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臥槽,這給我嚇了一跳,那些液體順着紋路流到了葉子的尖端,從葉子的尖端上滴落了下去,而且顏色微紅。

頓時我就看明白了,原來在這棵樹下能夠感受到下雨,正是因爲這樹葉正在一直往外分泌着一種微紅色的液體。

只不過這液體的顏色非常淺,落到身上之後根本看不出是微紅色的。

我心中疑惑道,到底是什麼樹,竟然還擁有這種神奇的本事?

長嫡 爲了徹底探究這棵樹的祕密,我學着神農嘗百草一樣,撕下了一片葉子,將葉子含在了口中。

剛一入口,一股鹹腥味涌入大腦,我瞬間就讓葉子吐了出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刷牙比較用力,牙齦出血之後的鹹腥味。

我心中奇怪,當下落到了地上,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此時我在手中幻化出來了一把小匕首,只有二十公分左右。

我握緊匕首朝着樹幹上猛然戳了一下,瞬間樹幹上流出了微紅色的液體!

我靠!

這特麼到底是什麼樹?此時的我暫時不再關心九衍太歲了,我的注意力全部被這棵古怪的大樹給吸引到了,要知道這八百里伏牛山中,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什麼危險都有可能隨時降臨,我必須要弄清楚每一件事!

婷婷和小師妹站在樹冠外邊不停的喊我,等我出去之後,她倆笑嘻嘻的問我要懸空符,我說這玩意是殭屍王給我的,我怎麼能隨便給你們玩?以後再說。

當下我轉過頭來,將法力灌入雙眼之中,頓時開啓法眼,朝着這棵樹埋藏在地下的樹幹看去。

既然樹幹上和樹葉上找不到問題的關鍵,那我就看看樹根!

沒想到,這一看,我頓時充滿了更濃厚的興趣,在這地底下的樹根周圍,像是有一團濃霧一樣的東西包裹着樹根,我的法眼根本看不透!好像就是某些人故意設下的禁制一樣!

我靠,有點意思啊? 我對婷婷和小師妹說道,你倆先躲進那小山洞裏休息一會吧,這一會太陽有些毒辣,別讓你們皮膚曬黑了。

我這麼說的意思,其實就是想讓她倆躲開,因爲我不確定這樹根地下埋着什麼東西,萬一是九衍太歲,那我賺,萬一是什麼毒煙,那她倆很危險,尤其婷婷現在還是凡人,無法保護自己。

女孩子嘛,她們可能不怕危險,但她們一定懼怕變醜,或者皮膚變黑,當下她倆趕緊朝着小山洞躲去,剩下我一個人之時,我掏出驅魔符,幻化出一把大鐵鍬,當下把背上的行李放到了樹冠的外邊,開始朝着樹根下方挖去。

齒三當時被我放出去尋找黑骨之花了,現在估計回到了師傅的旁邊,哎,此時此刻我不由得再次懷念起齒三,多好一哥們啊,如果有他在,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我一邊抱怨,一邊用鐵鍬挖着樹根下的泥土,由於這樹葉常年往下滴落雨滴,導致這棵樹周圍的土地一直都是處於潮溼鬆軟的狀態,我使用鐵鍬根本不怎麼費力氣就能挖進去。

過了沒多久,我挖的滿頭大汗,但出汗那是人體特徵,這是肯定有的事情,我雖然出汗,不過身體不累,因爲我一直都在使用着太歲當中的力量。

等我挖的有半米多深之時,忽見這土地下的樹根上吸附着一團又一團的黑霧,我心說這黑霧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蹲下身子,將金石太歲的力量灌入雙手,然後伸手摸了一下那黑霧,在我手指剛觸碰到黑霧的一瞬間,那黑霧瞬間朝着我的手指攀爬了過來!轉而就爬到了我的手背上,竟然像是活物一樣!

靠!

我嚇了一跳,趕緊甩手,但不管怎麼甩,那些黑霧就像小蟲子一樣,順着我的手臂就爬到了我的肩頭,然後從我的耳孔中竄入了進去!

那一瞬間,我只感覺大腦一陣眩暈,差點就要暈倒在原地,體內的飲血太歲急忙竄到大腦附近,護住我的身體,同時將黑霧吞噬殆盡,這才使我的腦袋逐漸清醒了過來。

我丟你老母個嗨啊,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站在腳下的大坑裏,我眯眼看着樹根上纏繞着的黑霧,也不敢輕易再動,直覺告訴我,這樹根的下方,肯定還有東西!

是挖,還是埋?

我站在原地深思熟慮想了好久,如果繼續挖,萬一挖出了什麼可怕的東西,那我可能就交代在這了,如果不挖,萬一下邊就是九衍太歲,那我就錯過了這千年神品。

仔細思索半天,我特麼一咬牙,一跺腳,喝道,不管了,挖!

我現在的修爲雖說還比不上那些高人,但對付一般的陰魂惡鬼或者山精野怪,那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我咬着牙握緊了鐵鍬,狠狠的朝着下邊挖去,就在我挖了有一米多深之時,天空之上忽然飄來一朵烏雲,將整個伏牛山的陽光遮擋的嚴嚴實實!

而我的鐵鍬,好像也觸碰到了一件東西!一件很硬的東西,像是青銅器!

此時雖然正值中午,但天色卻昏暗異常,我從坑中跳了出來,再次扔出符咒,幻化出三把鐵鍬,以及三個男子,讓他們幫我去挖。

這就是祖師爺曾經教給我的傀儡術,不過我這傀儡術與祖師爺不滅金身十方破相比,那簡直就是不入流,豈止是不入流,簡直就是太不入流了。

當下我小心翼翼的操控着那三個傀儡繼續往下挖,而我則是貼上懸空符漂浮在空中,拿着小手電照射在坑中。

畢竟我也擔心會挖出什麼可怕的東西,所以就用上了懸空符,漂浮在空中,萬一有什麼不對勁的,老子先飛離危險區再說。

那三個傀儡繼續往下挖,挖着挖着他們不動了,我一愣,當下駕馭懸空符飛到了那坑中的正上方,將手電筒照射下去,這一看不打緊,我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這坑下,竟然埋有一口青銅棺槨!而這下雨怪樹的樹根,正枝盤交錯的纏繞在那青銅棺槨的四周,爬滿了整個棺槨,此時看去,就好像是一團黑霧包裹着那棺槨一樣。

棺槨之上好像還雕刻的有什麼圖案,在棺蓋的正中間,像是雕刻了一個大字,不過那字體看起來很老,不是篆字,也不是行書,至於是什麼字,我真的看不懂,不過據我猜測,那應該是一個鎮字。

我心說難道這棺材當中,裝着老殭屍?又或者封印着什麼怪物?

那三個被我用符咒變化出來的傀儡,站在原地雙目無神,就等着我下一步的操控了,我心想,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打開看看。

此時我先回頭朝着婷婷和小師妹所藏身的山洞看了一眼,她倆就躲在洞口,笑嘻嘻的伸手接着天上的雨水,玩的不亦樂乎。

只要她們沒問題,我這裏一切都放心,當下我掐動法決,控制那三個傀儡繼續開挖,先將那纏繞在棺材四周的樹根全部都弄掉,隨後就打開棺槨!

沒想到,那三個傀儡的鐵鍬剛一碰到纏繞在棺材上的樹根,伏牛山上空那朵巨大的烏雲當中就傳來了電閃雷鳴,好像在警告我不要打開似的。

我沉默了片刻,心說到底要不要打開?

想了一會,我一咬牙說道,媽的,就是幹!不要慫!他娘個爪耙子的,到底誰怕誰?

這麼一想,我直接咬着牙操控起那傀儡繼續刨挖這棺材四周的樹根,天上的雷電越來越兇猛的,好像是在責備我一樣,可這人的好奇心一旦上頭,誰他媽的還管那麼多?

管他是誰的祖墳,先刨了再說!

等那三個傀儡將纏繞在棺材上的樹根全部都刨挖掉之後,天上的雨水嘩啦啦的降了下來,此時的雨水比剛纔更加大了,不一會將坑中的棺材蓋上的泥土全部都沖刷乾淨了!

我仔細一看那棺材蓋,臥槽,這整個棺材蓋上畫滿了符咒,而且這符咒我還有些熟悉,像是師傅曾經對我講解過的張天師十大金符!

師傅說過,張天師十大金符乃是用金紙所造,是當時張天師爲了鎮壓天下九大惡魔所鑄,最後還留了一張,現在不知道去向何處了,可能是傳給了他的弟子,也可能是已經丟掉了。

以前師傅就跟我畫過張天師十大金符上的符咒,但他沒仔細畫,嚴格來講,是不敢仔細畫,他對我說,這符咒我就畫出了大概,讓你看看就行了。

此時我看這坑中棺材蓋上畫滿了這樣的符咒,真的很像師傅曾經給我畫出來的張天師十大金符。

哎,師傅不會用手機,如果會用,我現在跟他視頻通話問問他也行啊,奶奶的,真是煩惱!

天上的雨水越來越大,我放出的那三個傀儡,由於是用符咒所化,他們怕水,當下被這瓢潑大雨沖刷了許久之後,那三個傀儡就像紙人一樣,頓時癱軟在了坑裏。

我有些糾結,心說到底自己跳下去挖,還是等到雨水停了之後我繼續控制傀儡去挖?

可我擡頭看看天空,這團巨大的烏雲還不知道要下多久呢,再看看坑中的棺槨,說不好裏邊就藏着九衍太歲,我真是又忍不住誘惑。

思索了許久,我還是決定,媽的,自己開挖!

我心念意動,控制懸空符往下飄落,就在我剛落地的一瞬間,這整棵下雨怪樹竟然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開始枯萎,慢慢的就倒在了另一旁!

我趕緊跑到坑邊一看,原來那些纏繞在棺材上的樹根被我用傀儡砍掉之後,樹根上沒有了源源不斷的黑霧,所以這棵樹立馬就枯萎了。

我靠,這棺材裏到底是什麼? 此時整棵下雨怪樹枯萎癱倒之後,這坑中的棺材直接被天空中的雨水所沖刷,我實在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當下一咬牙,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

頓時我的雙手之中幻化出了兩柄銀月勾!這玩意也算是一種古代兵器,跟峨眉刺的名聲差不多,但使用者不多,造型就像是一把劍,但前端卻不是尖,而是一個彎鉤形狀。

魚在金融海嘯中 由於這是用法力變換出來的,不是用符咒幻化的,這兩柄銀月勾不懼怕雨水的沖刷,我先是抹了一把頭髮上的雨水,將我的頭髮一把抹到後邊,來了個大背頭,這樣就不影響我的視覺了。

撲通一聲,我跳進了坑裏,當下兩腿踹着兩邊的土牆壁,將兩柄銀月勾一前一後勾住棺材蓋,狠狠的咬着牙用力往上拔!

拔了許久之後,也沒拔動,我自己倒是累的不行,眼看這一會天上的雨水漸漸的停止了下來,我跳出這個大坑,重新召喚出傀儡來挖,傀儡的力量那是不可估量的,我用的法力越深厚,他們的力量就越強大。

我這一次控制着六個傀儡一起下去挖這棺材,遠處的婷婷和小師妹都被吸引了過來,我趕緊對她倆說道,別過來!躲在山洞裏,我不喊你們,你們絕對不能出來!

她倆還打算問問我爲什麼,但我根本不給她們問出來的機會,就對她們擺手,示意她們趕緊退回去。

她倆都喜歡鬧人,但唯一一點好處就是挺聽話。

我控制着那六個傀儡,用力的掀起了這青銅棺槨的棺蓋,那一瞬間,紅光沖天,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我走到坑邊,探頭朝着棺材裏看去,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這棺材裏根本就沒有什麼九衍太歲,只有滿滿的一棺材血水,裏邊泡着一個發白的屍體!

那屍體不知爲何,一點都沒有腐爛,而且看他身上穿了一身黑色的衣袍,感覺很酷的樣子,不過他的臉,還有手,都是佈滿了皺紋,很顯然,這就是一個老頭!

他鬍子花白,而且頭髮花白,整個人閉目躺在血水當中,屍體一直沒有腐化,當我控制六個傀儡將棺蓋打開的一瞬間,詭異的事情再次上演。

那棺材中的血水,本來約有兩尺多高,但不知爲何,竟然慢慢的在減少,慢慢的在降低,就好像這棺材底部有什麼東西在狂喝這血水一樣!

而那具泡在血水中的老頭屍體,身上本來花白的顏色,竟然慢慢的在變化,而且膚色越來越健康,越來越有血色,像是活人一樣,那老頭的頭髮慢慢的從髮根開始變黑,不一會滿頭的頭髮都變的黑漆漆的。

而且他的白鬍子也在慢慢脫落,不一會就掉了個乾乾淨淨,他手背上的皺紋慢慢的伸展,本來枯槁的手掌,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壯年男子健壯的手掌,上邊青筋暴起,看起來力量十足!

短短就是幾十秒的功夫,那原本泡在血水中的老頭,竟然變成了一個黑髮的中年男子,那男子長相粗狂,下巴附近還有一抹青色的胡茬子,配上那一襲黑袍,就特麼跟那黑幫老大似的。

我心說,難道古代黑幫就這個樣子?

我蹲在坑邊,慢慢的看着那具屍體的變化,就在棺槨中的血水全部消失之後,棺槨中的老頭已經完全蛻變成了一箇中年男子!

我伸着腦袋,朝着他的臉上看去,就在這一刻,那具屍體忽然睜開了眼睛!

啊!

我嚇的往後退了兩步,那屍體的雙眼在睜開的一瞬間,還閃爍出了兩道強烈的黑光!

隨後整個棺槨當中傳來了一陣粗狂的笑聲,哈哈哈哈,老子他媽的終於出來了,哈哈哈,降魔老道,你給我等着,老子馬上弄死你去!

話音剛落,忽然我面前黑影一閃,我靠,棺槨中的屍體竟然瞬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你大爺啊,嚇我一跳,這種瞬移我只在祖師爺的身上見到過,沒想到這貨竟然也能使用出來!祖師爺的瞬移是金光一閃,這貨是黑光一閃,但卻都是實打實的瞬移!

他出現在我的面前,說道,咦,你是誰?是你把我放出來了?哈哈哈,好,真好,那我就第一個吃你吧!

說完,他單手掐住我的脖子,張開大嘴就準備吸食我的靈魂!

我嚇了一跳,趕緊說道,stop!不要動手!

他一愣,問我,四道普什麼意思?我趕緊說,我靠我救了你啊,我救了你你還要殺我?媽的說不過去啊!

他抓住我的脖子嘿嘿笑道,怎麼?你還不願意被我吃掉?

大導演 我說,我憑什麼願意被你吃掉?我特麼欠你的?

他頓時就愣住了,愣了好久之後問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說我特麼管你是誰,我救了你,你吃掉我,那就不對!你說是不是?

他愣了好久,然後說,草,被我吃掉,那他媽是你的榮幸,你知道不?

我受寵若驚的說,哎喲臥槽,這榮幸我可不想要,你留給別人吧,就算我白救你了,咱倆互不相欠,拜拜了,你想恩賜誰就恩賜誰去吧。

說完,我怕打掉他的手掌,轉身就跑,他回過了神,頓時罵道,你個小王八蛋,油嘴滑舌,給老子回來!

他這一聲給老子回來,話音剛落,我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的朝着他倒飛了回去。

我靠,這哪能行?我身在空中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

頓時一柄方天畫戟出手,我一轉身,狠狠的一戟朝着他的咽喉上戳去!

也不知道我動作太快,他沒反應過來,還是他根本不打算躲避,我這用精純法力幻化出來的方天畫戟,結結實實的戳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那種直接給他戳投的情景沒有上演,隨之而來的感覺像是戳在了石頭上,又像是戳在了鋼板上!

他笑道,你個小王八蛋懂的還不少啊,幻化術,恩,這玩意有些年頭了。

我一看這招不行,隨後大喝一聲,神將之火!頓時整個方天畫戟上佈滿了火焰,我舉起方天畫戟朝着他打去。

他也不祭出自己的武器,就這麼笑哈哈的跟我對打,我發現他一直不還手,不管我怎麼進攻,他一直躲避。

我咬着牙說,媽的有種你還手啊!被老子打的不敢還手了是吧!

他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眼淚都快擠出來了,他笑道,哈哈哈,你這小王八蛋太有意思了,有我當年的風采,有意思,有意思,我得陪你好好玩玩。

他剛說完這一句話,隨手朝着我進攻而去的方天畫戟上,輕輕的用手指彈了一下。

這一瞬間,整個方天畫戟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巨力襲擊了一下,整個戟身都在劇烈顫抖,那顫抖的頻率讓我的雙手都止不住的一起顫抖了起來!

見我有些抓不穩武器,他哈哈笑道,你個小王八蛋,還有什麼招式?都用出來,老子也不知道被封印多少年了,無聊的要死,今天就陪你玩個痛快,哈哈哈,我可警告你,你必須要讓我玩痛快,不然我吃了你!

我特麼哪有心情陪他玩,當下只想着怎麼打退他,怎麼逃跑,這纔是上上之策,我甩動方天畫戟的同時,從兜裏悄悄掏出幾張驅魔符,趁他一個不注意,我大喝一聲,驅魔符,破!破!破!

我每喊一個破字,都會甩出一張驅魔符,那驅魔符偷襲到他的身前,猛然炸開,連續這幾道符咒甩出去,讓他炸的連連後退。

剩下最後一張驅魔符之時,我嘿嘿一笑,朝着他的嘴巴就仍了過去!瞬間驅魔符就扔到了他的嘴巴里!

我大笑一聲,哈哈哈,媽的去死吧!驅魔符,破! 我喊出那個破字的瞬間,他猛然合上了嘴巴,下一刻,他兩腮上的肌肉猛然鼓了一下,就像癩蛤蟆憋氣一樣,我知道符咒在他嘴裏炸開了。

隨後他張開了嘴巴,吐出一口煙霧,笑道,小王八蛋玩意還不少,還有什麼東西?都弄出來,快點!

我靠,我大吃一驚,當下趕緊舉起手腕,念動咒語,從煉玉鐲中放出了火麒麟!

火麒麟一出,我登時跳躍到他的後背上,喝道,媽的,來跟我打啊!

他頓時滿臉興致的看着我,看了好幾眼才說道,喲呵,火麒麟啊,恩,這玩意不錯,老子想要!

他剛說完這一句話,我就說到,那你就特麼等着下地獄吧,老子遲早燒給你!

我催動胯下火麒麟朝着他進攻而去,他還是那樣左躲右閃,絲毫不還手,好像多有意思似的,我一邊進攻一邊咬牙大喝,你特麼有種還手啊!

他來回躲避,說什麼都不還手,火麒麟雖然兇猛,但身體沒有那麼靈活,一時半會也追不上他。

我小聲道,火麒麟,吐出你的護身冥火,幹他孃的一炮!

火麒麟頓然吼叫一聲,追上那粗狂男子之時,忽然張嘴從口中噴出一大團護身冥火,那男子嚇了一跳,驚慌失措朝着一邊跑去。

我哈哈大笑道,媽的,別以爲自己多有本事,老子的絕技還沒用完呢!

我這麼一說,那人愣住了,隨後笑道,你還有絕技啊?好好好,他連說三個好字,隨後一張口,將火麒麟吐出來的護身冥火全部吞到了嘴裏!

我靠!

名門棄婦:總裁超暖心 我特麼差點從火麒麟的身上掉下來!

這丫的到底是什麼邪種?火麒麟的護身冥火這麼威猛,而且在豐都鬼城還吸收過炎神爐當中的陰火,他竟然直接就給吸到了口中?

我特麼不會又遇上了一個高手吧?

我不再多想,當下趕緊催動火麒麟逃跑,我心說只要婷婷和小師妹藏在那裏邊不出聲,我先逃跑,等到這貨也走了之後,我再回來接他們。

沒想到我剛收起火麒麟,往胸口貼上懸空符,剛飄到空中,正要逃跑之時,忽然那傢伙就瞬移到了我的面前,揪住我的耳朵笑道,你個小王八蛋,還有什麼招式,儘管用啊?媽的,想跑?在我陰陽天魔的面前,我讓你跑,你就能跑,我讓你死,你就得死,你懂嗎?

我說我懂個屁,你特麼有種放了我,我有一種曠世絕學,必須要遠離你十公里以上!才能發揮威力!而且你不能追我,必須要讓我先積攢功力!

這陰陽天魔粗狂的笑道,哈哈哈,你這小王八蛋還真有點意思啊,想跑就想跑吧,還曠世絕學,今天老子就讓你發揮一下你的曠世絕學!

說話間,陰陽天魔抓住我的肩膀,嗖的一下,竟然瞬移到了汽車站!

我靠,一瞬間所有看到我們的乘客都驚呆了!

陰陽天魔也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他說道,恩,這裏距離我們剛纔所在的地方至少二十里了,你他媽就在這給我發動你的大本事!我一會就過來找你,小王八蛋,你要敢跑,我弄死你!

說完,這傢伙嗖的一聲又不見了,這情景嚇尿了汽車站上一干乘客。

他們都驚訝的看着我,想要看看我會不會也嗖的一下就不見了,我大罵道,看個j8啊!都給我做你們的車去吧!

我蹲在這裏冥思苦想,心說到底該怎麼辦啊?這陰陽天魔到底是誰啊?這麼厲害,此時我根本逃跑不掉,而且也無法聯繫師傅或者祖師爺,媽的,真是煩惱啊。

又過了一會,陰陽天魔瞬間出現在我的眼前,一把拉住我瞬移回了伏牛山,他朝着我屁股上踢了一腳,說道,你個小王八蛋,跑啊,給我跑啊!我都說了,你得讓我玩開心,玩不開心我吃了你!

我說,你他媽吃了我啊,臥槽,來啊!說話間,我就朝着陰陽天魔伸出了我的胳膊,這時候我悄悄的讓金石太歲的力量佈滿我的右臂,可能是我全力催動金石太歲的緣故吧,讓我整個右臂的膚色都變得有些金黃了。

陰陽天魔一愣,頓時拉住我的胳膊說道,哎呀臥槽,金石太歲啊,這玩意雖然對我來說狗屁都不是,但出現在你一個凡人的身上,那可就有點厲害了。

說完,陰陽天魔抓住我的手臂,他身上黑影一閃,頓時好像從他身上有個人影鑽進了我的身體裏。

我靠,我嚇了一跳,我以爲他要侵佔我的肉體,下一刻,我的大腦中直接出現了一個聲音。

哈哈哈,你這小王八蛋,身體裏的好東西還不少啊,恩,我看看,飲血太歲,不錯,這玩意有千年的功效了,還有金石太歲,差了點,只有七百多年的火候,不過對付凡人,已經夠用,喲呵,還有地獄九龍盤殘存的法力,你這小王八蛋,不知道怎麼利用九龍盤的功效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