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聞訊而來的侍衛看到的是完全粉碎的牆壁,這可將這些侍衛嚇了一跳,還以爲有人來行刺陸逸。陸逸自然不會讓這些侍衛知道事情的真相,最後陸逸更是下了封口令,不許任何人將這件事情說出去。

這倒是陸逸自己太小心了,就算是有人知道又能怎麼樣,誰也不會想到是陸逸這個剛剛進入靈旋境的武者將修煉室的牆壁弄得完全粉碎了,因爲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有人會想到陸逸的身上,最多是猜測陸逸到底在幹什麼罷了。

帶着欣喜的心情陸逸開始不斷的探尋着天道之手的祕密,這一招完全出乎了陸逸的意料之外,這一招已經超越了尋常武技的範疇,達到了一種神乎其技的程度,天道之手要是修煉成功就將是陸逸最大的殺手鐗,所以陸逸對於這一招的修煉不敢有一絲的放鬆。

“皇子殿下,外面來了一個人,說要見皇子殿下!”一個侍衛快速的衝進陸逸的房間,對陸逸說道。


有人見我?陸逸有些詫異,經過了帝國學府的畢業考覈之後,現在在皇宮中,誰見到陸逸都會變得異常的恭敬,這些侍衛要是沒有陸逸的吩咐,根本不敢來打擾陸逸,現在這麼急匆匆的跑進來,肯定是有大事發生。

陸逸帶着疑惑的心情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在大廳中陸逸看到了一個雄壯的身影。這是一個三十歲上下的男子,臉上佈滿了粗狂的線條,身上散發出兇悍的氣勢,這種人讓人一看就知道經歷了無數的殺伐,有着一種不怒自威的神色。

“三十二營將官楊戰參見皇子殿下,奉皇帝陛下之命前來報道!”楊戰向着陸逸恭敬的行禮,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的波動。

楊戰這麼一說,陸逸倒是想起來了,陸坤前幾天曾經和陸逸說過,將會派一營士兵交給自己,這一營士兵將被陸逸掌握,完全聽陸逸的命令。這是在給陸逸建造班底,建立自己的勢力,至於陸逸能夠做到什麼程度,那就是陸逸自己的事情了。

陸逸當然明白陸坤的意思,想要爭霸天下,沒有自己的勢力是肯定不行的。陸逸現在面對的就不是一兩個敵人,而且將來陸逸將面對更多的敵人,就算是陸逸有着天下無敵的力量,自己一個人去殺人的話都會殺到手軟,所以建立自己的勢力就非常的必要了。

其實陸坤完全可以掌控一切,但是陸逸需要做的是自己去征服一切,而不是藉助別人的力量,因爲那樣陸逸根本獲得不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儘管陸逸對這些不是很感冒,但是爲了陸坤口中的萬千念力,陸逸也不得不去拼一把。

三十二營中總共三千人,在大德帝國超過百萬的軍隊中並不算什麼,但是三十二營的名聲在整個大德帝國中卻非常的響亮。三十二營擁有着最強悍的戰士,擁有着最輝煌的戰績,光是從戰爭中的作用來說,三十二營絕對的完美,任何一個將軍都希望掌握這樣的一隻軍隊。但是三十二營卻是讓所有將軍頭疼的存在,說起這支軍隊幾乎所有的將軍都會搖頭。

強大的戰鬥力背後伴隨的卻是桀驁不馴的戰士,想要成爲這支軍隊的統領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風月入我相思局 ,不管是在哪裏,強者只會服從更強者的管理,而不會誠服在弱者的腳下。

在大德帝國中,想要成爲統領級別的將領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不過相比於其他的軍營,三十二營的實力確實有點高了,要是沒有靈旋境的修爲,你根本不好意思在三十二營之中混下去,但是能夠達到靈旋境的武者,在大德帝國之中都可以成爲將軍了,這樣的強者又怎麼會對一個小小的三千人軍營感興趣呢?

實力差了也根本不能在三十二營之中混下去,這也造成了三十二營營長的位置長期空缺,每一次戰爭都是由將軍直接統領。三十二營的特殊性陸逸倒是知道不少,造成這個營的特殊性有着其特殊的歷史性。

據說在很久以前,三十二營是就是流放的代名詞,只有那些沒有背景,那些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都會被流放到三十二營中。而這些流放的人中卻很多都是有真正本事的人,在這些人的帶領下三十二營越來越強,但是他們的地位卻沒有絲毫的改善。

三十二營的地位不高,甚至在很多時候都會受到其他人的壓制,三十二營中的人自然心中充滿了怨恨,雖然不至於反叛,但是肯定會給帝國派過來的將領沒有什麼好臉色,久而久之,就造成了沒有人願意來到三十二營中的局面。

眼前的這位楊戰是一位很有帶兵能力的將領,此人的實力更是已經達到了氣海境的巔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靈旋境,但就是這樣一個能力卓著,自身實力強大的將領,現在的職位也不過是副統領而已,而不是三十二營真正的統領。

三十二營中有太多像楊戰這樣的人,身懷大志,也有着不俗的能力,但是卻得不到重用。但是偏偏帝國根本不提拔三十二營中的將領去統領三十二營,這樣的怪圈直接造成了現在三十二營的特殊情況。

“楊將軍是吧,正好現在我也沒有事,我們就一起去看看三十二營。”陸逸說完也不待楊戰回答,直接向着屋外走去。

楊戰對於陸逸統領三十二營倒是沒有什麼牴觸,陸逸的身份是帝國的皇子,陸逸在帝國學府的考覈上更是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這樣的人統領三十二營楊戰還有什麼好說的,但是統領一支軍隊和自身的實力沒有關係,要是陸逸沒有那個能力的話,楊戰可以保證三十二營的那些人肯定不會給陸逸好臉色看的。

說句實話,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楊戰的心中非常的驚喜。陸逸可是大德帝國唯一的皇子,將來可就是大德帝國的皇帝,跟在這樣的人身後,未來的前景可以說一片光明,但是正是因爲有了這一份期待,楊戰的變得更加的忐忑。

楊戰以前也有着無窮的報復和自信,但是在遭遇一系列的不公正的遭遇之後,楊戰的心已經慢慢的冷卻了,不光是他,三十二營中的許多人都是這樣。楊戰害怕了,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要是有機會的話,誰願意一輩子待在一個小小的營隊中呢?


對於楊戰表情的變化,陸逸都看在眼裏。在選擇了那條路之後,陸逸這些日子也沒有閒着。當初陸坤叫陸逸選擇一支軍隊,陸逸在調查了一段時間之後,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三十二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三十二營足夠強。

強大是陸逸需要他們的唯一理由,儘管選擇了那條路,但是陸逸並不準備在那上面花費幾十年的時間,陸逸需要是在最短時間內掌握一支強大的力量,這將是陸逸以後橫掃天下的基礎,而三十二營無疑是符合陸逸的要求。

三十二營其實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這也是陸逸所看重的。三十二營的人之所以不被重用,最大的原因是因爲他們得罪了一些人,而這些人都是屬於一個派系的,這個派系就是在帝國軍隊中有着巨大權威的通天候一派。

陸逸想要在大德帝國之中掃平一切,通天候就是陸逸最大的敵人,這一點陸逸早知道,這三十二營就是陸逸選擇的一柄劍,一柄對付通天候的利劍,也將是陸逸以後征戰天下的軍隊。

這不是歷史軍事小說,不可能在描寫戰爭中耗費太多的功夫,主要的目標還是會放在主角身上。 第二十九章 希望

三十二營這一次是跟隨陸坤征戰大玄帝國的部分,在陸坤勝利迴歸之後,三十二營就駐紮在玄冥城外的不遠處。陸逸跟隨在楊戰的身後很快就來到了三十二營之中,但是入眼的一切卻是讓陸逸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整個軍營之中看不到一個身穿鎧甲的戰士,所有的戰士都身穿便裝,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懶散,顯得無精打采,根本沒有一點鬥志。這樣的一幕出現在一支軍隊身上無疑是致命的,對於軍隊來說軍紀永遠都是最爲重要的東西。

楊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好,在今天早上的時候,楊戰還曾經吩咐過三十二營所有的將士,連楊戰自己都不知道會出現這樣一幕。不過隨即楊戰臉色出現的就是無奈,出現這樣的情況,其實楊戰心中完全可以理解,或者說楊戰早就有預感。

這一次大德帝國的皇帝御駕親征被三十二營認爲是一次絕佳的機會,只要能夠在這一次的戰爭之中表現出色,功勞是沒有人可以抹殺的,因爲就算是有再大的仇怨,也沒有人敢在皇帝面前打壓三十二營。

但是這一次戰爭的結果卻是讓三十二營徹底的失望了,說實話三十二營對於自身的戰鬥力有着充足的信心,但是這一次的戰爭三十二營卻是沒有得到任何的機會,最後就是押送糧草這種事情做了幾次,至於戰場前線三十二營根本就沒有去過。

連敵人都沒有遇到,三十二營想要建功立業自然也就不可能。這樣的結果讓整個三十二營深深的失望了,不是他們不努力,也不是他們不行,而是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這讓他們對自己的處境有了更深層次的瞭解,有些人甚至已經絕望了。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十分鐘之後,所有人必須身穿鎧甲站在我面前,誰要是遲到,殺無赦!”陸逸可不管三十二營有什麼特殊原因,對着楊戰淡淡的說道。

陸逸的語氣並不重,但是不知爲何楊戰心中卻是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此時楊戰也不敢耽誤,趕緊去整頓軍隊,直覺告訴楊戰,這一次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看陸逸現在的樣子可不是開玩笑的,而且楊戰非常擔心最後會發生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陸逸坐在軍營中心的廣場上,說實話陸逸現在有點失望。陸逸之所以看重三十二營爲的就是三十二營強大的戰鬥力,但是現在陸逸根本沒有看到絲毫自己想要看的東西,而且陸逸還發現了讓自己很失望的一點。

此時的三十二營好像根本沒有一絲鬥志一般,對於一隻軍隊,戰鬥力可以慢慢的磨練,軍紀可以一步步的樹立,但是要是一支軍隊失去了鬥志,失去了勇氣,那麼這支軍隊就沒有任何的希望了,就算是陸逸也天大的本事也毫無用處。

三十二營是陸逸踏出的第一步,要是這一步都失敗了,陸逸以後的計劃就不要談怎麼實行了。三十二營這幅模樣必須要下猛藥,陸逸一邊思索着對策,一邊觀察着不斷趕過來的三十二營的戰士。

儘管對這支軍隊的精神面貌非常的失望,但是看到三十二營的戰士之後,陸逸還是不由得點了點頭,這支軍隊儘管現在看起來死氣沉沉的,但是每個人不經意散發出來的兇悍氣息還是讓陸逸依稀看到了一些東西。

三十二營的戰士實力確實不錯,這一點陸逸倒是非常的滿意。三十二營的所有戰士之中陸逸並沒有發現任何一個低於氣海境三重的武者,超過氣海境七重的武者陸逸倒是發現了不少,這樣一直軍隊的戰鬥力絕對稱得上可怕。

“楊戰前來報道,三十二營三千人全部集中完畢,請皇子殿下訓話!”楊戰恭敬的站在陸逸面前說道。

儘管開始的時候對三十二營非常的失望,但是三十二營集中的速度還是讓陸逸非常的滿意,僅僅五分鐘的時間,三十二營所有人都集中在軍營的廣場之上,鎧甲鮮明,軍列整齊,光是這一點就讓陸逸非常的滿意。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們三十二營新的統領,說實話,我今天非常的失望。我早就聽說三十二營是整個大德帝國之中最強大的軍隊,但是這一次我看到的卻是一羣廢物,隨便挑出一支軍隊都會比你們強。”陸逸慢慢的站了起來,看着三十二營總共三千人大聲的說道。

本來三十二營的三千人是來到了廣場上,在軍隊之中軍紀就是戰士的第二生命,這一點三十二營的戰士倒是不敢違反。不過這三千人雖然來了,而且集中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陸逸在這些人臉上看到卻是冷漠,好像對周圍的一切漠不關心一般。

這樣的情緒出現在一支軍隊身上無疑是一場災難,這個時候陸逸知道自己要下猛藥了,所以纔有了剛纔的那番話。聽到陸逸的這番話,那些面無表情的戰士臉上終於出現了波動,對於任何軍隊來說,榮譽就是第二生命,而現在陸逸無疑實在踐踏他們心中唯一自豪的東西。

所有三十二營的戰士變的和前一刻完全不同了,一股兇悍的氣息從三十二營的將是身上爆發出來,紛紛用憤怒的眼神看着陸逸,彷彿陸逸不給他們一個說法的話,他們就不會善罷甘休一般。

“我有說錯嗎?看看剛纔你們的樣子,你們就是廢物。我現在是三十二營的統領,但是我對統領一羣廢物沒有絲毫的興趣,現在給你們一次機會,要是不願意留在這裏的,立馬可以離開!”陸逸看着三十二營所有的人大聲的說道。

沒有一個人離開,對於三十二營的人來說,軍營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容身之所,如果連軍營都待不下去了,他們真的不知道應該幹什麼了,只是一次次的失望已經徹底的磨滅了他們的鬥志,看不到的希望有時候纔是最可怕的。

“沒有人離開是吧,但是我的軍隊之中不需要廢物,你們選擇留在這裏就必須要展現出你們的價值,不然就算是你們不走,最後也不能留在三十二營之中!”陸逸毫不留情的說道。

“就算是留在這裏又能怎麼樣?我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此時一個聲音從三十二營的軍隊之中傳來,立馬得到了所有人的共鳴。

“問的好,我知道你們三十二營經歷了什麼,但是這不是你們放棄的理由。你們可以被整個世界拋棄,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們自己拋棄自己,那麼你們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我來到這裏就是給你們希望,但是首先你們要體現你們的價值!”陸逸大聲的說道。

聽到陸逸這麼一說,所有三十二營的將士不由全部看向了陸逸,說實話對於這個年輕人他們不是很瞭解,只是指導這個年輕是三十二營新的統領,但是三十二營不知道換了不知多少的統領,根本沒有絲毫的改變,但是他們好像感覺陸逸跟以前的那些人有點不同。

“我陸逸是大德帝國唯一的皇子,將來就是大德帝國的皇帝,你們所有不公正的待遇將在今天完全消失,只要你們表現出足夠的實力,我可以給你們想要的一切。”陸逸大聲的說道。

整個三十二營騷動了,他們沒有想到這一次三十二營統領的身份是這麼的特殊。帝國唯一的皇子,將來大德帝國的皇帝,他們自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許多人的眼睛之中重新出現了生氣,陸逸的身份卻是讓他們重新看到了希望。

“還是那句話,你們要體現出你們的價值,才能獲得想要的一切。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三十二營舉行比武儀式,我只需要強者,弱者將被三十二營淘汰。”陸逸說完之後直接向着三十二營的軍營之外走去。

陸逸走了之後,三十二營徹底砸鍋了,所有人都在不停的議論着,而議論的中心無疑就是剛剛離開的陸逸。三十二營所有人的心中好像出現了一絲希望,但是更多是忐忑,他們失望了太多次,很怕這一次得到的又是希望。

“老戰,你說這一次到底靠不靠譜?”在軍營的大帳中,三十二營的幾個將領坐在一起討論着。

“我不知道,陸逸皇子給我的感覺和以前的那些人完全不同。說實話我在陸逸皇子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他的身份畢竟是皇子,將來就是大德帝國的皇帝,這或許是我們的一次機會。”楊戰沉默了一會說道。

“陸逸的皇子的身份自然不需要說假話,但是你應該知道我們面對的是什麼,就算是陸逸皇子恐怕也不能……”另一個人擔憂的說道。

“有句話陸逸皇子說的很對,別人放棄我們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放棄我們自己。現在我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陸逸皇子就是我們唯一的希望,我相信大家肯定不願意一輩子就這麼過去了,但是何不拼一拼,就算是失敗了,我們又有什麼損失呢?”楊戰的眼神之中閃爍着莫名的光芒說道。 第三十章 美女來訪


給三十二營三天的時間,陸逸並不是說着玩的,要是三天之後三十二營還沒有絲毫的改變的話,陸逸寧願重建三十二營,而不會要這些毫無鬥志的人,所以三天之後將是三十二營最後的機會。

要是三天之後三十二營能夠讓陸逸滿意的話,那麼陸逸就會全力打造三十二營,以後三十二營就將是陸逸手中的利劍,幫助陸逸爭霸天下,毀滅一切的敵人。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對於現在的陸逸來說每一秒鐘都非常的重要。陸逸接管三十二營,很快所有人都會知道,但是針對陸逸的那些人可不會讓陸逸輕鬆的。


陸逸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三十二營完全掌握,不給那些人機會,同時自身的修爲也不能落下。靈旋境的修煉和氣海境不同,靈旋境並沒有分成九個層次,判斷靈旋境武者強弱的唯一標準就是內天地之中的靈氣。

靈氣越多,靈旋境武者的實力就越強,只有當自己的內天地之中充滿靈氣,武者纔算是達到靈旋境巔峯的層次,那個時候武者纔可以衝擊更高的層次,不過想要做到這一步卻非常的艱難。

陸逸的內天地是神級的內天地,在修煉上有着巨大的優勢,但是到現在爲止,陸逸的內天地之中也只有十滴液態的鴻蒙靈氣,只佔據了內天地很小的一個角落,想要靈氣充滿自己的內天地也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

事實上靈旋境武者的修煉都是以年來計算的,沒有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努力,想要突破靈旋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然的話靈旋境也不會被稱之爲大陸的一方霸主。

陸逸估計自己想要讓自己的內天地充滿靈氣,最起碼需要凝練幾千滴,甚至是上萬滴的靈氣。以現在陸逸的修煉速度最起碼需要好幾年的時間,這對於別人來說是不可想象的修煉的速度,但是對陸逸來說卻還慢了許多。

陸逸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自己以後凝練靈魂所準備的,靈旋境已經這麼難修煉了,道基境的修煉肯定更難了,這樣算起來,陸逸最起碼需要十幾年的時間才能突破道基境,其中要是加上陸逸還要去征服武極大陸的話,恐怕將要花費幾十年的時間了。

陸逸等不了那麼長的時間,雖說隨着修爲的不斷進步,武者的壽命也會大大的提升,靈旋境的武者不出意外的話,都能活到一百五十歲左右。但是陸逸非常渴望去看看外面的時間,要是待在武極大陸太長時間的話,陸逸害怕自己的銳氣將被磨滅。

而且就算是陸逸願意慢慢的修煉,但是有些人肯定不會給陸逸這個機會的,所以現在陸逸必須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不計一切代價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而最快的方式無疑就是煉化妖核。

現在陸逸已經達到了靈玄境的層次,三階的妖覈對陸逸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了,只有四階以上的妖核才能幫助陸逸進步,但是四階以上的妖核無一不是天價,此時就顯現出陸逸財富上的缺陷了。

陸逸接管三十二營就是爲了訓練這些人去獵殺妖獸,只要有足夠的妖核,陸逸不但能夠自己快速的進步,更是能夠幫助三十二營的人快速的強大起來,不過這一切都要等到三天之後。

夕陽餘暉下,一行三人慢慢的接近玄冥城。這三人是兩女一男,其中一男一女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剩下的那個女子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美婦。

那個年輕的女子正是和陸逸有過一面之緣的慕容嫣然,自從上一次被陸逸拒絕之後,慕容嫣然就離開了玄冥城,這一去就是半年的時間,這一次回來慕容嫣然就是爲了徹底解決自己和陸逸之間的那件事。

“師傅這就是玄冥城,家父要是知道師父前來肯定會非常的開心,嫣然這就帶師父去我家。”慕容嫣然對着那個中年美婦輕聲說道。

“哼!這一次我來這裏就是爲了徹底解決你的事情,你的父親根本不同意你的做法,我還是自己找個地方居住就行了,明天我們就去找那個小子,早點解決這件事情,以後你就可以專心修煉。”中年美婦看着慕容嫣然說道。

“師父!我父親就是那樣,不過我的心意已定,我追求的是更大的世界,不過我並不像父親難做,這才叫師傅前來,不過這件事情並不簡單,陸逸此人並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慕容嫣然雖然只和陸逸見過一面,但卻是將的很準。

“嫣然師妹太過擔心了吧,一個小小帝國的皇子,還是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只要亮出我們天道宗的名號,對方肯定不敢不答應,得罪了我們天道宗,就算是整個大德帝國都擔待不起。”站在慕容嫣然身邊的那個年輕男子卻是不以爲然的說道。

“青書不可妄言,這個大德帝國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其他三大帝國或許會給我們天道宗面子,但是大德帝國的實力卻是深不可測,據說這一次大玄帝國在邪神教的支持下都輸給了大德帝國,大德帝國的實力已經震驚了整個修道界!”中年美婦臉上沒有絲毫輕鬆的神態,反而是一臉凝重的說道。

“什麼?邪神教和我們天道宗的實力不相上下,居然輸給了大德帝國,據說這大德帝國的背後可沒有修道者門派支持,這豈不是說大德帝國的力量比我們天道宗還強?”那個叫青書的年輕男子一臉愕然的說道。

“也不能這樣說,我們修道者雖然重視武極大陸,但是不可能將重心放在這裏,大德帝國的力量確實強大,但是要說和我天道宗相比肯定還差了一點。”中年美婦說道。

“那麼師父我們這一次該怎麼辦?陸逸是大德帝國唯一的皇子,恐怕並不是那麼好解決的,而且我父親身爲大德帝國的宰相,我並不像連累我的父親。”慕容嫣然一臉擔憂的說道,就連她也不知道大德帝國居然強大到這種程度。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的天賦已經得到了整個天道宗的認可,你將來的成就肯定超過我的,就算是付出一定的代價,我也會幫你解決這件事情的。大德帝國雖然不弱,但是和我天道宗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中年美婦看着莫容嫣然安慰道。

“就是,師妹不用擔心,這一次我們代表的是整個天道宗,就算是大德帝國都不得不考慮我們天道宗的意志,到時候那個叫陸逸的小子要是不識相的話,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青書看着慕容嫣然一臉溫柔的說道。

“嫣然你就先回家吧,這一次解決完這件事情,以後你就要在天道宗中閉關修煉,估計回來的機會不多了,好好陪陪你的父親吧,至於我們兩個自會尋找住宿的地方的。”中年美婦想着慕容嫣然說道。

“是!師父!”說完慕容嫣然就和這兩人分開了,在離開的時候慕容嫣然的心中想的卻是另外的東西:“陸逸我們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要是你上次答應我,我又何必請動我師父出馬,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應付。”

陸逸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想到自己一直防備的通天侯沒有找自己的麻煩,另外的一羣人卻是來找自己的麻煩了,不過就算是了知道了,陸逸也不會放在心上,反正現在的陸逸一身的麻煩,就算是再多一點又能怎麼樣呢?

這個時候陸逸思考的卻是怎麼樣在最短的時間內提高自己的實力,妖核是必須要獲取的。不過陸逸不可能自己去獵殺妖獸,想要讓三十二營的人去獵殺妖獸,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事情。

想到這裏,陸逸就不由想到了陸坤曾經拿出來的那幾塊妖核,那可都是九階以上的妖核,要是被陸逸煉化的話,陸逸要是能夠煉化的話,恐怕立馬就能達到靈旋境巔峯的層次,但是很可惜那兩塊妖核已經隨着那個詭異的祭臺消失了。

想了許久,陸逸都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其實陸逸想要錢的話,非常的簡單,只需去問自己的父親要就行了,但是陸逸知道那個冷冰冰的“父親”肯定不會給自己什麼幫助的,一切都得靠陸逸自己。

“不管了,先搞定三十二營再說,這段時間最好穩固下境界。”陸逸最後只能自己老老實實的修煉,順便思考天道之手的奧祕,這些天的修煉,對於這一招陸逸已經有了一些感悟。

第二天一早,陸逸剛剛結束自己早上鍛鍊,就有人前來稟報有人前來拜訪。拜訪的人陸逸倒是並不陌生,正是和陸逸有過一面之緣的慕容嫣然,而陸逸早就將這個自己所謂的未婚妻忘在了腦後。

此時對方突然來找自己,陸逸倒是有點疑惑了,不過對方畢竟名義上是自己的未婚妻,陸逸也不好意思不見,而且陸逸很好奇對方到底想要幹什麼。 第三十一章 風雨欲來

等陸逸來到大廳的時候,慕容嫣然三人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剛剛陸逸才修煉完畢,自然要沐浴更衣一下,但是在慕容嫣然看來陸逸這是故意擺架子,加上原本心中的芥蒂,自然不會對陸逸有什麼好臉色,其他的兩位更不用說了,從來就沒等人等這麼久過。

這三人怎麼看待自己陸逸根本不在乎,要不是因爲慕容嫣然是宰相之女,陸逸根本懶得見對方。走進大廳之後,陸逸看了沒看三人,只顧自的坐了下來,還非常悠閒的喝了一口茶,好像這三個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慕容嫣然三人的臉色頓時變了,慕容嫣然沒有想到陸逸居然敢這樣無視自己。那個叫青書的年輕男子臉上則是出現了異常憤怒的表情,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人,要不是現在還有其他兩人在身邊,他早就出手教訓教訓陸逸了。

慕容嫣然的師傅,那個中年美婦則是不動聲色,臉上的表情根本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看着悠閒的陸逸,也不知道此時在想些什麼東西。此時慕容嫣然倒是沒有忘記自己前來的目的,好不容易將自己的怒火壓了下去。

“陸逸,上次我提的事情不知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我知道我這樣做有點過分,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都可以答應你。”慕容嫣然壓抑着自己的怒火,看着陸逸說道。

“哦?上次我也說過了,退不退婚不是由你決定的,說不定我哪天心情不好就退婚了,至於其他的話就不要多說了,我陸逸雖然說不上富有四海,但是好歹也是大德帝國的皇子,你有的東西我基本上都有。”陸逸不耐煩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