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臺下衆人聲討。

一個比一個說得還難聽,讓文仲達覺得丟人丟到了家。

他是個要面子的人。

今天不能丟這個人。

心一橫:“陸天龍,這是你逼我的。”

“我再捐十萬。”

“哈哈,姓文的有骨氣,加油。”

“今天一定要讓姓陸的褲子都當在這裏。”

“姓陸的別慫,繼續剛他。”

叮,支付寶道長十萬。

文仲達被衝昏了了頭腦。

好似應了那些人的話,他今天要整死陸天龍。

捐完錢冷笑道:“陸天龍,繼續啊。”

“陪你。”

叮。

支付寶道長一百萬。

捐了三百萬,陸天龍依舊是那麼的風輕雲淡。

面無表情。

“姓文的,繼續啊,你不會只有三十萬吧!”

臺下的人很有靈性。

拿出三十萬,就說你只有三十萬嗎。

拿出三百萬,就會說你只有三百萬嗎。

文仲達面色有幾分猶豫。

最終咬牙:“我再來十萬。”

叮。

支付寶到賬十萬。

支付寶道長一百萬。

兩人是徹底槓上了。

一下子文仲達捐了整整五十萬,而陸天龍五百萬。

看的一邊李文清既高興,又有點爲難。

高興的事這麼多錢,他可以幫助很多人。

爲難的是本想上前幫陸天龍收拾了文仲達,可陸天龍不讓。

繼續捐下去,陸天龍的錢,他不知道收不收。

兩人鬥氣。

人羣后面的文老頭坐不住了,看向一邊的兒媳婦道:“仲達哪裏來那麼多錢?”

兒媳婦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鬱悶道:“好像是老家的房子,他賣了。”

“草。”

文老頭當即罵了出來:“這個畜生,那房子是我的,誰允許他賣的?”

說完朝着臺上衝了過去。

臺上的文仲達還不服氣。

反正已經五十萬了。

那就再狠一點。

“再五十萬。”

此時的文仲達,像極了一個要給女主播刷錢的土豪,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這是一種虛榮。

“停,文仲達你給我停下。”

文仲達剛要上前掃碼,文老頭小跑着衝上了臺:“不要捐了,那是我的錢。”

“爸,你上來做什麼。”

這時候文老頭站出來阻止,文仲達很不爽。

“你還有臉問。”


文老頭怒道:“你這些錢,是不是把老家的房子賣了得來的?”

“爸,你胡說什麼。”

文仲達臉色難看:“你快回去,別來這裏給我丟人。”

啪。

文老頭氣得要吐血。

那房子是他最後的家產。

被文仲達偷偷賣了。

還把賣房子的錢拿來賭氣捐款。

他恨不得打死這個不孝子。

怒道:“你個白癡,你老婆都跟我說了,你還裝,那是我的棺材本啊。”

“哈哈,姓文的,你牛啊。”

“竟然賣房子來賭氣, 你可真是大善人啊。”

“不過賣房子的錢捐完了你怎麼辦啊?”


今天是文仲達要裝查的。

現在這樣子,自然遭到了很多人的痛打落水狗:“你看,你爹真的要被你氣死了。” 文老頭此時只想把錢要回來,上前揪住文仲達的領口:“那房子是我的,你憑什麼賣啊?”

“那是我留給你弟弟結婚用的房子啊你不知道嗎?”

“你個畜生啊,趁着我生病,你就把我的房子賣了,你還是人嗎?”

“逆子,你還我房子來,把錢給我交出來,那些都是我的錢。”

啪。

心中着實很氣,說着話又是給了文仲達一巴掌。

文仲達本就被陸天龍氣得不輕。

老頭還要抽來抽他一巴掌。

加上臺下衆人的嘲諷。

他怒了。

紅着眼一把把文老頭推得滾在地上:“老東西,你給我閉嘴。”

“老子賣了又怎麼樣,老子花點錢怎麼啦?”

“張口一個弟弟,閉口一個弟弟,你心中就只有那個廢物。”

“還要把房子留給他結婚,你處處想着他,他呢?”

“你生病他來看過你一次嗎?幫你交過一分錢嗎?”

“那麼多錢,不是老子交的?”

“你花的錢,哪一分不是我出的?”

“那房子憑什麼要給他?”

“你……”

文老頭氣得臉色發白。

眼睛也是紅了:“文仲達啊,你就是個畜生。”

“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學,現在你有工作有出息了,留點東西給你弟弟怎麼了?”

“我家門不幸,你個畜生還敢打我。”


“你真是個逆子啊。”

文老頭越罵越難聽。

“閉嘴。”

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文仲達不想繼續下去,怒吼道:“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啊?你自己沒本事,還那麼偏心。”


“我上大學錢的錢都是我自己貸款的。”

“四年,你知道我那四年怎麼過來的嗎?”

“天天跟同學混飯吃,我吃都吃不飽。”

“你那個小兒子,一個月卻有兩千塊,這公平嗎?”

“你把我當過兒子嗎?”

“說我逆子,行啊,那我就當個逆子,你給我滾,以後你的事,老子不管了,找你的小兒子去吧。”

“這賣房子的錢,老子一分錢也不會給你,滾。”

本來是文仲達跟陸天龍鬥氣比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