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與羅蘭一魂兩體的本命之樹艾達希爾並沒有第一時間出現,不是因為沒有察覺羅蘭靈魂上的異常,而是在集結力量,集結法其頓所有智慧古樹的力量。

那團遺留在羅蘭靈魂上的詭異黑霧,不僅是對方攻擊羅蘭靈魂的媒介,同樣也是羅蘭他們逆向追根刨地的最佳媒介。

銀色意識洪流順著兩者之間的那股無形聯繫,直接轟入了對方的意識深處。

桀!

凄厲的慘叫猶如鋼片劃過玻璃,又尖又細,直接深入靈魂。

砰……砰……砰……

拼湊怪物周圍骷髏兵、殭屍之類的低階兵種,當場自爆,它們賴以存在的殘魂直接被這個聲音震碎。

就像有一顆加農榴彈炮炮彈在拼湊怪物的身體深處爆炸,血肉四濺,那具七拼八湊的身體,當場變成了一個千瘡百孔的血肉噴泉,瘋狂的向外噴洒著,腥臭的烏黑血液。

咔嚓!

鑲嵌在三條海蛇頭之間的死神靴上,也出現了一道細長裂縫。

沉寂了數息,那個古怪的組合聲音才再次響了起來,不過這次並不是直接出現在羅蘭的腦海中,而是用拼湊身體發出的:「該死,該死,該死,你這個卑鄙的混蛋,竟然敢與那個老女人勾結暗算我老人家,天吶,天吶,你竟然破壞了我完美無瑕的身體,這是一種褻瀆,這是一種罪孽,不可原諒,不可饒恕,我要你血債血償,我要你品嘗這個世界上最深沉的痛苦,我要讓你在我的身體中懺悔一萬年!」

對方的瘋狂詛咒中,明顯透漏著一股虛弱與驚慌,一邊咆哮著,一邊抓起自己周圍的不死亡靈,往自己拼湊身體上的創口處塞。

這種類似於打補丁的方法,倒是頗見成效,不過這讓他醜陋的模樣再提升了一個檔次。 「殺!」

羅蘭低喝一聲,先前已經戰沒的影子軍團,再次沖了出來,向拼湊怪物殺了過去,根本不準備給對方留任何恢復的機會。

瑪維毫不猶豫的景從。

等到影子軍團衝到近前,有了對比,才發現拼湊亡靈怪物的巨大,在它的面前,影子戰士就像一隻只不起眼的豆芽菜,很多還沒有衝到它的近前,就被拍成了飛灰。

神聖位階,可不是用來開玩笑的,就算是它的普通攻擊中,都蘊含著一絲絕對的法則力量,被其殺死的影子戰士竟然是徹徹底底的抹殺,想要再召喚它們,必須從靈魂影子中重新召喚才成,自從擁有終極戰技復仇天神之後,這種情形,羅蘭還是第一次見到。

看來這個世上,沒有絕對的不死之身,即便是影子戰士也一樣。

察覺到這一點,羅蘭立馬招呼瑪維停止了無意義的送死行為,這些影子戰士可是花費了大量戰魂培養起來的,若是盡數折損在這裡,那就虧大了。

「不要維持防禦魔法陣了,這是沒意義的!這些魔法藥水,拿去,快點補充魔力,全都準備你們最擅長的、威力最大的攻擊魔法!」羅蘭轉頭望向金尾美人魚捷希貝爾道,「讓你的戰鯨準備冰凍吐息,你先施展虛弱無力,若是會召喚水元素的話,召喚水元素頂上去,若是不會的話,準備寒冰霧環和霹靂寒冰,若是還有其他控制性戰役魔法,不要保留,全部丟到它的身上,不用擔心魔力的問題。」

羅蘭又從自己的背包中拽出了兩打魔法藥水和一打月之精華,作為耗魔大戶和資深遊戲者,隨身背一包生命藥水和魔法藥水是一種良好的習慣。

對此捷希貝爾早就震驚的麻木,看對方的架勢,當真是奢侈到拿補魔聖品當作白開水來喝。

在羅蘭肅穆而又冰冷的目光下,連同捷希貝爾這名英雄在內的所有美人魚,根本就生不出反抗的念頭來,全部照辦。

最先出手的還是捷希貝爾,擁有戰役魔法書的她,只要擁有足夠的魔力,所有的魔法都是瞬發。

虛弱無力!

遲緩*!

流沙陷阱!

惡咒附身!

雙目失明!

聖靈佐佑!


捷希貝爾上手便是五個控制性戰役魔法,一個輔助性戰役魔法。


作為一名典型的魔法英雄,她顯然不止擅長水系魔法,其他三系的魔法也有涉獵,不過魔法等級不高,除了水系的虛弱無力和聖靈佐佑達到專家級外,其餘戰役魔法均是中高級。

饒是如此,也異常恐怖,若是在戰場上,光是那五個控制性戰役魔法,就能夠讓五支部隊短時間內失去大部分戰鬥力,更別說是現在作用到一個人的身上,哪怕是神聖位階,沒有魔免的能力,你一樣得吃魔法效果,拼湊怪物的動作明顯一滯。

「你們以為這小小的戰役魔法就能夠控制我老人家?實在太天真了,讓你們這些卑微的螻蟻,見識一下神聖位階的真正恐怖!給我破!」拼湊怪物刺耳的混合聲音就像聒噪的鴨子咆哮道,一股更加純粹、更加深沉的黑暗力量以死神之靴為中心,蕩漾開來,其猶如一把無形利刃,直接將它身體周圍的元素一刨為二,他身上的五種控制戰役魔法,當場煙消雲散。

戰役魔法說的玄妙,歸根到底,依舊通過魔力對元素的操控形成的特殊效果罷了。

「咦!有點意思!」拼湊怪物掃了一眼纏繞在自己竹排海蛇拼湊下半身上的巨大魔法藤蔓,由衷讚歎道。

這條魔法藤蔓竟然不是純粹的元素組成,而是真實的實體,竟然沒有被一齊破掉。

這種真實系魔法,倒是前所未聞。

「不過也不過如此罷了!」拼湊怪物用力的扭動了一下粗壯、醜陋的下半身,那些足有人腰粗的魔法藤蔓便被生生掙斷,輕鬆的猶如喝開水一樣簡單。

繼畸形怪物之後,纏繞再次被人用蠻力破掉。

羅蘭心頭浮起了一絲冰冷寒意,這得多麼恐怖的力量才能夠做到這一點?絕對不能夠讓對方攻擊到,哪怕是擦到也不成,因為那絕對是秒殺的下場。

「為了感謝你們為我提供如此完美的屍體,賜予我重獲新生的機會,我將賜予你們這些卑微螻蟻融入我的身體中,成為偉大、神聖的死神之靈的一部分,在未來的不久,你們的名字將會跟隨我一起載入史冊!現在,你們先給我去死吧!」拼湊怪物囂張的叫嚷著,轟隆隆的展開了衝鋒。

由於是採用的海蛇的下半身,拼湊怪物是像蛇一樣滑行的,這讓他成為一尊超巨型的推土機,沿途躲避不及的不死亡靈們全被輾成了肉泥,它的速度算不上特別快,但是架不住它的身體龐大而海島又實在太小了,它僅僅是擺動了數下下半身,便已經與羅蘭他們近在咫尺。

拼湊怪物顯然對給予他重創的羅蘭恨到了極致,第一個就是沖著他來的!

「右手。」羅蘭能夠利用閃爍跳開,但是那些美人魚們卻不能,危急關頭,他顧不得再維持自己在美人魚心目中的形象,直接將他的殺手鐧放了出來。

一個血色漩渦在拼湊怪物的頭頂一閃即逝,一個半人半馬的巨大身形嘎嘎怪笑著從半空中跳了出來,那柄恐怖的巨型鬼頭錘發出令人心寒的破空聲,「小子,老子忍你很久了,竟然在老子的面前囂張,給老子去死吧!」

隨著多次戰鬥磨合,羅蘭和鬼王右手的配合雖然還達不到像符文坐騎灰燼那般收發由心,卻也頗有章法,像眼前這一記凌空偷襲錘殺,相當無解。

鬼王右手本身就擅長力量,現在又搞了一身負重驚人的鬼王鎧甲,當從高空墜落時候產生的下墜力足以將大多數戰士壓死,當他將這種力量引導進自己的鎚子中時,威力超乎想象,堪稱boss殺手,黑森林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只高級兵種,死在了這一招下。

更重要的是,這一招施展前,沒有絲毫徵兆,讓人防不勝防,哪怕是神聖位階,毫無防備下,同樣也得中招。

拼湊怪物在中錘瞬間,唯一能做的便是本能的縮了一下身子,避開了身體致命要害,不過仍有一條海蛇腦袋被巨型鬼頭錘轟了個結實。

那種景象就像是一隻八磅大鎚轟中了一個熟透的西瓜,不對,應該是壓路機的前輪輾中了一個熟透的西瓜,那隻海蛇腦袋,當場就變成了一堆血肉碎末。

這還沒有結束,巨型鬼頭錘的攻擊遠遠沒有結束,順勢砸入了拼湊怪物臃腫的球形身體中。

砰!

一道暗黑血柱衝天而起。

「桀!」這隻拼湊怪物顯然與普通的亡靈有些不一樣,它是具有痛感的,更確切的說,灌注在肢體中的那些詭異黑霧是有痛感的。

正所謂,一力破萬法。

當力量達到極致的時候,可以破除世間一切。

而鬼王右手的剛剛這一擊顯然已經達到了力量的某種巔峰,錘碎的不僅是拼湊怪物的血肉身體,還有在裡面搞鬼的詭異黑霧。

死神之靴上的那道裂縫變的更大了。

「神聖位階,神聖位階就了不起?還不一樣在老子的鐵鎚下顫抖,卑微的螻蟻?你才是卑微的螻蟻,你全家都是卑微的螻蟻,那是老子的台詞,明白不。那是只有老子才有資格說的台詞。竟然敢搶老子的台詞,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叫鬼王。咦?娘的,你這個混賬,竟然長的這麼醜陋,真是丟咱們鬼族的臉,一點欣賞品味都沒有,像老子這樣,你看看,老子的這四條腿多粗壯、多勻稱,你再看看老子的臀部,多渾厚、多飽滿?你再看看老子的兩條手,大小的多麼有比例,多麼的完美,這是力量與美的完美融合。你再看看你,七拼八湊,東一塊西一塊的,一點主調都沒有。沒有欣賞品味不是你的錯,但是出來的嚇唬人,就是你的不對了,今天老子大發善心,送你回爐重造吧!看我的瘋魔錘法!」鬼王右手嘴中喋喋不休,手上卻沒有閑著,右手巨型鬼頭錘,左手血色飛錘,對著拼湊怪物就是一陣狂砸,錘錘到肉,錘錘見血。

那些美人魚的詭異表情,差點讓羅蘭掩面而走,就像鬼王右手自己說的,長得丑不是你的錯,但是如此自戀就是你的不對了。

事實上,鬼王右手現在向話嘮轉變傾向,羅蘭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自從法其頓領地舉辦領主學堂,羅蘭每周固定上一堂「視野拓展課」后,鬼王右手就變成了最上進、最好學的學生,他就像處於好奇心最重時期的孩子,對任何事物都抱有極大興趣,加上沒有最基本的是非觀念,所以不論羅蘭教授的好的還是壞的,它都照單接受,隨著知識和掌握語言豐富,加上以前又悶久了,變成一話嘮,似乎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

至於自戀!

好吧,某些東西是天生就具備的,就像與生俱來的天賦技能,不需要教的。

而且鬼王右手的審美觀點顯然與常人有些不一樣的,在別人眼中是醜陋的象徵,在他的眼中卻是力量與美的完美融合,或許在他的眼中,其餘的人才是真正的畸形吧。

你總不能搞審美歧視吧?

正可謂,在你眼中,精神病是精神病,但在精神病的眼中,你才是真正的精神病。 有時候言語同樣也是一種攻擊。

鬼王右手的犀利言辭,顯然戳到了拼湊怪物的痛腳,咆哮道:「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偷襲者,竟然膽敢鄙視神聖、偉大的死神之靈,你活得不耐煩了!你這個鬼族的叛徒,竟然充當人類的爪牙,你簡直是在褻瀆鬼族的名聲,給我去死吧!」

另兩隻完整的海蛇腦袋,兜頭向鬼王右手噴出了一口墨綠色毒液,深沉的近乎於黑色,又多又腥又臭,鬼王右手身上宛如潑出了兩缸超級加濃硫酸,傳出一陣嗤嗤腐蝕聲,短短數秒,便在鬼王右手那比重型坦克還要厚的鬼王鎧甲上,腐蝕出了無數個大小不一的黑洞。

所有的人,駭然變色。

這種恐怖的腐蝕能力,駭人聽聞,與其相比,原本海蛇的毒液,就跟清水沒什麼區別,現在也就是噴在了身穿厚重鎧甲的鬼王右手身上,若是換成其他人,哪怕是虎紋戰鯨,此刻也只剩下一堆黃水了。

拼湊怪物噴出來的毒液不僅具有恐怖的腐蝕性,還有強烈的麻痹性,當鬼王鎧甲被腐蝕穿后,鬼王右手的身體明顯一僵。

拼湊怪物所有腦袋上同時浮現出了一個猙獰兇殘笑容,咬牙切齒的道:「雜粹,給老子去死吧!」由三條海蛇下半身擰在一起拼湊成的巨尾掄圓掃了過來,當場上演了一個本壘打。

砰!

震天巨響,猶如晴空奔雷。

拼湊怪物含怒一擊,所蘊含的力量,與鬼王右手先前的偷襲一擊,不逞多讓。

鬼王右手那媲美重型坦克,重過半百噸的龐大身體,竟然被其生生抽飛了數十米,在半空中便化成了一團血霧,潮水般涌回了符文大槍中。


秒殺!

擁有五階巔峰實力,雙法則前綴,媲美重型坦克鎧甲,近兩萬血量的鬼王右手,竟然被拼湊怪物一擊秒殺!

神聖位階,強悍如此!

砰!

一捧深藍的氣息噴在大展神威的拼湊怪物身上,所過之處,一陣咔咔脆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冰。

冰凍吐息。

是虎紋戰鯨。

就在拼湊怪物的大部分注意力被鬼王右手吸引的時候,這隻體型同樣不弱於前兩者的龐然大物,已經偷偷摸摸的摸到了拼湊怪物的背後,趁勢發動了雷霆一擊。

「就是現在!」羅蘭雙目猛然一亮,早就被他舞動到極致的符文大槍猛然脫手,就像一枚弩箭****而出。

特殊戰技——脫槍術。

「不!」在拼湊怪物的尖銳哀嚎中,高速而至的符文大槍精準的釘在了拼湊怪物三個海蛇腦袋中間的死神靴上。

吱吱吱……

尖銳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似乎要將眾人的耳膜震破。

高速旋轉的符文大槍就像一個巨大鑽頭,竟然生生的在一隻死神靴上穿了一個眼,整柄的沒入了拼湊怪物深處。

「不,不,不……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神聖強大的我,怎麼可能會被打敗?滾開,從我的身體中滾出去!不……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這麼做……」拼湊怪物驚恐大叫,不過這一次卻不是先前的怪異組合聲音,而是一個又尖又細猶如孩童的聲音。

拼湊怪物就像一名羊癲瘋患者,渾身上下,每一個部分,每一個關節,都在不正常的擺動抽搐,瘋狂的上躥下跳,至於虎紋戰鯨的冰凍吐息,在它身上生效了沒有一秒鐘,便被它用蠻力給破掉了。


砰!

走避不及的虎紋戰鯨被拼湊怪物當場撞飛,摔落回海中,生死不知。

「班尼!」金尾美人魚駭的亡魂大冒,療傷魔法本能的丟了過去。

「退開,全部都退快!」羅蘭攔腰將金尾美人魚捷希貝爾扛起,飛快的向自己來時的方向跑去,其餘影子戰士紛紛效仿,將其他銀尾美人魚扛了起來,緊隨其後。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救班尼,我要救班尼!」捷希貝爾用力的捶打著羅蘭的肩膀,尖聲道。

羅蘭充耳不聞,悶頭狂奔,他現在已經機關算盡,能不能成功,就看自己的符文大槍給不給力了。

若是不給力,他們面對的將會是一隻陷入狂暴中的八階boss。

若是給力,他們同樣需要面對一隻八階boss的臨死反撲。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都不會有他們的好果子吃,逃跑是最佳的、唯一選擇。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救班尼……」眼見虎紋戰鯨班尼馬上就要完全沉入海底,金尾美人魚捷希貝爾大急,又錘又打,見羅蘭全無反應,最後狠狠的咬在了羅蘭的後背上,用力如此之大,恨不得從他的身上撕下一塊肉來。

「你這個笨女人,快點鬆口!」羅蘭痛的一陣呲牙,用力的在捷希貝爾的布滿金鱗的飽滿豐臀上抽了兩巴掌,「虧你還是在海洋中生活的,不知道死魚都漂在海面上的嗎?既然他沉入了水中,說明它還沒有死,而且剛剛只屬於波及,並非那個怪物刻意攻擊,你的屬下沒有那麼脆弱,短時間內不會有事的!」

也不知道羅蘭的解釋讓對方想通了,還是剛剛抽的那兩巴掌生效了,捷希貝爾老老實實的鬆口,默不吭聲的任由對方扛著自己逃命。

羅蘭他們雞飛狗跳的急於逃命的時候,那些沒有接到命令,傻呵呵留在原地的不死亡靈倒血霉了,全部成為拼湊怪物發泄憤怒和恐懼的炮灰。


拼湊怪物身上的情形也變得更加惡劣,一團團詭異黑霧在不停漲縮,就像是得了恐怖腐爛病,隨著詭異黑霧的每一次漲縮,它的身上就會掉下一節肢體或者一塊血肉。

事實上,拼湊怪物的身體此刻已經成為了一個新的戰場。

符文大槍與詭異黑霧的戰場。

一團團符文洪流正在以符文大槍為中心,瘋狂的旋轉,就像一張大嘴,吞噬著拼湊怪物的根本——詭異黑霧。

作為自己的靈魂武器,在等級達標的第一時間,羅蘭就已經用材料將符文大槍升級,現在它已經是一柄中等靈魂武器,各項屬性和能量有大幅度提升的同時,還獲得了一項全新能力。

黑暗吞噬:被動技能,吞噬黑暗屬性的魔法和黑暗能量,吞噬到的黑暗能量將會在黑暗囚籠中轉化成虛擬靈魂,不可以用於黑暗加持,卻可以用於召喚消耗。

毫無疑問,符文大槍這是準備將對黑暗屬性的剋制一路走到底,但是不可否認,在眼下的這種情形里,這種能力有著超乎想象的殺傷力。

這才是羅蘭真正的殺手鐧,無論是影子戰士,還是捷希貝爾的戰役魔法,仰或是鬼王右手,都是他的試探手段。

因為在看到拼湊怪物的第一眼,羅蘭便知道,擊敗這隻拼湊怪物的關鍵就在三隻海蛇頭之間的靴子身上。

一者在進來之前,他已經從傑森娘中得到了推測消息,雖然不是百分百確定,卻提前有了一定心理準備。

二者拼湊怪物的來歷和樣子,實在不像一個正兒八經的亡靈,就算號稱拼湊典範的憎惡們,體內也有一套完整的符文體系,作為自己存在的根本和運行動力,而拼湊怪物簡直就像小孩子的惡搞一般,七拼八湊,這種方法固然讓他在數分鐘內便擁有了超越七階的恐怖力量,但卻只是空中樓閣,一旦脆弱的根基受到攻擊,必然會轟然倒塌。

而這個根基便是不死國王斗篷的組成戰役裝備——死神靴。

毀滅一件戰役裝備,羅蘭沒有那麼大的信心,不過他卻可以釜底抽薪,斬斷死神靴觸手——詭異黑霧。

羅蘭先前用破妄之視看得分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