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與龍組不一樣,烽火的首腦一直都很神秘,以神龍見首不見尾著稱,無論是老火神,還是新火神,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有人甚至分析,火神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

正是這種神秘感,讓龍組頗為忌憚。

「給你一點壓力,我想有助於你成長。」龍皇聲音洪亮地說道,「不要再讓我失望!」

與龍皇掛斷電話之後,秦經宇在辦公室里來回走了好幾圈,最終撥通了龍二的電話,沉聲道:「此次應氏集團和托斯卡製藥的後續事情,全部交給烽火來處理。你們負責提供後勤工作。」

龍二沉默片刻,道:「血債必須血償,龍三他們的仇,我們必須得親自報。」

秦經宇嘆了口氣,沉聲道:「我和你的心情一樣,絕對不會放過應氏集團。不過,讓烽火組幫我們試探對方的深淺,難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

「遵命!」龍二深吸一口氣,與烽火的對立,深深地埋在每一個龍組成員的內心之中。

……

安德森回到帳篷內繼續做各種試驗,但始終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突然一名學生沖了進來,緊張地說道:「老師,出事了,布魯斯病了!」

「怎麼會這樣!」安德森放下手中的器材,連忙走出帳篷。

喬雪等人正在處理地上的嘔吐物,安德森看了一眼嘔吐物的顏色,面色凝重地說道:「處理嘔吐物的時候,要一定小心謹慎,這種病毒的傳染性很強,不出意外可以依靠空氣就能傳播。」

聽到安德森這麼說,眾人均面色未變,因為他們都和布魯斯接觸過,現在布魯斯病人,豈不是其他人也會面臨同樣的結果。

安德森知道軍心不穩,咳嗽了一聲,道:「稍安勿躁,大家也不用太擔心,據我對病毒的了解,你們現在都服用左氧氟沙星,即使現在已經感染病毒,但可以有效地控制病發的時間。」

言畢,他跟喬雪點了點頭,喬雪會意點頭,給所有人分發了藥品。

眾人對七山嶺病毒非常恐懼,彷彿見到了救命稻草般,趕緊將藥片吞服,生怕慢了一兩秒,就會被瘟神給盯上。

布魯斯躺在床單上,見安德森親自注射了藥物,面色稍微好了一點,他擔憂地問道:「安德森老師,我會死嗎?」

安德森暗嘆了一口氣,在自己參加那麼多次疫病援助行動的過程中,沒少遇見過生離死別,至於布魯斯,是隊伍中第一個受感染的人,一般來說,死亡率非常高。

「布魯斯,我是誰?」安德森大聲問道。

「您是我的導師,病毒學頂級專家。」布魯斯顫抖著嗓音說道。

「沒錯,如果我找不到解毒藥劑,世界上絕對沒有第二個人能找到辦法。」安德森在布魯斯的肩膀上按了按,「你們要相信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最短時間內找到解毒藥劑的。」

言畢,他小心囑咐喬雪等人照顧好布魯斯,然後就匆匆地走進臨時實驗室。

只有儘快找到救治解毒藥劑,才能治好自己的學生,才能完美地解決這次援助行動,才能贏下與那個年輕中醫的賭約,安德森要抓緊一切時間,趕緊找到突破口。

一個小時過去,依然沒有找到結果,手機鈴聲響起,他接通了電話,裡面傳來老朋友喬治的聲音。

「親愛的老夥計,你還好嗎?」喬治和安德森一樣,都是病毒學專家。不過,兩人選擇的崗位卻不一樣,喬治自己開了一家醫藥諮詢顧問公司,專門為各大製藥機構提供諮詢服務。

「你覺得呢?」安德森嘆了口氣,無奈苦笑道。

「安德森,對不起,這次是將你推到了一個很危險的境地。」喬治頓了頓道,「我必須要告訴你一件事,此次七山嶺村的疫情並不是天災,而是一場人禍。」

安德森面色突然大變,沉聲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製造了這個新型病毒,然後疫情在華夏進行蔓延?」

「我也是剛剛得知這個消息,只能跟你說聲道歉。」喬治嘆氣道,「如果你想要回來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把你給你聯繫。我覺得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不行!」安德森很果斷地回答道,「喬治,你知道我的性格,除非找到解決疫情的藥劑,絕對不可能就這麼離開。」

喬治暗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你真是個頑固的傢伙,不過這也是我敬佩你的辦法。有什麼想要,你儘管直說,我會竭盡所能幫助你的。」

「你給我帶來的消息,就是最大的幫助。如果是人工培育的新型病毒,那肯定有應對的辦法。這意味著只要我的方法正確,就一定能夠找到克制病毒藥劑。」安德森聳了聳肩,微笑道。

掛斷了安德森的電話,喬治皺了皺眉,暗嘆了一口氣,安德森還真是頑固不化。

隨後,他撥通了托尼的電話,無奈道:「我與安德森溝通過,讓他退出此次援助行動,但被他很果斷地拒絕了。」

托尼望了一眼正在衛生間方向,剛才他打了個電話,那名會所見過的女服務員果然來了,現在正在沖洗身體。

「以安德森的實力,他需要多久能解析出你提供的那個新型病毒,然後找到最終的解藥。」托尼放鬆地坐在鬆軟的皮質沙發上,微笑著問道。

「至少得半個月!」喬治信心十足地說道,為了研究出被稱作七山嶺病毒及抗毒藥劑,他們可是花費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時間。也就是說,這個計劃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經籌劃實施。

「時間足夠了,一周之內,七山嶺病毒會在華夏各地全面爆發。到時候我們會推出解毒藥劑,然後讓所有華夏人都知道我們托斯卡製藥,是他們整個國家的救星。」托尼微笑著,安撫喬治,「放心吧,我給你承諾,如果事成之後,會將尾款全部給你。」

喬治嘴角浮出笑容,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掛斷喬治的電話,衛生間的門打開,先露出一條纖細白膩的玉腿,托尼吹了個口哨,走過去將美人攔腰抱在懷裡,內心感慨,「華夏還真是個好地方啊!不僅可以賺到錢,還有美女相伴,真有點不想回國了。」 副廳長韓毅出面協調,很快就來了四輛越野車,山路難行,加上最近這幾天道路泥濘難行,普通的車輛根本進不了山,即使是越野車,也不能深入腹地。

芮磊和蘇韜坐在同一輛車內,介紹著一線的情況,「現在地方上已經安排了專門的疫病控制團隊,差不多有三十多人,七山嶺村距離集鎮有十多里的山路,所以這些病人沒有轉移,全部在當地山村進行封鎖性治療。」

蘇韜直言說道:「你們這也是怕疫情傳播吧?到了榮泉市裡,我們要採購一下藥材,因為距離比較遠,所以很多藥材沒有帶。還請你幫忙聯繫榮泉市比較大的藥房,可能我們需要一些藥材,比較難找。」

「小事一件!這樣吧,你現在給我清單,立刻就安排人準備。從這裡到榮泉市差不多要兩個多小時,我們在路上的時候,他們就可以準備。等到了,他們也準備得差不多了。這樣可以節省時間。」芮磊提議道。

蘇韜點了點頭,將早已寫好的清單,交給了芮磊。

芮磊經過吸取此前的經驗,知道蘇韜來頭不小,所以小心翼翼地應付,隨後就打了電話給榮泉市衛生局,讓他們抓緊時間處理此事。

雲滇省地處高原,還沒有深入山區,隊員們有幾個已經出現不舒服的癥狀。蘇韜早有安排,準備了一些藥物,服用之後減緩了病症。

抵達榮泉市之後,蘇韜第一時間先檢查藥材,將一些白朮放在鼻子邊嗅了嗅,搖頭道:「芮處長,這些白朮有問題。」

旁邊負責採購的工作人員連忙道:「這是從我們市內最好的中藥房購買的藥材,絕對不會出現問題。」

廖華實也觀察了一下白朮,搖頭苦笑道:「這白朮切片個頭也太大了一點,一看就是用化肥催出來的,藥用價值不論,人吃了恐怕會出毛病。」

芮磊淡淡地掃了一眼那名工作人員,道:「你將藥店負責人喊過來,如果他不說明情況,這批藥材我們都不用了。等會安排省里送葯過來。」

工作人員沒想到這幫人這麼較真,連忙打了個電話給藥店負責人。

藥店負責人跟榮泉市衛生局的某個領導的關係不錯,聽說省里來人需要一批藥材,而且訂單量很大,他就聯繫藥材商人,緊急送了一批藥材過來。按照正常情況,藥材商人給中藥店供葯,也是有相關標準,像這種明顯劣等的白朮,是絕對不會上架銷售。

但是聽說是政府集體採購的藥材,商人就見利棄義,弄了一批次品白朮過來。

他們也是沒想到,蘇韜這幫人沒那麼好糊弄,下車之後,不是進早已安排好下榻的酒店休息,而是先檢查藥材,原本以為可以大發一筆橫財,結果卻是無所遁形。

藥店負責人也是知道這批藥材有以次充好的嫌疑,但這種政府訂單,他也經常接過,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哪裡會這麼認真?

廖華實的性格比較直接,怒氣沖沖地指著藥店負責人的鼻子罵道:「你知道這批藥材是做什麼用的嗎?是用來救人的。濫用劣等藥材,說不定會讓病情變本加厲。你們這群無良的商人,還有道德底線嗎?」

藥店負責人被罵得尷尬不已,訕訕苦笑道:「您別著急,我等下就安排人跟你們重新更換,保證不會再出現類似的問題。」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這就是社會現實,如果在淮南的話,大可動用三味堂的關係,調撥一些品質上好的藥材,但如今遠在雲滇省,倒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繼續委託他們採辦,然後自己認真審核藥材的品質。

「這次清單上的藥材,產生的費用,全部都由我們岐黃慈善基金會進行承擔。價格上好說,但務必一定要給最上等的藥材。因為這些藥材事關很多人的生命,還請你務必用心。」

藥店負責人腦門上滿是汗水,點頭哈腰道:「我這就去趕緊聯繫藥商,絕對不會再出現類似的問題。」

芮磊在一旁觀察著蘇韜等人,發現他們如此敬業,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對於之前的冷落,倒是愧疚不已。

七山嶺村那邊的疫病情況非常嚴重,據說除了村民之外,市裡安排過去的醫護人員,也有不少受到了感染。

醫護人員都是有一定的防疫知識,他們被傳染了,說明此次疫病的傳染性非常強,而且傳播途徑也非常廣。

「蘇會長,剛才你們提到了藥材費用的問題,還請放心,衛生廳會全部承擔。」芮磊暗忖這點權力,自己還是有的。

「芮處長,我們此次岐黃慈善進行醫療援是無償的行動,經費還是比較充足的。」蘇韜淡淡說道。

芮磊暗嘆了一口氣,知道蘇韜之所以這麼說,是擔心政府有人在購買藥材的過程中會收取回扣,如果岐黃慈善以私人名義支付費用,確實可以打消一些人的壞心思。

「那就按照你的意思辦!」芮磊尷尬地笑道。

如果換做平常,遇到今天這種情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

現在事態緊急,還有人打著賺昧心錢的主意,這讓芮磊暗嘆了一口氣,榮泉市衛生系統比傳聞中更加不堪,是個名副其實的爛攤子。

「安德森團隊現在還沒出發,跟你們一樣在籌備設備和藥物,需要我幫忙,讓你們見個面嗎?」芮磊猶豫一番,還是主動問道。

「不用了,我們還是到了七山嶺村再見面吧!」蘇韜直接擺了擺手,委婉的拒絕道。

他也是一個有尊嚴的人,得知安德森要求省衛生廳阻止他們參加此次救援,自然不高興,只不過是作為領隊,不能表現在臉上,這樣會有損士氣。

愛就對了 「現在已經到了午飯時間,人是鐵飯是鋼,咱們還是吃過午飯,再動身前往七山嶺村吧?」芮磊笑著說道。

蘇韜掃了一眼身邊眾人,暗嘆了一口氣,自己考慮到行動的艱巨,所以挑選的都是身體比較強迫的人,但現在大部分人臉上都露出了疲態。他朝芮磊點了點頭,道:「安排簡單的工作餐就行了。」

芮磊鬆了口氣,笑道:「我這就安排!」

說是工作餐,但沖著芮磊的面子,榮泉市衛生局的人不敢怠慢,安排個十塊錢盒飯打發。他們在市內最好的酒店設下了一頓比較豐盛的午餐,市局局長也親自出席招待,除了岐黃慈善這邊,安德森團隊坐在另外一桌,共有八人。

安德森原本以為蘇韜等人都是當地政府工作人員,但得知對方是之前自己要求禁止參加此次救援活動的岐黃慈善,面色立即變得異常不悅和陰沉。

芮磊琢磨著這兩隊人,都是沖著七山嶺村發生的疫病而來,雖然不屬於一個陣營,但也沒有必要鬧得太僵,所以主動請蘇韜與安德森打招呼。

蘇韜琢磨著遠道是客,畢竟他拋棄了國家界限,來為自己國家的同胞治病,就與芮磊走到了另外一桌。

芮磊將蘇韜的身份介紹了一邊,安德森的女弟子喬雪在旁邊也進行了翻譯。

安德森面色比較難看,他不悅地說道:「我聽說過你們華夏有中醫,但在國際上屬於落後的醫學。在我看來,他們此次深入疫區,是很愚蠢的行為,不僅不會給那些可憐的病人帶來任何價值,還會深受其害。我覺得在這個緊急時刻,沒有必要表現得那麼大義凌然,認清自己的實力和位置,不要給別人造成更多麻煩,才是明智的選擇。」

蘇韜很平靜地等喬雪翻譯完畢,緩緩道:「替我轉告安德森先生。我很尊敬他此次遠道而來幫助我的同胞,這種行為讓人非常感動。但,因為他們漠視華夏中醫,我想跟他打個賭!賭約很簡單,就是誰能率先治好那些病人。」

安德森聽喬雪翻譯完蘇韜的要求,哈哈大笑道:「還真是個有趣的年輕人。好吧,如果你贏了的話,我願意收回剛才的話,同時為你創辦的慈善基金會捐款一百萬美金。如果我贏了的話,你只要想我誠摯地道歉。」

蘇韜搖頭笑道:「賭注有些不公平。雖然我不會輸,但還是要跟你事先約定好,如果你贏了,我也會給你一百萬美金。」

安德森眼神一亮,笑道:「你的自信,讓我很欣賞。不過,到時候輸了的話,可不要哭鼻子哦?」

安德森可不相信自己會輸給看上去不過二十齣頭的年輕人,尤其他學的還是什麼中醫!安德森也曾經試圖從中醫入手,找到治療病毒病的辦法,但收效甚微,那些治療疫病,比較有名的經典名方中,並沒有太多對病毒有明顯殺傷力的成分。

在他看來,之前獲得諾貝爾獎的華夏人屠呦呦從中藥材中得到靈感提取青蒿素,不過是一個偶然而已。

至於用中藥治好疫病,在安德森看來,更是道聽途說的傳聞而已,傳統醫學經常會出現一些難以解釋的原因,將之用經驗來一概而論,這與安德森的價值觀完全相背。

其實以他在醫學界的地位,根本不會與蘇韜一般計較,只是覺得興之所至而已。

蘇韜和安德森初步接觸之後,對他倒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壞印象,之所以阻止自己進入七山嶺村,是擔心他們的實力。

換個角度,自己遇到一隊不太熟悉的救援隊,也會這麼規勸對方。 「安德森團隊的那幫人,太瞧不起人了。」廖華實在一旁看到了事情發生的始末,等蘇韜笑著說完與安德森立個賭之後,廖華實怒氣沖沖地抱怨道。

蘇韜朝廖華實搖了搖頭,輕聲道:「跟他其實沒什麼關係,關鍵是我們還沒有做出一番成績,讓別人意識到中醫有許多值得他們西醫借鑒的東西。在疫病領域,西醫近幾百年的發展速度非常快,而安德森又是這方面的頂尖人物,他很難理解和認可我們中醫的價值所在。所以我們此次不僅是要為七山嶺村的人治好病,同時要讓安德森親眼看到中醫的價值。」

廖華實聽蘇韜這麼一說,心情舒服不少,沉聲道:「從幾千年前,我們中醫就開始對抗各種各樣的疫病,積累了那麼多經驗。我就不相信,會輸給他。」

蘇韜笑道:「下午我們就動身前往七山嶺村。吃過飯之後,大家可以短暫的休息一下,養精蓄銳之後再動身。到七山嶺的道路不通暢,有十幾里的山路要走,而且那邊還有疫情,所以大家一定要保持身體處於最佳狀態。你們都是學過中醫的,應當知道,當身體處於疲倦的時候,是最容易讓外邪侵擾的。」

廖華實朝蘇韜點了點頭,笑道:「我配了個強身補氣的湯藥,等下出行之前,大家都喝一碗,保證三四天內精力旺盛百病不侵。」

蘇韜知道廖華實還是有這個底氣,他出身於中醫世家,祖輩曾經出過御醫,手裡有些特別的藥方,並不奇怪。

吃過午飯之後,稍做休息,廖華實就熬好了葯湯,蘇韜喝了一口之後,湊到廖華實耳邊,說了幾句。

廖華實面色大變,愕然無語道:「早知道就不給你喝這個葯了,我祖傳的配方竟然被你竊取了。」

蘇韜哈哈大笑道:「你整個藥方來自於明代名醫吳又可的方子,稍微加以簡化了一下,主要是以增強人體中氣的辦法,能提高人抵抗外邪入侵的能力。」

廖華實頷首道:「古往今來,中醫在治療疫病時,絕大多數是以預防為主。」

蘇韜沉聲道:「這也是我們此次控制疫病的思路,村子里雖然很多人病重,但也有一部分人沒有染病,這些健康的村民或許是治療此次疫病的辦法。」

廖華實對蘇韜清晰的思路還是頗為欣賞,從與他交流的話語中,看得出來蘇韜已經有了此次應對疫病的辦法。

下午眾人作了簡單的休息之後,十輛越野車從榮泉市出發,顛簸兩個小時之後,最終抵達一處山道入口。外面下著大雨,道路泥濘不堪,芮磊嘆了口氣道:「按照嚮導所說,沿著這條山路,往裡面繼續行走十幾里路,就能抵達七山嶺村了。」

蘇韜點了點頭,道:「下車,我們步行過去!」

言畢,他披了一件雨衣,帶頭下車,然後將藥材分給其他幾名男士,孔思雨不甘人後,也要拿藥材,被其餘男士給拒絕,笑稱:「不讓你當女漢子!」

雖然條件比較艱苦,但氛圍還是不錯,這主要也和蘇韜細緻的安排有關。一路前來,他們雖然受了不少委屈,但蘇韜都很快地解決了矛盾。

岐黃慈善救援隊所有成員都已經下車,他們來之前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國際醫療援助隊安德森團隊的成員們,卻是遇到了麻煩。因為除了一些藥物之外,他們還需要將一些設備和儀器帶進去。因為不像蘇韜他們考慮得比較周全,儀器沒有經過防水處理,所以根本拿不出來。

「老師,雨下得這麼大,前面的路,車輛已經無法進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喬雪見岐黃慈善那邊已經開始搬卸車後面的藥材,擔憂地說道。

安德森也注意到了那邊的動向,好奇道:「他們這是打算怎麼辦?難道想現在就進入七山嶺村嗎?」

「應該是有這個想法!」喬雪面色複雜地說道,雖然是華夏人,但她此刻還是站在導師的立場上,安德森可是全球范最好的病毒學專家之一,如果遇到了新型病毒,只有他才可以解決困難。

和安德森一樣,喬雪也不相信蘇韜等人,能對此次行動有什麼幫助。

「讓他們先走吧!如果沒有儀器和設備,我們也沒法做什麼!」安德森嘆氣道,「等雨停了,我們再帶著設備,步行前往七山嶺村。那些儀器很多不能泡水,不然就完蛋了。」

蘇韜等人沒有停歇,每個人身上都背著十幾斤包裝得很好的藥材,艱難地進入山地。

蘇韜走在最前面,很多地方積水嚴重,看不出來哪裡有坑,他不時地調頭,提醒身後的廖華實,至於唯一的女性孔思雨站在幾人的中間,被重重保護。

「芮處長,你怎麼跟過來了?」蘇韜調頭髮現芮磊不知何時緊隨其後,和廖華實並肩走在一起。

「我也想深入一線看看情況,知道七山嶺村究竟現在如何!」芮磊按理來說,將蘇韜他們送到榮泉市就已經結束任務了。但他卻是堅持跟著蘇韜繼續深入疫病區,這讓蘇韜倒有些刮目相看。

雖然雲滇省衛生廳給蘇韜的印象不佳,但至少芮磊此刻的表現很勇敢,當得起人民公僕的稱呼。

雨越下越大,整個隊伍移動的速度非常緩慢,十幾里路正常情況下一個小時就能走完,但三四個小時后才抵達七山嶺村。這裡的村莊不太一樣,每戶人家都相隔比較遠,副鎮長呂洪國和村長鞏明成站在村口第一家迎接到醫療援助隊。

他們看到蘇韜第一反應,以為是專門過來送物資的人員,沒想到竟是中醫專家。

「我是省衛生廳疾病防控處的芮磊,這些是衛生部安排的醫療援助專家,別看他們年輕,都是很有實力的大夫,尤其是蘇會長,他是中央保健委員會國醫專家組成員。」芮磊笑著與兩人介紹道。

「唉,終於有專家過來了!」鞏明成激動地說道,「鄉親們終於有救了。」

「現在我們去哪兒?」芮磊好奇道,主要這山村每家每戶散落在各處,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從何處下手。

「去我家吧!之前縣裡面派來的那些醫護人員,全部都住在我們家。」鞏明成熱情地邀請道,「至於那些病人,都住在自己家中,每天醫護人員會分批給他們送葯,和檢查情況。」

「這樣安排不妥!」蘇韜搖頭道:「從現在的情況開看,病情傳染性很強,這個時候要盡量將病人和健康的人區分開來,防止傳染。 醉愛小逃妻 附近有沒有什麼空曠的地方,我們建一個臨時的醫療基地,為比較嚴重的病人,進行專門護理。」

「其實之前就準備搭建醫療基地,但廢棄了。」鞏明成嘆氣沉聲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