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聰尾說完,背過身去,背對著游傑曹,已是閉上了眼睛。

游傑曹也想閉上眼睛,但是游傑曹發現,有人盯著自己。

托托塔正盯著嘲笑自己的年輕人,也就是游傑曹。

他的目光如電一般,犀利地打量著游傑曹,心中念到:「這小子竟敢笑我,我得讓他出糗出糗,殺殺他的銳氣!」

游傑曹也是發現了托托塔正看著自己,幾乎同時,他看到托托塔的笑容,他總覺得,這笑容中包涵著對自己的一點惡意,但是游傑曹實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托托塔的臉一笑之後,已是計上心頭,高聲說:「有請五城出賽者!」

托托塔的話剛說完,廣場上已是出現五隊魁梧大漢,肌肉虯髯,如鐵般閃著光澤,實在一點也不想一個詩人或是詞人,更像是兇悍勇猛的武士。

五隊魁梧大漢,每隊五人,各個精神抖擻,氣勢凌人。

密室中。

幾乎就在五隊魁梧大漢出現的時候,芝紗的眉睫已是皺起,看著一個個滿臉刀疤、體壯如牛的大漢,她已能想象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因為畢竟已看過九次,星演城出賽的大漢中,有三個芝紗至少看六次,一人還看過八次,只有一個比較瘦小白凈的才是生面孔。

芝紗知道,這四個大漢的水平實在一般,勝算並不大。

就在五支隊伍出現的同時,托托塔戲膩地看著游傑曹,眼中閃著狐狸的光,心中念到:「小子,你可不能怪我,誰叫你取笑我來著,我也讓你出糗出糗,你不是很看不起我的詩詞嗎?」

想到自己的權力,托托塔越來越得意,高聲說:「各位,我突然有一個新的提議,我想在人群中挑出一個人,破例參加詩詞大比,各位以為如何?」

全場靜寂了一會,突然驚叫起來,顯得驚喜。

托托塔老臉笑成了一朵菊花,手中已是拿著一顆綠色的果實,說:「我這顆爆爆果砸到誰,就是誰,各位說好不好?」

話剛說完,不待回答,爆爆果已從托托塔的手中飛出。

游傑曹正在犯瞌睡,感覺到自己身上砸到了什麼,幾乎就在感覺到的時候,轟的一聲,游傑曹也不知道是什麼炸開了,游傑曹的周圍頓時冒起了青煙,游傑曹不小心吸了一口,登時酸得胃收縮!

游傑曹揮著手,青煙出現的快,消散得也快,游傑曹幾個揮手間,已是將青煙揮得沒影。

青煙消失后,游傑曹就看到了自己腿上的皮囊,好似氣球一般的皮囊上還殘留著青煙。

托托塔很得意自己的準頭,竟然那麼遠都能中,托托塔心中念到:「這算是解了自己一點氣了!」

想及的同時,托托塔高聲說:「那邊的觀眾,你已經被選中了,你可以獲得一個參加詩詞大比的資格!要好好珍惜哦!」

托托塔看著游傑曹。

密室中。

芝紗皺著眉頭,看著托托塔,喃喃到:「這人也太小氣了吧!明眼都能看得出,他想侮辱游傑曹解恨!」

小玉一點也不擔心,他笑笑地看著游傑曹。

游傑曹錯愕地站在原地,錯愕地拿著好似柚子皮一般的青色皮囊,他知道,那股酸酸青煙,就是這皮囊中出來的。

游傑曹好奇地問問了,只吸上一口囊中的氣,感覺牙都要被酸倒了,游傑曹的眼睛看著手中的皮囊。

「爆爆果:酸性果實,常用與戲弄人。」

游傑曹看向托托塔。

托托塔正看著游傑曹,眼中的得意之色盡顯,一副就是我乾的樣子,一副老頑童的樣子。

托托塔終於還是咳咳了聲,正色后,高聲說:「請那邊的觀眾下台,配合我們的大典,因為大比即將開始!」

游傑曹糗了一眼托托塔,看著全場注視著自己的目光,還是下到了廣場中央。

托托塔看著走下的游傑曹,高聲說:「詩詞大比開始!請每列擇定人選。」

幾乎同時,黑影一閃,托托塔的身旁已多一張紅桌子,桌子上,有著一個紅箱子,紅箱子開著一個圓孔。

托托塔的手已伸了進入,抓出了一張錫紙,隨後高聲說:「第一位挑戰的震東城。請震東城的出賽者出線。」 雖沒有線,但是震東城打頭陣的出賽者已是上前一步,轉過身來,用眼睛飄著其他四城人馬。

陡然間,他已瞟到了游傑曹。

震東城打頭陣的是一個賊眉鼠眼的少年,身材也很矮小,一看就是那種喜歡欺負弱小的傢伙。

他看游傑曹很弱小。

托托塔在注意著這個賊眉鼠眼的出賽者,當他看到這個賊眉鼠眼的傢伙的眼角已是瞟到游傑曹的時候,他顯得十分高興。

他把游傑曹搞上來,不過是為了羞辱游傑曹一番,因為他視如生命的詩歌,竟然被游傑曹笑話。

他知道,自己的詩歌作得並不好,不過其他人都忍住了,偏偏這個小子不想裝一下,這讓他很不開心。

看到這個賊眉鼠眼的出賽者看到了游傑曹,他顯得十分開心,他認為,游傑曹絕不會作詩作詞,因為他知道,一首好詞,傳唱千古,要做出並不簡單,他自己都知道自己不會作詞,但是他的臉皮特別厚,簡直和城牆一般。

托托塔看到了震東城打頭陣的出賽者的目光,其他人當然也感覺到了,暗道可惜。

在他們眼中,游傑曹就好似送分的一樣,在他們看來,游傑曹就是會動的一分。

就這麼被震東成搶了,三城的人都是不爽,星演城的大漢,則是敬佩而羨慕地看著游傑曹。

四大職業都是頂級的人,簡直沒有,但是他們面前就有一個,如何叫他們不敬佩。


其實他們敬佩的並非是游傑曹,而是四大職業,更直接說就是錢。

游傑曹在他們眼中,就是個能製造寶貝的寶貝。

——對於比自己強一點的人,人們會感到不甘。

——對於比自己強一些的人,人們會嫉妒。

——對於比自己強太多的,人們只剩下敬畏了,因為那種高度,只怕他們永遠無法到達。

龍風、冶天、無極、孔邈,四個老頭,如木樁一般,坐在位子上,彼此驚奇地看著彼此,眼中除了驚奇,便是驚嘆。

龍風最耐不住性子,嘴中急急蹦出:「難道這個小子還會作詩作詞。」

「恐怕會,不然怎麼會上去,自討其辱呢?」孔邈淡淡地說。

「他如果會,只怕作詩作詞也極厲害,往年曆屆我都是塞住耳邊的,今年一定要聽聽。」冶天說。


「我也是,而且還塞得緊緊的,這些壯漢,哪裡是在作詩作詞,簡直就是在作兒歌。」無極岔岔地說到。

「是不是很厲害,只怕現在就要知道了。」龍風說。

龍風已看出了打頭陣的震東城出賽者眼中的笑意,他顯然也將游傑曹當成了一分。

密室中。

芝紗與小玉也是看到了,芝紗的眉頭雖未皺起,眉宇間,卻是寫滿了煩擾。

芝紗一把抓住小玉的手臂,說:「玉姐,你說他行不行?」


芝紗的眼中有著希翼,他知道,自己城池出賽的五名人員,絕不會是其他四城的對手。

如果游傑曹會作詩作詞的話,她覺得,一定能勝過其他四城,經過四次勝利,她已麻木地相信游傑曹,她已相信,只要是這個少年人會的,一定都是頂尖的,拔萃的。

莫問的神情最為複雜,他往著天空上的明月,感受著手邊流動的清風,他的心中顯得很矛盾。

他既希望游傑曹會,又希望游傑曹不會。

他渴望聽到意境極好的詩詞,卻又害怕聽到,因為他知道,二十二席裁判都不是傻子,不會判斷不出好的東西。

一時之間,莫問顯得很糾結。

游傑曹現在卻顯得很鬱悶,因為他發現,他討厭的人,正用那雙小眼睛看著他。

他討厭這個賊眉鼠眼,臉上總是帶著三分聰明,七分機靈的人,他覺得,這種實在討厭極了。

更可惡的是,他竟然還對著游傑曹笑,那種笑只有在獵人殺死獵物時,才會露出的笑容。

游傑曹從他的笑中,感覺到了深深的不屑與輕蔑,這種感覺,對於一個遊戲人來說,是很難以接受的。

在游傑曹的注視下,這個賊眉鼠眼的震東城出賽者,已是走到了托托塔的面前,說到:「我挑戰他!」

他一指,游傑曹怔住了,托托塔不解了,他指著是北冥城的一個少女。

一群男人中,三個少女之一的一個。

這個少女十分的鎮定,她已款款上前,步子邁得很小,邁得極為細心,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顯得十分的冷漠。

莫問看著這個面孔,覺得十分的陌生,隨即莫問看向南宮問,南宮問勝利地看向莫問,眼中別說多得意了。

莫問凝視著少女,已是陷入了沉思,心中念到:「這個女人很熟悉,我肯定在哪見過!」

密室中。

芝紗看著這個少女,詫異到:「我好像在哪見過她!」

小玉也覺得疑惑,念到:「我也覺得她很熟悉,但是這張臉,我絕沒有見過的。」

南宮問顯得很得意,因為這秘密,只有他一個人知道,絕不會再有第二個人知道。

震東城出賽的代表,笑笑地看著這個少女,顯得十分的浮誇,一副浪子做派。

但是即使他如此無禮,少女臉上還是沒有絲毫表情。

游傑曹也覺得這個少女實在熟悉,熟悉極了,卻是不知道在哪見過。

游傑曹不禁念到:「巫烏,這個女的是誰?」

「是一個有趣的女人,你自己猜猜。」巫烏的聲音在游傑曹的腦中響起。

黑紅女配甦炸娛樂圈 ,越想越覺得猜不透。

對於想不透的,游傑曹從不會去想,因為那樣會很煩惱。

托托塔看了看冷艷的少女,也不禁為她的氣質所折,多看了幾眼,隨即才說到:「震東城出賽者已指定了對手,比試開始。」

就在托托塔說完的時候,兩道黑影閃過,廣場中央,出現兩個大紅箱子,箱子上開始圓口。

托托塔的手已伸入其中一個,抓起了一張錫紙,隨即宣到:「對決方式為三句半!」

托托塔說完,又將手伸入了另一個大紅箱子中,抓起了一張錫紙,宣到:「對決主題,由枯逢春大師指定。」 幾乎就在托托塔說出三句半的時候,游傑曹便是喃喃到:「巫烏,三句半是什麼意思?」

巫烏的聲音在游傑曹的腦中響起——「所謂的三句半,便是三句五字詩詞,結尾以兩字,或是三字收尾。」

游傑曹心靈神會。

幾乎同時,枯逢春已是站起,笑著,看著場中的廣場,看著出賽者,瞟到少女時,他一覺得,這少女十分眼熟,不知道也哪見過。

枯逢春看著亭亭而立的少女,心中念到:「既然忘記了,說明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我又何苦去想呢?」

想及念動,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感受著手邊的風,枯逢春靈機一動,他覺得自己實在太聰明了。

得意之餘,枯逢春高聲說到:「此次對決的主題為風。」

說完,枯逢春一臉得意的坐下,對於能想到風這個主題,枯逢春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高絕。

看著枯逢春已是坐下,震東城賊眉鼠眼的出賽者,殷勤地望著少女,十分卑恭的說到:「請!請先作!」

他說完,還躬了躬身,顯得十分的紳士,但是他的眼睛一點也不紳士,眼角瞟著少女的胸脯,臉上的笑意好似更濃了幾分。

食色本為人性,但是非禮,勿視,所以,他所做出一副紳士的樣子,但卻是無禮極了。

少女也不在意,更沒有答應,而是走起步來。

她的腳步輕盈,步伐邁得也小,輕輕的一腳,就好似踏在男人們的心頭上,冷艷的臉孔,再添幾分美麗,全場已是安靜了下來,靜靜地聽著少女的踏步聲。

此刻,少女第七步已是踏下,她的身形已是停住,眼睛已是閉上,感受著風,嘴角輕張,有感情的讀到:「起落無聲息,輕飄如吐息,清爽風中人,好風。」

幾乎就在少女讀完的時候,全場筆落有聲,竟然爭先記了下來,農人婦人記錄,只怕賣幾個星幣,而富紳商賈,等到人們淡忘這首『三句半』的時候,再拿出來賣弄,或是在情.人面前,或是在妻子面前,或是在名媛面前。

——為何要賣弄?只因為這些人,生活實在太富足,總要找點樂趣。

托托塔已是怔住,他知道,這少女做的三句半,只怕比自己的詩歌好多了,托托塔的心情顯得沮喪。

但是他還是站了起來,看著二十二席裁判,說:「請舉牌!」

只見二十二個裁判中,十八個舉起了牌子。

托托塔看及,宣到:「北冥城得十八票。」

震東城賊眉鼠眼的出賽少年,真是變成了一隻老鼠,一隻好似貓爪下老鼠,額角已是流下了冷汗,他信心已被十八票抨擊得粉碎,但是他還是要上。

托托塔宣到:「請震東城出賽者作!」

少年已是上前,他看來充滿了緊張,就好似一個剛進城市的農村人,顯得惶惶不安。

但是他還是踏起了步來,場中的民眾,一看他這副模樣,大多已知道,這個人-大多是一個草包。

他已踏了六步,突然停住了,全場已屏住了呼吸。

少女踏出了七步,而他踏出了六步,如果能做出與少女一樣好的『三句半』來,他豈不是比少女還厲害。

黑夜漫漫微光閃 :「風從天上來,來也匆匆匆,去也匆匆匆,神風!」

少年順利的吟完了三句半,全場靜若無人,陡然間,不知道誰笑了一聲,這一聲就好似預兆,接著響起雷鳴般的笑聲,少年的耳根已是紅了。

托托塔顯得很高興,那種感覺就好似看到比自己還逗b的人,實在高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