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到這話,宋穎幾人的臉色唰一下就白了。

因為她們或許沒想到易嬴真連這話都敢說出來,但也知道對她們來說威脅最大的就是皇上一旦過世,她們就真有可能被迫殉葬一事。

所以身體僵硬一下,宋穎才口吃著說道:「易少師,你真能幫我們避免殉葬嗎?」

「本官不能,但有人。」

「有人能?到底誰能幫我們不用殉葬?」

聽到易嬴說自己不能幫她們避免殉葬,幾名嬪妃並沒有感到意外。因為僅憑易嬴區區一個太子少師,根本不可能管到殉葬一事,而真想插手這事,唯有皇室宗親才有可能。

所以其他嬪妃或許反應不及,宋穎立即雙眼一亮道:「易少師你是說大明公主嗎?可她如果不願幫忙怎麼辦。」

「放心,如果其他人叫你們去求大明公主,大明公主或許不會答應,但你們只要說是本官叫你們過去的,大明公主肯定會幫你們。畢竟在大明公主面前,本官還是有一些面子。不過說到這話,在面見大明公主前,你們可不要將自己已知道皇上命不久矣的事情說出去。」

「這就只有等到見過大明公主后,你們才能說這是大明公主透露的消息。」

「……為什麼我們要說這是大明公主透露的消息?」

這消息明明就是易嬴透露的,為什麼要說是大明公主透露的消息?一聽這話,宋穎等人都有些驚訝。

易嬴說道:「很簡單,雖然本官自入朝以來已經給皇上出過很多主意,但言多必失,恐怕皇上早已對本官濫出主意的事非常不滿了。」

「所以宋貴妃你們如果將這消息說成是本官透露出去的,說不定皇上還會不高興。而皇上對本官不高興還不算什麼,可對你們隨便打聽這事,乃至是從本官處得知消息的事情不高興就麻煩了。」

「那樣說不定不等最後,現在你們就會有麻煩。」

「本宮明白了,多謝易少師指點。」

聽到易嬴說明,宋穎已不再懷疑。

因為,宋穎為什麼已經相信了皇上命不久矣一事?這不僅由於易嬴在朝的信譽一直很好,還因為易嬴這是在皇後圖婧面前向她們透露的消息,而圖婧一直對此沒反應,顯然早已知道了這事。

可身為皇后,圖婧將來必將是皇太后,不用擔心什麼殉葬之危,但宋穎等人卻做不到這點。

所以隨著易嬴叮囑她們不要將是自己透露的消息說出去,宋穎等人已不得不相信易嬴。

因為只以朝展,誰都知道北越國皇上圖韞已越來越不喜歡易嬴濫出主意。可皇上為什麼不喜歡易嬴濫出主意?正因為易嬴每次出的主意都可說是好主意,這也是宋穎等人無法拒絕易嬴的原因。 第六百一十一章、免除在冷宮枯寂一生的命運

從鳳棲宮出來,宋穎就與幾名嬪妃一起往宛華宮趕去。

因為兩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說要讓一個從沒有深交的女人幫她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她們也已經沒有更多時間可以浪費。在整個後宮,除了皇后能確保不用殉葬外,還有誰能保證不用殉葬。

當然,宋穎不是沒想過取皇后而代之的事,但皇后只有一人,她們這裡卻足足有一夫人、六嬪妃。

要想取皇后而代之,或者說是誰想取皇后而代之,她們當必然先爆內鬥才行。而現在爆宮斗,還是為避免殉葬而爆宮斗,別說北越國皇上圖韞根本不會立她們為皇后,恐怕她們死的還要更快些。

因此無須易嬴提醒,她們也知道大明公主是自己現在唯一的選擇。

幸好,大明公主對後宮一直不怎麼感興趣,後宮對朝政、對北越國皇上圖韞的影響力也一直很小,她們才能前來找大明公主求情。

可即便如此,仍是有嬪妃擔心道:「宋貴妃,你說大明公主究竟會不會像易少師說的那樣幫我們,萬一她不幫我們,我們又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我們只能求著她幫我們。」

在易嬴的連消帶打下,北越國幾乎所有王爺、郡王都已在易嬴面前吃過苦頭。

既然他們連易嬴都扛不過,將來又怎可能幫到宋穎等人。

所以,既然易嬴叫她們去求大明公主,既然整個皇室只有大明公主與易嬴的關係最穩固,她們也就只有去求大明公主,而這也同樣是在求易嬴。

「但我們又能用什麼去求大明公主?」

雖然大明公主對後宮一直都不感興趣,但所有後宮嬪妃都知道,大明公主絕對對後宮、對皇上擁有相當影響力。

所以為爭皇上恩寵,之前不是沒有嬪妃前去巴結過大明公主,但從沒有一人成功過。

而身為官宦世家子女,宋穎也皺了皺眉頭說道:「這還用說?我們當然是用助太子登基去求大明公主,相信這也是易少師要我們去求大明公主的真正原因。」

「……助太子登基?」

聽到這話,幾名嬪妃頓時都不再言語了。

因為,她們為什麼要找易嬴幫出主意不讓皇上冷落後宮?正是因為焦玉能生出太子圖煬,她們也認為自己同樣能為皇上生出孩子。以前是所有女人都生不出,她們自然誰都不關心這事。但焦玉既然已為皇上生出了太子,這就彷彿為所有宮嬪妃點燃了催化劑一樣。

所以,不管知不知道北越國皇上圖韞命不久矣的事,這些後宮嬪妃實際上對助太子登基的事一直都不感冒。

因為太子登基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皇上退位,意味著她們再無法在宮立足。

所以自己如果有了孩子,她們或許不怕幫自己孩子爭奪一下皇上的寵愛,但要想叫她們去幫助太子登基,那可等於讓她們自掘墳墓一樣。

當然,那只是以前,不是現在。

因為易嬴已經說了,皇上最多只有兩年時間。而皇上如果不願意碰她們,她們根本不可能再打什麼為皇上生孩子的念頭。何況她們那麼多年都沒能為皇上生下孩子,區區兩年時間誰又能保證自己一定能懷上。

所以,只有幫助太子登基,以此討好太子、討好大明公主,她們才有一絲逃過殉葬的機會。

因此又有嬪妃說道:「那我們能不能直接去求太子殿下幫忙?」

「……求太子殿下幫忙?」

宋穎又搖搖頭道:「不說我們一開始確實有些疏遠太子殿下,在大明公主管束下,我們又有多少機會去接觸太子?而且這麼短時間,太子殿下年齡又小,哪能知道我們的好處。」

「說不定我們急於接觸太子,太子還會懷疑我們是不是想要設計暗害他。所以, 霸道總裁寵上天 。」

聽到這話,眾人都不再言語了。

因為身在後宮,她們又怎可能不知道皇位爭奪的殘酷性。恐怕為保護太子安全,別說太子圖煬不會輕易接近她們,大明公主也不會輕易允許她們接觸太子。

因此只有大明公主,或者說只有易嬴才能真正幫助她們。

然後幾人趕到宛華宮時,圖蓮卻仍在與扈嬤嬤商談有關垂簾聽政和女皇上的事。

因為,不僅圖蓮需要增加對扈嬤嬤的了解,扈嬤嬤同樣需要增加對垂簾聽政和女皇上一事的了解。畢竟這可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壯舉,不事先計議好一切,誰又能保證將來一定能成功。

因此聽到宋穎等人的求見請求,圖蓮毫不猶豫地就給予了拒絕。

但在聽到大明公主傳言后,宋穎幾人並沒有感到不快,直接向前來傳話的蒙面宮女說道:「不知姑娘能不能幫我們轉告大明公主一聲,就說我們乃是受易少師指點前來拜望大明公主的。」

「……受易少師指點?」

聽完宋穎解釋,蒙面宮女的雙眼就微微動了動,望了望宋穎幾人有些焦急的神情,這才點點頭道:「好吧你們隨吾進來吧」

隨吾進來吧?

雖然蒙面宮女說完就已轉過身去,宋穎等人還是驚訝了一下。

易烊千璽,此生唯一的摯愛

這到底是易嬴在宛華宮的名聲太盛?還是大明公主對這些蒙面宮女的管束有限?

實在有些令人驚疑。

「什麼?她們說是易少師指點來的?那就讓她們進來吧」

雖然圖蓮不可能知道宋穎等人在宛華宮外對蒙面宮女說了些什麼,但隨著幾人靠近宛華宮書房,圖蓮立即就在書房有所察覺。

然後等到蒙面宮女進去稟告,雖然不知易嬴又怎會與宋穎等人牽扯上關係,圖蓮還是將她們叫進了書房。

只是進入宛華宮書房,宋穎幾人二話不說,立即就跪在地上哭嚎起來道:「……長公主殿下救命長公主殿下救命啊」

「救命?那老混蛋跟你們說了些什麼?」

突然聽到宋穎等人大喊救命,圖蓮的雙臉立即陰沉下來,瞬間就想到易嬴肯定對宋穎等人說了些什麼。

雖然不至於對圖蓮磕頭,宋穎仍是跪在地上悲切道:「長公主殿下容稟,少師大人也沒對我們說什麼,只是說了些皇上的身體狀況,並且說只有長公主殿下才能救我等一命,……長公主殿下救命,長公主殿下救命啊」

「……長公主殿下救命,長公主殿下救命,我們不想殉葬啊」

「長公主殿下救命,長公主殿下救命……」

隨著幾名嬪妃跟著宋穎哭喊起來,甚至嘴流露出殉葬一類話語。圖蓮頓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這顯然是易嬴用殉葬嚇了她們一下。

不過,聽著幾名嬪妃哭喊,圖蓮卻又有些大為動容。

因為易嬴雖然有些胡鬧,但不得不說,如果宋穎等人真想避免殉葬,恐怕還真的只有向大明公主求情一途。而只要她們有求於圖蓮,圖蓮就能以此控制後宮,並且通過後宮去控制那些外戚。

一直對後宮不感興趣,或者說是對這些只能依附在皇上身上的後宮嬪妃不感興趣,圖蓮卻是第一次意識到裡面還蘊藏著如此大機會。

而隨著圖蓮望向旁邊的扈嬤嬤,扈嬤嬤也點點頭道:「公主殿下,此事可行。」

「好吧你們先起來再說」

「宋貴妃你也別在那裡哭哭啼啼了,你們先跟本宮說說,易少師究竟是在哪裡對你們說這些事情的?他又是怎麼對你們說的?如果你們說的清楚,本宮會考慮一下你們的請求和易少師的意見的。」

「長公主殿下恩典,我等是在鳳棲宮見到少師大人的。」

雖然扈嬤嬤的聲音並不大,但由於一直在擔心大明公主態度,宋穎等人還是將扈嬤嬤的話聽了個真切。

知道真有機會,宋穎也不再糾纏哭泣了。

趕忙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這才將幾人如何托皇后找易嬴出主意,還有易嬴是怎麼對她們說的事情一一都說了出來。

而在聽到易嬴竟然還叮囑她們不要將這主意是自己出的事情說出來后,圖蓮就知道這的確是易嬴的手筆了。但卻沒有急著多說什麼,而是望向扈嬤嬤道:「扈嬤嬤,你看這事該怎麼辦?」

知道圖蓮是在考驗自己,扈嬤嬤立即低眉順眼道:「公主殿下,妾身認為殿下不僅應救宋貴妃等人免於殉葬之危,同為女人,公主殿下在適當時候還應設法讓宋貴妃等人免除在冷宮枯寂一生的命運。」

免除在冷宮枯寂一生的命運?

聽到這話,宋穎等人立即滿臉驚喜起來,甚至都有些激切道:「公主殿下,你真能讓我等免除在冷宮枯寂一生嗎?」

「……這事不是沒有機會,但你們現在還不用考慮太多。畢竟真想從冷宮出來,你們也必得先在冷宮住一段時間再說。但要想本宮幫忙,宋貴妃你們不會不知道該怎麼做吧」

「請公主殿下放心,不管是支持太子殿下登基還是什麼,只要公主殿下旦有所命,本宮誓當追隨。」

隨著圖蓮話語,宋穎幾人甚至激動得再次跪倒在地。因為易嬴雖然已對她們說圖蓮或許可幫她們免除殉葬之危,但免除殉葬可不同於免除在冷宮枯寂一生的命運。

畢竟身為皇上的女人,即便她們不為皇上殉葬,在皇上身死後,她們也是得在冷宮為皇上守節一生的。

因此比起免除殉葬,免除在冷宮枯寂一生也更要難一些。

但扈嬤嬤又為什麼要建議圖蓮設法免除她們在冷宮枯寂一生?


因為圖蓮要想擁有免除她們在冷宮枯寂一生的能力,那就必須自己成為女皇上才行。也只有成為女皇上后,圖蓮才有機會以同為女人的身份免除宋貴妃等人即便不殉葬也得在冷宮枯寂一生的命運。

所以,想到宋貴妃等人不僅可幫自己控制後宮、控制外戚,甚至還可幫自己成為女皇上,即便圖蓮也有些迫不及待想對她們許以好處了。 第六百一十二章、天英門主還沒來見過你嗎?

易嬴與皇後圖婧是什麼關係,那就是**女愛的苟且關係。

所以一等宋穎等人離開,兩人就跑到床榻上燃起來。

不說兩人身份不同,即便內有奸.情也無法每日來往,圖婧早就有些**,易嬴更是只想著圖婧的皇後身份,性趣就能格外高漲。

因此,好不容易雲歇雨散后,易嬴仍是愛不釋手地撫摸著懷的圖婧身體道:「皇後娘娘的身體真棒。」

「哼,便宜你這死老鬼了。」

身為皇后,別說圖婧不敢輕易與人**,就是敢與圖婧**的男人在這世上也不多。

畢竟這是古代社會,不是荒唐的現代社會,誰都能去想什麼以下克上。

不說禮教之防不可廢,真像易嬴這樣大膽的官員可不多。

但不是官員就不可能接觸到圖婧,或者說是接觸了圖婧,誰又能像易嬴一樣大膽?再加上不是自持身份,又不忍壞了名節,圖婧又怎會容易嬴輕易得手。

當然,得手一次后,再要得手第二次就不會太難,只要易嬴能滿足圖婧的需索就成。

所以啐了一句后,圖婧又說道:「但你先前怎麼只叫宋貴妃去求大明公主,卻不叫她們來求哀家,說不得哀家也能讓她們不殉葬呢?」

「……怎麼,嫉妒了?」

親了一下圖婧飽滿的胸脯,易嬴說道:「下官這可是為了皇後娘娘才沒說這事,因為大明公主或許現在就敢答應她們,皇後娘娘又敢現在就答應她們?何況到時皇太後過問起來,大明公主能頂著皇太后的震怒,皇後娘娘又能頂著皇太后的怒火。」

「而且皇後娘娘真幫了她們,她們最多就是不用殉葬,又不能增長權勢,對皇後娘娘自己也沒有太多好處可得,犯得著這樣嗎?」

「……這到是,可你還是不願去見皇太后嗎?」

雖然在太子繼位后,圖婧以皇后之尊就將自動成為皇太后,但現在仍是北越國皇上圖韞當政期間,雖然圖韞和圖蓮的母親早亡,先皇圖解的皇后卻依舊是當朝的皇太后。

只由於皇太后乃是育王圖濠的生母,因此與北越國皇上圖韞的關係也算不上太好。

所以,在圖韞早年前往拜見時吃過幾次閉門羹后,也就再沒去過皇太後宮請安。而由於育王圖濠本身也拒絕上朝,乃至是拒絕入宮,或者也有對皇太后沒能幫自己奪下皇位的不滿,因此入宮看望皇太后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故而皇太后住的鳳慈宮雖然沒人敢說是冷宮,但由於人跡罕見,也成了不是冷宮的冷宮,只有圖婧才會經常去走走。

可在聽到圖婧提起皇太后時,雖然北越國女子的地位不高,易嬴仍是臉色一綠道:「讓下官去見皇太后?那還是不要了。要知道下官現在不僅幫皇上幫得厲害,整育王圖濠也整得厲害,去見皇太后還得怕惹她生氣。」

「這也是,皇太后脾氣雖好,但對你這死老鬼可也有很多不滿不過皇太后無權無勢,活的時間到是很長,最後竟還得送皇上一程。」

隨著圖婧感慨,易嬴也不再多說什麼。

因為,不管是現在的皇太后還是將來的太皇太后,那都與易嬴沒有多大關係。畢竟北越國和大6上一直都沒出現過女人掌權的事,所以即使是皇太后,在北越國宮的地位也是不高。

只是若說到讓什麼人去給北越國皇上圖韞殉葬,或許皇太后的確也能說得上一些話了。

但在說完皇太后的事情,圖婧卻又說道:「對了,老東西,你不是說要介紹天英門主給哀家見面嗎?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辦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