽朝着煞隱匿方向衝去的瞬間,歸塵就像是約好了似的,擡手翻覆,同樣擊向煞。

兩邊夾擊。有歸塵在,秦陽幾乎是第一時間出現在煞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要把手中那張血紅的符紙按在煞的頭上。

可煞要是這麼乖乖地那就不是煞了。

就在他即將把紅色符紙拍在煞額頭的時候,煞更快上一步,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甚至朝着他伸出爪子……直接給他撓了一下!

秦陽吃痛地退回來,看着煞再次消失在他的視線裏。

“還好吧?”蘇婭看到了秦陽小手臂上那一道毫不客氣的傷痕。

“沒事。不需要打狂犬疫苗。”秦陽不痛不癢地接下,面目繼續盯着前方的煞氣,想要再嘗試一次。

煞氣對人的身體影響很大,特別是煞氣入體,正常人不大病個三五天都對不起這點煞氣。

好在秦陽體質比較特殊,他跟正常人又有差別。

……

在經歷了一場奮戰之後,歸塵終於一掌擊出,瞄準了那個煞,秦陽趁此機會,忍痛把紅色符紙拍在了它的額頭。

這個煞竟然還是個女性。

被符紙貼住額頭之後,有歸塵在,一下子就把他鎮住了。

“這什麼情況?”秦陽看向歸塵,累得直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什麼形象都不管不顧。

歸塵看向另外一個方向。

又是一陣陰氣翻涌,秦陽看去,認出了來人。

這不就是上次那個,幫歸塵把他的車子開過來的那個美女鬼差麼。

秦陽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王大哥,前兩天不是百鬼夜行麼。鬼門關內的鬼也出來了。我找了個認識的鬼,讓她到時候再見到孟婆,就幫你轉達一下你的相思之情。”

歸塵頓時臉色微變。

美女鬼差靠近之後,看向歸塵。

相比于歸塵那一身黑袍,能不露就不露出來的樣子,而美女鬼差完全相反。

她一身黑色皮衣,看上去要多拉風有多拉風。特別是那雙眼睛,犀利得看誰都像是在看死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