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舅媽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你這孩子,就知道亂買東西。你的手機不是上個月纔買的嗎,難道這麼快就不能用了?”

秦逸來到了自己媽媽身旁,一臉堆笑的給媽媽捏着肩膀,“哎呀,我這手機不是沒有新出的好用嘛。老媽,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了,你就幫我買下來好不好。我聽說,這一次的蘋果手機還是限量版的呢。要是晚了的話,可就買不到了。”

“行行行,把老媽把這些垃圾處理了,就給你買。”

舅媽口中的垃圾,赫然就是林凡他們房間裏的傢俱、家電什麼的。看樣子,舅媽這是打算將林家人掃地出門啊。

“舅媽,這些東西我們還有用,你這麼一聲不吭的處理掉,似乎不太妥當吧?”

剛纔的時候,舅媽徐帆只顧着招呼工人幹活了,所以壓根就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林凡和林媽媽秦茹。

舅媽轉身看着林凡和秦茹,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愧疚,反而還更加的變本加厲了。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小掃把星啊。怎麼,不好好在外面工作,又要跟我們家借錢?不好意思,一毛錢老孃我都不會借給你。”

徐帆的話,實在是太過分。就連一向溫文爾雅的秦茹,也有些生氣了。畢竟,自己那兩間房,可是自己老爸傳給自己的。不管怎麼說,徐帆都沒有資格動自己的東西。

“我說弟妹啊,你這麼做,似乎有些過分了吧。這房子是我爸留給我的,就算你是小風的老婆,你也沒有資格動我的東西吧。”

“姐,這可不能怪我們,”徐帆陰陽怪氣的說着,“你欠我們家十幾萬不還,難道還有理了?今天我把話撂下,你們要是把錢還咯,我可以既往不咎,咱們還是一家人。要是還不上,那麼對不起,這房子就歸我了。”

“你,你這是欺人太甚!”秦茹反駁道:“錢是我弟借給我的,要還我也是還給我弟弟。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在我家拿我的房子威脅我?”

“喲,秦茹,我是看在秦風的面子上,喊你一聲姐姐。你還真的以爲,我徐帆怕了你不成?今天別說是秦風在這裏,就是你家老太爺從棺材裏跳出來,這錢你也得還我!”

原本秦茹是高高興興的回家來,誰成想,居然會遇到這麼一檔子事。他們欠了秦家錢,這是事實。可是,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親戚啊。秦茹就是打死也沒有想到,徐帆居然會做出這麼絕情的事情。

林凡這輩子,最看不得就是別人欺負自己老媽了。其實,他這次回鄉下,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爲了還錢。畢竟,欠錢這種事情總是理虧的。你當初困難,人家才把錢借給你。所以,在你有了錢之後,就應該把錢還回去。要是拖着不還的話,那就太難看了。


可沒有想到,徐帆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這讓林凡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

要不是顧忌徐帆是自己的舅媽這層身份,他早就動手打人了。要知道,當初自己來借錢的時候,秦風可是力排衆議把錢借給了自己。就算是看在秦風的面子上,林凡也不能動這個手啊。

於是,林凡想到了另外一種方法,來狠狠地打一下舅媽的臉。如此,既不傷和氣,也能替自己跟老媽出這口惡氣。

眼瞅着秦茹又要跟徐帆開撕,林凡連忙勸住了自己老媽。


“老媽,您彆着急,這件事還是我來處理吧。”

“我怎麼能不着急,”秦茹的眼都紅了,“這房子可是你姥爺留給我的最後的念想了。要是連房子都沒了,我怎麼對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姥爺啊。”

“老媽,我不是說了嘛,您彆着急。這件事情,就讓我處理便是了。”

“那好吧,不過你可千萬不能動手打人啊。”


林凡:“……”

果然,最瞭解自己的,還是媽媽。

林凡活動了一下手腕,對那些吃瓜的搬運工人說道:“你們還等什麼,趕緊搬啊,沒聽到我舅媽的話嗎?”

徐帆冷哼了一聲,心裏痛快極了。臭小子,你不是拽嗎,這會怎麼不拽了?沒錢還吧,沒錢還就老老實實的給我閉嘴。等過段時間,這裏拆遷之後,所有的錢可都是我們家的了。

“哼,林凡,算你識相。好了,你現在可以跟你老媽離開這裏了。從現在開始,我們秦家不歡迎你。”

“是嗎?”林凡冷笑道:“真是巧了,我們林家,也同樣不歡迎你。”

“你什麼意思?”

林凡看着徐帆,平靜的說道:“你可別忘了,這房子的房產證上,可是寫着我老媽的名字。換句話說,你們住的房間,也是我家的。要不是看在大家親戚多年的份上,我早就趕你們離開了。那個,幾位大哥多辛苦一下,把另外幾間房子的東西,也都給我丟出去!” 徐帆的臉一下子漲成了豬肝色,這下她可是真的着急了。如果真的讓林凡把自己的東西都給丟出去,那自己可就無家可歸了。不行,絕對不可以坐以待斃。

於是,徐帆指着林凡的鼻子,破口大罵道:“林凡,你這個有爹生沒爹教的野種,你敢動我的東西試試?”

林凡的臉色也一下子黑到了極點,這是他最討厭別人跟自己說的一句話。

在林凡很小的時候,他的老爸便丟下他們娘倆離開了,至於去了哪裏,誰也不知道。甚至,林凡直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老爸長什麼樣子。秦茹也從來不提起關於自己丈夫的事情,就連照片也都沒有一張。

所以,從小到大,林凡都有一處禁止任何人觸碰的禁忌。一旦有人做了,那他就得好好地承受一下,來自林凡的怒火了。

“你們還等什麼?趕緊給我搬!”

說着,林凡從神豪系統裏,直接兌換出了一萬塊大鈔。在外人眼裏,林凡不過就是從自己衣服裏掏出了一萬塊而已,所以倒也沒有懷疑。

“這些錢,足夠你們替我處理這些房子裏的垃圾了吧。”

這些搬家工人,本來就是拿錢工作的。現在有人給更高的價錢,這事情該怎麼做,當然就很明瞭了。而且,根據林凡所說的,他擁有這房子的房產證,這也就意味着,他擁有房子的所屬權。相反的,林凡的舅媽對於這套房子而言,就是一個外人。

於情於理,搬家工人都是站在林凡這邊的。

“大家還等什麼,趕緊幹活啊。”

一看這些工人就要動手,徐帆這下着急了。她連忙起身,擋在了搬家工人的面前。

“我不管,這是我家!誰要是敢動我的東西,我就跟他拼命!林凡,你別忘了,你可還欠着我們家十幾萬塊錢。這件事情,你還想抵賴不成?”

林凡不由得搖搖頭,“你還真的以爲,我差你那十幾萬?實話告訴你好了,我此行原本就是爲了還錢的。既然你這麼着急,那我還給你就是了。”

說話間,林凡又從口袋裏取出了二十萬華夏幣。這些錢,可都是他之前做神豪系統新手任務攢下來的。沒有心動啊,居然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我之前一共借了你們秦家十二萬,現在我還給你二十萬。如此,我們林家就再也不欠你們秦家了。現在,你可以帶着你的東西,給我滾了嗎?”

看到林凡丟在地上的鈔票,舅媽徐帆傻眼了。她爲什麼會這麼針對林凡,還不是因爲林凡沒錢嘛。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凡居然一下子就拿出了二十萬。二十萬啊,對於他們這個小村子而說,可以說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這段時間,秦風的生意一直在虧錢。眼瞅着,他們家的廠子就要關門了。徐帆跟秦風商量,讓秦風去跟林凡要錢。可是秦風卻執意不肯,所以徐帆纔會對林凡如此的怨恨。原本,徐帆想趁這個機會,好好地羞辱林凡一番,然後將林家人趕走。

這樣的話,等這裏一拆遷,自己失去的就都能夠賺回來了。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林凡居然一下子變得這麼有錢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躲在旁邊看戲的秦逸也跑到了自己老媽身邊,弱弱的說道:“剛剛我回來的時候,就是林凡開車載我回來的。那輛車子我見過,是最新款的帕薩特,據說一臺就要三十萬華夏幣呢。”

徐帆雙腿一軟,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嘴裏還在不停的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他怎麼會突然這麼有錢了。”

“不好意思,我前段時間買的彩票,一不小心就中獎了。嘖嘖,這人啊,要是走起運來,真的是擋都擋不住啊。”

此時的林凡,儼然就是一副暴發戶的嘴臉。當然,他是故意這麼做的,無非就是給眼前的兩人一點教訓。省的他們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好了,話都說完了,幾位大哥多辛苦,繼續搬東西吧。記住了,可別給我舅媽把東西碰壞了,碰壞了你們可賠不起呢。”

秦逸眼看着林凡就要動真格的了,他這心裏也着急啊。現在二十萬華夏幣能幹嘛,連個好點的房子首付都付不起。林凡真要是將秦逸一家趕走,那他們可就真的是無家可歸了啊。

現在秦家的生意又不景氣,自己要是早早的背上房奴的命運,那以後還拿什麼泡妞,還怎麼吃香的喝辣的,穿名牌帶名錶啊。

所以,這個時候,秦逸也顧不得什麼面子問題了。眼下,能夠留下來纔是最重要的。

於是,秦逸連忙扶起了自己老媽,來到秦茹面前道歉。

“二姑,您看這事鬧得,都是誤會。不管怎麼說,咱們可都是一個屋檐下住了幾十年的親戚啊。這老話不是還說嘛,遠親不如近鄰。咱們這既是鄰居又是親戚,那不是親上加親嘛。今天這事,是我跟老媽做的不地道了。我跟您道歉,對不起,二姑。二姑,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們吧。”

“對對對,我的老姐姐。”這個時候,徐帆也反應過來了。她跟自己兒子都很清楚,平日裏秦茹是最好說話的人了。這個時候,你就算舔下臉皮去求林凡,也無濟於事了。因爲林凡跟她老媽不一樣,他壓根就不吃你這一套。

所以,這個時候,求秦茹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我的老姐姐喲,以前都是我的不對,我混蛋,我不是人。”說着,徐帆還自己打了自己幾個耳光,“老姐姐,還請你看在秦風的面子上,就原諒我們這一次吧。我們真要是搬出去了,可就真的是無家可歸了。”

“你們無家可歸,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啊。”林凡撇撇嘴,毫不留情的說道,“剛纔你們趕我走的時候,怎麼不想想這個問題。”

“哎呦,我的大外甥啊,這千錯萬錯,都是我這個做舅媽的錯。是我鬼迷心竅了,舅媽在這裏給你認錯了,你就原諒舅媽這一次吧。這些年來,你舅舅對你也不錯吧,咱們就看在你舅舅的面子上,這事就過去了,好不好?” 其實,就像徐帆說的那樣,就算林凡不給他徐帆面子,也得給秦風面子啊。要知道,這些年來,秦風對於林家,那真的是沒的說。林凡最初的目的,也只不過就是想給舅媽一點教訓罷了。

只不過,現在還欠點火候。

林凡還是那一副棺材臉,絲毫不理會徐帆的求情。

“少跟我說這些沒用的,拿着你們的錢,趕緊給我走人。不然的話,我可要報警了。”

林凡剛說完這話,便給了自己老媽一個眼色。秦茹立馬會意,自己這兒子,還真的是壞得很啊。

“我的好姐姐啊,你就幫着說說話唄。我保證,以後我們再也不會做這種豬狗不如的事情了。我以後肯定會把你當成是親姐姐一樣去伺候,還有秦逸,他也會把你當成自己親媽一樣孝順的。”

秦茹沒忍住,差點笑出來。

“那可別,我可沒有錢給秦逸買手機。小凡啊,不如這事就算了吧。本來今天出院,是件大喜的事情。要是剛一回家,就鬧得這麼不愉快,讓外人看到了那多不好啊。”

見到林凡還是沒有鬆口的意思,秦茹繼續勸說道:“再者說了,就算你不認她這個舅媽,難道還能不認你的舅舅嘛。大家都是一家人,得饒人處且饒人,以後咱們還得好好過日子呢。”

林凡瞅了徐帆和秦逸一眼,這兩人正眼巴巴的等着自己鬆口呢。看來,給他們的教訓也差不多了。再這麼鬧下去,就真的是讓人看了笑話了。

於是,林凡點點頭,很是不情願的鬆口了。

“那好吧,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不過,以後要是再有類似的事情,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大外甥,你就放心好了。”徐帆拍着胸脯保證,“以後你就看舅媽是怎麼對你跟你媽的,我保證讓你們娘倆,在家裏過的舒舒服服的。”

“行了行了,你別欺負我媽我就謝天謝地了。幾位工人師傅,麻煩你們把東西都幫我們重新搬回去吧。至於這工錢嘛,我一會付給你們。”

徐帆連忙說道:“這怎麼能行呢,這禍是我闖出來的,那自然是我來處理。幾位師傅,一會這錢還是我來給,今天真的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們跑這一趟了。”

“沒關係,反正我們也是收錢的。”

這幾位工人師傅,倒也是實在的很。與其整天跟那種陰險小人打交道,林凡倒是更喜歡他們這種簡單樸實的性格。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簡單而不做作。

“那好吧,工錢一會舅媽來付。秦逸,你去我的後備箱把我準備的禮物拿過來。我原本還以爲,這些東西都用不到了呢。”

剛剛纔鬆了一口氣,一聽到林凡叫自己,秦逸立馬緊張了起來。不過,當聽到林凡說有禮物的時候,秦逸的臉上立馬露出了笑容。

“原來還有禮物啊,我先謝謝表哥了。”

林凡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將自己的車鑰匙交給了秦逸。這一會的功夫,林凡便已經奠定了自己在這個家裏的霸主地位。只有這樣,林凡才能保證,自己的老媽不會受到欺負。

畢竟,最近一段時間,秦茹都是要住在鄉下的。在自己沒有把老人家接到城裏之前,很多事情還是需要徐帆一家幫忙的。只有真正擁有了地位,自己說話纔算有分量。最起碼,林凡不用擔心,徐帆再欺負自己老媽了。

不一會的功夫,秦逸便將後備箱的東西都給搬了出來。基本上,這些東西都是林凡順路買的。給秦逸的阿瑪尼外套,徐帆的一套香奈兒化妝品,還有秦風最喜歡的茅臺。

看着出手闊綽的林凡,徐帆這臉上真的是火辣辣的疼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剛纔入戲太深,自己打自己的時候太用力了。

就這樣,一場家庭糾紛,以林凡的大獲全勝而落幕了。對於這一切,秦茹都看在眼裏。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兒子,居然變得這麼有出息了。

工人們幫着收拾好房間之後,便離開了。秦茹則表示,自己要跟徐帆去買菜,晚上的時候要在家裏好好地招待一下那些很久沒見的老姐妹了。此時的徐帆,真的就跟她自己說的那樣,已經把秦茹當成自己的親姐姐了。

當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林凡知道,徐帆這麼做,無非就是看中了林凡的錢而已。不過,林凡也無所謂。反正只要有神豪系統在,自己就永遠不差錢。

百無聊賴的林凡,決定出去走一走。在城市裏待太久,他都快忘記了,自己家鄉的模樣了。

這些年來,鄉村的變化可要比城市快得多。哪怕只有幾個月的時間,這些變化都足以讓你驚歎了。

林凡原本是打算自己一個人走走的,可是秦逸非要跟着自己。說是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跟林凡一起走了,他很懷念這種感覺。實際上,林凡知道,秦逸盯着的,也是自己口袋裏的錢而已。

不過,都無所謂了。反正,對於林凡來說,也不吃虧。

走在村子外的小路上,林凡有些慚愧的說道,“我記得以前這裏有一條小河的,看起來,是我記錯了。”

秦逸搖搖頭,“不不不,表哥你沒有記錯。這裏的確是有過一條小河的,不過上游的工廠把河水給堵住了。所以,這小河就斷流了。”

林凡點點頭,他自己也看出了一些端倪。這裏的確能夠看到河道的軌跡,不過,因爲河水斷流時間太長,所以村民們便將小河溝給填平了,甚至還在上面種上了莊稼。

“這不是林凡嘛,好久不見,在哪高就呢?”

林凡的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女聲。這聲音既熟悉又陌生,一時之間,林凡也想不起她的主人是誰了。

“怎麼,老同學,該不會是把我給忘記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