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他們越說越離譜,梁亞博也不禁無奈的搖頭,將自己的藥盒裝上之後,才坐了下來。

「我說你們能不能別先顧著聊天了,把養顏膏先擦在臉上,然後在聊天!」

聞言,許懷璟這才意識到自己分。身了,急忙尷尬的笑了笑,轉身將手上的養顏膏一點點的在柳喬喬的臉頰上推開。

剛開始觸碰到她的傷口是,能夠感到她的身子微微震動了一下,似乎很疼,卻極力的忍者沒有喊出聲。

「喬喬,疼的話就喊出來,不要害羞,身邊的人是我跟亞博!」


許懷璟的聲音很輕柔,輕柔的好似春風拂面。

好似所有的疼痛都頓時煙消雲散了一般。

柳喬喬垂著眼眸,嘴角勾起了一絲幸福的弧度:「有你這般待我,就算疼,也都煙消雲散了,心底甜蜜蜜的!」

聞言,許懷璟的臉頰也不禁緋紅了起來,嗔怒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旁邊還有人呢。

梁亞博心有些堵得慌,急忙撇過了頭。

看著他們夫妻二人恩恩愛愛,說起話還這般甜蜜,心底就好似有一塊大石頭壓著,難受的要命。

擦完葯,梁亞博又連忙上前給她包紮了起來。

快要忙活完的時候,柳喬喬看著梁亞博嘿嘿的傻笑著,但是卻依舊著不住她眼底閃爍著的精光,好似一個小狐狸一般。

梁亞博吞咽了一下,心底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亞博,我想問你個事而,是這樣的,這個養顏膏的配方自然是難得,要是可以的話,你壓縮貴重的藥材,加大一些便宜的藥材在裡面,這樣的成本就降低了啊!」

柳喬喬收起笑臉,一臉認真的對著講的頭頭是道。

「壓縮?」梁亞博蹙眉。

「對啊,就是介紹貴重藥材的量,這樣的話,作為商品,我們既可以賺錢,也可以減少成本!」柳喬喬抿了抿唇:「就是做一些保護皮膚的產品,擦在臉上,可以延緩衰老,或者是青春在現。」

聽了她這種驚天的想法,梁亞博的下巴都快脫臼了。

在這個年代確實只有胭脂水粉,所以只要是皮膚乾燥的情況下,那女人們在擦傷胭脂水粉的同時,要麼因為皮膚油脂過於旺盛而妝花了,要麼就是會因為皮膚乾燥而起皮!

這各種皮膚狀況,都是因為沒有對皮膚及時進行護理。

「你覺得呢?!」

柳喬喬抬手,在梁亞博的面前晃動了幾下。

緩了緩,梁亞博這才回過神,點了點頭:「你說的辦法雖然是個好辦法,但是投入的成本很高!」

「所以,護膚品的價值才非常的昂貴,沒關係,梁亞博,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研究護膚品!」

頓了頓,柳喬喬又看向許懷璟,笑嘻嘻的樣子很是激靈。

「我覺得我們也可以在物色一個店面,在裡面買一些護膚品,一來二去我們就可以擴大市場了!」

說到這裡,柳喬喬的眼前就好似忽然掉了很多金子一般,一顆一顆有一顆……


看著她一副小財迷的模樣,徐懷瑾不禁扶額,卻又很溫柔的點頭:「如果沒事兒,我們一會人可以出去逛一逛,如果你有了更好的點子,或許我們會更輕鬆。」

「好啊!」

柳喬喬頓時就從椅子上竄了起來,一副青春無敵的模樣。

其實許懷璟知道她是走累了,想要給她找一個理由,好讓她趕緊回家休息。

「這樣吧,我們一會兒先把第二輪面試解決完,在出去看店面吧!」

許懷璟試探著說道。

柳喬喬眨了眨眼睛,想著自己還有一個面試要處理,所以知道先放棄找店面的活計。

「梁亞博,你可要儘快研製出來更多的護膚品,類似祛除皺紋,祛痘痘痘印、或者時保濕補水等等,記住這些功能,對於男人而言也可以用的!」

梁亞博急忙點頭,拿起要想,灰溜溜的就離開了。

真是不知道,柳喬喬一天天從哪裡來了這麼多詭異的靈感。

許懷璟點了點她的鼻子:「你就不能又一會兒是消停的?趕緊回去看看招聘的人怎麼樣了吧。」

剛會帶許宅,就看到門口熱熱鬧鬧的聚了一堆人。

張友芳正在門口處指揮著,那模樣還真有一副指揮官的模樣,不由笑著搖了搖頭。

二人剛走近,就被張友芳看到了,急忙上前拉住了柳喬喬。

「喬喬,就是這些人,模樣或者是出身家室都是很好的,只是有一位御醫只是給了我地址,四處流浪的大夫也只是告訴我,明天會親自上門拜訪。」

張友芳急忙把自己這邊的狀況一一說清楚。

聽完之後,柳喬喬滿意而點了點頭,還是自己家人做起事兒來格外的用心。

「那你讓他們排好隊,按著我招聘的額職位,一個人一個人進來面試!」

說完,柳喬喬和許懷璟就進了院內,並且指揮著家庭在院落裡面拜訪了桌子和一排椅子。 二人坐在了面試官的位置上,環視了一圈之後,又吩咐家丁搬來了兩個屏風。

一個屏風放在了門口處,方式外面的人看到裡面,而另外一個屏風則放在了面試成功區域的椅子前面,著去了多餘的視角。

這就叫做神秘才更加吸引人。

頓了頓,柳喬喬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大嫂,我們的面試可以正式開始了,有請應聘保安的第一位公子。」

張友芳表示自己已經接收到信號,急忙回到了門外,大聲喊道:「張鐵牛。」

聲音還沒落下,就聽見了一個滿是地方口味的男人粗劣的應了一聲。

緊接著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從門口冒冒失失的就闖了進來。

他先是看了一眼周圍的陳設,滿意的點頭,又看了面試他的一堆男女,下意識的蹙了蹙眉,似乎是討厭他們。

「張鐵牛,你會多少種武功?打架的話,你可以打過多少人!」

柳喬喬拿著自己定製的小本,在上面記錄著自己的問題。

張鐵牛嘿嘿一笑,好似傻子一樣憨厚老實,頓了頓,才看向柳喬喬開口道:「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有好吃的就行!」

柳喬喬不禁在心底腹誹,還真是個好餵養的!

沉默片刻后,她急忙磚頭看向張友芳:「這個……似乎這你有點問題!」

說著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張友芳急忙點頭,大聲喊道:「下一位!」

喊完,她才又走到張鐵牛面前輕聲說道:「你先回去吧,晚上我會派家丁去你家通個信,告訴您最後的消息。」

張鐵牛懵懂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

隨即又走進來一個精壯的中年人,渾身肌肉,似乎很有力氣的模樣。

「我叫韓斌,以前是走鏢壓貨的!」

他說起話來中氣十足,眼睛還閃著精光,應該也是個精明的主兒。

「您入選了,麻煩你去我右手邊屏風後面稍等片刻,也順便熟悉一下您日後的工作夥伴!」

柳喬喬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面試了好幾輪,留下來的人很少,但是一個個都是個精明的,尤其是這個韓斌,就被她任命為組長。

扶著酸溜溜的脖子回到了房間想,想都沒想,躺在床上就暈乎乎的要睡著了。

睡意正濃,只覺得自己的腳被扒拉了一下。

柳喬喬沒有理會,繼續睡覺。

然而,這個人似乎很頑強,繼續調皮的扒拉著她的腳……

「誰啊!」

迷迷糊糊的,軟糯糯的問道。

許瑞癟了癟嘴:「娘親,你怎麼這麼懶,這才什麼時辰,你就睡著了!」

說完,他不在扒拉柳喬喬,而是直接坐在了床上,無奈的嘆了口氣。

柳喬喬以為是做夢,也沒有回應,而是選擇繼續睡覺。

沒過片刻鐘,一股香噴噴的味道傳進了鼻息,柳喬喬嚶嚀了一聲,騰一下從床上彈坐了起來。

坐在床沿上的許瑞被嚇了一跳:「娘親,你……」

「有好吃的!」

柳喬喬兩隻眼睛噴著光,嘴裡分泌著唾液,肚子也跟著咕嚕嚕的奏起了一篇樂章。

見她這副饞樣兒,站在桌子前的許懷璟好笑的嘆了口氣:「你一回來就睡覺,我和瑞兒都吃完了!」

「吃完了?!」

柳喬喬驚呼一聲,敏捷的跳下床直奔著桌面走去,結果看到的竟然是熱騰騰的、絲毫沒有被動過的食物,中間還有一個燒雞!

「你騙我!」

「不騙你,你不得讓下人把桌子抬到床邊上吃?」頓了頓,許懷璟壓低了聲音嘆息道:「你可不要給瑞兒樹立一個不好的形象!」

柳喬喬眨了眨眼睛,背脊僵硬的轉身看了過去,只見許瑞正等著無辜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嘿嘿,瑞兒洗手了么,吃飯之前要洗手!」

「洗手了,娘親你賴床的時候,我就洗手了!」許瑞乖巧的點著頭。

還真是個人精兒!

柳喬喬不禁在心底嘆氣:「萌萌呢?」

「萌萌還在庄先生那裡寫功課!」許瑞也不客氣,沒等她們開口,就自顧自的坐在了椅子上,等待著開飯。

柳喬喬蹙著眉頭,委屈的眯著眼:「要不我先不吃了,身體有些不舒服,沒胃口。」

「啊,娘親,那您快去休息吧,我回自己房間用膳就好了!」


說完,許瑞擔憂的看了她一眼,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直到看不見許瑞身影,柳喬喬才滿血回歸的坐直了腰身,笑眯眯的看著烤雞:「嘿嘿,懷璟,我可就不客氣了!」

緊接著,柳喬喬伸著手直接掰開了烤雞,濃郁的香味兒撲鼻,刺激著味蕾:「天啊,這和我的北京烤鴨味道太相似了!」

北京烤鴨嘛,柳喬喬頓了頓,思索著,或許忙完護膚品的事情可以在直接開一個烤鴨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