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聽著他的這幾句話束杼看著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的歉意。楚瀾天對她的好,她看在眼裡,但是她不可能會喜歡他的,她喜歡的人一直都是殤璃哥哥……

「行了,誰讓你摘了,飯我也吃了,你趕緊出去吧,大家的早飯都好沒有做,爺爺肯定很餓了。」

「我說著不清早的是誰念叨我,原來是小束杼?」

束杼看到爺爺立即起身跑了出去,她好像已經有很久很久都沒有看到爺爺了。爺爺還是那樣一臉慈祥的看著她,滿眼的關愛。

「爺爺!」束杼叫了一聲立即跑了過去抱著爺爺撒嬌說道:「爺爺我太想你了,昨天醒了之後說要去看你,束薇大姐說您去給百姓治病了,我身子虛就沒有去找您,今日大清早的就看到您真是太好了,您是什麼時候來的?現在這裡的情況怎麼樣?」

爺爺摸了摸她的頭說道:「百姓們暫時沒有了性命之憂,這一次還真是多虧了翼飛了,不然這靈溪鎮的悲劇將會再一次的上演。」

想到翼飛束杼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說道:「翼飛現在跟殤璃哥哥已經早就離開了吧?」

爺爺點頭說道:「不錯,他沒有離開這裡就是等著你醒過來,從你的房間里出來之後就跟著翼飛兩個人離開了。好了不說他了,爺爺帶你去看看我弄的好東西。」

束薇揉著眼睛從房裡出來,爺爺就大聲喊道:「束薇,你去弄點早飯給我送過來!」說完就拉著束杼往外面走去。

林鎮的百姓雖然撿回來了一條命,但是整個鎮子還是哀嚎一片,大街上也是一片狼藉,想必是現在百姓都在生病誰也沒有時間來收拾房間。

爺爺行色匆匆的往前走著,束杼十分不解的問道:「爺爺,你到底要拉著我去幹嘛?這大清早的,這麼慌張,你別嚇我。」

爺爺停下來回頭看了她一眼說道:「誰嚇唬你了?我怕不過是讓你看個東西,你跟我過來就好。」

他們從大街上走到了郊外,緊接著又走了一刻鐘的時間,一片杼樹林出現在了束杼的眼前。現在雖然已經過了秋天了很多樹木的葉子都凋零了,但是杼樹的葉子卻牢牢的掛在樹上。

這一片林子在整個山林之中看起來都非常的別緻,爺爺坐在了束杼下面嘆了口氣說道:「孩子,這裡樹束杼林,當年我們就是在束杼下面救你的。我覺得你應該對著杼樹很有感情,所以就帶你過來看看。」

說話的時候爺爺一臉的天真,束杼笑著走到爺爺的身邊挽著他的手臂說道:「爺爺,真是太謝謝您了,放心吧我沒事,我在夢裡會看到我娘親的。」

爺爺點了點頭,兩個人坐在杼樹下不停的聊著什麼,周圍的一切好像都融化在了這樣安靜的環境之中,鳥鳴蟲叫陽光一絲絲的照射進來,形成了一個接著一個的光柱。

兩個閑聊了一會,爺爺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的說道:「束杼,其實大清早的把你叫過來這麼遠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我想問你。」

「爺爺,您想問什麼儘管問就行,我知道的一定會告訴你的。」

「你得到的那個寶貝放在那裡被偷的?你有沒有看清楚偷你寶貝的那個人?」

束杼搖頭說道:「我狀態非常不好整個人都迷著,只是能感覺到有人在翻我的身體。但是我自己卻動彈不得。」

「我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有蹊蹺,並且很有可能是我們這些人之中做的,我就是想要告訴你回去之後就不要提及這件事情了,殤璃跟我都會在暗中調查。還有聽到的所有人。」

束杼環顧四周有些不解的問道:「你看什麼呢?難不成那人還能蹦出來不成?」

爺爺點了點頭說道:「極有可能。」兩個人十分認真的環視了一圈,但是也沒有發現什麼怪獸。這才肯罷手。 總裁老公太霸道 (未完待續。) 看著旁邊的爺爺不停的捋著鬍鬚,眉頭緊緊皺著。束杼害怕他這樣的表情,每當他有這樣表情的時候肯定是遇到什麼極其難看病才會有這樣的表情的。

「爺爺您沒事吧?您大清早的把我拽到這裡來,不會就是為了讓我好好的看看這杼樹林吧?您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

爺爺頓了頓說道:「確實如此,小土豆你出來吧,我們倒是可以好好的商量一下。」

商量?他們要商量幹什麼不在那租來的房屋中商議,非要在這荒山野嶺的,看起來就很危險。

小土豆極其不願意的往後退,嘴巴嘟著說道:「爺爺你把我帶到這裡來幹什麼?這荒山野嶺的,難不成要將我放回野山?我自己其實也是可以修鍊的。」

爺爺的眼神變的嚴厲起來問道:「那天你肯定沒有睡著能感覺到那偷東西的傢伙,今日我懷疑的對象就是我們其中的一個人,小土豆你的臉色最佳的難看,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並且還跟杼樹有關係。」

小土豆搖頭說道「這一次你猜錯了,你們吃的菜都是爺爺自己一個人種出來的。」

「你們就不要賣關子了,快點說吧我們還要儘快趕過去的。」

爺爺看了一眼小土豆,小土豆這才緩緩開口說道:「束杼,那晚襲擊你的人可能是束薇。雖然我不知道束薇為什麼這麼做,但是我很清楚那月牙形狀的東西就在束薇的身上,並且還藏的很隱蔽。」

「什麼?大姐?爺爺我覺得你肯定是弄錯了,大姐向來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您為什麼非要這麼說呢?」

小土豆立即跳到了束杼的身上看著她十分嚴肅的說道:「爺爺說的就是對的。他就是比我們要懂得多,雖然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想幹什麼。」

束杼將小土豆捧在手心兒中,看著束杼一字一句的問道:「小土豆,你可千萬不能說謊,不然你會永遠都是一個小土豆。我來問你,你為什麼說束薇拿了我的寶貝?」

「那寶貝是上古時候的東西,帶著一身的靈氣,爺爺感覺到了我也感覺到了。並且我們還證實了一下,她身上的靈力確實十分充裕,按照平日的情況來講,這裡不是靈域是人間,只要是精靈來到人間那麼靈力都會變得相對來說比較弱……但是這個束薇渾身的靈力通透,就像是上仙,所以我干斷定那東西就在束薇的身上。」

看著小土豆跟爺爺兩個人的表情束杼整個人都愣住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身邊那個出賣朋友的人會是自己的大姐,她可是向來最照顧的人就是束杼。會不會是大家弄錯了?

「爺爺,你就這麼斷定嗎?我覺得還是我們弄錯了。」

爺爺嘆了口氣說道:「束杼,你不能太仁慈了,雖然我也很疼愛束杼,但是現在她犯了很嚴重的事情,」

束杼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了,小鳥在枝頭嘰嘰喳喳的叫喚著。楚瀾天趴在床邊睡得正香。束杼起身將被子蓋在了楚瀾天的身上正打算悄悄的抬腿離開,就看到楚瀾天手裡拿著被子看著束杼說道:

「你怎麼起來了?你要去幹什麼我幫你做,你快躺下歇著!」

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低聲說道:「我已經躺了很久了,我想出去看看……」

她總不能告訴楚瀾天自己很想去茅廁吧?匆匆忙忙去了茅廁之後出來卻猛然的看到楚瀾天站在院中瞪著她,她的頭恨不得扎進地縫之中。

哪有男子站在茅廁旁邊等著別人出來的。束杼的臉都紅了。楚瀾天卻不以為然的迎了過來一把拽住了束杼的手臂滿臉擔憂的問道:「束杼,你沒事吧?就算是來茅廁你也要跟我說,萬一暈倒了怎麼辦?」

「你行了,別這麼緊張兮兮的我去個茅廁就暈倒了?我哪有那麼脆弱,好了好了現在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沒事,你趕緊洗漱去吧,我去廚房看看有沒有好吃的。」

楚瀾天笑了笑說道:「就知道你醒來之後會餓,我半夜的時候早就煮上了粥飯,這個時候正好可以吃了,走我們吃飯去。」

被楚瀾天連拖帶拽的去了廚房,不管其他人楚瀾天非要將他做的粥飯讓束杼喝完。足足三碗湯飯束杼喝了一滴不剩。

楚瀾天這才鬆了口氣說道:「還好你都吃下去了。昨晚熬制的靈芝都涼了你也沒有醒,我想你早上肯定會餓,看來用靈芝燉粥還是非常不錯的。」

靈芝?燉粥?束杼整個人都蒙了,剛才她還在想著粥飯之中到底是放了什麼東西喝起來跟平日的粥飯有很大的不同,現在想來還真是放了靈芝,不僅如此還有幾位進補身子的中藥。

「你這也太浪費了吧?那靈芝可是救命的草藥,你竟然給我當飯吃?爺爺若是知道了肯定會氣死的。」

楚瀾天不緊不慢的說道:「爺爺早就知道,他說了這靈芝是我找到的怎麼用自然有我決定。只要對你好怎麼樣都行,不就是一個靈芝,你放心,你如果喜歡吃的話我以後天天去山裡給你採摘去。」

聽著他的這幾句話束杼看著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的歉意。楚瀾天對她的好,她看在眼裡,但是她不可能會喜歡他的,她喜歡的人一直都是殤璃哥哥……

「行了,誰讓你摘了,飯我也吃了,你趕緊出去吧,大家的早飯都好沒有做,爺爺肯定很餓了。」

獵戶家的巧婆娘 「我說著不清早的是誰念叨我,原來是小束杼?」

束杼看到爺爺立即起身跑了出去,她好像已經有很久很久都沒有看到爺爺了。爺爺還是那樣一臉慈祥的看著她,滿眼的關愛。

「爺爺!」束杼叫了一聲立即跑了過去抱著爺爺撒嬌說道:「爺爺我太想你了,昨天醒了之後說要去看你,束薇大姐說您去給百姓治病了,我身子虛就沒有去找您,今日大清早的就看到您真是太好了,您是什麼時候來的?現在這裡的情況怎麼樣?」

爺爺摸了摸她的頭說道:「百姓們暫時沒有了性命之憂,這一次還真是多虧了翼飛了,不然這靈溪鎮的悲劇將會再一次的上演。」(未完待續。) 束杼站在一邊看著處處為自己著想的大姐,實在是想不出來為什麼她會將那個寶貝拿走,是不是有什麼苦衷?還是她確實想要增加自己的修為?

但是那寶貝就連她都沒有辦法用的,大姐更是不可能將寶貝轉化為自己的修為。那麼她又為什麼要拿這個寶貝?難不成她知道這寶貝的秘密?

一時間她想了很多的原因,最後只是笑著跟束薇說道:「大姐,你也不要太勞累了。我就先回屋了,你們吃就好不要叫我了我想睡一覺。」

從廚房走出來之後小土豆就跟在了束杼的屁股後面,一路小跑。束杼將他關在了門外自己回了房間。

躺在床上她翻來覆去的想卻一點頭緒都沒有,大姐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動機要拿自己的東西,如果大姐想要她說一聲她就算是不捨得也會給她的。

這一次爺爺也毫不給大姐留情面,也不像是以前的爺爺。就連小土豆就跟著爺爺站在一邊,一時間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現在殤璃哥哥也離開了,她就算是想找個人商量一下也找不到。這件事情肯定是不能跟楚瀾天講的,他的性子太直了。

今天去外面的時候看著林鎮雖然荒涼,但是這裡的百姓卻開始在外面走動了。這個林鎮過不了多久根本還會恢復到以前的樣子,他們過幾天就能重新啟程了,下一站去哪兒束杼有些迷茫。

「碰!」她房間的門猛然的被推開了。楚瀾天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喘著氣說道:「束杼,我跟你說一件事情,你不要著急聽我說。」』

她立即從床上蹦了起來,看著他生氣的說道:「別廢話了,到底是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快說!」

「束薇…!瘋了一樣在廚房跟爺爺還有石盤大打出手,眼睛都紅了。我看肯定是被什麼人控制了!」

一句話將束杼打入谷底了,兩個人匆匆忙忙的去了廚房,這個時候束薇被石盤的雙臂緊緊抱著,她努力的掙脫著力氣大的驚人。

楚瀾天看著爺爺大聲問道:「爺爺現在怎麼辦?」

爺爺看著束薇的表情憤怒,眼睛紅著頭髮都開始凌亂了。他立即將手伸到衣袖中抓了一些粉末灑在了束薇的眼前,她突然的就停止了發瘋,片刻之後就暈倒在了石盤的懷裡。

「爺爺束薇這是怎麼了?剛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說發瘋就發瘋了?她之前可沒有這個病!」石盤不解的問道。

爺爺搖頭說道:「等我給她診治一下就知道了,石盤楚瀾天你們兩個將她抬到屋裡的床上,我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站在屋子裡,盯著束薇看著,滿臉的擔憂。爺爺頭也不抬的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束杼留下就好。」

房中只剩下了束杼跟爺爺還有束薇三個人,爺爺看了一眼束杼問道:「束杼你看看束薇的身上還沒有沒有那寶貝,我現在已經感覺不到寶貝在哪兒了。」

「爺爺這樣不好吧?大姐她都暈倒了我還是有些不相信是大姐拿的,很有可能是大姐被人控制了自己根本就沒有意識。」

爺爺表情嚴肅的說道:「讓你搜,你就搜,放心她現在昏迷著沒有知覺的。我只是很想知道寶貝到底去哪兒了。」

看著爺爺的表情十分的認真並不像是再開玩笑,她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輕輕走過去,在束薇的身上摸了幾下,但是她身上什麼都沒有。

爺爺不相信束杼又找了一遍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爺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的說道:「看來已經轉移了,我們下手太晚了,若當時就抓住她立即將寶貝拿走的話她根本就沒有時間轉移,現在那寶貝更是難以尋找了。」

對於那個寶貝束杼看著爺爺如此的重視,便勸他說道:「沒了就沒了吧,大姐好好的,我也沒事大家都沒事這比什麼都重要。」

「傻孩子你是不知道這寶貝的重要性,這個月牙形狀的寶貝是魚蛇精靈留下來的,它有控制水的能力,你修鍊的又是冰狐,對你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樣的寶貝幾乎是可遇不可求的,現在好不容易得到手了,卻……」

小土豆也有些生氣的說道:「那寶貝給了我的話,我就少修鍊個一千年了,想想就覺得好激動,束杼你丟失了這麼好的寶貝看上去一點都不難過。」

束杼白了他一眼並不搭話。

束杼雖然也覺得很可惜,但畢竟他們所有人都沒事。安慰爺爺說道:「好了爺爺,這件事情就這樣了,就像你說的找這些神奇的寶貝就要靠緣分的,有緣的話肯定會再遇到,若真是沒有緣分的話就算是得到了也不會用。」

爺爺點頭,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兩個人的目光同時的落到了束薇的身上……

束薇昏迷了半天之後就醒過來了,有關於她那寶貝的事情卻一點都不知情。聽到束薇親口這麼說束杼的心裡也舒服了很多,就算是丟了寶貝倒也無所謂,至少她的大姐還是很疼愛她的。

林鎮的百姓恢復的一天比一天好,半個多月過去了。這裡清晨的大街上已經開始有人叫賣東西了,雖然人數並沒有那麼多但是卻有了一絲生機。

束杼回到他們住的客棧就笑著看著爺爺將自己看到了景象說了一番,然後笑著問道:「爺爺,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爺爺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我要回靈域了,這幾天就走。就不跟著你們接著往青丘國的深處走了,接下來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之前給你的葯你已經用完了吧?我從靈域來到時候又給你準備了一些解藥,還有一些補藥,你們這幾個孩子總是不讓人省心……」

「爺爺您不放心我們幹嘛不跟我們一起走?你如果跟著我們的話就算是我們有個頭疼腦熱的你還可以給我們看看病呢。」

爺爺立即搖頭說道:「你們年輕人走江湖翻山越嶺的長見識學本事,我一個老頭子早已看透了這人世間的事情,跟著你們只會覺得無趣的緊,我還是去靈域專心煉藥,你們若是有事找我的話就燒了這個東西,我看到了便會去找你們。」(未完待續。) 拿著手裡畫著符文的黃色紙,束杼的眉頭擰著生氣的說道:「爺爺,我剛出靈域的時候你怎麼不給我?早就給我的話翼飛也不用跑那麼一趟。」

爺爺無奈的說道:「原本我以為給你的那些解藥,你們都可以繞著青丘走好幾個來回,誰會知道你們善心泛濫,這才走了幾個鎮子? 別跑,我的韓國王妃 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還真是在靈域待的有些傻了。」說完直搖頭。

束杼嘿嘿笑了兩聲接過爺爺手中的東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如果早就知道爺爺會這麼說的話就不這麼自取其辱了。

「好了爺爺,我們接下來會走的更順利一些的,你還是趕緊回去吧,以後希望不要用到你的符文才好。免得你又笑話我們。」

爺爺點了一下束杼的腦袋,嘆了口氣。

束薇笑著從外面進來,看到爺爺正在收拾東西有些不解的問道:「爺爺你要走嗎?」

欲擒顧愛 爺爺點頭說道:「是的,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就不跟著摻和了。束薇呀,爺爺最擔心的就是你了,你這個孩子容易被人利用,以後要多加小心,來這是爺爺專門給你的畫的符文,你若是有難了就燒了它,爺爺自然會來救你。束杼以後還要你這個做大姐的照顧。」

束薇點頭說道:「爺爺你就放心吧,束杼要比我聰慧厲害,我們兩個說不定是誰照顧誰呢……」

今日不像是前幾日陽光明媚,藍天白雲的。這大清早的烏雲蓋頂。束杼有些擔心的抬頭看著天,勸說爺爺:「今日這天氣不好,爺爺過了今日再走吧?不要被淋到路上才好。」

爺爺搖頭說道:「那你就錯了,今日可是個好日子,黃道吉日。好了我就不跟你們說了,免得誤了吉時,放心吧你們。」

說完爺爺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院中,在人間還能這麼熟練的用靈力恐怕也只有爺爺這樣的老者了。

束薇看著束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小妹,這一次都怪我了,偷了你那麼重要的寶貝,你雖然沒有怪我,但是我心裡卻十分的難受,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幫你找寶貝的。」

她拉著束薇的手說道:「好了大姐,再珍貴的寶貝也不如大姐你寶貴。丟了就丟了,可能拿東西原本就不屬於我。」

兩個人相視而笑回了房間,楚瀾天一句話都不說的跟在束杼的身後,想到束杼為了那寶貝留下的淚。他很清楚束杼失去的寶貝是對她來講最最重要的東西。

雷聲隆隆,這清晨看起來要比傍晚還要黑。電閃雷鳴之間在距離靈溪鎮不遠的一座破廟之中,爺爺停了下來,閃身進了這個破廟。

殤璃立即迎了出來說道:「爺爺你來了。」

爺爺點頭說道:「讓你們久等了,林鎮的事情我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那個翼飛怎麼不在?」

「爺爺你這麼快就想我了?我這不是在嗎?」翼飛從裡面走了出來,看著爺爺接著說道:「知道爺爺要來,我給爺爺鋪了一個軟軟的草墊子。晚上睡覺一定會非常舒服的。」

爺爺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還不錯,沒有白疼你這個臭小子。」

「爺爺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將束杼跟他們留在一起真的沒事嗎?我要不要回去?」

爺爺白了他一眼搖頭說道:「現在可不行,束杼遠遠要比你想象的強大,有些事情她是可以肚子處理的,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們兩個這些天調查的怎麼樣了?」

聽到爺爺問這邊的事情翼飛立即站出來說道:「這些天的事情我來彙報一下,爺爺是這樣的我們從林鎮走到了靈溪鎮,然後周圍方圓百里的小村莊,還有小鎮子都跑了一遍了。確實發現了很多魔域的蹤影,並且還有很多奇怪的事情……」

聽著翼飛滔滔不絕的講著他們這些天一來發生的事情爺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好了,還是停下來吧。殤璃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殤璃笑了笑說道:「魔域蠢蠢欲動,青丘皇室之中有人暗中支持魔域的人。想要拿到證據很難。」

爺爺點了點頭說道:「翼飛你聽到了沒有?這才是我想聽的答案,你說了那麼多發生的事情,卻沒有看到事情的本質,圍繞這些事情得出的結論才是殤璃所說的。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

殤璃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這些事情確實是魔域搞出來的,並且好像是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現在朝廷跟他還有一些青丘暗中的組織都在密切關注這靈溪鎮跟林鎮這邊的動靜,但是卻沒有人前來出力,這其中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我還沒有理清楚……接下來肯定是要理順,然後對症下藥,這些天我也不停的在聯繫我的親信。」

爺爺點頭說道:「很好,殤璃你一定要搭理好自己的情緒,不要過分的擔心束杼,我相信很多是事情束杼自己可以處理,倒是你手裡的事情更難處理,你不能分心。」

殤璃點頭說道:「好的爺爺我知道了,只是束杼的那個月牙形狀的寶貝真的找不回來了嗎?」

爺爺嘆了口氣說道:「那月靈石,是控制水元素最好的寶貝,給束杼用的話一定會事半功倍,但是這個丫頭心眼好,白白拱手送人了。不過也罷,這個世界上能用月靈石的就只有九尾狐,其他人拿了也是浪費。你就不要過於擔心了。相信束杼會找到更多的靈石。」

翼飛笑著問道:「爺爺,你知道的真的好多,為什麼不能直接幫助束杼找到那些剩下的靈石?還讓她自己去找,也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爺爺無奈的坐了下來,看著地上已經熄滅的火堆說道:「點上火,燒點熱水解解渴再說。你這個傢伙怎麼不知道照顧老人家?」

翼飛立即小跑著去用陶罐接水,將裡屋內放好的乾柴拿了過來。點上火。整個房間里亮堂了很多。

爺爺捋著鬍鬚說道:「人各有命,這是束杼的宿命,我幫不了。並且我也不知道那些靈石都散落在哪裡,只有九尾狐的傳人能找到。」(未完待續。) 翼飛看著爺爺搖了搖頭有些不解的問道:「爺爺,你跟殤璃總是說九尾狐怎麼樣,怎麼樣的。不就是一個有九條尾巴的狐狸精靈?為什麼你們都說的那麼神乎神乎的?」

外面一個響雷,咔嚓一聲。嚇得翼飛差點一屁股蹲地上。飛禽類的精靈最害怕的就是這種天氣,那天上的烏雲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怪獸一般,這樣的天氣沒有任何的飛禽精靈敢展翅,之後便聽到淅淅瀝瀝的下雨聲。

這破廟雖然有些破爛了,但是屋頂還是很好的,之後一兩處漏水的地方。殤璃起身將旁邊的窗戶擋了擋,那跳動的火焰穩定了很多。

爺爺捋了捋鬍鬚嘆了口氣說道:「來殤璃你也坐過來,這樣的天氣我們是哪兒去去不了,倒是一個聊天的好時候。」

殤璃坐了過來,將兩隻野雞扔到了翼飛的面前說道:「我負責抓,剩下的你來負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