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臥槽,這可是驚天大祕啊!這要是傳出去了,那還了得!

“傻愣在那做什麼?”江北撇了撇嘴,完全就不避諱,看什麼看!反正都這樣了!真是的……

“尊者,我這什麼都沒看到。”通難一臉尷尬的說道。

“沒事,把門關上,來找我是什麼事?”江北擺了擺手,也不疑有他。

“是……尊者,是這次其他三大族……”



“其他三大族?他們要幹啥?”江北挑了挑眉,“別整這些沒用的,直接說,本尊慫過嗎!”

“是……尊者,其他三大族已經送來了消息,明天要來見您,讓您做好準備。”

江北:???

對不起,我食言了,我慫了。

這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當時江北就懵了好嗎!另外三大族的至尊,竟然要跑來見我?

臥槽!我招誰惹誰了啊!

而且據說那老冥神現在都是封川期的強者了!我這小騷騷也不頂用啊!

別說小騷騷不頂用了,就算是把我那冥府之劫大招轟出來,也不頂用啊!

這不是老爹常說的那種……

一手就給按死?

以前覺得挺裝逼的,但是現在,當這種事兒發生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簡直是一言難盡……

而且!這還不只是老冥神一個人來!還有那血魔一族的老大,永夜一族的老大,都得來!

萬魔宗的實力劃分江北還是懂的。

血魔族第一,冥神族排老二,那什麼永夜族直接第三。

至於他的幽冥一族,算了,不提也罷……

那麼,話到說到這份上了,老冥神那犢子都是封川期強者了,永夜尊者呢?

最差也得是闢海大圓滿甚至是半步封川期吧?

至於那血魔的……你說他是封川一階,江北都不太信。

畢竟是老牌強者了。

分析完……

說句良心話,江北慫了。

是的,他是真的慫了。

他從來都不覺得他會是什麼大人物,他也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有勇有謀,或者是什麼超級強者。

甚至,毫不誇張的來說,他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想法!當個大人物很有意思嗎?

沒意思……

他只是一條每天惦記混吃等死的富家鹹魚公子啊!

閒着沒事他出去敗敗家,他不舒服嗎!舒服死了好嗎!

沒事在家胡作非爲,沒事了就花點錢,出去喝點小酒,帶着家裏那母老虎出去旅旅遊,這日子多舒服啊。

哦對了,還可以沒事的時候氣氣老爹,提升一下修爲,就美滋滋。

但是現在,變了,一切都變了。

他覺得自己是被命運給支配了!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推到了這裏來,當了個狗屁幽冥尊者!

這名頭有啥用,上一任的幽冥尊者還在水元珠裏天天挨欺負呢!

這是前車之鑑啊!

江北後悔了!他也絕望了!他沒什麼底氣了……他想回家找他爹!

爹!老冥神欺負我!你幫我弄他!

但是!不行!

現在的情況,好像只有自己能面對了,就算是老哥來了,也罩不住他,沒準就是多送一個……

所以,他的穩住。

是的!必須穩住,不就是幾個區區的至尊嗎!不就是三個封川期的強者嗎!

這有什麼問題嗎?

完全沒問題好嗎!我爹也和那封川期就一線之隔,結果現在道心崩碎晉級不上去罷了。

可是……

如果老爹……晉級到了封川期。

他是不是就得永遠的失去老爹了?

想到這,江北的心神猛地一震,什麼後悔,什麼絕望,盡皆消失了。

他不想是去老爹,就如同當初,他冒失也想庇護下老哥那樣,把所有的好東西都留下,不被那登天山上,天池的水給侵蝕一般。

這是他想保護的啊……


良久,江北終於緩緩擡起了頭,看向站在邊上,手足無措又滿是不解的通難。

“通難啊……”江北輕輕喚了一句。

“尊者!屬下在!”通難趕緊上前應聲,他好像有一種錯覺,尊者好像變了一樣,也更加的深不可測了……

這很恐怖。

短短時間,他好像是領悟了什麼一般!

對!他悟了!

之前尊者就總說這句話。

甚至還對着通劫那傢伙說,可是尊者從來都沒對自己說過,尊者總說什麼,“通難啊,你着相了。”

結果他到現在都不懂啥叫着相……

他也不敢問,他也不敢說。

“本尊累了,你先下去吧,明早記得來叫我。”江北緩緩站了起來,擺了擺手。

通難退下了。

而後,江北轉頭看向楊薇,“楊薇啊……那我們……接着睡?”

楊薇:??? “什麼?”楊薇愣住了。

“咳咳,咳咳咳!”江北猛地咳嗽幾聲,掩飾一下尷尬。

鬼知道他剛剛是怎麼問出來那句話的!下意識的,絕對是下意識的!

起牀了……不得睡個回籠覺?

然後,又尷尬了。

江北真是想抽自己兩巴掌!說的這還叫人話嗎!

“嗯,嗯……”

未等江北反應過來,只聽得一道斷斷續續的聲音傳到了江北的耳中。

“啊?”

“嗯……”

江北突然想到一句古詩……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說的就是倆人手牽手,對視着,大家都很無語。

嗯,現在這情況就差個牽手。

對視的話,也沒怎麼對視,江北傻愣愣的看着楊薇而已,楊薇沒擡頭,低着頭,像是要把頭埋在胸口一樣。

就……看起來就很羞澀!

“楊薇啊,我這要來個回籠覺,你看你……”江北搓着手,一臉尷尬的說道。

“嗯,我跟你一起。”

出奇的,楊薇決定主動出擊!

江北瞬間感覺腦袋裏跟炸了一樣,一片空白!

甚至他都想好了楊薇離開之後他在那捶胸頓足的後悔了,但是這情況,這叫啥啊!

誰給他解釋解釋!

擦,這要是林沐雪那丫頭,跟他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絕對是調頭就跑,睡到一起的時候也是跟侯煙嵐一塊,還得是他誰在最邊上,無語的很。

但是現在!這丫頭,是什麼意思!

江北懵了。

他是直男不假,但是不代表他什麼都不懂啊!他也不是什麼童子雞了……

現在這情況,江北要是再從中get不到什麼重點,那他真是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二十來歲的人了!

這明顯就是楊薇這丫要跟他搶牀!

一共就這麼大點個地方,竟然還得倆人分!

不過,一想到這裏距離南北峯還很遠……再看看楊薇那小短腿,確實跟自己比差的太多。

算了,讓她在這留宿一下吧,反正都已經不清不楚的了。

“那,睡吧。”

……

門外的陰風陣陣吹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