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聶風很詫異,不知道水月找這些人來是什麼意思。水月早從聶風的表情中猜到他的想法,說道:“這些人全部是被希爾曼三世採取過精元的處女,她們的青春被希爾曼三世吸走,纔會變成如今的蒼老模樣。剛剛我用神識掃描到這些人心中的想法,自然就把她們帶了出來,等會你就等着看好戲吧!嘻嘻……”

果然,片刻之後,下方的人羣掀起一陣陣驚呼聲,衆人不敢置信的聽着這數十個“老女人”對希爾曼三世的控訴,隨即神聖教廷背地裏乾的那些骯髒事也被逐一曝光。此刻衆人才紛紛明白神聖教廷有多麼的卑鄙骯髒。那些本來還擁護神聖教廷的信徒紛紛怒罵起神聖教廷來。而有些神聖教廷信徒更是脫下身上那神聖教廷的服飾,一把火將其燒爲灰燼。

片刻之後,衆人的怒火徹底被點燃,忽然一個地方冒出了熊熊的火苗,緊接着,另外一處又冒出了火苗,接着,越來越多的火苗熊熊的竄起,整個神聖教廷的總部頓時被蔓延的大火包圍,那些還死忠神聖教廷的祭祀紛紛被憤怒的衆人活活打死。

看着下方的一片混亂,空中的聶風也收去了冥神一號,他伸出手將水月的小手牽住,說道:“看來不用我出手了,呵呵!”

“是啊!神聖教廷已經覆滅了,這一下,光明神族肯定要震怒了,這一次不但十個雙翼光明神族死在人界,連他們的狗腿子也被連根拔起,他們肯定有大動作了,我要回去召集族人,還要趕快聯繫其它四大神族,一起共商大計對抗光明神族。”水月輕輕的說道。

“你要走?”聽到水月的話,聶風着急的問道。

“恩,是的!我要去給你找更多的戰友,不然你怎麼能對付那些光明神族,現在咱們的小聶風越來越厲害了,都比我這個下位神要厲害多了!嘻嘻……”水月嘻嘻一笑,故意將離別的氛圍變得活躍一點。

聶風微微一嘆,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挽留水月在身邊了,輕輕的說道:“那你去吧!路上一定要小心,記得照顧好自己!”

水月眼圈微微發紅,卻裝作輕鬆的說道:“該我這樣說纔對,我都一萬多歲了,還要你這小傢伙這樣來嘮叨,哼!”

“呵呵,是啊!都忘了這一點了!”聶風撓了撓頭,有些傻愣愣的說道。

水月白了聶風一眼,卻顯得更加風情萬種了,聶風微微一癡,心道這水月小妞真是越來越有味道,當然聶風是直接忽略了水月年齡的前提下才會如此想的。

就在聶風壞笑的時候,他忽然感到額頭微微一涼,一股熟悉的幽香傳來。

水月曾聶風不注意,又一次強吻了聶風一下,隨即她快速的放開聶風,嘻嘻一笑,說道:“小聶風,姐姐我走了,記得想我哦!”

聶風氣呼呼的說道:“下次再啵我,小心我用抓奶龍爪手!哼哼!”

當看到水月徹底消失之後,聶風卻有些失落起來。

“誒……回家吧,也該回去了!”

片刻之後,天風城的上空就變得安靜下來,而聶風則早已飛出了天風城的範圍,朝着卡沙城快速飛去。 一個星期之後,聶風回到了卡沙城,此時卡沙城外早已沒了當日大戰時的悽慘景象。雖然卡沙城的守軍損失慘重,但依然還有十五萬之數,再加上三個大國的精銳部隊幾乎在卡沙城外全滅,再也沒有哪個勢力敢再來招惹這個新生的自由之國。

回到卡沙城的聶風和一衆朋友好好的親熱了一番,牛頭人和薛夢妍的傷也基本好的差不多了,小阿魯、饕餮獸、胖墩的傷更是已經先一步痊癒,衆人歡喜的圍着聶風,讓聶風講講這些天的遭遇。聶風溫和的將這些天遇到的事情將了個大概,至於水月聶風則沒有告訴大家。可能是想到水月曾經要他保守祕密吧,聶風才下意識的將水月存在的事情隱瞞住。

當衆人聽到聶風秒殺了屍王和希爾曼三世時,頓時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他們沒想到聶風的實力會漲的如此快,竟然可以秒殺屍王和希爾曼三世這樣的超級強者,但當他們聽到聶風到最後將十名雙翼光明神族秒殺時,幾乎將衆人的眼睛珠子驚得掉下來。

牛頭人瞪着碩大的牛眼睛,不敢置信的說道:“老大,你現在豈不是比那些光明神族都還厲害了,哈哈……現在我有這麼厲害的老大,天底下就沒有人敢惹我了!”

聶風笑罵道:“你這個傻大個,我的實力現在可能在這一界算是頂尖的,但和那些光明神族比起來還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他們太強大了!誒……”

“不會吧!那些光明神族能厲害到哪兒去?”衆人紛紛不相信的問道。

“厲害到哪兒去?呵呵……”聶風露出一絲苦笑,說道:“我的實力最多能對抗幾個四翼光明神族,但四翼光明神族之上還有八翼光明神族,十六翼光明神族,即便我找到最後一件亡靈法神套裝,我都不可能對抗這些光明神族的。”

衆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如果真如聶風所說這般,那這光明神族真的太強大了,在人界已經算是最強大的存在的聶風,在光明神族面前卻柔弱的像一個小孩子般,更不要提他們這些人了。要不是因爲聶風有冥神吞噬靈魂的能力,他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對抗那些光明神族。

本來還沉浸在一片歡聲笑語中的人們,一下子變得愁雲慘淡,一想到那時刻都可能殺過來的光明神族,衆人心中都升起了一股無力感,這根本不是他們能抵擋的。

看到衆人的神情,聶風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大家也不要這麼悲觀,光明神族對付的人是我們,他們應該不會難爲你們這些普通人的。”

“老大,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那些光明神族即便再強大,只要他們敢殺你,我斯巴達克第一個不答應,即便添上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牛頭人語氣堅決的說道,隨即薛夢妍也表態堅決站在聶風這邊。

見此,聶風心中微微感動,心想自己在這個世界並不孤單,有這麼多人記掛自己。隨後聶風又和衆人說了一陣,便在艾瑟琳的陪同下回到了居所。

在聶風回到卡沙城的第五天,一直以來都無事的小阿魯卻忽然躁動起來。聶風急忙去查看,卻發現小阿魯直拉着聶風的手臂,指着一個西方不停的叫喚。雖然小阿魯還不能說話,但聶風卻知道,小阿魯肯定是要自己跟它去西方尋找什麼。

“轟隆隆…….”

忽然之間,原本一片祥雲的西方變得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即便隔着幾千裏,聶風也能聽到西方傳來的異象,而此刻的小阿魯卻叫的更加大聲,它急切的拉着聶風的手臂,想要聶風馬上跟它去西方,那片發生異象的地方。

卡沙城內的其他人也紛紛被西方的異象所吸引,從屋裏走了出來。此刻喀麥隆臉色陰沉的來到聶風身邊,說道:“西方亡靈峽谷出現了異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那萬年前封鎖魔界與人界的通道被打開了?”

“什麼?連接人界與魔界的通道被打開?”經喀麥隆提醒,聶風忽然記起了小夭離開時,那個來自魔界的神祕人曾說過,再過兩年魔界與人界的通道就會打開,如此一算,如今剛好到了兩年之期。

聶風心中一驚,看來魔界的大軍真的進犯人界了,如今人界的幾大勢力正虛弱不堪,如何是這些魔界大軍的對手。但隨後聶風又高興起來,因爲人界和魔界的通道打開之後,小夭豈不是也會跟隨那些魔界大軍來到人界。

不知道小夭這兩年過的怎麼樣了?一想及此,聶風就想起了小夭那甜美的臉蛋,以及那柔軟的蛇尾巴,但他不知道如今的小夭早已褪去了蛇尾,徹底的成爲了人身,而且還有一個讓聶風驚訝的身份。

西方亡靈峽谷的異象頓時讓喀麥隆焦急起來,如今光明神族還沒出現,令人談之變色的魔族卻先殺了出來,這如何不讓他焦急,要知道魔族向來痛恨人界的一切種族,如果真的任由魔界大軍在人界施虐,人界的所有種族都會被屠戮一空的。

看來如今天元大陸上的所有勢力要放棄以前的成見,團結到一起抵抗魔界的入侵纔對。不多時,卡沙城就飛出數十條飛龍,朝着不同的方向求援而去。

而聶風則準備直接前往亡靈峽谷,看看那邊情況到底如何。

就在卡沙城忙碌不已的時候,天元大陸的其它地方也紛紛有了反應,面對魔界的入侵,所有的國家、勢力都已覺察到,天風帝國、貝斯喀聯盟、卡塔爾帝國,以及周邊的那些小國家,都紛紛動員起來,一路路兵馬在沒有號召的情況下齊齊朝着亡靈峽谷的邊緣開去。

之所以這些勢力國家能不計前嫌的一起奔赴前線,因爲他們所有勢力都一本神魔大戰遺留下來的古書,古書上明示道:一旦魔族入侵,天元大陸上的所有種族,所有的勢力都將一起對抗兇殘的魔族,一旦天元大陸上種族不齊心,最後只會遭來滅族的之慘禍。

因此,所有人,所有種族都不得不傾盡全力一起對抗魔族的入侵。

而這次聶風帶上了牛頭人、薛夢妍他們,艾瑟琳也不顧聶風反對一起跟着來到了亡靈峽谷的邊緣。當聶風他們才一到亡靈峽谷時,竟然已經有一些人先到了。

先聶風一步到來的人不多,只有寥寥數十人而已,但這數十人聶風卻不敢忽視,因爲這數十人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雙翼光明神族的實力,有的人甚至連聶風都看不透,也就是說那些人的實力比聶風還強大。

本來已經認爲自己是天下第一人的聶風,不由得感動一陣臉紅,原來自己是井底之蛙,這個天元大陸真的是藏龍臥虎,竟然還藏着這麼多高手。

這數十人有一半是魔法師打扮,另外一半則是戰士的打扮,一個個揹着一把把散發着神祕光彩的兵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而且這些人大都是單獨的站在一起,相互之間並沒有搭理,孤傲的很。這些人當中有的看起來已經年入古稀,有的卻看起來正值壯年,卻沒有一個像聶風這般年輕的。


聶風的忽然出現,頓時吸引了這數十人的注意力,當他們感受到聶風這批人身上的氣場時,暗暗吃驚。先不說聶風,就是牛頭人和薛夢妍這兩人也讓衆隱士高手吃驚不已,要知道他們這般年紀時,實力也不見得比這兩個人高多少,假以時日,這兩人豈不是要達到自己的境界,天元大陸又將多出兩個超級高手。但當他們探知到聶風的實力之後,頓時驚得掉了一地眼睛。


竟然是一個實力和他們不相上下的恐怖高手,而且聶風的實力還讓他們摸不透看不明,但感覺告訴他們這個魔法師打扮的年輕人是個實力超羣的角色。這數十個超級高手從來沒有遇見聶風這樣的人,如此年輕就能擁有如此超強的實力,如果等聶風長到他們這般歲數那還了得,那時天底下將再無人是聶風的對手。衆高手紛紛擔憂的想到。

但此刻要共同面對魔族入侵,所有人都不想惹起不必要的紛爭,再說這數十名隱士高手都是活了上百歲的老傢伙,也不會像那些愣頭青沒事挑釁。

因此,那數十名高手只是將目光稍稍停留在聶風身上就轉移了,繼續靜靜的注視着前方的亡靈峽谷。此刻亡靈峽谷內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原本佈滿整個亡靈峽谷的白色霧氣早已消失一空,整個亡靈峽谷到處都是一片慘淡淒涼的景象,散落的骸骨佈滿了整個峽谷。由此可見,那魔界和人界的通道還沒有徹底打開,只是處於極度不穩定的狀態,但卻封鎖人界與魔界的結界卻隨時都可能失效,到那時魔族將蜂擁而入,天元大陸的所有種族不得不在此小心戒備。

聶風已經快三年沒有回到亡靈峽谷了,當初他可是在這個亡靈峽谷重生的,想及此,聶風忍不住一陣唏噓!想當初聶風實力低微的時候,還要靠骷髏戰士偷襲亡靈守衛獲得魂珠來提升實力,如今即便是在頂級的魂珠也再難提升聶風的實力了。

要想成爲亡靈大魔導師,聶風還必須要依靠亡靈寶典的“吸心大法”,要是將亡靈峽谷內的亡靈之力給吸取一部分,聶風說不定還真能晉升亡靈大魔導師了,但如今水月不在,他可不敢再次冒險晉升亡靈大魔導師。

沒過多久,天風帝國、貝斯喀聯盟、卡塔爾帝國的軍隊都來到了亡靈峽谷的邊緣,當他們看到如此多絕世強者早已來到時,紛紛不敢招惹,將軍隊駐紮在外面,開始佈置起防禦工事,等待着接下來隨時可能發生的惡戰。 亡靈峽谷的最深處,那個巨大的神祕祭臺此刻正處於崩潰的邊緣,無數的亡靈生物在祭臺的周圍暴躁的嚎叫着,好像知道這個祭臺馬上就要瓦解了一般。而祭臺的上空忽然出現了一個空間漩渦,一道道雷電在漩渦中縱橫交錯,而漩渦的那頭好像藏着無數的魔物,撕扯着想要竄到人界一般。

亡靈峽谷邊緣,越來越多的軍隊駐紮在此,而當中又數三大帝國的軍隊旗幟最爲鮮明,其它的那些軍隊繁繁雜雜,看起來如同不入流的丐幫一般,而那些小勢力則根據自身情況,紛紛依附在三大國軍隊的附近,以便到時對抗魔族時有個照應。沒有人見過魔族的真面目,因此這些人也不知道魔族到底有多厲害,相互之間有個照應自然是最好的。

那數十個超級強者依然鶴立雞羣的站在最前沿,作爲抵擋魔族大軍的第一道堅實的防線,而那些普通軍隊則多半以遠程部隊爲主,最前方則全部是厚重的重甲部隊,緊接着就是長矛兵,最後則是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強弩兵、弩車、投石器、魔光炮等遠程武器。而這些遠程部隊當中還夾雜着少數的元素類魔法師,這些魔法師都是屬於魔法公會,由於聶風將神聖教廷滅掉,魔法公會自然成爲了即神聖教廷之後的最強勢力。那數十個超級強者中就有一部分時魔法公會中的老妖怪。

如今要對付魔族,魔法公會這股勢力自然不敢再藏着掖着。

除了那數十名超級強者之外,來的這些勢力總和超過百萬大軍,雖然這些普通軍隊的個體實力不高,但只要相互之間配合得當,依然可以產生超強的殺傷力,而且這次主要是以遠程兵力爲主。只要那數十個超級強者擋在前方,後面這些普通士兵則可以提供連綿不斷的遠程打擊,必然可以對那些魔族軍隊狠狠的打擊。

沒過多久,從東南方走來一大隊人馬。這隊人馬的出現,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衆人紛紛眺望,艾瑟琳率先認出了這對人馬的所屬,她驚喜的叫道:“是我們自由之國的戰士。”

果然,不多時待那些人馬走近之時,衆人紛紛看到一個個半獸人士兵林立其中,這些半獸人有牛頭人、半人馬、狼頭人、熊人、鷹族等種族的士兵,當然其中也夾雜着爲數衆多的人類士兵,以及精靈族士兵,而最後則是一大隊矮人士兵,他們推着一臺臺自己最新研發出來的魔光炮,擺出一條長龍,朝着亡靈峽谷邊緣行來。

自由之國這次幾乎將所有剩下的兵力都派了出來,因此這隊人馬達到二十萬之多,算是和其它三大國旗鼓相當的勢力了。

整個亡靈峽谷邊緣長達近百公里,而中間最爲平坦,是衝鋒陷陣的好戰場。

隨後經過商議,三大國及其附屬勢力和自由之國各自負責一段陣地,而選陣地則是通過抽籤的形式進行的,也許是抽籤的喀麥隆比較倒黴,竟然將最爲平坦的中間段陣地抽中,這段陣地長達五六公里,雖然只是亡靈峽谷中的一小部分,但卻最平坦,一旦魔族大軍入境,必然是通過這片平坦的谷地朝外衝擊。因此這段陣地幾乎擔負着魔族近一半的攻擊力。

但事先已經說好,喀麥隆也不好反悔,只能打碎牙往肚子裏面吞。

如此一來,整個陣營分成了四大勢力,每個勢力各守一段陣地,各種兵種,防禦陣勢都以布好,而後勤部隊則開始埋鍋煮飯,爲前線部隊分發食物,靜等着魔族大軍的出現。

那數十個超級強者則則稀稀落落的分佈在其它三大勢力的前鋒,差不多每一個勢力前面都有十五個超級強者。分佈在天風帝國前鋒的是十五個大魔導師級別以上的魔法師,這幾個老妖怪全部是魔法公會的超級元老,此次魔族入侵,逼不得已出山,而魔法公會的總部在天風帝國,這些老傢伙自然要偏袒天風帝國了。

分佈在卡塔爾帝國前面的則是十五個腹背熊腰的強悍戰士,雖然這些十五個人看起來才四五十歲的樣子,但他們的真實年齡早已超過百歲,實力更是強悍的不得了,達到了初級戰神的實力。

貝斯喀聯盟的前面則是八個魔法師,七個神祕的黑衣人,那八個魔法師也是大魔導師以上的存在,至於那七個神祕的黑衣人則是這個世界比較少見的武者,貝斯喀聯盟的神祕的職業,雖然沒有絢麗強悍的魔法鬥氣,但他們的內力一樣可以練就的出神入化,實力和那些初級戰神、大魔導師也不相上下。

三大勢力前面都有超級強者爲其做先鋒,惟獨只有自由之國這方沒有一個超級強者,本來自由之國底蘊就不深厚,才建國不久自然不會有這樣的人才儲備,而且這些強者也不屑於加入自由之國這種新興勢力,最主要的原因則是因爲他們看不起這些夾雜着半獸人的雜牌軍隊。其它三國勢力都是全部由人類組成的大軍,惟獨自由之國什麼種族都有,自然會被這些孤傲眼高於頂的超級強者摒棄。

雖然自由之國這邊沒有超級強者的加入,但卻有聶風他們,由於那數十個超級強者常年閉關,因此他們並不知道聶風就是那個獨滅神聖教廷以及十個雙翼光明神族的恐怖傢伙。

而其它三大勢力與自由之國更是談不上什麼友好往來,要不是要齊心抵抗魔族,三大勢力怕是馬上就要和自由之國的軍隊幹起來。因此,當他們看到自由之國連一個像樣的強者都沒有時,心裏紛紛升起幸災樂禍的感覺。

喀麥隆愁着個臉,看着自己抽籤抽到的這一段防線,發出陣陣哀嘆,他的下屬們也紛紛有些打抱不平起來。

“大執行官,我看這個籤是他們故意讓我們抽到的!這段防線雖然短,但魔族大軍的兵力必然大部分從此衝鋒,我們至少要抵擋近一半的魔族兵力,而我們的實力則是四大勢力裏面最弱的,這些傢伙純粹就是欺負人嘛!”

“對啊!對啊!這些傢伙就是欺負我們是半獸人,看不起我們!真恨不得將他們的眼珠子給挖出來!”一些半獸人將領紛紛不滿的吼道。

喀麥隆重重的咳嗽了兩下,將衆將領的情緒壓下來,說:“大家也不要在爭執了,抽到這個籤實在是我對不起大家,但卻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和三大勢力鬧翻,雖然我們和他們之間有仇恨,但面對魔族,我們卻不得不併肩作戰,只有拋棄前嫌,我們纔有可能戰勝兇殘的魔族,希望大家能平靜下來,好好應對即將開始的戰鬥。”

喀麥隆的話頓時將躁動的人羣壓了下去,畢竟他那大執行官的威望還是深得衆人信服的。

就在衆半獸人將領憤憤不平的時候,一個牛頭人將領說道:“大家也不要這麼喪氣,其它三大勢力有那些老妖怪,我們一樣有超級強者,難道大家把聶風賢者忘了嗎?”

牛頭人將領的話頓時將這些半獸人將領驚醒,說道:“是啊!聶風賢者可是我們自由之國的救星,兩次都是他將我們自由之國從覆滅的邊緣拉了回來,這些什麼超級強者在聶風賢者的面前就是一個屁,哈哈哈……”

“那是,聶風賢者一個人就可以頂他們幾十個人!哈哈哈…….”衆半獸人將領紛紛鬨笑起來,響亮的聲音傳得很遠,連前方那數十個超級強者也隱隱聽到了這些半獸人將領的談話,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惱怒。

“什麼東西,一羣賤種,那個聶風能有我厲害,還狂妄自大的稱一個人能抵上我們數十個人!這羣賤種!”此刻那些聽到談話的超級強者紛紛如此想到,在他們眼中,聶風只是一個實力和他們相差無幾的超級強者,但遠遠沒達到一個人低他們幾十個的實力。

但這些超級強者卻不知道,此刻聶風的實力僅僅只是表面的實力,他真正的實力則是冥神的吞噬靈魂之力,這股力量幾乎讓聶風處於不敗之地,而且只要是有靈魂的生物都逃不過聶風的攻擊,當然這些事情是不可能讓外人知道的,其他人也不知道聶風擁有如此恐怖的能力。也許等到開戰之後,衆人才會對聶風的實力刮目相看。

“轟隆隆…….”

伴隨着一聲撕裂空間的巨響,亡靈峽谷深處的那個巨大祭壇忽然四分五裂,一個幽深的空間隧道被生生撕裂開來,隨即一個長相無比醜陋恐怖的生物出現在洞口。那生物體型和常人一般大小,但卻長得面目猙獰,血紅的眼睛,長長的獠牙,尖長的利爪,渾身佈滿瞭如同鱷魚般堅硬的鱗甲,根根骨刺佈滿其上。儼然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兇殘嗜血的怪物。

那個怪物看到洞外的景象,發出亢奮的嚎叫,隨後快速的躍出洞口,朝着外面衝去,緊接着無數的這種怪物從洞中涌出,密密麻麻的朝着亡靈峽谷外面涌去。而這羣怪物正是魔族的先鋒部隊——食屍鬼。

一刻鐘不到,那個洞口就涌出了不下十萬數量的食屍鬼,它們咆哮着朝着亡靈峽谷邊緣的防線衝去,尖厲的嚎叫遍佈了整個亡靈峽谷,即便亡靈峽谷外的衆軍隊也紛紛聽到了這些食屍鬼的嚎叫聲。

所有人心中一驚,驚呼道:“魔族出現了!大家準備迎戰!” 亡靈峽谷內部的騷動頓時繃緊了所有人人的神經,所有遠程部隊早已將手中的武器準備好,一旦那些魔族冒出頭來,就向它們發出最猛烈的攻擊。

此刻自由之國的這些半獸人士兵們紛紛緊張的盯視着前方那段平坦的谷地,一雙雙眼睛瞪得血紅,握着武器的手掌更是滲出一縷縷緊張的汗水。所有人的心臟也幾乎要逃出喉嚨。

“轟隆隆……”

亡靈峽谷內,一陣陣急促的踩踏聲響起,士兵們嚥了咽口水,以讓發乾的喉嚨感到一絲溼潤。

“出現了!魔族出現了!”忽然間,一道黑線映入所有人的視線,衝在最前面的自然是那十萬食屍鬼,它們那恐怖的面容頓時讓所有人心中一顫。此刻士兵們纔算見識了魔族的樣貌,果然,這些魔族長得可真是恐怖異常和地獄的惡鬼一般嚇人。


此刻食屍鬼們還距離聯軍的防禦陣線數公里,還根本沒有進入到聯軍遠程軍隊的打擊範圍以內。而那些食屍鬼先魔族大軍一步,當看到前方出現了這麼多活人時,它們頓時瘋狂了,活人的氣息早已讓它們激動發狂,它們此刻最想的就是將這些活人活生生的吃掉,來填報它們那飢餓難耐的肚子。

衆士兵心中紛紛驚恐,陣線不由得顯得凌亂起來,各個勢力的指揮官紛紛對着那些驚慌的士兵一陣訓斥,纔將有些凌亂的陣線穩下來。而那數十個超級強者則先一步行動起來。

剎那間,漫天的魔法、鬥氣朝着那十萬食屍鬼絞殺而去。

只見一個個直徑達數百米的超級旋風,漫天的火雨、無數的冰錐、密集的閃電網齊齊朝着那些食屍鬼們殺去,在這些恐怖的魔法中還夾雜着成千上百道暴虐的鬥氣攻擊,鬥氣攻擊配合着魔法攻擊,瞬間將衝到最前面那近萬食屍鬼絞成粉碎。

這數十個超級強者的出手果然非同凡響,幾乎擡手間就將近萬兇殘的食屍鬼消滅,只看得後面的那些普通士兵崇拜不已。然而剩下的食屍鬼們卻一點都不害怕,它們繼續朝着前方的防線衝去。而那數十個超級強者由於剛剛纔發動了一次較大的攻擊,還需緩一緩才能繼續攻擊。因此剩下近九萬食屍鬼迅速衝過這數十個超級強者,朝着那些好對付的普通士兵衝去。

食屍鬼的速度奇快,瞬間就衝過了幾公里的距離,期間那數十個超級強者拼命擊殺着這些悍不畏死的食屍鬼,但卻依然阻擋不住食屍鬼的步伐。當食屍鬼又被那數十個強者殺掉一萬多人後,剩下的八萬食屍鬼與聯軍的陣線只有一公里之遙了。

此刻,聯軍陣線後面的遠程部隊開始發威了,魔光炮率先發動,一枚枚魔光彈飛速的在食屍鬼的陣營中炸開,將一個個食屍鬼炸成幾段,投石機也發出陣陣破空聲,一枚枚巨大的石塊騰空而起,重重的砸在食屍鬼的陣營中,碾出一條條血肉模糊的道路。箭矢的破空聲也如急促的雨點般響起,“噗噗噗”的射落在食屍鬼的陣營中,經過這麼一番打擊,食屍鬼的數量再次銳減兩萬,十萬食屍鬼只剩下六萬不到,而聯軍卻絲毫未損,這大大的鼓舞了聯軍士兵的士氣。心想這些魔族也不過如此,一樣是血肉做成的,抵擋不住利刃的鋒利。

此刻在自由之國防守的陣線前方,聶風缺臉色陰沉,他隱隱猜到魔族不可能會如此容易對付,而這下長相恐怖的怪物可能只是魔族的先鋒部隊而已,說的難聽點就是炮灰。

當食屍鬼衝進防禦陣線的一千米範圍之後,連綿不絕的遠程攻擊幾乎組建成一道連綿不斷的防禦牆,將那幾萬食屍鬼阻擋在外,寸步難行。

越來越多的食屍鬼倒在了鋒利的箭矢之下,被魔光炮、巨石、粗大的弩箭……消滅在陣線前方,當最後一個食屍鬼倒在不足一百米的陣線前時,所有人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十萬食屍鬼竟然在沒有死傷一個人的前提下完滅。

所有的聯軍都沸騰了,魔族在他們心裏的恐怖陰影瞬間崩塌,原來魔族也如此脆弱,不堪一擊。這是所有人的想法。而那數十個超級強者更是被衆人所擁戴,剛剛那十萬食屍鬼至少有一半是被這數十個強者所殺。

面對早有防備的百萬聯軍,這十萬食屍鬼覆滅是註定的事情,聶風一點也沒感到驚喜歡呼。如果連這十萬最低級的食屍鬼都不能搞定,那接下來的戰爭也沒有任何懸念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