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饒是佔據了百般的客觀因素,江南還會隱隱落在了下風,在面對這種絕對的力量掌控者,只能忍氣吞聲,時不時的避讓。

畢竟,目的不在此!

“砰!”一聲爆響頓時出現!

那藤龍已經趁着江南火龍衝出,母龍不得不避開只是,朝着她頭上狠狠地來了一下子!

而這一下結束……

母龍算是徹底的落在了下風。

小藤龍也隨即收起了自己龐大的身體,現在,靠的就不再是力量了,而是靈活!

江南正面進攻,小藤龍上躥下跳,已然徹底的把控住了戰局!

而這母龍卻也是別無他法,只能收縮了自己的身體開始避讓起來,大小也不過三四米長,但是已經落在了下風……

只有不時的怒吼聲還震耳欲聾,直罵小藤龍和江南下作一類的,不過已經不是什麼欺辱族人跟修士爲伍這種話了。

畢竟小藤龍和江南實在是太過分了,隨着三番五次的腦袋受到打擊,江南也轉變了進攻的路數,根本就不是單純的牽制了。

轉而也時不時的進攻!不光照腦袋打,還拿鐵球往牙上掄,跟這樣的人打架真是一言難盡。

那老豬也懵了,王上這是要敗了?開玩笑的吧?

它們的王上,在這裏那就是絕對的主宰者,怎麼可能敗啊!自從王上生出來,那就此生未嘗一敗! 專情總裁溺愛妻

怎麼眼下,就被這修士和那藤龍逼成了這副樣子?

一定是在開玩笑呢吧!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還未等這老豬反應過來到底是不是開玩笑的,這母龍終於是隨着小藤龍又照着她腦袋來了狠狠地來了那麼一下而暈了過去。

臨暈過去的時候,她還在罵着小藤龍,太踏馬下作了……

藤龍族怎麼就有這種敗類呢?

“王上真的敗了!”老豬唰的一下蹦起來,大喊了一嗓子。

“別喊,你王上睡覺呢,這要是給她吵醒了,肯定得殺了你。”江北趕緊擺了擺手道。

老豬明顯的一愣,趕緊點了點頭,閉嘴了,這好漢說的很有道理!

“弟妹!快來!”江南也是緊忙朝着那邊招手,那臉龐,喜悅之餘又帶着一絲深沉。

這纔是他應該有的風範!

而江北,也站了起來,朝着那老豬說道:“老豬,你快回去睡覺吧,放心吧,你王上也就跟我們有點誤會罷了,沒看那是她的族人嗎。”

老豬趕緊點了點頭,這年頭還是回去睡覺靠譜,今天已經很累,很慌了。


而江北這纔跟着侯煙嵐朝着老哥那邊走了過去。

“那個……弟弟,你看,這東西怎麼辦?要不拿水元珠給她收了?”江南點上了一根菸,臉上盡是那高深莫測的樣子。

林沐雪和王昱涵也走了過來,看着這樣的江南,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剛纔那場戰鬥,只要不瞎,都明白怎麼回事好嗎……

“能不能別亂往我水元珠裏亂收東西?”侯煙嵐無語了。

誰知道給這東西弄進去了能不能給水元珠也給攪個天翻地覆的?這麼大的龍,多嚇人?

“放心吧,嫂子!絕對沒問題的!到時候我親自去水元珠裏看着她!”小藤龍趕緊說道,很是激動。

侯煙嵐又看了看江北,江北也只能點了點頭,不管如何,先把這頭大的給收了,不然以後對那些弟子絕對沒好事!

侯煙嵐無語了,看來也只能收了……

“三炮啊,你能不能找到她老巢?”江北突然問道。

“能啊!滅霸哥!”小藤龍當時眼睛就涼了!

打家劫舍,雖然他也是半路出家的,但是,他也很喜歡啊!

每每見到滅霸哥收人家靈石,跟人家建立友誼,他也很羨慕啊!等把這小母龍的老巢兜了個底朝天,靈草都帶走,那絕對是友誼深厚到無以復加啊!

以後何愁什麼這這那那搞東搞西的?

嗯哼?

就,感覺非常的刺激,甚至還想蹦躂兩下,怎麼回事呢?

“行了,好好的考慮考慮,現在該怎麼辦。”江北擺了擺手,真是怕這小藤龍又活泛起來。

這玩意,真不是個東西。

“考慮什麼?”小藤龍明顯的一愣。

小母龍都捉到了,肯定是等把這的老巢給兜了地然後把他也放進那珠子裏好好地治一治那小母龍啊!

沒靈力,那就是硬拼!

而且那小母龍可是三米大小進去的,他要是三十米進去……

嘿嘿嘿~ 夜,深了。

這一行五人一龍也終於出了林地,江北算是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此前在這林地之中卻也能時而感受到威壓,雖然不明白事怎麼回事,但也可能是來自那些妖獸的敵意吧。

不太懂。

倒是那王昱涵小姑娘也沒被送回水元珠內。

畢竟已經不需要隱藏了,而憑藉自己這神識,只需要平時稍微小心點,便一點事都不會有。

等到走到這安全區的東部,到時候再看是個什麼效果。


只是那一直緊跟着江北的那座山,卻是隨着江北出了這片林地而再一次的出現了。

說實話,江北是真的煩,煩的恨不得跑到那邊讓老哥來一把火,放火燒山!

只是那種心悸的感覺卻不是假的,江北只想快點離開這,甚至就算去那什麼魔域,在江北看來都要比在這殞神禁地安全區待着要好很多。

而這殞神禁地之中的祕密,江北到現在卻是絲毫頭緒都沒有。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裏好像真的死過什麼強大的修士,但是那位被稱爲“神”的存在,到底又是什麼,一無所知。

進識海里問小魔靈,小魔靈也不知道。

甚至就連這魔域,也是所知甚少,唯有那三位高高在上的君王……

提起這個就鬧心,那君王的幼崽已經被他泡酒了。


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被發現,但是大概率沒什麼問題,畢竟老爹可是說過了,水元珠這種東西可是不可多得的重寶。

重到什麼程度?就連老爹都沒見過,只聽過!

而這種東西,竟然隨隨便便的就給了侯煙嵐這個兒媳婦,足以見得他的氣度!

雖然老爹口口聲聲說什麼能者居之,但是江北明白,老爹那一門心思都放在了自己和老哥身上,當然了,還有他的這兩個兒媳婦。

就是不知道等這殞神禁地的事結束了,讓老哥把這王昱涵給帶回去,老爹能不能氣炸毛。

很有可能……

而說起正事,當然是已經做完了,小藤龍已經根據藤龍一族的居住習慣找到了這小母龍的老巢。

自然而然的……東西搜刮一空,爲了友誼達到一個極限,它必須得這麼做!

而同樣的,江北也已經打探明白了,這地方,藤龍一族還真是絕對的王者。

除了這小母龍之外,還真就沒什麼妖獸能會玩陣法的,如此一來,那些小弟子們的性命也算是有了保障。

至於那呂陽?

都不用江北去自己找他麻煩,在秦墨白等一衆猛男的淫威之下,那呂陽估計也是很難吧。

再加上儲物袋被搶走了,他就是想快速的恢復也不可能。

所以,那些紫雲宗以及七星宗的小弟子們,倒真的如江北所想,已經完全陷入了秦墨白的掌控之中。

想想還是很刺激的,那麼多美麗的女孩子……

饒是江北都饞得慌,但是看看自己身邊的侯煙嵐,只能吞了口口水,算了,這可是正八經的家有母老虎啊。

如果說事情就到此爲止了,那顯然有些牽強,畢竟還有個小母龍在等着三炮弟弟去教育,不過江北懶得管。


感情的事,除了你情我願之外,還是得有點那個啥的,對!就是努力!

三炮弟弟已經把人家的老巢,家底都給兜乾淨了,看樣子,這個關係肯定得特別密切,那母龍也得日日夜夜的想着殺了三炮弟弟……

至於怎麼處理,還是得讓小藤龍自己去做了。

林地之外。

五人一龍,兩個帳篷,也沒什麼可說的。

倒是江南已經開始對這種環境明顯的接受不了了,富家公子,怎麼能隨隨便便的就住在這野外呢?還住這麼簡陋的帳篷!


很憤怒,但是沒辦法。

嗑點還靈丹解解悶吧。

另一邊的江北則是難受的很,本還想帶着侯煙嵐去水元珠裏好好的玩玩,但是奈何,裏面還有條小母龍,現在多半已經攪和起來了。

“滅霸哥,滅霸哥!”就在江北正難受的時候,帳篷外傳來了焦急的聲音。

是他的三炮弟弟。

“幹啥?”江北走了出去,一頭黑線。

“那個,嫂子在嗎?”小藤龍搓着手,想跳兩下,表達一下心中的喜悅之情,但是奈何,實在是不敢,滅霸哥今天不太高興。

也是,受了那麼重的傷,放誰身上都不能高興。

所以小藤龍這一天也在忍着,但是到了晚上了,百無聊賴之際,很想去找他的小母龍談談龍生,交流一下感情上的問題。

“怎麼了三炮?”侯煙嵐也掀開了帳篷的門簾走了出來。

“那個,嫂子,嫂子,我想去水元珠好好教訓教訓那母龍!”小藤龍搓着手,強忍着心急說道。

三炮弟弟也已經看明白了,討好滅霸哥完全沒用,他要在討好侯煙嵐大嫂的路上走到底,不回頭!

至於他那二嫂,也就那麼回事吧,現在還看不清形勢,不過有了這大嫂的前車之鑑,有機會……還是得舔。

舔明白了,啥都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