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至於羅無生,他們直接當做空氣,視而不見。

「羅兄,你要加入這龍魂嗎?」

古琰聽此,看了鼻尖小青年一眼,然後頭一轉,羅無生說道。

「沒興趣!」

羅無生聽此,淡淡一聲,沒興趣。

「呵呵,既然羅兄說沒興趣,那我也沒有什麼興趣!」古琰聽此,一臉笑呵呵的說道。

鼻尖小青年鷹瀧見古琰問羅無生,那原本桀驁的雙眼,浮現出一抹陰戾之色。

緊接著聽到羅無生說沒有興趣,那一抹陰戾之色,變成了陰寒殺意。

「古兄,加入龍魂,以後做任務,可以多人配合,這樣任務做的也快一點。同時得到的靈值,也更多。加入我們龍魂,只有好處,沒有任何的壞處。而且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聽一個外人說!」緊接著嘴巴一開,再次對著古琰說道。

說到後面外人的時候,臉上浮現出輕蔑之色。

當然這輕蔑之色,不是對古琰,而是對羅無生。

「任務這種東西,我自己一個人會解決,就算解決不了,還有羅兄!」古琰見鷹瀧對羅無生輕蔑,嘴角笑笑,緊接著一臉淡淡的說道。

其實就算沒有羅無生,他也不會加入龍魂。

對於這種勢力什麼的,他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他感興趣的,除了變強,還是變強。

「既然古兄現在不想加入,我也不勉強,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考慮一下。」鷹瀧見古琰再次拒絕,眼眸深處的寒意,更加的冷冽,緊接著臉上擠出一抹笑容道。

說完,腳步一邁,向著羅無生的這邊的方向而去。

當鷹瀧出現在身旁的,他身後的輕狂青年,頭一抬,故意向著遠方高處虛空看去。

羅無生見此,嘴角一揚,流露出譏諷不屑。

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看出鷹瀧三人對他不善。

既然如此,那羅無生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人,而且對於這種事情,也不會去忍。

想玩他,那看看誰玩誰。

緊接著就在那輕狂青年鼻孔朝天,要撞上他的時候,雙腳一個左邊偏移。

然後右腳一抬,腳膝蓋,狠狠的頂在了那鼻孔朝天的輕狂青年右腳之上。

頂住的下一秒,雙腳向前一邁,直接過了那輕狂青年的身體,出現在他身後。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而且速度極快,讓輕狂青年,有些措手不起,沒反應過來。

而一旁的古琰,對於輕狂青年的行為,早已看在眼中。

在第一時間,身形向著左邊而去,讓出空間,讓羅無生不被其撞到。

不是他怕鷹瀧他們,而是他們剛加入宗門,還是先不要惹事。

啊!

可是他不想惹事,也來不及了。

那輕狂青年的右腳,被羅無生的腳膝蓋,這麼一頂,直接痛苦的大叫了起來。

接著身體一彎,雙手抱著自己的右腳。

因為在那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腳,好像要斷了一樣。

對於剛才那一頂,羅無生沒有絲毫的留手,這就是故意招惹他的下場。

至於會不會被那龍魂報復,他一點也不在意不擔心。

反而這樣,他越高興,一一成為他的墊腳石,助他登得越高,變得更強。

聽到這一聲痛苦的叫聲,古琰整個人愣了一下,接著視線一轉,他沒想到羅無生居然出手了,這樣一來,算是結下了梁子。

同時,旁邊的鷹瀧兩人聽到輕狂青年的痛苦叫聲,也同樣連忙反應了過來。

「小子,你找死!」

見到輕狂青年彎腰痛苦的樣子,視線一轉,對著羅無生怒聲殺意道。

「找死?你覺得我會怕嗎?這個正好可以提醒你們一下,以後走路看前面,不要朝天,否則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羅無生聽此,嘴角一揚,一臉輕蔑譏諷道。

我的俏皮王妃 「呵呵,那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死是什麼樣子的!」鷹瀧見羅無生輕蔑譏諷,瞬間雙眼神色猙獰厲寒之下,嘴角呵呵殺意道。

說完,手掌成拳,就要對著羅無生攻擊而去。

「鷹瀧,這裡可是宗門之內,如果你還想出手,我現在就去會稟告長老!」但是在一瞬間,一旁的古琰,一臉呵斥警告道。

他說這話,不是說羅無生的實力不如鷹瀧,而是不想剛一加入宗門,就被宗門給懲罰。

「你沒看到,他剛才打傷了我們龍魂的人了嗎?」鷹瀧見古琰威脅,隨之雙眼神色,更加的猙獰厲寒道。

「呵呵,明明是他自己頭朝天上不小心,自己不小心撞到了腳,這能怪誰!就算你跟長老說,長老也會認為你們的不對!」古琰見鷹瀧猙獰厲害,一臉笑呵呵的譏笑諷刺道。

「好,好,好,我鷹瀧會讓你知道得罪我們龍魂的下場!」鷹瀧聽此,雙眼血紅厲色,對著古琰說了三個好字,然後視線一轉,看向羅無生猙獰殺意道。

「走!」

隨之說完,身形一轉,向著東院外面而去。

至於四周的新弟子,之前見到羅無生的天賦,想要結交一下。

但是現在見到這羅無生,得罪了龍魂,臉色一變,紛紛打消了結交的念頭,遠離開來。 「舅爺爺。」

卿安扭頭,不敢再碰那鏡面。

孟少寧快步走到水鏡之前,看了眼那模糊的鏡面,再低頭看了看卿安,低聲道:「你方才做了什麼?」

為什麼這水鏡會突然出現?

卿安滿臉茫然,望著殿內幾人低聲道:「我什麼都沒做,我只是想母后了……」

孟少寧神色變幻不斷。

之前他就猜測,這水鏡,還有姜雲卿和君璟墨離奇失蹤,極有可能和拓跋族的隱秘有關,如今君卿安居然能夠開啟水鏡,雖然不能碰觸,可這也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靈未央 只是這水鏡好似極為懼怕卿安,雖然是因他才出現,可是剛才卿安只不過是稍稍碰觸了一下,水鏡就險些破裂,孟少寧就算有再多的想法,也不敢讓卿安去試。

這水鏡是目前唯一能夠看到姜雲卿所在的東西。

一旦水鏡破了,誰也難以保證卿安還能將這水鏡「召喚」出來。

唐恆幾人神情激動,卻也不敢碰那水鏡。

徽羽急聲道:「四爺,這東西……」

孟少寧緊抿著唇半晌,才沉聲道:「唐恆,你守著這水鏡,不許任何人靠近,卿安、清歡,你們留在這裡,試試看能否喚醒水鏡中人。」

孟少寧也不會將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面,他轉頭對著徽羽道:

「我之前讓你們尋找當初伺候魏寰的那些下人,可有尋到他們的下落?」

徽羽連忙點點頭:「有,魏寰被魏陽植算計之後下落不明,當時伺候她的那些宮人還有親近的婢女都紛紛逃竄出宮,這幾年陸陸續續被我們找到,如今都關押在京中,和之前尋來的那些人一起。」

姜雲卿和君璟墨消失的太過離奇,哪怕他們不願相信,也知道這世間有些事情恐怕不如他們之前所見。

孟少寧傳令尋找各類奇人異士,術士道士之流,而那些人尋回之後都被留在京中看守,研究當初姜雲卿他們失蹤之謎,後來尋回來的原赤邯皇宮之中伺候魏寰的婢女,如今也被關押在那個地方。

孟少寧沉聲道:「去傳信,讓人將他們帶來這裡。」

徽羽:「全部嗎?」

「全部!」

孟少寧側眼看了眼那水鏡之中昏迷不醒的兩人,沉聲道:「讓他們親自來看看這水鏡,說不定能夠找到破解的辦法,只是在這之前,誰也不準將水鏡和雲卿他們的消息傳揚出去,明白嗎?」

殿內所有人都是連忙道:「是,四爺。」

……

「母后……」

「安安想你……」

「母后……」

懸崖之下,雲卿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她迷迷糊糊之間,只覺得有道聲音不斷的在腦海之中迴響著,像是個孩子帶著哭腔的聲音,哭得她頭疼欲裂,讓得她心口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她原本緊閉的眼睛豁然睜開,嘴裡大聲道:

「安安!」

崖底空蕩蕩的,她的聲音帶來一串迴響。

雲卿緊緊抓著胸口的位置,只覺得那裡空蕩蕩的,像是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她滿是茫然的看著頭頂的虛空。 第三十章憤怒

「羅兄,你之前有得罪過龍魂的人嗎?」

等鷹瀧離開之後,古琰對著羅無生臉色有些凝重的問道。

「我剛進來,連他們都不認識,怎麼會得罪?要說得罪的話,也只有那尹無塵!」羅無生聽此,有些搖搖頭道。

「尹無塵?如果是他的話,還真的有可能!」

古琰一聽,臉色一沉,緊接著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那龍魂是東院的最大勢力組織,而西院那邊,叫暗影。至於那尹無塵的大哥尹天仇,以前是西院暗影的老大,跟東院龍魂的關係,也不錯,很有可能讓他大哥尹天仇吩咐龍魂的人,對你出手!」

「可是又有些不對,以那尹無塵自負的性格,認為你之前作弊,連考核都有可能通過不了,不可能在還沒有進入宗門之前,就讓他大哥尹天仇吩咐龍魂的人,對付你!」但是下一秒,又感覺不對的分析道。

「那這樣的話,只要那個人了!」

羅無生見古琰分析,然後雙眼一轉,神色一凝,浮現出一抹冷色道。

同時,腦海之中,浮現出一個人的面孔!

「誰?」

古琰一聽,臉色微微一變,緊接著有些好奇的問道。

妖嬈公子腹黑妻 「以後你會知道的,現在先陪這些好好的玩玩,等之後,再去陪那人玩,讓他知道,我羅無生可不是那麼好惹的!」羅無生見古琰好奇,沒有回答,緊接著嘴角一揚,浮現出一抹戰意的笑容。

「既然羅兄想要玩,我古琰自然相陪!」

古琰見羅無生沒說,也沒再繼續問,反而露出戰意的笑笑。

因為他發現,事情一下子,變得非常的好玩了!

至於四周新弟子,在見到他們得罪龍魂,紛紛遠離開來,古琰,還有羅無生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隨後半盞茶之後,羅無生出現在自己兩百五十六號的閣樓之前。

而在羅無生閣樓右邊的,就是兩百五十七號閣樓。

羅無生看著身前自己的閣樓,取出剛剛得到的令牌。

這令牌,黃色,呈五角形,中間雕刻著一個浩字,代表著浩然仙府。

取出之後,雙眼一凝,對著身前的閣樓一晃。

晃動的下一秒,身前的虛空,泛起絲絲漣漪。

每個閣樓外面,都有一個防禦禁制,想要進入其中,先將防禦禁制給解除掉。

羅無生見防禦禁制解除,腳步一邁,手一推,進入了閣樓之中。

同時,古琰那邊,同樣進入了閣樓之中。

進入之後,羅無生髮現第一層的大廳中央桌子之上,放著一本古銅色的書籍,封面上面寫著宗規兩個字。

羅無生稍微拿起翻了幾下,就直接扔在了那裡。

宗規什麼的,其實都差不多,只要不來招惹他,他一般也不會去犯。

畢竟這種事情,對他沒有什麼好處。

接著到了第二層和第三層看了一下。

第二層是房間,第三層有一些強大的防禦禁制,還有一些施加了禁制的鐵木樁,供門下弟子修鍊所用。

既然全部看了一遍之後,現在自然就去找羅月筱,至於羅皓,他沒有絲毫的興趣。

……

隨之片刻之後,羅無生出現在了兩百二十二號羅月筱的閣樓之前。

「筱姐,筱姐,我是無生,你在嗎?」

出現的時候,對著閣樓大聲的叫道。

緊接著數息之後,身前的虛空,泛起絲絲漣漪,然後閣樓的門,應聲而開。

開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羅無生的視線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