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胖子一邊跑還一邊扭頭,那人熊的奔跑速度果然不是蓋的,他們前腳還沒進林子,後面那人熊轉眼之間就已經快要夠到他們屁股了。前面的地上有一道繩絆,這是事先就下好的,他們二人一擡腿跨了過去,那人熊接踵而至,只聽身後“嘩啦”一聲響,人熊果然吃了絆子狠狠地撲到了地上。

不過它倒地時那力氣可是夠大的,幾個石頭頓時就給砸得飛起老高,這玩意皮毛厚實,摔了一跤壓根沒事,等到它搖頭晃腦的爬起來,那兩人已經在林子邊緣了。

胖子怕它不過來,索性把自己的褲子扒拉了下來,露出自己後面那白花花的屁股腚子朝着那人熊一扭一扭的。這個挑釁動作在自然界可謂是通用了,人熊哪裏受得了這侮辱,扭頭一看,老婆孩子都安全了,那爺可就不管了,站起來朝着胖子伸長了脖子一聲尖嘯,前面兩個手掌對着胸口那搓白毛就是一通拍。 在國民男神心尖上放肆撒野 這一聲叫,林子裏頭頓時飛出來了一大羣野雞,可見大家夥兒是都知道這山大王怕是要發飆了…… 很快,就來到了魔法對決比賽當日。

這是一門極具觀賞性的賽事,考驗的不僅是學生的綜合素質水平,還能在這次的比賽中,看出每一位學生的實力!

威卡學院的學生們,早早就將觀眾席給佔據了,每個人都想要搶到一個觀賽的好位置。

要知道,魔法對決可是每年綜合能力大賽中最精彩的項目了。

三位魔導師級別的裁判,會先給上場的選手布下一層結界,確保選手們不會在比賽中受到重傷。

然後每個院系的選手會抽籤分組,進行兩人間的魔法對決。

至於輸贏,那基本上就是誰出界、或者受傷嚴重,那就算輸了。

當然,具體的還是會由裁判打分,不過基本和觀眾們看到的結果相差無幾。

一般來說,魔法學院里的學生都只是初級魔法師,或者中級魔法師,高年級的如果天賦極佳,可能會有機會成為高級魔法師,這在學生生涯里就已經算是強到頭了。

所以這樣的比賽里基本不會死人,但是時不時會見血,這就足夠讓一群十八九歲的少年們熱血沸騰,魔法對決也就成了最熱門的比賽。

別的不說,只看賽前學院報紙的各種預測,還有論壇上的小道消息,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今年大家討論的熱點自然是圍繞著許曜、魔葯系、莫爾頓這幾個關鍵詞來進行的。

諸如「許曜或將成為今年冠軍」、「莫爾頓對許曜閉口不提」、「老牌巫師家族VS年輕新生一代」,等等的校園熱帖,幾乎轉遍了學生們的社交賬號。

不管賽前怎麼猜測,具體的情況還是要比過才知道。

今天便是對決之日,許曜實力出眾,莫爾頓也是學院中的翹楚,兩人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會在賽場上對上。

這種對強者pk的期待,甚至讓開局的幾場比賽變得索然無味。

大家興緻缺缺的坐在環形的觀眾席上,看著足球場大小的比賽場地上,選手們你一個火球術、我一個水盾,你一個腐蝕詛咒,我一個凈化魔法……

索然無味。

終於輪到了許曜出場,不過他並沒有一開始就抽中莫爾頓作對手,而是抽中了一個空間魔法系的中級法師。

霍布斯,空間魔法系中級法師,通過了考核后,已經佩戴上了綠色的徽章。

這在同級生之中實力可以稱之為上乘,同時也是空間魔法系的主力之一。

雖然許曜佩戴的是白色的徽章,意味著只是個初級魔法師。

但聽說許曜有過獨自消滅凶靈的戰績,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讓他警惕。

就連莫爾頓,已經配上了藍色非常的高級魔法師,都不一定能夠將那凶靈拿下,但許曜卻在十分鐘內將凶靈給解決。

這足以證明,許曜現在的實力,絕對不止那麼點,很有可能是沒有經過考核和驗證,真實實力可能已經到了高級魔法師的級別!

「想要戰勝他,那麼就只有充分的利用自己的優勢,出其不意才能夠制勝。」

霍布斯是一位十分謹慎的學生,因為之前沒有見到過許曜的魔法對決,所以他想要在這第一場戰鬥之中,就拿出自己的殺手鐧。

最好能夠以橫掃之勢,將許曜擊敗!

這樣一來不僅能夠將許曜的勢頭給打壓下去,也能讓自己的名聲變得十分的光艷。

雖然許曜一直沒有出面,但這些關於他的事情,早就已經在學校的校報上,有著各種各樣的版本流傳。

現在,霍布斯站在了台上,他看著自己眼前的對手,心中竟是隱約有些激動。

如果真的能夠將許曜擊敗,自己必定能夠取代許曜現在的地位。

會得到校報的採訪,能夠在學校的各個刊物上出現自己的名字和照片,如果能夠將這些名聲積攢起來,以後畢業,自己就能夠到好的崗位進行實習。

他這次來參加比賽,是藏了一手大招,為了能夠在魔法對決之中拿到好名次,特意的學習了一門絕技。

空間撕裂,這是他昨天才剛剛修行到家的高級魔法,以催動時空元素的方式,形成時空亂流。

在施展成功的那一瞬間,時空亂流會如同絞肉機那般,將敵人切成碎片。

這一招式的威力極大,若是其他時候,絕對不敢拿出來對其他人使用。

但是在這次比賽之中,因為有幾位大魔導師布置下了結界,比賽中基本不可能會出現傷亡的情況,所以他倒不擔心會出事。

許曜走到了台上,感受著自己腳下的這個結界,心中還在思索著,怎麼樣才能在不動用真氣的情況下將對手擊敗。

畢竟他除了要隱藏自己的實力外,還必須要贏下比賽,這就有點麻煩了。

霍布斯則是看著許曜那迷茫的眼神,已經是勝券在握。

「看來他還是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我有機會戰勝他!」霍布斯有些激動的握緊了自己的法杖。

這時,裁判走來,先是讓各自相互握手,隨後宣布比賽開始!

「偉大的時空之神,請你引導我前往心之所向!」

霍布斯在比賽開始的那一瞬間,便以最快的速度念出了法咒!

時空轉移術!

霍布斯已經想好了應對的方法,自己先用時空轉移時候來到許曜的身後,不僅可以避開他的攻擊,甚至還能打他個措手不及!

隨後再用空間撕裂,一舉決定勝負,拿下比賽!

他施展時空轉移術,只需要一秒的時間,而空間撕裂也被他壓縮到了兩秒的時間。

許曜只有三秒都時間能做出應對,這個時間點內不僅要打斷自己先前的施法,甚至還要規避攻擊,實在是難上加難!

「好快的念咒……」就連曼德拉老師都不由得發出一聲感慨。

幾乎是瞬間,霍布斯便來到了許曜的身後。

「偉大的……噗!」

下一秒,許曜一個轉身飛踢,這一腳直接踢到了他的腹部上,一腳就把他給踹出了場地外。

裁判立刻宣布:「霍布斯被迫離開了場地,比賽結束,許曜同學獲勝!」

曼德拉再度驚嘆道:「好快點腳……等等,比賽就這樣結束了?」 胖子和葉秋進了林子之後只留葉秋一人在邊緣繼續逗留,胖子則先上了樹,這火藥槍就是麻煩,忙着把衣兜黑火藥倒進去再壓結實了,然後再灌鐵砂。等到他忙完這些的時候,葉秋的屁股上正粘着一隻熊掌。前面他在跑,後面熊在追,幾乎每一巴掌都是貼着肉下去的,呼啦啦的帶着風。

葉秋到底是靈活,瞄着一棵樹雙手一用力,雙腳一騰空還不忘踩着那人熊頭上借勢一躍便上了樹,而此時人熊卻已經陷入了五杆獵槍的包圍圈。

五個獵人分居前後左右中間,黑漆漆的槍口全都從各自方向瞄準着正中間的那個大個。人熊吃了虧正在衝着樹上的葉秋張牙舞爪,只聽苗老爹一聲口哨,一排槍聲頓時響起。剎那間,人熊的背上,胸口,肩膀還有腦袋上飛濺起朵朵血花,打的它是包着腦袋就往林子裏竄,這時,幾條獵狗被同時放下了樹,呼嘯着就蹦着人熊的方向而去,更遠處則是不斷有樹木被撞斷的聲音。

時尚大佬 五槍打下去照樣不死,這就是人熊的威力,不過那地上的血跡倒是一塌糊塗,苗老爹說,只要狗能夠跟着就行,這樣的傷勢即使不死也不會活太久,順着血跡往裏頭追便是。

“人熊的皮子值錢,可惜打了太多洞了,在我祖父輩他們都是用鋼索下套,不過那個本事現在人是不會了,”苗老爹指着旁邊一棵跟胖子體型差不多粗的樹道:“用這麼大的樹上頭第二根枝椏,掰彎咯,利用樹的彈性把人熊倒掛起來,只吊後腳卻不弔前腳,前腳吊不住,人熊能用牙齒咬斷鋼索的。”

查文斌目測了一下那樹枝,起碼也得有小水桶粗吧,他好奇道:“那怎麼才能把樹枝弄彎呢?”

苗老爹笑道:“那會兒我們先祖輩的人力氣大,聽說是一個人就能掰扯下來,現在我們是不行了,有好些東西都失傳了。”

“我滴乖乖!”胖子心想道,這人得有多大的力氣,這要沒有那傳說中刀拔樹力氣的魯智深怕是辦不到啊。

這血跡一路灑的到處都是,幾條狗的叫聲也是漸行漸遠,不知不覺的,這林子裏頭的光線已經越來越暗,擡頭看看天,太陽的位置都很難被分辨了。

或許大家都被這樣一頭即將要到手的人熊給興奮不已,連時間都差點要忘記了,還是查文斌問道:“石頭,幾點了?”

胖子擡手看了一下表道:“哎喲,四點半了,我說這天咋黑的這麼快嗎。”

深秋的季節日子短,也就五點鐘的光景天就得大黑了,這一黑在林子裏走動那可是相當危險了,即使是一羣經驗豐富的獵手也不會選擇在夜晚出沒在野人屯周圍。

苗老爹環顧了一下,那地上的血跡已經越來越少,這說明人熊的血也流的差不多了,狗的叫聲那會兒還是零星的可以聽到幾句,這說明目前人熊還沒有被圍住。若是圍住了,狗叫是連續不斷不會停的,這家家戶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苗老爹尋思了一下對那幾個獵手說道:“要不這樣的,我繼續追一會兒,你們先回去,等我找到了位置,明天一早再通知大家夥兒來擡,鬧得太晚了家裏人擔心。”

他自然是這些人裏面最有話語權的,苗老爹也是最有經驗的獵手,他追蹤獵物從未有過失手,大家也就沒放在心上,畢竟天確實快黑了,於是便商量着往回走。苗老爹讓查文斌他們也跟着回去,可是胖子卻說,一個老頭在林子竄都不怕,他還怕啥。

查文斌也是有些不放心,不知道怎得,那一天其實從出發進山的時候他的心裏就一直在打鼓。

“這樣吧,幾位叔叔們先回去,跟苗蘭也說一下,就說我們跟老爹一塊兒進山再追一會兒,叫她把飯熱上就行。”

別了那些人,他們仨就陪着苗老爹,沒走一會兒天就已經要看見前面的路了,這出來的時候也沒想過要這麼晚回去。好在這裏滿地都是松枝,胖子撿了不少粘上那松樹上分泌的油脂做了幾個火把,這還是當年知青的時候他跟苗蘭學來的。

打着火把找血跡,這可不算是這麼好注意,這林子越往裏面走就越是深,周遭開始不停的傳來一陣陣的“噗噗”聲,這是外出的鳥兒都回巢發出的聲響。不是傳來耳邊的貓頭鷹叫聲更是讓人心裏聽着有些瘮的慌,這會兒離之前又過了一個小時,查文斌提議道:“苗老爹要不我們明天再來吧,再不出去可是很容易迷路的,以前我們就在西山被困過。”

“我也想啊,”苗老爹道:“可是那幾條狗還沒回來。”他之前已經吹了好幾個口哨了,約莫已經有足足半小時沒有聽見狗的叫聲了,在這大山裏,狗是不可缺的,一是防盜,二是防野獸。在一個,但凡是獵人都特別愛惜自己的狗,這林子裏多得是猛獸,讓狗留在這裏過夜,苗老爹又很不放心。

“走不丟的吧,”胖子也說道:“回頭這麼黑還不回去,蘭蘭那丫頭該是會着急了的。”

“不瞞你們說,這周遭的東西南北四座山我都跑遍了,唯獨這北山深處其實我也沒有來過,”苗老爹道:“一個是確實沒必要,文斌你懂的,埋葬的位置多半都是在東西走向,極少會出現在北面;二是這片林子在沒被砍之前,連狗都不容易鑽進來,你們的擔心也是有道理的,我們估摸着已經往裏深入了三十幾裏地了,實在不行,咱就回頭吧。”

這一回頭不要緊,葉秋是第一個察覺到問題的,他說道:“好奇怪,怎麼地上的腳印和血跡都沒了。”

他們是順着血跡一路追過來的,要說怎麼回去,順着血跡原路返回便是,可如今低頭一瞧地上的松枝坑和血跡都不見了,這不是活見鬼了嘛!

“吱吱……吱吱……”忽然的四周開始響起了一陣怪叫,打着火把只見一道白色的影子從他們面前飛一般的閃了過去,幾秒鐘之後又飛一般的再次從那邊閃了過來。

“什麼鬼東西!”胖子話音剛落,忽然在他面前出現了兩個巨大的眼睛,還有一張無比醜陋的臉,那臉的五官好似全部扭曲在了一起,白色的絨毛活脫脫的看上去就像是個白色面具。

“呀!”得一聲尖叫,那東西豁然從嘴中噴出一個東西照着胖子的臉上就砸了過去,胖子躲閃不及,鼻子被砸了個正着,等他睜開眼再瞧,那個怪臉已經退閃到十幾米之外正蹲在地上指着胖子一蹦一跳的哈哈大笑。

原來是一隻白色的猿猴,這猴子約莫有十三四歲孩子般大小,通體雪白,剛纔它顯然是跟胖子開了一個玩笑,從頭上的樹上倒掛下來做了個鬼臉,噴出的是個野果的核,大約是它偷襲了胖子之後很得意,一個勁地在那蹦躂。

“他奶奶的!”胖子舉着火銃就要打,苗老爹卻喊道:“慢着,別亂動!”

這時,那隻白色猿猴卻拖起了地上一根樹枝,它用樹枝一邊輕輕的掃着地上的落葉,一邊又把手靠在自己身後來回踱步,那樣子簡直就是欠揍,原來這地上的痕跡全是讓它給毀了,而且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跟着他們屁股後面。

“你沒發現?”查文斌問葉秋道。

葉秋搖頭道:“確實沒發現,這東西腳步聲果然是很輕。”

那隻猿猴還在表演着它幹過的好事,看着那羣人一個個瞪着自己,它非但不害怕,反而覺得更加開心了,索性丟掉樹枝睡在地上來回打着滾,時不時的還用手指着胖子然後作捧腹大笑狀。

“這賤種,他孃的,”胖子氣不過,自己竟然被一隻猴子耍,他問苗老爹道:“咋個不讓我打呢,吃過猴腦沒,怪不得都說補呢,這畜生一看就很賊。”

也不知道是不是胖子的這句話讓那猴子聽明白了,只見它“嗖”得一下就消失不見了,黑漆漆的夜裏,幾個人眼睛環顧着四周,突然頭頂傳來了一陣稀稀拉拉的聲音。葉秋拉着胖子往旁邊一竄,就在這時,一塊比海碗還大的石頭從天而降,而看樣子,那塊石頭應該是奔着胖子的腦袋去的。

這猴子一擊不中也不戀戰,“嗖”得一下又沒了蹤影,等到再次發現它的時候又在十幾米外,它手裏不知道又在哪裏搞了一塊石頭,雙手舉過頭頂不停地做着往自己腦袋上砸的動作,還時不時的朝着胖子齜牙咧嘴。

胖子是又氣又好笑,自己竟然被一隻猴子記上仇了。

“孃的,倒是跟我幹上了啊,你別讓我捉住你,捉住了有你好看。”

查文斌見苗老爹一臉的愁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麼,便問道:“苗老爹,咱這裏有白猴子嘛,怎麼以前沒見過?” 「嗯,已經結束了。」許曜看向了曼德拉。

眾人看著躺在地上的霍布斯,不由得發出了一片唏噓之聲。

快,實在是太快了!

本以為會是一場激烈的對決,沒想到對決開始還沒過去五秒,勝負便已經有了定數。

「他是怎麼做到的,實在是太厲害了,一腳就將學長給踢出去了。」

「霍布斯學長怎麼說也是一位中級魔法師了,居然會那麼丟人嗎?」

一時間討論的聲音四起,在眾人的嘲笑聲中,霍布斯跌跌撞撞的爬了起來。

此刻,他的心情,無比的操蛋,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飛出去的。

「我輸了……我輸了……」

霍布斯雖然也曾經想過自己有輸的可能,但是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輸得如此之慘。

瞬移到許曜身後的那一瞬間,他的咒語還未開始進行引導,便直接被許曜一腳踹了出去。

為什麼他的速度那麼快? 盛世書香 為什麼他會有那麼快的反應?

霍布斯的腦海里陷入了一片漿糊之中,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內,這根本就是已經超綱的內容。

「難道他,早就已經預判到了我的行動嗎?」

反應過來后,霍布斯懊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要為了貪圖速度而選擇與他近身作戰。

但如今勝負已定,再繼續解釋也是徒勞,畢竟輸了的人,說什麼都像是在找借口。

「輸得實在是太詭異了。」

看到這一幕,莫爾頓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本來他想要藉此看出許曜到底有什麼能力,沒想到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出。

許曜一勝出,便有許多的人,開始討論著許曜獲勝的原因。

因為許曜根本沒有透露出自己的真實實力,而且其他人也不知道為何會出現這種局面,最後也只能可以總結為,霍布斯的運氣太差了。

霍布斯作為中級魔法師,其實力絕對是毋庸置疑,但卻敗在拳腳之下,這隻能說明許曜的力氣很大,反應很快。

然而,接下來,他們就發現,他們的想法錯了。

因為許曜能獲勝並不是運氣,而是有著極為另類的實力!

在第二場比賽之中,對上他的是一位初級魔法師,那位魔法師心知許曜的近身格鬥很強,學校里流傳著許曜是來自是華朝,練有華朝武術這一說法。

原本很多人都不太相信這一說法,但許曜與霍布斯一戰中所展現出的壓倒性力量,也確實讓其他人心驚。

無論如何,既然許曜的近身格鬥能力很強,那麼就絕對不能讓他近身。

那魔法師打定了主意,然而下一秒,比賽剛剛宣布開始,許曜的身形便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一拳砸爛了法術護盾,將他打出了場地,一擊落敗!

強大的力量,壓倒性的實力,再度讓其他人刷新了對他的認知。

就連教練裁判都懷疑,他是否使用了道術。

因為這是魔法對決賽,所以使用道術從規則上來說是違反規定的。

但經過仔細的檢查后,裁判卻發現許曜並沒有使用道術,反倒使用了一個力量增強的法術。

許曜早就意識到,如果自己表現的太過於亮眼,會被人懷疑,所以他留了一手。

在出拳的那一瞬間,給自己施加上了力量增強魔法,隨後再一拳將對手轟出局。

這個方法對他而言,簡直可以說是屢試不爽。

他確實是使用了魔法,並且也確實是將對手擊敗。

當這一檢查的結果公布時,所有的學生們都陷入了一片沸騰之中!

「這實在是太帥了!」

「近戰法師嗎?聽起來確實很厲害,而且對方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他的對手都會被他一拳解決,他可能就是傳說中的超人!」

「功夫!絕對是功夫!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功夫加魔法!」

接下來的連續三場比賽,許曜僅是拳頭,輕鬆地將對方解決,很快就來到了決賽場。

而此刻他的老對手莫爾頓,也一同來到了決賽的賽場之中。

此刻莫爾頓看待許曜的眼神,已經有了諸多的改變,從之前的輕蔑已經逐漸變得正視起來。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位來此華朝的庶民,居然會成為自己決勝道路上的強敵。

「能夠走到這一步,我承認你確實有一定的實力。但你的步伐,到這裡已經可以停止了。因為我,將會在這張舞台上將你擊敗!」

莫爾頓的目光之中閃爍著傲氣,他身為天才魔法學生,作為古老家族的繼承人,有著絕對不能輸給許曜的理由!

「抱歉了,若是還未達到目的,我的步伐就不會停下。」

許曜看著鬥志昂揚的莫爾頓,心下輕嘆了一口氣。

勝負,早在一開始,便已經有了定數。

「終於來到了決勝局,相信大家對於許曜同學,以及莫爾頓同學的戰鬥,期待已久,今日的最終決戰,他們能給我們帶來何種精彩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曼德拉一邊進行著開場詞的解說,一邊低頭看著許曜與莫爾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