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至於迪可·勞倫斯,他現在可謂心情複雜多變,他很欣喜,王俊的醒來可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同時,他真不知如何再去面對王俊。

他思來想去,不能得果,便選擇了沉默。

好察言觀色的潘聞先卻是早就把這一切了解的透徹了,他笑著臉的看著魅留仙:

「魅留仙子,你看,迪可他可是為了王俊能早日學有所成才出此下策,你就饒了他一回吧。」潘聞先看著冷而不語的魅留仙,似乎感覺有戲,接著

轉過頭,對著床上的王俊,眯著眼道,「王俊,其實迪可他也是有苦衷的,他可是為了你呀,還差點被魅留仙子給」

「不用多說了。我原諒他了。」王俊正坐起床,掃了眼面無血色的迪可·勞倫斯,說道,「至於魅留仙子,怎麼想法?」

王俊明知故問的看著魅留仙,等待著魅留仙的回答。

「既然被害者都已經原諒你這個成事不足之人的話,本仙自然就沒有異議了。」魅留仙板著臉,繼續道,「還不快點!」

迪可·勞倫斯很意外,他不敢相信王俊居然就這麼原諒他了,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連忙對著王俊,恭恭敬敬的說道:

「真對不起啊,王俊。謝謝你能原諒我。」

「罷了罷了,能讓我休息了嗎?天都快亮了。」王俊一臉疲憊的道。

「哦哦,那我等先走了。」

「走吧,還看什麼!」潘聞先拽著迪可·勞倫斯灰溜溜的離去。

卧室內,只剩下王俊和魅留仙兩人。


「魅留仙子,你是不是還有話?」王俊看著仍未離去的魅留仙道。

「我不明白,你怎麼就這麼輕易的原諒他了?」

「哦?魅留仙子的意思是?」王俊明知故問的道。

「其實你心裡很恨他吧。或許,你甚至想過要殺了他,是么。」

「魅留仙子,還真會開玩笑。我王俊可是從未殺過人,俗話說,退一步,事事宜解。何必逼人上山呢?」

「呵呵,但願如此。」

「魅留仙子還有什麼想問的么,要是沒有,我可是要休息了。」王俊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的,那我就先告辭了。明天記得回學校,潘聞先會保證你的安全的,盡可放心。」

「那還真是有勞魅留仙子了。」王俊恭敬的道。

「那告辭了。」說完,魅留仙便化作一縷白煙,消失不見了。

卧室內,只剩下王俊一人,躺在床上,自言自語著:「妄我者,吾必殲之!」

… 伊能靜的病情能穩定住,讓姚之樂和紀辭牧很開心,他們一直都是放心不下這個。

下午的時候,姚之樂有一場考試,所以只能讓紀辭牧守著。

回去的時候,洛塵屁顛顛過來問下情況。

知道沒事也就放心。

看到伊能靜和隔壁櫻井家的,打了聲招呼,就坐到他們隔壁,邊聽著他們聊天,邊玩著手機。

「你要不要晚上就留下來?」

「不用不用,我吃完就走。」絕對不能留下,要不然他明天可能會睡不著。

伊能靜的可怕程度,他自己是有所了解的。

伊能靜有點遺憾。

不過也沒有勉強。

等著吃完,就讓姚之樂送人離開。

姚之樂把人送到門口,伸手把一個便當遞給他:「當做夜宵吧,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麼過來的,現在吝嗇成這樣。」

「我那叫勤儉持家,你這個敗家子是不會懂的。」

姚之樂作勢要把便當拿回來。

洛塵立馬就收到菜籃子裡頭去,然後一腳踩下去:「明天見,晚安。」

「路上小心,晚安。」姚之樂目送他一段路程,扭頭剛準備進去,就看到對面好像有一個亮光一閃而過,不過也就一瞬間,就沒有了。

姚之樂微微皺起眉頭。

心裡頭有些發麻。

連忙進了院子,直接上了鎖,才是回到裡頭去。


她以後還是要小心一些的好。

都是忘記不管是到哪,都是有些變態。

「怎麼?」

「沒。」

紀辭牧挑挑眉頭,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湊近一下,伸手碰下了她的手背:「這麼涼?」

姚之樂連忙抽回來,小聲的道:「可能是風吹太久的緣故。」

雖然不想說,但是姚之樂還是跟他說下剛才自己感覺到的。

紀辭牧因為她主動說起,有些被信任的愉悅感,心裡頭也有些憤然。

讓她先是回樓上去,房門和窗口都是鎖好。

之後就出院子去看看,直接看到對面過去,就是沒有看出有姚之樂說的。

可能是離開了的。

兩人間的關係可能有些微妙,就因為這個有些和好,雖然不會有越界的接觸,但是至少同洛塵那樣,沒有之前那麼的僵硬。

這些伊能靜都看在眼裡,很是欣慰。

她一直都擔心這兩個孩子來著。

「我自己去複查就行,你們兩個怎麼都一塊請假。」伊能靜是最健步得有人因為自己耽誤了自己的事情,結果現在有兩人,還都是自己的家人。

「怎麼可能讓你一人去,我們跟著才是放心。」

姚之樂伸手拉開後座,讓伊能靜坐上去,自己才是繞到另一邊坐上。

紀辭牧也出聲的道:「今天的課沒有那麼緊。」

伊能靜還能怎麼。

這兩人都是請假了,現在把人趕回去也沒有用。

直到檢查結果出來,三人才是同時鬆了口氣。

至少癌細胞沒有再一次的擴散。

而且伊能靜也有些緩和。

「她的睡眠狀況怎麼樣?」

「很好。」姚之樂最近雖然沒有跟伊能靜睡,但是從監控器看,伊能靜情況很好。 大黑歡喜的吃掉靈蛇,在他腳上蹭了蹭,嗚嗚兩聲,也滾到一邊睡覺去了。

靈蛇的能量很大,需要時間來消化。

他微微一笑,晃了晃仍在疼痛的腦袋,開始把火蓮子往外拉,怎麼要到手了才能休息,花了這麼大力,總要到了自己手裡才好。

這一丈的距離並不是看起來這麼容易,如果不是大黑已經開始煉化靈蛇的靈力,真想再把它叫起來。

以他現在兩三千斤的臂力都非常吃力,費了半刻鐘才拉過來,他小心翼翼的像是觀賞人世間的珍品。

整個蓮台就只有一個巴掌大小,上面立著一顆孤零零的蓮子,就是這東西讓他費了這麼大勁兒,神識力量開始一下就損失了三層,後面也差不多,現在幾乎就在身體周圍釋放不出任何神識力量。

據凰依說,神識力量外放禦敵只能是元丹境才能擁有的技能,當然,只要進入元身境就擁有神識,只是不能禦敵,只能夠進行探查……

他雖然機緣巧合的早早覺醒,但是很弱,覆蓋範圍也小得可憐。

真正的元丹境強者在覺醒的那一剎那就能覆蓋方圓十十多丈的距離,探查更是能夠覆蓋方圓三五里。

他現在只能外放三米內禦敵,探查用也只能覆蓋一百多米。


不過就是如此也已經救了他好幾次性命。

小心的從儲物袋裡面拿出一個玉盒,把火蓮子裝進去。

這才心滿意中的大量這個火蓮子的藤蔓,他思考了良久覺得還是不應該把這東西留在這裡,下一個火蓮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誕生。

白白便宜別人這不是他能幹的事。

他用力往上提了提,太沉了,看來已經盤在下面岩壁,他一個人提不起來,只能等大黑醒來再想辦法。

最後他才盤坐下來,因為火蓮子的靈爆,後面又吸收大量的天地靈氣,被它強行把周圍的靈氣聚集過來,現在這裡的靈氣十分充沛,決定先修鍊一番。

經過第一次,震天訣的種種奧妙已經明白過來。

先平靜下來,排除雜念,大腦就開始冥想震天鼎的樣子。

接著腦海中再次出現一隻頂天立地的天鼎,神威浩瀚,覆壓天地。

周圍的靈氣快速的聚集過來,像是受到了天威的號召,開始一點一點的在夏雷的意念中變成一隻鼎,這隻鼎依舊只有拳頭大小,無形無色就是現在周圍有人也感覺不到。

只是覺得天地靈氣突然聚集過來。

在大鼎的作用下隨著他心念移動,彙集的靈氣開始進入經脈,經過上一次修鍊他已經開脈。

凡人境的聚頂開脈,煉皮鍛筋,淬骨換髓,練氣成形八個個層次,已經進入第二層。

加上他原來的外功底子,相信很快就能突破,現在有充足的元氣提供,他打算直接在山裡修行到下一個壁壘——換髓。

換髓是一個大境界了,突破這一境界身體就會發生巨大的改變,一般人甚至會年輕一二十歲,整個身體基本已經達到衝擊元身境的要求,後面就是掌握真氣的變化,提升真氣的數量和質量,最後衝擊元身壁壘。

隨著天地元氣的注入,經脈里真氣洶湧,不斷地浸入皮膚,在山洞裡甚至隱隱有銀光流動。修鍊的加快,天地元氣漸漸不支,他從儲物袋裡拿出三朵雪蓮,直接全部投入口中,真氣在嘴裡旋轉一圈,雪蓮就化作純凈的天地元氣,流入經脈中。

借著澎湃的元氣,他的經脈隱隱變大幾分。體內一聲輕響,體表裸露出的皮膚銀光一閃,漸漸變成古銅色。

於此同時,已經稀疏起來的天地靈氣猛然間再度濃郁起來,在山洞裡颳起一陣清風,最後化作實質一般,流入了他體內。

夏雷忍不住長嘯一聲,緊緊的握力成拳,全身骨節齊聲爆響。裸露出的雙臂肌肉和血管如虯龍般充滿爆炸性的力量,這就是元身境三層。

微微平復一下心情,發現天光微亮,不知不覺已經是一夜過去。

大黑仍舊未醒,還好剛剛的一聲長嘯沒用驚動它,萬一突破失敗,他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發現大黑身上的靈氣波動已經越來越劇烈,也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他就在一邊演練起拳法來。


腰背挺直,雙腿微曲,目視前方,出拳如風。

這套拳法叫莽牛拳,大力如牛,行動如莽,快而不亂,迅猛有力。拳法也多以力量為主,莽牛拳取得就是力量。

巔峰的力量,巔峰的速度,就會產生巔峰的效果。

突破到煉皮境肉身力量又增加不少,但是神魂去沒有怎麼恢復,看來只能慢慢靠它自己,或者是遇到什麼恢復神魂的東西,不過這些東少之又少,一般都掌握在修鍊者手裡。

一套拳法打下來他也大汗淋漓,恐怕只有突破到換髓境界,才能隨意如此發力,並且氣息平穩。

就在他收拳的時候,大黑渾身的靈氣波動也達到了定點,整個圓滾滾的身體猛地一顫。

突然人立而起,周圍靈氣快速向它彙集,如果不是在地脈之上,其他靈氣不是很充沛的地方經過這麼兩三次的吞噬早就一空了,只有這裡,仍舊有大量的天地靈氣匯聚。

天地靈氣瘋狂注入大黑的身體,不像人類,在突破的時候主要還是通過頭頂進入,靈獸都是全身各個地方,並以此來改造身體。

就在這一刻,大黑全身黑毛開始變長,身體也開始向外膨脹。最先發生變化的是爪子,每個指頭像是突然長大一節,變成了原來的一倍有餘,接著就是身體,直立而起的身體突然上竄一倍,變得兩丈多高。

當它整個突破完畢它猶自不敢相信,大黑整整變大了一倍有餘,就是現在四肢著地,也有一丈多高,差不多夏雷兩個高大。

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大黑的對手,就是當年最強的狀態的時候,最強的神識,氣血最充盈的時候也不是面前這個傢伙的對手。

它的突破簡直就只有用恐怖來形容。

大黑似乎對自己的這番變化也感到非常驚訝,忍不住揮了揮爪子,夏雷就見到,旁邊一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石頭變成了碎塊,自問他也能做到,但前提是竭盡全力。

他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不敢太過靠近,萬一這傢伙還沒有熟悉自己身上的力量,在他身上揮揮爪子,那他一定是第一個被自己靈寵給練手練死的。

「大黑!」他忍不住先叫了一聲,靈獸突破,如果實力又比主人強,很有可以跑掉的。

大黑早已經看見自己主人,只是對自身突然發生的巨大變化感到好奇,一種血脈里的力量讓它最後吃掉了靈蛇,至於為什麼吃,吃了會發生什麼它完全不知道,就是最後的突破也是在懵懵懂懂就完成了的。

自己的意識真正掌控身體的時候這一切變化似乎已經結束,然後周圍的一切都變小了,主人居然縮小了一倍,雖然不知道他怎麼辦到的,但是主人最近似乎有些變化,發生一些奇怪的事,也是應該的。

顯然還沒有適應突然變大的腦袋,有些東西沒有反應過來。

但是主人的話還是聽到了,這是在叫自己。

它連忙爬過去,以前爪子比較小的時候腿也短了很多,加上胖胖的身體,走路就跟滾差不多,最後發現爬遠遠比走要有意思多了,走路就順利的變成了爬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