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艾倫喘著粗氣,「呼……呼……這下看你還不死!」說完將面罩一把扯下,開始大口的呼吸,雙手撐著膝蓋,臉色有些發白,他雖然可以使用高級戰技,但使用的次數也不能過多,他的精神力吃不消如此消耗,能在十五秒內不斷的釋放高級戰技,已經是超長發揮了。

雷霆大陸上,戰技和功法一樣,都分為低級,中級,高級,地階和天階。

邪光劍訣,是艾倫家族的祖傳戰技,其中不僅包含很多基礎的低級劍技,還有中級劍技甚至高級戰技。

邪光千刃斬就是一招高級戰技,它可以像邪光斬一樣可以凝化出圓弧形的劍氣,它比邪光斬厲害的地方在於,它同時凝化出的劍氣可以多大一千道,千刃斬邪是由此得名。但艾倫的實力有限,只能放出數百道劍氣而已,對於還沒有晉級劍修大師的艾倫來說已經非常不錯了。


經過此次,艾倫也感覺自己對於精神力的運用更加嫻熟,應該很快就可以晉級為一名劍修大師,此番戰鬥的收穫還是很大的。

艾倫面前的灰塵漸漸散去,被他用邪光千刃斬轟擊的區域顯露了出來。

千瘡百孔,地面上到處都是深達半米的劍痕,無數道千刃斬留下的痕迹縱橫交錯。奧倫對於千刃斬的威力很滿意。

然而,灰塵散去后出現了一個讓他很不滿意的情形,一個圓形光罩出現在劍痕中心,米洛完好無損的站立在光罩之中。

艾倫不可置信的看著光球,不可能,不可能的,這可是高級戰技,他憑什麼能擋下來?他面前漂浮的是什麼東西?難道是高級護身寶物?怎麼可能,他一個孤兒怎麼可能有那麼多自己都沒有的東西,空間飾品,神秘戰技,護身寶物!

艾倫此時嫉妒的都要瘋了,自己已經使出了引以為傲的高級戰技,甚至超常發揮,居然還沒有收拾掉這小子。

米洛的面前正懸浮著一張黑色卡片,劍氣消失不久,光罩也消失了,卡片從空中掉落,米洛一把拿在手中。

真想不到,守月商會的黑金會員卡居然會釋放光罩保護自己,難道這也是守月商會頂級會員的待遇?可當初為什麼他們沒告訴我一下呢?

不管如何,這張卡片式救了自己一名,剛剛數以百計的劍氣襲來之時,米洛是真的以為自己就要死了,雖然一直進行躲避訓練,但那麼密集的攻擊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就算有光罩的保護,米洛還是感覺胸口發悶,估計是被劍氣的餘波震得受了些傷。

米洛抬頭冷冷地看向不遠處正大口喘氣的艾倫,看清艾倫面貌的一瞬間,米洛就從他那跟艾澤有著七分相似的臉上明白了原因。

此時,米洛是動了真怒,又一次體會到死亡的感覺。米洛從沒想過自己與艾澤之間的矛盾,在對方看來居然值得殺死自己,或許就因為自己太過弱小吧。

自己一直是被欺負的角色,艾澤想要陷害自己被人識破,自作自受,可結果居然要來殺自己,米洛人生中第一次出現仇恨的感覺,有了要殺死對方的想法。

米洛猜想剛剛的攻擊消耗一定很大,不然對方絕對不會站在那看著自己,早已經再次出劍了。但他也知道不能拖得太久,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的太多,只要對方恢復一點,那自己就危險了。

米洛開口,「你是艾澤的什麼人?」

艾倫微微一怔,摸了摸臉才恍然,自己將面罩扯下來了,自己與艾澤的相貌非常相似,能認出自己是艾家的人一點也不奇怪。

但當艾倫目光接觸到米洛的目光時,心底一寒,那是仇恨冰冷的眼神。

不行,他可是超品天賦的天才,身上還有那麼多寶物,給他足夠的時間,對我艾家來說就是一場災難,一定要殺掉他。在等等,很快我就能恢復一點精神力了,我不信的護身寶物能連續使用!

艾倫開口解釋,說一切都是誤會,想要拖延一點時間,他怕米洛轉身跑掉。

米洛懶得聽對方的話,誤會?誤會你妹吧!他也站在原地,並沒有離開,之前手背在身後已經將將冰凍彈,火焰彈,穿甲彈和爆裂彈裝入荒火,但他沒有輕易開槍,害怕打不中的話會給對方逃走的機會。

米洛看得出來對方的虛弱,同時他在冒險,他賭對方就算恢復一點精神力也不能再次使用剛剛那種恐怖的攻擊了,頂多是之前的邪光斬。

若是那樣,邪光斬的攻擊距離很近,把握住那一瞬間的機會,等到對方攻擊自己的時候自己才更有可能擊中對方。

至於會不會被對方傷到,如果不是那種無差別的覆蓋性攻擊,米洛有自信可以輕鬆躲過。

艾倫見米洛不再說話,看米洛的樣子好像在剛剛的攻擊中也受了傷,這才放心下來,至少對方不會跑掉了,「臭小子,等少爺我恢復了精神力,看你還怎麼用那種眼神看我?」

很快,艾倫嘴角一牽,漏出了一個笑容,緊接著就朝米洛衝來,同時揮起手中的長劍。

米洛雙眼一凝,等的就是現在,果然,艾倫使用的確是是邪光斬,只不過速度比平時更快一些罷了。

但這樣的攻擊還難不倒米洛,使出渾身的力氣,連續三個怪異動作,躲過了艾倫攻擊的同時,米洛在空中一個變向,就位移到了艾倫的側後方,抬起了手中準備已久的荒火,槍口對準艾倫的後背。

艾倫的攻擊落空,沒想到對方還有力氣躲避,「哼,看你能躲幾次!」

可回答他的是槍聲。

砰砰砰砰砰!

米洛一連開了五槍,可他自己也知道其中三槍都打偏了,雖然他已經計算的槍械的震動,但實體屬性彈藥的威力比普通的實體彈藥威力更大,加上他因為受傷力量不足,控制不好槍口。

剛聽到身後的槍響,艾倫就感覺到了疼痛,「啊」的一聲大叫,摔倒在地。 艾倫痛苦的倒在地上,滾來滾去。

他的戰鬥防護服破損了一個大洞,防護服上此時還有幾朵火苗在跳躍,裸漏在外的皮膚也已經被燒得焦黑。

米洛給荒火裝填的屬性彈藥是爆裂彈,穿甲彈和火焰彈,他也不清楚到底是哪兩顆彈藥擊中了對方,但看到了對方的反應,米洛猜測應該是穿甲彈和火焰彈。

剛剛一口氣連續做了三個怪異動作,米洛本就受傷的身體也有些吃不消,一時沒有緩過勁來,手中的荒火都感覺快要拿不住了。

他內心著急,若是此時對方站起來攻擊自己,無論如何也躲不開了。

好在,艾倫此時根本顧不上米洛,他費力的將身上的火撲滅,就趕忙起身,用最後的一絲精神力運起疾風步二話不說就飛快的離開,由於之前使用邪光千刃斬耗費了太多的精神力和體力,此時的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又被荒火擊中,兩種實體彈藥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傷害,而米洛顯然也是對他動了殺心,若是再不走,下次可不一定能在荒火的攻擊下活下來。

米洛見對方逃走,心知這次是殺掉對方最好的時機,想要舉起荒火攻擊,但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想要強行用力,「噗!」的一聲吐了一大口鮮血出來,之前雖然有黑金卡片釋放的光罩保護,但高級戰技的威力非常大,僅僅是劍氣轟擊光罩震起的餘波就讓他受了不輕的傷。

看著對方逃走的方向,米洛心道可惜,若是等對方恢復過來,下次可沒這麼好的機會了。還有對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隨時找到自己的位置,到時候對方有很多機會可以偷襲自己。

雖然如此,現在米洛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只能儘快將傷勢養好。


費力的用土將自己剛剛吐出的鮮血掩蓋,希望不要引來附近的野獸才好,米洛服下療傷藥劑,原地恢復了一點力氣,就馬上離開了那裡,找到一處樹洞休息了下來。

想想自己進入暗影森林已經五天了,本來只是想尋找一些材料,可是這五天里不是被困在暗影迷霧就是被凶獸追擊,被人追殺,除了最開始收集到了一顆暗影草其他一點收穫都沒有。

想了一會,米洛在樹洞內開始運行歸一訣,功法運行有助於精神力滋養身體,傷勢也能好得快一些,此時天也快黑了,希望夜晚的月光能治癒自己的傷。

第二天,米洛睜開眼之後抻了一個懶腰,感覺身體舒服極了,身上的傷也全都消失不見,感覺重新充滿了力量,感嘆了一下月光的神奇,走出樹洞活動了一下身體。

接下來,米洛並沒有去收集材料,歷練成績雖然很重要,但對他來說生命安全才是需要首先解決的。

艾家的人在自己身上不知道被對方做了什麼手腳,對方可以隨時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這點太危險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有可能受到對方的攻擊。

回想了一下自己了解的知識,一般可以進行定位追蹤的手段普遍有三種。

第一種是機械科技,在目標身上安裝一個小型的追蹤器,可以定位到目標的位置。米洛已經仔細檢查了一遍自己身上,沒有發現任何追蹤器,可以初步排除這種可能了。

第二種是利用自然界中很多動植物的特點,例如食香寵,無花蟲等。至於第二種要解除也簡單,只要用水清洗一下,自然可以將身上的氣息消除。

第三種方式是在目標身上悄悄烙印一個魔法印記,施術者可以通過印記確定目標的位置,但一般只有大師級七層以上的修者才能使用此辦法。米洛估計就算艾家想殺自己,也不會因為自己出動一位大師級七層以上的強者來特意給自己烙印印記吧,那樣還不如直接一巴掌拍死自己呢!

分析了一遍情況,米洛認為對方是用第二種方式來確定自己的位置,這樣的話,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清洗掉身上的氣息。

米洛想找到一條河流或者小溪,可尋找了一上午,河流小溪沒找到,反倒是遇到了很多散發著毒氣的沼澤和臭水溝。

就在米洛快要放棄尋找的時候,他突然豎起了耳朵,仔細傾聽下,遠處傳來了「嘩啦嘩啦」的流水聲。

米洛順著聲音的方向尋找,水聲越來越大,沒走多遠,米洛眼前豁然開朗,入眼的是一片小山谷,最顯著的特點就是乾淨。

是的,乾淨,暗影森林中由於長期被魔氣侵染,樹木草地都微微發黑,地上隨處可見各種臭水溝,整個暗影森林的色調是暗色的。

但這個小山谷不同,樹木不多,但都生機盎然,粗壯的樹榦,綠油油的樹葉,草地也是嫩綠色的,就好像一個人一直在黑暗當中,突然見到了光明一樣。


眼前的景色讓米洛沉醉其中,這裡的空氣都感覺比暗影森林中清新。

米洛聽到的水聲的來源就是山谷中的一條瀑布。

瀑布下方水池看樣子不太深,水質乾淨,清可見底,甚至可以看清池底的小魚正游來游去。

米洛奇怪為什麼暗影森林中會有如此一處世外桃源,怎麼這裡沒被魔氣侵染呢?

隨便想了一下,米洛就將這些拋在腦後,飛奔著跳進乾淨的池水,「嘩啦啦」揀起了一陣水花。

無限先知

「小姐,小姐,你慢點,等等我!」唐心焦急得喊道。


「那頭軟體史萊姆太噁心了,早知道的話,就算它身上的材料再怎麼值錢,我也不會對付它,你看看,它濺射出來的粘液都弄到我身上了,太噁心了!」唐糖撅著小嘴抱怨,卻依然吭哧吭哧往前奏,前進的速度一點也沒慢下來。

「唐心姐,你快點,我快受不了了,我要馬上洗澡,要不我會瘋掉的,快點,馬上就要到了,幸好暗影森林中有這麼一片山谷,不然我寧可放棄歷練也要馬上離開這裡。」唐糖催促道。

說完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馬上一臉嫌棄的表情,可愛的小嘴撅得更高了,眉頭也緊緊得皺了起來。 臨海城作為海邊城市,大部分生活在臨海城的人水性都很好。

米洛的水性更是非常出色,可以在水中閉氣很長時間,這主要是因為以前跟胖子和撒拉烏經常餓著肚子,為了尋找食物,不得不下海打撈一些魚蝦來果腹,時間久了自然練就了一身好水性。

米洛歡快的在水中游來游去,在暗影森林中躲避奔逃了五天,身上早已經髒得不行,有這麼一片乾淨的水池,沖洗一下真是痛快極了。

米洛直接游到瀑布之下,強勁的水流衝擊在身上,將戰鬥服上的血跡沖得乾乾淨淨,心想,「這回對方應該找不到自己了吧,就算在自己身上動了什麼手腳,也應該被沖洗乾淨了。」

米洛泡在水中,想到之前見到水中有魚,這些天吃的都是隨身帶著的乾糧,此時肚子也餓了,他決定捕幾條魚烤了來吃。

水池的深度並不統一,靠近岸邊的位置淺一些,可瀑布之下卻深不見底。岸邊處的魚非常少,而且大小也只有手指大小,因此米洛一個猛子扎進水沖,朝水池深處潛去。

米洛在水中很靈活,雙手一劃,腳輕輕一擺就向下竄了一大段距離。

下水之後他才發現,整個水池的四周全部是個斜坡,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倒錐形的深坑,越向下越窄,可是當米洛下潛了大概三十多米后,見到的不是池底,而是一個大概兩三米長的圓形洞口。

此時,米洛已經下水好幾分鐘了,換了以往他就要浮出水面了,但今天他卻一點沒有憋氣得感覺,根本不需要上浮,他猜測可能是因為這段時間的鍛煉,怪異動作對身體素質的提高,也可能是夜晚的神秘月光的作用,總是是好的作用,能讓他在水下呆更長的時間。

米洛猶豫了一下,看向洞口感覺沒什麼危險,就順著洞口遊了進去,整個視野又開闊了起來,洞口之下的空間又一點點變大,整個池底的形狀就像是兩個圓錐形,尖對尖的連接在一起,洞口就是連接處。

米洛就停留在洞口附近,沒有繼續下潛,他怕一會閉氣時間太久,自己堅持不住,觀察了一下四周,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魚倒是多了不少,有大有小,很多魚還成群結隊的在水中遊動。

米洛正打算隨便抓兩條就離開這裡,他看到了一個以前從來沒見過的東西,之所以稱之為東西,是因為米洛不能確定這東西到底是不是某種水下生物。


由於之前暗影迷霧的教訓,米洛沒有輕舉妄動,微微向上浮了一點,靠近了洞口的位置,如果有什麼不對可以馬上離開。

這個奇怪的東西是個圓球形,表面全部都是一根根細絲,看起來毛茸茸的,細絲還隨著水流不停的晃動。

米洛眼看著毛絨圓球飄在那裡一動不動,這時,一隻小魚從毛絨圓球不遠處游過,一道細絲突然伸長準確的扎住了這條小魚,細絲帶著小魚收回,將小魚拽進了圓球中。

「這是什麼生物?這……這難道是在捕食?」米洛驚訝的不僅僅是這東西本身,還因為剛剛那條小魚的名字叫做梭魚,速度非常快,若是米洛去抓的話,根本都沒機會碰到,沒想到會被不知名生物一根細絲就扎住了。

正這時,米洛看到有一股小梭魚群正快速的遊動,正當他們快速從毛絨圓球旁邊游過時,毛絨圓球突然一震,數十根細絲一同竄出,每根細絲都準確的扎中一條梭魚,隨後再次收回。

這次是真的驚到了米洛了,忘記了自己還在水中,眼睛瞪得大大的,「這神秘生物是怎麼確定梭魚的位置的,怎麼可能分毫不差呢?」

米洛此時已經感覺到有些氣悶,顧不上好奇神秘生物,只得浮上水面,大口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他腦海中晃過了一個畫面。

米洛記起了前他之前一直嘗試著掌握附魔過程中每個步驟的精神力狀態,在進行子母紋銘刻的時候,有一次隱約的好像感受到了當時自己的精神力發散出很多精神力細絲,但時間很短暫,現在他也有些不確定。

但聯繫到剛剛的神秘神武能準確的扎中速度飛快的梭魚,很可能也是因為感知靈敏,那樣的話,精神力的感知特性的狀態沒準真的是細絲狀。

想到這裡,米洛再次潛下水中,進入洞口,神秘圓球生物還在原處,米洛在旁邊睜大眼睛仔細的觀察起來。

就見圓球周身的細絲正在無規律的飄動,不大一會,米洛見到一條體型很大的草魚正從遠處游來,方向正是神秘生物的位置,米洛打起精神仔細的看著。

草魚搖動著尾巴,正不知前路危險的游著,在遠處時,神秘生物並沒有什麼反應,但當草魚進入神秘生物周圍五米之內時,草魚每次擺動尾巴,米洛就能看見神秘生物周身的細絲會細微的顫動一下,如此兩三次,細絲竄出,成功的將草魚扎住。

米洛皺著眉頭,好像抓住了些什麼,繼續等待下去,又觀看了幾次神秘神武抓捕魚的過程,米洛終於弄清楚了原因,每當魚兒進入神秘生物周圍五米時,魚兒的擺動都會引起細絲的顫動,或者說是因為魚兒的擺動,引起了周圍水流的變化,而細絲能夠精確得感知到水流的變化,從而確定魚兒的位置,這樣才能每次都將魚抓住。

米洛不知道精神力的感知狀態是不是這樣,但既然一直不能掌握精神力狀態,現在發現了此方法,不如嘗試一下,反正也沒有什麼損失,自己只要試著將自己的精神力散發成細絲狀態,看看在細絲狀態下能否不裝填實體彈藥的情況下使用荒火射擊,自然就知道結果了。

沒想到會有如此進展,米洛也有些高興,不再耽誤時間,在距離神秘生物很遠的地方,米洛抓了兩條魚就向上游去。

而此時瀑布之下的池水中,唐糖終於露出了笑容,整個身體泡在水中,舒服的直眯眼。

「小姐,你快上來穿衣服吧,我已經清洗乾淨了,你這麼光著一會有人來就糟了!」糖心催促道。

「知道啦,唐心姐,早知道就多帶一套戰鬥服了,還要繼續穿這粘上過噁心粘液的戰鬥服。」唐糖撅嘴抱怨道。

「唐心姐,你還是再幫我清洗一遍吧,這裡咱們都發現好幾天了,從來沒見過其他人影,不會那麼巧的,讓我多泡一會!」唐糖邊說邊抬起雪白的雙臂,撩起水淋在肩膀上。 米洛向上游去,由於瀑布的水流從高處傾瀉下來,砸在水池中,讓平靜的池面一直在不斷的泛起水花,越接近水面,水流的波動越大,讓米洛不得不閉起眼睛,根本看不到上面的情況。

加上水流聲音又大,耳朵里除了「嘩啦嘩啦」的水聲什麼也聽不到。

米洛浮上水面,還沒等睜開眼睛,就聽到了一聲尖叫,「啊!!!!!」

米洛連忙睜開眼睛,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張臉,很漂亮的女人的臉,他隱隱覺得這張臉好像在哪裡見過?可對方沒給他思考的時間,此時正張大嘴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唐糖之前正舒服的往身上淋水,哪想到從水裡居然冒出了一個人來,嚇得驚聲尖叫,她可是什麼都沒有穿啊,驚慌,著急,憤怒,害羞種種情緒一同出現,她隨即將頭沉入水中,好像這樣就能將自己藏起來一樣,別人就看不見她了。

米洛看到對方的反應,他就算再遲鈍,這時也反應過來了,這水池,女人,額……對方正在洗澡?被自己撞見了!

米洛也慌了,自己絕對不是故意要看人家女孩子洗澡的啊,也著急忙慌得將腦袋沉進水中,他的想法是這樣就看不見對方洗澡了。

可沉進水中之後,米洛看到了一個體型勻稱白皙的身體,凹凸有致,他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住,看到了白嫩的小腳正在踩水,光滑的勻稱的美腿,盈盈可握的腰肢……視線從下到上,最後他看見了對方正緊閉雙眼,用手捏著鼻子,臉蛋憋氣憋得鼓鼓的,就算此時在水中,也能看到對方臉上的紅潤。

正這時,唐糖好像感覺到了有人在看她,突然睜開了眼睛,緊接著她的雙眼瞪得大大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米洛此時好像偷偷做壞事被人發現了一樣,也是不知所措,但這一狀態沒有持續多久,唐糖在水中直接一陣拳打腳踢,強大的力量讓米洛下沉了十多米。

米洛重新向上游去,但在就要浮出水面的時候又停了下來,倒不是因為害怕再次碰到對方洗澡,這麼會功夫也足夠對方穿好衣服了,他只不過是不知道上去之後如何面對,雖然說自己不是故意的,但畢竟看到了不該看的,萬一對方責問起來,真的是很為難。

米洛就憋著氣一直貓在水下,想等著對方離開后再出去,哪想到很快從岸上就傳來了喝罵聲:「混蛋,你給我出來,別以為躲在水裡本小姐就會放過你,死混蛋,快點滾出來!」

唐糖此時已經穿好防護服,小臉不知是生氣還是害羞一直紅潤的可愛,正氣鼓鼓的對著水池大罵。

唐心在旁邊勸道:「小姐,你別生氣了,水下會不會有其他出口啊,他會不會已經離開了,不然我們來的時候為什麼沒看到他!」

唐糖氣呼呼道:「哼,咱們以前就下去試探過,哪有其他出口,這傢伙一定是躲在下面不敢出來。這小色鬼一定是故意的,事先偷偷躲在水裡,就是為了偷看本小姐……哼!」洗澡兩個字她自己也不好意思說出口,只能哼了一聲,就繼續叫罵著。

唐心安慰道:「小姐你別擔心,他可能什麼都沒看到呢,你看當時在水裡,你再看這水……額!」唐心本來想說有水的遮擋看不到什麼,但轉頭一看池中的水,那叫一個清澈見底啊,要說的話也被憋了回去。

唐糖一聽更是來氣,想到在水下對方的眼睛緊盯著自己的身體,羞怒交加,臉色越發紅潤,咬牙切齒道:「不管怎麼樣,總之我饒不了他!混蛋,混蛋,氣死我了!」

米洛在水下等了好久,岸上仍然不時的傳來罵聲,漸漸地,他感覺到呼吸困難,知道沒法在躲下去了,只能無奈的浮出水面。

剛一露頭,就清晰得聽到對方正一口一個混蛋的罵著自己,心想,畢竟自己理虧,還是道個歉吧。抬眼朝岸上望去,與岸上的人四目相對。

「是你!」

「是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