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聰明的女人,太不可愛了!

「你不如寫《我的二十三歲女警》或《我的二十歲美女總裁》,或者是我的《二十歲校花女朋友》,對於她們來說,也許你還能騙到。」何夢姬拋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這才轉身離開。

「何夢姬,你再這麼精明,小心一輩子當老姑婆。」葉雄指著她的背影大喊。

整整一個下午,葉雄都在公司,把這大半個月來的情況了解一下。

四五點的時候,他開著車子,直接去楊心怡公司接她。

這所以沒有打電話給他,只是為了給她一個驚喜。

一個小時之前。

楊心怡的父親,楊定國的家門口。

兩名男子停在門口,其中一名指著門上的地址,問道:「阿德,你看看是不是這個地址?」

如果葉雄在此,肯定會認得兩人就是自己昨晚在酒吧碰上的那兩名男子,少爺模樣的那名正是江玉,他身邊站著的,正是他的保鏢阿德。

阿德點點頭,說道:「少爺,就是這裡。」

江玉走上去,按響了門鈴,片刻之後,門開了。

楊心怡的媽媽趙麗貞打開門,見到兩名陌生人,奇怪地問:「你們是什麼人,找誰?」

「我們是楊心怡的大學同學,請問她在不在家?」江玉問。

「怎麼不打她電話?」

「阿姨,是這樣的,我的手機丟了,一時找不到她的號碼,我從她的通訊錄上找到這個地址。阿姨,請問心怡在不在家?」

「她現在不住這裡,我給電話你們,你打他電話吧!」

「阿姨,你直接給她公司的地址,我去找她就行了。」江玉說道。

趙麗貞不疑有它,告訴了他地址。

「多謝阿姨。」

兩人離開之後,江玉說道:「阿德,你說蘇瑾兒,長得漂不漂亮?」

「不知道呢!」

「楊心怡這個名字實在是太爛了,哪有蘇瑾兒這名字好聽,蘇老鬼為了保護女兒,可真是廢盡苦心啊!」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出現在心怡集團大廈門口。

看到那幢幾十層的大廈,江玉嘖嘖道:「看來蘇老鬼沒少虧待這個女兒,看這公司的規模不小,這些年他投給楊定國的錢,應該不少吧!」

「相比起楊家產業來說,這只是九牛一毛。」阿德說。

「走吧,讓我們瞧瞧,楊老鬼在外面鬼混,生出怎麼樣一個女兒。」

兩人朝公司大門口走去,然而被攔住了。

「對不起,請問你們有預約嗎?」保安把他們給攔住。

「我們來找人,還需要預約?」江玉哈哈大笑起來。

他掏出錢包,取出一疊鈔票,扔到桌面上,說道:「這就是我的預約,可以進去了嗎?」

那疊鈔鏢,看起來也有三四千,夠保安一個月工資。

誰知道那保安也有骨氣,冷冷地說道:「對不起,如果沒有預約的話,請你們出去。

砰!

一拳頭砸在保安腦袋上,直接將打暈。

江玉拍了拍自己的拳頭,罵道:「敬酒不吃吃罰酒,走。」

阿德嘴動了一下,想說什麼,終於沒有說出口。

兩人大搖大罷地走進公司。 「站住,你們要幹什麼?」

兩名保安見到大門保安被打暈,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們總裁楊心怡在幾樓?」江玉傲慢地問。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快快出去,不然我們報警了。」其中一名保安喝道。

「阿德,動手。」

阿德走上去,兩名保安沖了過來,他左右開弓,只聽砰砰兩聲響,兩名保安軟軟地倒在地上,暈死過去。

「阿德,你下手太輕了,這樣子怎麼能起到威脅的效果?」

汪玉飛起兩腳,將暈死過去,擋在自己腳下的兩名保安踢開,這才大步走了進去。

接下來,裡面湧出不少的保安,全都被打趴在地上。

「我們這次來是給下馬威的,不是來打人,誰不怕死的,儘管過來。」江玉朝四下大喝。

公司員工,全都圍起來看戲,只是此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江玉跟阿德暢通無阻,很快就來到了三樓。

此時,三樓一個美麗的人影出現。

在接到消息之後,楊心怡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出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誰讓你們擅自闖心怡集團?」楊心怡厲聲道。

看到楊心怡出現,江玉眼珠子瞪得老大,半晌沒反應過來。

楊心怡的絕世容貌,馬上吸引住他,讓他看著都忘記了說話。

見對方目光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最後停在自己胸口,楊心怡一鼓怒火沖了起來。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眼神如此猥瑣的男人,以前她以為,葉雄的眼神夠猥瑣,哪知道這個男人的眼神,比起葉雄還猥瑣十倍。

「真想不到江南這麼多美女,昨晚才見到一個,今天又見一個,比起昨晚那個還極品。」江玉好不容易才收回眼神,笑道:「美女,本少爺叫江玉,是京城江家的大少爺,有沒有興趣當我的女朋友?」

「京城江家,難道是江氏集團?」

「傳聞江氏集團是京城的十大企業,董事長江岳在十大首富之中,排名第九,這傢伙不會是江家的少爺吧?」

「難怪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

四下竊竊私語,很顯然,這所謂的江氏集團,在商界名聲很響。

「沒錯,我爸是江岳。」

江玉得意地笑起來。

遺憾的是,手裡沒有扇子,這個時候,如果把扇子搖開,輕輕扇著,那感覺多拉風!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敢在心怡集團撒野,我會讓你後悔的。」楊心怡冷冷道。

自從知道丈夫身份之後,楊心怡沒害怕過任何人,在她心目中,她這個老公雖然花心,無恥,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戰力爆棚。

楊心怡沒見過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

「好大的口氣。」

江玉見周圍的人對楊心怡一副敬重的模樣,心念一動:「難道你就是公司的總裁,楊心怡?」

「我就是楊心怡,你不是找我嗎,到底有什麼事?」

「有人讓我來警告你,別踏進京城一步,不然的話,別怪人家手下無情。」

江玉目光赤果地在楊心怡身上溜來溜去,嘖嘖道:「沒想到你長得這麼漂亮,還真讓人不忍心辣手摧花,記住我的話,不然,別後悔。」

「憑什麼?」

「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試,別到時候你這種嬌滴滴的小美女,被十幾個大漢壓在身上,那可是後悔也來不及了。」

說完,江玉哈哈大笑起來。

楊心怡氣得渾身顫抖,他這輩子,從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男人,沒被這麼羞辱過。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從人群之中走出來。

朱雀心裡特別惱火。

她只不過上了一趟洗手間,陳蕭打電話過來,隨便扯了一下子,出來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葉雄安排她跟陳蕭輪流保護楊心怡,所以他們一有時候就過來保護,除非葉雄回來。

沒想到,她才離開一會就出事的。

朱雀從人群之中走出來,直接來到江玉面前。

「這位美女,你出來幹什麼,難道被本帥迷住了,想以身相許?」

見朱雀出來,江玉眼睛又是一亮。「雖然本帥不喜歡飛機場,但像你這麼高顏值的美女,哪怕是沒胸,也不要緊……」

抬腿,直踹!

快如閃電,乾脆利落。

江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踢飛出三米,屁.股在地上再擦出兩米遠,這才停了下來。

哇!

這個明星比較咸魚 滿嘴的嘔吐物,全噴了出來。

朱雀這一腳,直接將他中午吃的東西踹了出來。

「少爺,你沒事吧?」阿德急忙跑過去,將他扶起來。

「我這樣子……哇,像沒事……哇。」

江玉吐得翻天覆地,半晌才暖過來,疼得胃部都抽了。

他沒想到,這個外表漂亮的平胸美女,下手居然這麼狠。

這是女人嗎?這是比男人還要兇殘的妞啊!

「阿德,給她點顏色瞧瞧。」江玉命令。

阿德當下朝朱雀走去,今天他要是不找回這個場子,那這這次來,不但起不了威懾作用,回去反而讓人笑話,老爺也一定會看不起少爺。

當下,他大步朝朱雀走去。

嗖!

妖后千千歲 他動了,直接一拳朝朱雀打了過去。

阿德的動作沒有絲毫花招,全都是實戰招式,他剛才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女人是名高手,實力非常高。

楊心怡身邊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高手,難道是蘇老頭安排過來的?

想到這裡,阿德真加堅定信心,一定發將對方打敗。

兩人在場中動起手來。

周圍的人全都躲了開去,在中間讓出一個非常大的空間,讓兩人交手。

手起腳落,拳聲呼呼,喝聲四起,越戰越烈。

兩人的實力差距不是很大,朱雀明顯處於弱勢。

阿德的身手簡單明了,沒有一絲的花巧,全部都是實戰型的,動作之中似乎融合了國外的格鬥術,出的都是短拳,力量跟爆發力,比朱雀強多了。

不多久,朱雀就感覺到手腳開始酸疼。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實力如此強,比起龍組的人毫不遜色,朱雀暗暗心驚。

須不知,阿德更加心驚,他雖然低調,但是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萬萬沒有想到,來一趟江南,就遇到兩名高手。

不說昨晚那名深不可測的高手,就是眼前女子這種實力,在江家,除他之外,找不到第二名。

「這位小姐,你很厲害,我要用盡全力了。」阿德喝道。

「阿德,狠狠干,用力干,乾死這個小娘們。」江玉在場下,大聲吆喝起來!

啪啪!

突如其來巴掌聲,響徹大廳! 許玉揚看著四老海正在不住顫抖的亡魂,心中百感交集,真不知道自己幫助四老海查出這些消息究竟是好是壞。

許玉揚甚至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該趟這趟渾水,她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了看四老海的亡魂:「大叔,您看這、、、、、、要不錢我不要了,您還是回去吧。」

四老海看了看的許玉揚黑灰色的亡靈上擠出一個苦澀的微笑,「沒關係小姑娘,跟你沒有太大的關係,你該幹嘛還幹嘛,給你的錢,大叔一定會讓他們給你的。」

許玉揚苦苦一笑,「不用了大叔真的。」

蘇宏亮看了看許玉揚「揚洋姐您自言自語的說什麼哪?」

許玉揚尷尬的一笑,「沒,沒有什麼。」

蘇宏亮轉過電腦,繼續敲擊著鍵盤,「這個張健還有一個手機號碼,我來看看哈。哎,不對呀揚洋姐通過衛星定位顯示張健的另一個手機號就在咱們附近呀。」

許玉揚啊了一聲,蘇宏亮敲擊鍵盤,而後將電腦屏幕一轉,「揚洋姐,你看應該就在咱們對面的冷飲廳里。」

許玉揚不由得大吃一驚,剛要從沙發上站起來,但不知怎得,自己的左身卻牢牢的釘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鎮定點,也許他在看著咱們那。」

蘇宏亮一咧嘴:「揚洋姐您說什麼?」

許玉揚也不由得大吃一驚,向窗外望去,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果然看見「猴子」和另外一個許玉揚在別墅里見過的黑衣男人坐在對面街角的冷飲廳的二樓,且猴子正舉著一隻望遠鏡向自己這邊看來。

顯然這絕不是許玉揚這個高度近視能夠看見的東西,一定是雲舒在幫忙,但是也正由此卻把許玉揚嚇得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這可怎麼辦?這個猴子不僅僅設計了四老海,怎麼還跟蹤自己到了這裡,還用望遠鏡監視著自己。他要幹什麼?他會不會對自己不利?

一連串的問題浮現在了許玉揚的大腦之中。

蘇宏亮看了看許玉揚「揚洋姐,我這可是冒著風險才查出來的,現在已經完成追查任務了,就不能再跟蹤了,不然的話,我可就觸犯網路安全法了,到時候會被反追蹤的。」

許玉揚此時此刻心裡慌的很,應了一聲「好好好,安全第一,你先下來吧,不用再追蹤了。」

蘇宏亮哦了一聲,連續的點擊著滑鼠關閉了各個窗口。

許玉揚故作真的說:「小亮子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快回公司吧。」

蘇宏亮「呵呵一笑,好勒揚洋姐那我就走了。」 新婚愛未眠 站起身來就要離去。

許玉揚臉色忽然一沉,「不行,你不能走!」

蘇宏亮一臉迷茫,「可是剛剛你不是說已經沒事了嗎?」

許玉揚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一邊搖頭,「不小亮子,你不能走!」

一邊抓起手機「喂,小安子我在『辛巴克』等你,你快點帶著美妍回來!」

「可是揚洋姐還沒選完包那,她怎麼可能跟我走?」

「告訴她,我改主意了,她現在要是不回來,我就不送她了,讓她快點回來。」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許玉揚看著眼前四老海飄在半空中的亡魂冷笑了一聲,「大叔,你這點錢可真不好掙呀,現在連我的朋友都不安全了!」

四老海的亡靈抬起頭來看了看許玉揚,但見其誇張的眼鏡后的雙眼中閃爍著兩道無比犀利的目光,與之前自己所見的那個善良單純的小姑娘判若兩人。就連四老海這個老社會也不禁為眼前這個小姑娘的變化心頭一顫。

此時此刻就算是一個傻子也能猜出四老海的死似乎不是個簡單的意外,何況四老海?

四老海可以允許自己的妻子不為自己守寡,去跟別的男人,因為自己活著的時候也不安分。

但是他絕不能夠允許自己死的不明不白!自己辛辛苦苦經營一生的事業怎麼能說沒就沒了?自己幸福快活的生活,怎麼可以被人如此輕易的奪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