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胡老笑眯眯的看着顧寒辰,視線最後看向白小然,樂呵呵打招呼道,“小丫頭,又見面了。最近胃口是不是好了許多?”

白小然驚奇,“胡老怎麼知道?”

胡老笑吟吟,“過來,我再給你把把脈。”

兩分鐘後,

白小然見胡老搖頭,心裏閃過不好預感,“胡老?”

胡老大笑,“哈哈,你身體好的很,沒啥問題,多吃飯早睡早已,就行了。”

白小然鬆口氣,這胡老慣會嚇唬人。

顧寒辰低眉,看着她白皙的臉蛋,晶亮的眼睛,垂下眼瞼,遮住眸底的複雜。

“不過,還是你身體還是有點虛,我給你拿點藥回去補補。”胡老笑呵呵道。

“啊,要喝藥啊。”白小然皺巴着連,她特別怕吃藥,尤其是中藥,味道肯定苦的很。


胡老眼睛也不眨的睜眼說瞎話,“當然要喝,你體質寒涼,不易有孕,喝了對身體好。”

白小然嗖的一下通紅,這……這哪跟哪,她還這麼年輕要什麼孩子。

胡老摸摸鬍子笑眯眯道,“阿辰你跟我去後面藥方拿點藥,小丫頭在這待着,不要亂跑知道嗎?我們一會回來。”

白小然沒有絲毫生疑,還特乖巧的點點頭。

兩人轉個角,進入大堂後面小型藥方。

胡老的笑容頓時收斂,看着顧寒辰,嘆氣道,“說吧。”

顧寒辰眸底微暗,小心翼翼從胸前掏出出一張帕子,慢慢掀開,裏面一張泛黃的紙張呈現在胡老面前。

胡老屏住呼吸,伸出手想要拿,末了又縮回來在衣服上擦擦,然後才兩隻手捧着那張破舊的黃紙,壓住喉嚨的激動,小聲道,“這就是那個古方?”

顧寒辰搖頭,“不是。”

“不是?”胡老微揚聲音,又要刻意壓制不讓外面的白小然聽見,低尖的聲音帶着怪異的扭曲。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你說的古方。”顧寒辰道。

胡老心臟回縮原位,沒好氣的瞥了眼顧寒辰,“老年人經不得嚇。”

“你看看上面的藥方能不能用,如果不能,我在繼續找。”

“你把帕子放在桌上。”胡老毫不客氣的命令。

帕子放桌上後,胡老慢慢彎着腰將紙張輕輕放在帕子上,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放大鏡,哈哈氣擦一擦鏡面,然後湊到放大鏡前一字一字的看,時而搖頭時而點頭。

“對,還是不對?”顧寒辰忍不住問。

胡老皺眉,“對,又不對。”話落,空氣溫度陡然降低。

胡老背脊發涼,立即堆滿笑容的看向顧寒辰,“小子,年紀輕輕別這麼容易暴躁,小心丫頭不要你。”

顧寒辰收斂氣勢,輕瞥一眼胡老,“說吧。”

胡老嘆氣,“這、這我不好說呀。”

顧寒辰皺眉,“這方子假的?”

胡老搖頭,“假都是不假,這方子是真的。只是它不完整,這塊方子上面全是藥材,我猜應該還有下半部分,是這些藥材的製作方法及熬製方法,你還需要把剩下一半找到,光有一個方子沒有熬製方法,我不敢下藥。”這多一分少一分,效果可是千差萬別,甚至連熬製時間查了幾分鐘,都會把藥性轉變。

顧寒辰眸底深邃,“我會找到下半部分,你想辦法試煉。”

聽到這話,胡老苦笑,“你就這麼相信我的醫術?”

顧寒辰點頭,嘴裏泛着苦澀,“不然還能怎樣。”他已經沒有辦法了。

胡老點頭,“既然你相信我,我會盡我所能研究出熬製方法。不過這古方也不是什麼用都沒有,它給了我點提示,我待會給你配點藥,你拿回去熬給那丫頭喝,每天喝一副,一直到另一半藥方找到爲止。”

“另外,這方子裏有幾分罕見稀有的藥材我這裏沒有,你可以先着手找起來。”

顧寒辰一一記在心裏,“這個方子,胡老你拿着,剩下的藥材我會找到讓人送過來。”

“那行,”胡老點頭,“咱們出去吧,不然那丫頭該起疑了。”

白小然在外面等的無聊,他們不過是去拿藥需要這麼多時間嗎?正站起來打算去找他們,剛邁出兩步,就看門他們從大堂後面繞出來,男人手中拎着一個藥包。

“你們好了?”白小然走上前,湊到顧寒辰身邊,低頭數他手裏的藥包。

“丫頭,記得按時喝。”胡老笑眯眯道。 白小然皺巴着一張小臉,“可以不喝嗎?”她剛纔數了一下,居然有十大包,這麼多能喝完嗎。

胡老摸摸鬍子,“當然……不能!”

白小然哀怨的看着顧寒辰,楚楚可憐。

顧寒辰冷漠拒絕,“走吧。”話落,對胡老點頭示意一下,便牽着白小然的手朝外走。

到了車上,白小然討饒的看着男人,“真的不可以不喝嗎?”

顧寒辰將藥包放在她手裏,“拿着,回頭交給家庭醫生,他會幫你熬製好。”

白小然下意識接過,拎了拎,好重。再看看男人俊冷的側顏,努努嘴,只好接受這個殘酷無情的事實。



幾日後,金盃鬧得沸沸揚揚抄襲事件,也終於塵埃落幕。李珊珊被所在公司辭退,轉頭其他公司,也通通在拒絕。在a市,沒有任何一家設計公司敢錄用她,誰讓她得罪的是帝迦。即使帝迦沒有明文禁止不允許錄用,各家企業爲了討好帝迦,均將李珊珊拒之門外。李珊珊最終只有離開a市,輾轉其他地方。

而王玫,被帝迦驅逐後,不甘心就這麼算了。可她報復計劃還沒來得及實行,就被家裏的人給綁回了帝都。薛美落得知消息時,徹底鬆口氣。因辭退白小然一事,已經惹顧寒辰和韓浩懷疑和警惕,目前她只能老實本分暫避鋒芒。

但唯獨一人,被下意識忽視了,那就是金盃評委王琳。

“表姨,我咽不下這口氣。”王琳看着遠方樹木,目光猙獰。她旁邊坐着的則是一位中年貴婦,優雅大方。

“怎麼,誰還能欺負你?”貴婦微欠身子,端起咖啡輕輕抿了一口便放下。

“一個賤人。”王琳狠狠咬牙道。

“琳琳,說話不要這麼粗魯,我說了多少遍了。”貴婦皺眉道。

“是,我下次不會了。”王琳乖巧點頭,可隨即,她緊緊握着拳頭,咬牙切齒道,“可是表姨,琳琳咽不下這口氣。”

“說說看。”貴婦漫不經心道。

王琳眸底一喜,“表姨,你肯幫我?”

“那要看看是什麼事。”貴婦語氣淡然,好像只要不是殺人放火的事她都能替她擺平。

王琳要的就是這句話,“表姨,你知道白小然嗎?就是那個抄襲者,她明明抄襲別人的作品,結果因爲她是帝迦員工,帝迦爲了護着自己人,施壓給金盃製作方,讓他們出面澄清所有的事實真相。”

“白小然?”貴婦緩慢品着咖啡,眼眸閃過一抹異樣光芒。


“就是她,表姨在上網應該也有看過媒體報道吧。”

“略有耳聞。”

“表姨,你也知道我性子耿直,她抄襲我肯定不能容忍,可最後,金盃製作方居然把我罵了一頓,還說我受了賄賂,這簡直太可笑,我怎麼可能砸了自己招牌?那個白小然一看就是抄襲的,就因爲背後有大靠山,那個李珊珊現在被她搞得不得不遠離a市到其他省份了。”王琳一口氣不歇的說完。


“所以?”貴婦優雅道。

“我咽不下這口氣。”王琳憤恨道。

“你要我怎麼做?”貴婦挑眉看着王琳。

王琳堆擠笑容,諂媚討好的湊向貴婦,“表姨,你可是咱們a市副市長夫人,未來就是市長夫人了,權利通天,你只要跟表姨夫說一聲,那個帝迦肯定不敢這麼隨便欺負人,還有那個白小然,也不能放過。”

貴婦,也就是李美雅,被誇得飄飄然,“行了,就你最甜。只是白小然……你確定她是抄襲者?我怎麼聽說那個叫李珊珊的纔是抄襲者。”

王琳臉色微變,快的人根本就發現不了,“表姨,你是被騙了,那個白小然不知道勾搭了帝迦那個高層,居然能讓帝迦出面替她擺平往上的消息。現在隨便一搜,全部誇她的,之前鋪天蓋地罵她的報道貼吧通通不見了,除了帝迦能有這個權利讓四大媒體不敢吱聲,還有哪家企業能做到?”

見李美雅表情有些鬆動,王琳再接再厲道,“表姨,這種事情一定要嚴懲不貸,不然以後設計界誰還敢做原創作品,大家都去抄襲了。”

“表姨,你想想,這件事帶來的公衆效應可是特別的大,只要表姨夫操作得到,一定會在表姨夫履歷上添加一筆光彩的經歷。”

李美雅漸漸被說動,笑道,”行啦,別貧嘴,這件事我會回去跟你表姨夫說的。”

“表姨,你對我太好了。”王琳激動道。

李美雅輕眸一瞥,“不對你好難不成對外人好?”

王琳斂住眸底不屑,隨即揚起大大小臉,“嘻嘻……,表姨說的是。”

回到李宅,恰好蘇炳成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李美雅走過去,問道,“今天怎麼沒上班?”

“休假。”蘇炳成看着報紙,視線連挪都沒挪。

李美雅站在沙發邊,緊挨着蘇炳成坐下,“老蘇,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什麼事?”蘇炳成視線依舊沒從報紙上挪開。

李美雅也不介意,“帝迦,你知道嗎?他們維護包庇抄襲者,誣陷被抄襲者,這件事你不管管嗎?”

“芝麻大點的小事,你關注這做什麼。”蘇炳成不耐道。

李美雅一把奪過蘇炳成手裏的報紙,怒道,“老蘇,這件事關乎你未來的大選。”

蘇炳成終於把視線挪到李美雅臉上,沉聲道,“說說看。”

李美雅勾脣笑,“你對抄襲這塊怎麼看?”

蘇炳成蹙眉,半晌道,“國家最近是有在大力打擊抄襲者一塊。”

李美雅眸子乍喜,“那豈不是正好。”

蘇炳成不悅,眉眼帶着一絲陰沉,“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老蘇,我知道一個消息,金盃你知道嗎?在設計圈內是有名的設計大賽,今年出了個抄襲者。”李美雅下意識掩住了白小然的名字。

“略有耳聞。”

李美雅喜笑,“這不正好是你的機會?你不是想打擊帝迦,遲遲下手的機會嗎?這正好是一個機會,剛好可以殺雞儆猴,順便多了一批支持你的人,別小看那些設計師,他們可是跟有權有勢的人打交道,這一番支持下來,絕對是一番不可小覷的勢力。” 蘇炳成沉思,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動了動,“我要確保萬無一失。”

李美雅眉眼綻放得意神采,“那當然,我可是和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聽到消息,這次帝迦包庇抄襲者,還濫用職權壓迫四大媒體,這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蘇炳成挑眉,“消息可靠嗎?”

“當然可靠,因爲那個抄襲者是帝迦的員工,帝迦自然不允許出現這樣有損顏面的事,便動用關係把這件事壓了下去,金盃主辦發那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李美雅信誓旦旦道。

“那個被抄襲者能找到嗎?”蘇炳成問出最關鍵一點。

李美雅啞口,“這個……”

“空口無憑,必須要有證據,這件事我教過你多少遍了?我現在的位置高處不勝寒,稍有一步不對,就會被身邊人拉下馬,萬事要小心這個道理,我希望你切記。”蘇炳成冷聲道,低壓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慄。

李美雅垂眸,斂住深眸一樣光芒,垂眉順眼道,“炳成,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辦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