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腳掌在踩在地面上,把山洞之中的石塊也是踩得「吱嘎」作響。

而就在龍貓繼續往裡面走,約莫十幾米遠距離的時候,裡面卻是傳出一聲空洞的聲音。

「小野貓,你來我這裡幹什麼,你不怕死嗎?」

蠻象獸沒有出來,只是傳遞出了聲音。

那聲音甚為陰沉,也是讓龍貓感到自己魔晶之中的龍氣運轉得都有些滯緩。

由於龍貓幻化成了魔獸的形態,所以也是高聲道,「你是誰?這山洞是你的家嗎?要不是你家的,老子就進去裡面休息一會兒,你也不要多管閑事。」

龍貓說完這話,那蠻象獸沒有回話。

龍貓本想再開口,卻是聽到一聲聲腳掌踏在地面上的聲音。

那蠻象獸被龍貓打攪了美夢,也是覺得氣惱,就從自己的卧處走了出來。


那沉重的步子就像是能夠將整座山洞都震塌下去一般。

龍貓知道那蠻象獸要出來了。

但是等到那體型龐大的蠻象獸真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龍貓的獸眼之中還是布滿了驚恐之色。

那蠻象獸長著壯碩的體型,因為修鍊到了龍天師級別,身體也是進化成了小半個人形。長著人類的手腳,但是,頭卻還是象頭。不長不短的鼻子出現在那蠻象獸的臉上,看上去極為滑稽。

這蠻象獸的眼睛也是不大,但卻是灼灼有神,其中迸發出來的冷厲的光芒也是讓龍貓感到不寒而慄。

「小野貓,你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那蠻象獸滿是狐疑地打量龍貓的一舉一動,杯弓蛇影般警惕著周圍的變化。

聽蠻象獸質問自己,龍貓也是圓溜溜的眼睛亂轉,之後,道,「沒想到這裡有隻五級的魔獸,實在是超乎我的想象。不過,也是僅此而已,要是我到你這個年歲,估摸著是要比你強上很多的。」

那蠻象獸不住地「噗嗒」著鼻子,噴出熱滾滾的氣浪,顯然是沒有把龍貓放在眼裡,但是,這蠻象獸也是聰明之極的,心想,以前都沒有魔獸敢過來打攪自己,今天居然來了這麼一隻,他也知道,這裡面定然是有所古怪。

蠻象獸陰惻惻地道,「小野貓,我也不收拾於你,既然你說你以後會超過我,那你就該好好的修鍊,不要讓我失望,到時候,我在這裡等著你,我們可以一決雌雄。」

說完這話,蠻象獸就要返回洞穴深處,但是,龍貓卻是不依不饒著道,「我說大象,你是不是因為顧忌什麼寶貝,所以才喜歡在這山洞裡面居住啊。要我說,我要你,非得到外面去轉轉,以你的實力……你知道龍星南域……」

見到龍貓言語不依不饒起來,蠻象獸也是無所謂道,「你這隻小野貓好不要臉,要不是我礙於你級別太低,恐怕你早就被我撕成碎片了,又怎麼能仍舊站在這裡,與我說話?!」

「不是,我說大肥象,我也是初來乍到,你就不請我到你的山洞裡面坐上一坐嗎?」龍貓努著嘴道。

反倒是將蠻象獸惹得兩眼圓瞪,宛若燈泡,蠻象獸狠聲道,「媽了個巴子的,臭貓,你說誰是大肥象?」

龍貓剛罵完,蠻象獸就要收拾於它。

但是,龍貓早就看看好時機,轉身就跑。

後面的蠻象獸氣呼呼的一直追出山洞一里有餘,看到前面的龍貓扔向自己吐著舌頭,這也是讓它更加的暴跳如雷。

但是,他還是有些心智,知道不能夠距離山洞太遠,於是就迅疾地返回了山洞。

「那傻乎乎的蠻象獸追出去了。」


鳳陽看到那蠻象獸追出來,也是指給鸞峰看,並道,「那我們趕快進洞吧!拿了化形草我們就跑。」

但是,鸞峰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道,「不行,它已經快回來了,算上我們跑進去、再出來的時間,它會將我們堵在裡面的。」

「什麼,將我們堵在裡面嗎?」

那鳳陽說完,還有些不敢相信鸞峰的話,但也就在這個時候,那蠻象獸居然十幾個呼吸之後,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之中。

看到蠻象獸那急匆匆的模樣,鳳陽也是一緊張,趕忙與鸞峰一起都縮回到岩石的後面。


「小峰,你是怎麼做到的?」鳳陽張口問道,心想,真是神了,居然能對那蠻象獸的一舉一動知曉的如此詳細。

而鸞峰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道,「秘密。」

一聽是秘密,鸞峰不告訴自己,那鳳陽也是覺得索然無味,抬眼又向岩石外面的洞穴口處看了看,也是沒見什麼異動。 看到蠻象獸進入到了山洞之中,鳳陽也是稍稍安心,但在其倚靠在岩石上的時候,卻是一驚,因為龍貓從旁邊竄了出來。

龍貓一拍鳳陽厚實的肩膀,也是把它嚇得個半死。

鳳陽大吼道,「貓哥,你干什……唔唔……」

但是話還沒說完,就被鸞峰捂住了嘴巴,鸞峰滿是布滿地道,「不要說話,一會兒它出來了。」

「誰啊?」鳳陽傻呵呵地問了一句。

但卻是被龍貓使勁地扇了一巴掌,龍貓呵責鳳陽,道,「你是不是傻啊,一會兒,蠻象獸出來了唄!」

被龍貓這麼一說,鳳陽才明白過來,憨笑一聲,道,「我知道了。」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長吼從蠻象獸的洞穴之中徒然間發了出來,之後,不過幾個呼吸間,蠻象獸就從洞穴之中沖了出來,寒聲道,「幾位朋友,既然來了,就不要再躲藏了。我已是發現了你們,你們又何必再這麼遮遮掩掩了呢?!」

「它發現我們了嗎?」鳳陽問鸞峰。

鸞峰瞪了一眼鳳陽,看向龍貓道,「沒辦法了,它已經發現我們了。我們出去吧!」

龍貓皺著眉問道,「怎麼會這樣啊?我們不是隱蔽的很好嗎?」

鸞峰縮了縮肩,道,「我們是隱藏的很好,但是,說話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

之後,鸞峰與龍貓都滿是鄙夷地看向鳳陽,鳳陽也是臉面一紅。

「你們還不出來嗎?再不出來,我就要出手了」蠻象獸向鸞峰、龍貓以及鳳陽所藏匿著的那塊巨石前看個不休。

「走吧!」

龍貓拉著鳳陽就出去了,而鸞峰再出去之前也是將懷中的小小放了出去,在它的耳邊說了些什麼。

「恩。」小小點了點頭,並縮在了岩石的後面,伺機而動。

鸞峰也是慢慢地走了出去,此時,龍貓和鳳陽兩獸已是與那蠻象獸眼目相對,眼中都溢滿怒火。

「大肥象,沒想到,還是被你識破了,本想來個調虎離山,但卻是被你發現了。」龍貓自顧自地說著,全然沒有把那蠻象獸放在眼裡。

而蠻象獸也是心思縝密之輩,心想,這幾個人一個是龍皇境界的御龍師,另兩個都是四級的魔獸,既然敢來這裡,肯定是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手段,要不然也不會貿然來到他這裡逞威風。

想到這裡,蠻象獸也是晃了晃腦袋,眯縫著灼灼的小眼睛,看向鸞峰、龍貓還有鳳陽,道,「你們是為我洞裡面的東西來的嗎?」

鸞峰不說話。

而龍貓接過話去,道,「不錯。大家都是魔獸,我也沒什麼好隱晦的,你想化成人形,我們也想。所以說,我們來你這裡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拿到你的『化形草』。」

而聽到「化形草」這三個字,那蠻象獸的獸臉之上也是變得冰冷一片,厲聲道,「你們真的該死,竟然想著掠奪別人的東西。」

說到這裡,蠻象獸冷目眼目瞪圓,恨不得即刻就把鸞峰等人與獸都吞到肚子裡面去。

而龍貓也是拱起爪子,道,「都是魔獸,裝什麼大半蒜,想必,你那化形草也非你之所有吧!不知道,你殘害了多少魔獸,才得到的吧!」

龍貓說起話來,不時間還會冒出一句地球話,也是讓那蠻象獸感到莫名其妙。

但是,鸞峰站在龍貓的後面,卻是笑得前仰後合。

「小子,你笑什麼?」蠻象獸看到鸞峰在笑,冷森森地問道。

而鸞峰也是上前一步,蹭了蹭鼻子,笑著道,「它說你,實力不行,就不要出來逞能,就像個傻子。」

鸞峰這話一出,那蠻象獸可就受不了了,身體一動,「呀呀呀」地嚷出了聲,向鸞峰沖了過去。

「暴風碎石拳」

蠻象獸的右手攥拳向鸞峰擊打而去,巨大的拳影從天而降,攜帶著凜凜的風聲向鸞峰襲去。拳頭之上黑色的龍氣滾動不止,就像是可以吞噬一切的魔障。

情急之下,鸞峰也不知道如何應急,手臂之上趕忙彙集墨綠色的龍氣,使出一招,「燃火掌」

因由墨綠色龍氣催動的緣故,鸞峰的手掌之上也是泛起了青綠色的火焰,宛如怒火的麒麟一般,也是向蠻象獸的那隻拳頭拍去。

「砰」

……

黑色的拳頭與墨綠色的手掌相撞到一起,發齣劇烈的爆鳴之聲。

原本蠻象獸也只是試探,看看到底這幾個人的身上有什麼古怪,所以也只用了一招風屬性的功法。

鸞峰猛然間被那黑色的拳頭擊在手掌之上,也是全身一陣顫慄,手掌向後一縮,爆退了十多步之多。

而那蠻象獸卻是象臉上露出譏諷之色,眼神滿是嘲謔地看向鸞峰,道,「小傢伙,你還小,還是回家多多修鍊幾年吧!」

而鸞峰在與蠻象獸剛才的對抗之中也是知道了自己與其的差距有多麼的巨大。

一個是五級魔獸,相當於人族的龍天師級別的御龍師,另一個是剛剛步入龍皇境界的御龍師,之間有差距也是很正常的事。


看到鸞峰剛出手就被震退十幾步之遠,鳳陽和龍貓也是變換成了魔獸的狀態,向蠻象獸襲擊而去。


鳳陽是魔蜥獸,長長的尾巴一甩,帶起強猛的氣流,向蠻象獸的腰間擊去。

但是,就在快甩到蠻象獸身上的時候,那蠻象獸卻是手中黑色的龍氣滾動,喝出一聲,「堅如磐石。」

「堅如磐石」。

蠻象獸在喝出這四個字之後,身體就真的如同磐石一般,腳掌深深地扎入到地面之中。寬大的手臂向外一攬,直接就把魔蜥獸鳳陽的長尾給抱在了懷中,之後,腰間用力,巨大的膂力傳遞到覆滿黑色龍氣的手臂之上。

感知到自己的長尾被抓取,魔蜥獸極力的想要掙脫,但是,怎奈蠻象獸手心之中的勁力實在是太過巨大,直接就抓取其長尾,狠狠地甩了出去。

「砰」

「哐」

魔蜥獸狠狠地撞擊在了那山洞旁邊的巨石之上,將巨石砸得粉碎。

而與此同時,龍貓的爪子也是向蠻象獸的胸口探取,化成半個人形的蠻象獸也是雙手變爪,卻是在龍貓的爪子抓到自己之前,將自己的爪子探出,狠狠地抓在了龍貓的毛皮之上。

「嘶」

冷吸了一口涼氣,龍貓胸口處傳來劇烈的疼痛,疼得它呲牙咧嘴,不過,還好沒有將毛皮抓破。

龍貓看到自己被制也是爪子一揮,轉而向蠻象獸的手臂抓去。

蠻象獸看到龍貓的爪子向自己的手臂抓來,也是手掌之上狠勁用力,直接扯著龍貓的毛皮在龍貓的爪子快抓到自己手臂的時候將龍貓給甩了出去。

「嗷」

龍貓嘶叫了一聲,也是被扔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

「媽的,夠狠。」

鸞峰站在一邊看在眼裡,身上的墨綠色的龍氣也是翻湧不止,之後,向前一竄,雙掌前推。其手掌之中的墨綠色的龍氣,就像是劇烈擴散的蒸汽一般,逐漸的彌散而開。

鸞峰大喝一聲,「煙籠迷塵」。

看到大團大團的龍氣向自己湧來,蠻象獸也是下意識的手掌前探,想將那些龍氣抵擋住,但是,就在其手掌伸出的時候卻是感覺不到一點勁力。

而四周的墨綠色的龍氣,卻是不住地擴散,緊緊地將其包裹其中,就如同深陷於迷霧一般。 隨著墨綠色的龍氣遮住周圍的視線,蠻象獸心下也是一陣惶急,心想,不能讓對面的那一人兩獸跑了。

於是,竟然從象鼻子之中噴出了幾升液態的水來,之後,黑色的龍氣貫入液態水之中。

蠻象獸冷喝一聲,「寒冰之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