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花護法和忘川聞言,這才想起來,紛紛從戒指內拿出丹藥,吞了下去,瞬間感覺好了很多,鼻翼間的刺鼻味道,已經沒有剛才那麼濃了!

即便味道不再濃郁了,但是下面的景象,也是讓花護法和忘川,震驚不已的,只見他們所在的山谷,此刻就如同一個巨獸的嘴巴裡面的舌頭似的,長長的一條,而周圍就像一個怪獸的嘴巴,現在正在不斷的張開……

周圍難聞的味道都是從山谷周圍漆黑的泥土中冒出來了,除了小寧兒等人所在的山谷,其餘地方都是泥濘如同沼澤般的地方,難聞的味道就是從裡面冒出來的,看著泥土都讓人忍不住感覺一種陰冷的感覺……

花護法和忘川,終於明白,為什麼叫做地獄山脈了,這裡怕是有進無出吧……

這樣轟隆隆的聲音持續了很久很久,才終於緩緩的停了下來,而小寧兒等人腳下的山谷,也徹底的被吞噬了,所以現在小寧兒等人腳下都是一片的漆黑泥濘的泥土,不斷的翻滾著……

然後,小寧兒三人看到前方,開始如同開墾土地般的出現一道口子,兩邊的黑色泥土,帶著難聞的味道,開始慢慢散開,剛好在小寧兒幾人的正前方,打開一個通道……

「主人,你們坐好了,我們走了!」小彩看到這裡說道。

小寧兒,忘川,和花護法三人紛紛從站著的姿勢,改為坐下的姿勢,坐在小彩的雲朵裡面,然後小彩一晃,順著打開的通道上空飛了出去……

小彩的速度不快,可說小寧兒三人因為坐下來了,被小彩的雲遮擋了視線,也就看不到下面的景象了,所以他們沒有看到整個地獄山脈只打開了一道細小的通道,隨著小彩出去,這一個細小的通道,直接又閉合上了……

等到小彩離開地獄山脈,整個通道也沒多久就消失了……

小彩帶著小寧兒幾人出來后說道:「主人,我們出來了!現在已經離開地獄山脈了……」

小彩在地獄山脈很遠的地方,才選擇停了下來. 直到第二天晚上七點鐘左右,石新纔回到了陀螺山。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來到了山裏後,他便讓我跟着他下山,來到了一處距離陀螺山腳下幾百米外的一處三岔口,然後讓我在這裏等着。

石新告訴我,一會兒會有一個女人,也就是那個大姐大會來親自接我們去那個所謂的黑八臺球廳。

不到十分鐘,一輛紅色的路虎越野車就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當紅色的路虎車停在了我們的身邊後,我打眼望了過去,果然開車的是一位女司機,而且是一位明豔動人,看着就像是一副貴婦人打扮的女人。

當女人從車上走下來之後,藉着路邊的路燈看過去,我不得不佩服石新的眼光和能力,沒想到石新這小子只要一晚上的功夫就能收服了這樣的一個極品女人,這絕對是一門絕技。

女人上身穿着一身白色的上衣,下身配着一條黑色的齊b小短裙,大長腿上穿着黑色的絲襪,腳下是一雙黑色高跟鞋,這身打扮加上她的姿色,那絕對算得上是尤物一個。

在女人下了車子後,石新對着那女人笑說道:“高姐,你來的可真快啊!我們前腳剛到,你後腳就來了!”

那個被叫做高姐的女人挎着個粉色的lv包,一臉媚笑的來到了石新的身邊,一把摟住石新的胳膊,就當着我的面,在我的面前對着石新膩膩的說道:“小新弟弟要姐辦點事兒,姐要是不給你辦好了,那姐姐怎麼對得起你呢?”

小新弟弟……

聽到她這麼稱呼石新,我這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見我在身邊有些不舒服,石新看出來了,於是他忙對着身邊的高姐說道:“高姐,我哥在我身邊看着呢,這樣不好,還是先說正事兒,我哥想要偷渡到寇國,你那邊都安排好了嗎?”石新對着高姐問道。

“放心,蜂王他在黑八等着我們呢,我高麗知會他辦點事兒,他還是會給我這個面子的!對了我說石新他哥,石新說你去寇國偷渡,爲的是多賺些錢,其實你犯不着偷渡,既然你是石新的朋友,你跟着我幹,我保證你賺的錢比去寇國賺得多!要不然姐給你買張機票,幫你辦簽證去寇國,也用不着冒着危險去偷渡!”

見高姐看向了我,又對着我說了這麼一通話,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s173言情小說吧她說我是爲了賺錢纔去的寇國,我可是一丁點兒都不知道的,我猜想這應該是石新故意這樣說的。

見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回答,石新忙搶着話說道:“哎呀高姐,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我哥認死理,不喜歡靠別人的,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賺到錢,他這人就認個死理兒,我都說不通,你就更說不通了!”

聽石新這樣說,那個高姐看着我直搖着頭:“哎呀!你這樣可不行,現在這個社會,人要學會活絡點,怎麼能老認死理兒呢?你瞧瞧你弟弟,他就比較活,討人喜歡!”說完這話,這個高姐又衝着石新拋起了媚眼來……

我實在受不了這個高姐,就在我的面前這麼的調情合適嗎?還是我落伍了,不知道現在的大姐都這麼奔放。

又相互聊了幾句之後,我便和石新上了車子。讓我震驚的是,高姐直接把車子交給了石新開,自己坐到了一邊副駕駛的座位上。

石新開車我卻不奇怪,這個花叢小鬼頭混跡都市這麼久,會開車很正常,可是讓我無法想象的是,這傢伙這車開的那叫一個生猛啊!恨不得要把這車給開飛了!上了馬路後,這車就跟上了飛機跑道似的,那叫個快。那油門恨不得都要踩碎了。

漂移過彎道,急速超車,管你是紅綠燈,只要他開上了車,馬路就好像是他家的一樣。

我這是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飛一般的感覺,就這車速,我自認爲換做了一般人,指不定嚇的是心驚肉跳呢!

可是那個高姐在看到石新把她的車開成了這樣,那叫一個崇拜啊!那看着石新的眼神就跟看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一樣……

原本通往黑八臺球廳需要至少半個小時的路程,石新硬是在十分鐘不到就來到了黑八臺球廳。等車子停下來之後,那個高姐一把摟住石新,然後在他的臉上狠狠的親了幾口,嘴巴里更是大喊道

“小新新,我愛死你了!”

隨着高姐走進了這家黑八臺球廳的二樓,我見到了在裏面打桌球的那個所謂的蜂王。

蜂王長的樣子就挺嚇人的,一臉的痞子氣,左側臉頰上,還有一道被縫合的口子,那縫合的口子歪歪曲曲的就好像黑色的蜈蚣一樣。

由於蜂王光着膀子,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那誇張的紋身…還有數不盡的傷疤。

我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男人應該是經歷了很多摸爬滾打,他身上的傷口和紋身就足以證明了,他不是正經人,他是個壞蛋,他是混社會的!

蜂王在見到了高姐後,馬上撂下了球杆,對着高姐笑說道:“呦呵,高姐,又找到了一個相好的了?你現在的口味可是越來越刁了,居然找到了這麼個帥氣又壯實的小夥子!”

聽蜂王這麼一說,那個高姐自豪的衝着他說道:’那是,我身邊這位可是很對我的口味呢!對了,瘋子,這就是我讓你幫忙偷渡的那個人,他是我身邊小新新的一個哥哥。”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我不知道高姐爲什麼稱呼蜂王爲瘋子,可能人家關係硬,自然這稱呼就不是一路的。

蜂王聽高姐這麼一說,然後看了看我之後,對着高姐說道:“可以是可以,不過高姐,你也知道偷渡這種事兒危險的很,沒出事大家都好說,可萬一出了事兒,遇上了暴風雨天氣,或是遇到了海警什麼的,我可不負責的。因爲是你高姐派來的人,我才這樣說的,換做一般人,想要偷渡,我只會告訴他,成敗看運氣,死活看天命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這傢伙就想着偷渡,你幫幫忙,出了事兒高姐不怨你!”

“那行!後天我們有一趟貨要偷渡到寇國,正好船上也有那麼幾個人要跟着混過去,你到時候讓他來新港碼頭吧,到了那裏我會招呼他的!”

見蜂王這麼回答,高姐高興的對蜂王回道:“瘋子辦事兒就是效率,以後有啥事兒跟姐說,哦,對了!下一批人什麼時候到?”

見高姐突然這樣問向了自己,那個蜂王皺了皺眉頭道:“前不久整船人都讓人給端了,我纔將這事兒擺平呢!等這批貨要是成功運到寇國,到時候這批女人就應該能跟船回來,等人到了我就一併交給你!”

“瘋子辦事就是痛快!那好,姐等你好消息!”

“瞧高姐這話說的,咱們姐弟都合作這麼些年頭兒了,什麼時候出過岔子?只是現在抓得緊,風頭大,有時候不好伸手!”

“姐明白!那行,瘋子你先忙,姐先走了!”

“好的,那高姐你慢走,有事兒電話聯繫!”

兩個人就這樣對完了話,就把我偷渡這事給敲定了。

等我和高姐他們走出了黑八臺球廳的時候,那個高姐回頭對着我說道:“小新他哥,你看你的事兒我已經幫你解決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先帶小新回我家幫我乾點事兒,你自己先回去吧!”

還不等我回答什麼,這個高姐便一把將石新推到了主駕的位置上,而後自己坐上了副駕駛,就讓石新開車走人。

讓我無語的是,我好歹可是石新的主人啊,還沒等我同意,這個鬼崽子居然就真的啓動了車子,只聽轟的一聲,車子的尾氣噴了我一臉,而後人家開着車子絕塵而去…..

我這個鬱悶,我告訴自己,等石新回來了,我關他禁閉,讓他再也別想着從陰兵冊裏出來了!簡直就是有女人沒義氣的主兒啊!。 小寧兒和忘川,還有花護法三人聞言,這才從小彩的雲里下來,發現他們現在還是在一個山谷內,不過這是一個正常的山谷罷了!沒有像之前所在地獄山脈裡面山谷那麼美麗……

「小彩,你怎麼沒讓我們看看地獄山脈的樣子呢?直接就飛來這裡了?」小寧兒看著小彩鬱悶的問道。

「主人,你也知道地獄山脈是有地獄之眼的,就是你們之前所在的山谷,地獄山脈開啟的時候,地獄之眼也會睜開的,如果讓你們回頭,看到地獄山脈,或者是看到地獄之眼的話,很有可能你們會再次被吸回去,根本出不來!」小彩無奈的解釋道。

「好吧,我不知道,錯怪你了!」小寧兒聞言這才摸了摸小彩說道。

「花叔叔,忘川叔叔,我們走吧,先找個有人的地方,打聽一下這裡是那裡!」小寧兒看著花護法兩人說道。

「行,那我們走吧!」花護法兩人點點頭說道。

於是小彩載著小寧兒三人飛行了大概一個多月,終於看到了一座城池,夜城……

「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麼大,一個多月了才終於看到個有人的城池,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花護法無力的吐槽道。

「是啊,等會兒我們下去,可是多打聽下這裡的情況!」忘川想了想說道。

「主人,你跟著他們兩個人,不用選個身份嗎?比如你是什麼家族的二小姐,他們是你的護衛之類的?免得我們在外面的時間久會有麻煩……」小彩這時在心裡對小寧兒說道。

「小彩,其實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對不對?不然,你為什麼說我們在外面時間久,可能會有麻煩?」小寧兒聞言微微皺著好看的小眉頭問在心裡問道。

「主人,這裡是九重天,並非是八重天,而是九重天宮所在的九重天!」小彩聞言想了想說道。

「什麼?這裡就是九重天?紫天叔叔不就在九重天嗎?」小寧兒聞言開心的問道。

「沒錯,你的紫天叔叔,應該九重天的北嶼!也不知道距離我們這裡有多遠,但是九重天主人可別忘記了魔界和天宮的事情,還有你爹娘應該會慢慢來到這裡的……」小彩提醒道。

「如果娘親和爹爹已經來到九重天了,起碼要到五重天之上,我才和哥哥才能有感應,現在我和哥哥沒有感覺到彼此,說明爹娘還沒有來到五重天之上!

既然這樣,我就用奶奶的姓氏好了,不管是爹爹的帝姓,還是娘親的墨姓,都不能在九重天輕易使用的,奶奶複姓南宮,應該可以在九重天使用的!」小寧兒想了想說道。

「主人,如果你用南宮的姓氏,怕是你爹娘不清楚,打聽不到我們的消息,以你現在的天賦實力,和你現在被封印的身體,我敢斷定在九重天你不會默默無聞,所以我建議主人用上官寧,之前你姐姐寶寶不是說過嗎?你爹娘不想暴漏身份時,用的就是上官姓氏……」小彩聞言想了想說道。 第二天,我就早早的來到了蜂王說好的那個新港碼頭。

ωwш▪ttk an▪℃ O

新港碼頭其實就是一個很小的停船塢口,這個碼頭看上去並沒有幾條船,實在是偏僻至極。就是在這個地方,我看到了一條將近十幾米的木船正停靠在那裏。船上人來人往的,看上去忙碌不已。

我來到這艘木船前,上下打量着這艘船,心情沉到了谷底。

我萬萬沒想到這船會這麼的破,破的我都替它擔心,擔心它是不是跑着跑着就沉了。

不過這不是歸我管的事兒,我只需要等待就好了。

狼穴之異世界之旅 可我怎麼也沒想到,我這麼一等就是一小天,直到下午四五點鐘,蜂王才露了面。

他見我就守在這艘船的旁邊,便帶着幾個人向着我走了過來。我注意到,在他身邊的那幾個人大多都帶着包,看上去像是出門旅行一樣。

走到我的身邊,蜂王對着我說道:“兄弟來的蠻早的嘛!給你介紹一下,我身後的這幾位都是想搭船去寇國的,你們彼此認識一下。等上了船,你們一切要聽從船長的安排,知道嗎?”聽蜂王這麼一說,我笑着對他點了點頭。

“咦?兄弟,你怎麼什麼都不帶就來了?”見我什麼都沒拿,蜂王好奇的看向了我。”

“哦!沒什麼好帶的,到了那邊再說!”我對着蜂王回道。

“哦!那行,那隨便你!”對着我說完這些話,蜂王便對着船上的一個胖子喊道:“肥七!這些人都是搭船到對邊“口岸”的,你給他們帶上去吧!”

那個在船上忙來忙去的叫肥七的那個胖子在聽到蜂王的這話後,轉頭看了過來。而後一副很不樂意的說道:“我說老大,怎麼這次又這麼多人啊?”

“你少說廢話,讓你帶着就帶着!”蜂王對着這胖子呼喝道。

聽蜂王這麼一說,胖子立馬不再頂嘴了,他下了船,然後安排我們上船。

這上船的方式不是有梯子供我們上去,而是讓我們自己抓住船的一側往上爬……

等我們幾個上了船之後,我便聽到那胖子對着我說道:“先自由活動吧,等開船了,你們可就不能亂動了!”

說完這話,這胖子就開始忙活起了自己的事兒來。

大約忙到了六點多鐘,天色微微有些黑了,我便聽到船上有人喊道:“七哥,貨都裝的差不多了,是時候起錨走人了!”

那胖子在聽到這聲喊聲後,便點了點頭,而後對着全船大概五六個船員道:“開船走人!”

就在這條船剛剛開離了岸邊之際,我聽到碼頭上,有人在對着船大喊大叫

“主人!別丟下我啊!我還沒走呢!”

“唉!把我帶走啊!”

聽到這樣的叫喊聲,我知道是石新這個鬼孫子回來了。於是我在心裏意念之下,碼頭上那個叫喊着的石新就這樣被我收了回來。

等船開出了有一段的距離後,胖子船長開始給我們安排地方了。

“你們幾個,別在上面呆着了,都給我待在船艙裏去!”

“去船艙?難道那是供我們休息的地方?”我天真的想着。

可是當我們踏進船艙後,我就徹底傻眼了!這哪裏是船艙,這分明就是豬圈!

黑乎乎的船艙裏髒亂不堪,裏面充滿了屎尿味兒,活人在這種地方待的時間長了,那都得生病!

見船艙裏是這樣,有些人不願意了。

“這是什麼鬼地方!我們纔不待在這裏面呢!”

“對!這不是糟蹋人嗎?”

聽到他們的反對聲音,胖子船長沒好氣的道:“你當我願意讓你們上船啊?你當我願意帶着你們啊?還不是你們沒錢或是沒條件辦簽證,才跑來這兒偷渡的。你們知道偷渡是什麼嗎?不藏在這裏面,你們怎麼可能混過去!我還真就告訴你們了,以後大概半個月的時間,你們就都得待在船艙裏面,就算拉屎撒尿也必須待在這裏面!”

對着我們說完這些話,胖子船長就爬出了船艙,然後咣噹一聲,便把船艙的艙門給我們扣上了,頓時船艙裏面黑茫茫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臥槽!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這個鬼地方!”一名偷渡的人大喊大叫道。

他剛喊完,其中另一個人便對着他說道:“唉!別喊了,偷渡就這麼回事兒,其實在我來之前,我的一個朋友就已經打聽了,他告訴過我,想偷渡就要吃得起那份苦,住在這樣的地方那只是第一步,等咱們沒吃的了的時候,他們心情好,丟下來吃的那也就罷了,要是不丟下來吃的,餓死人的事兒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你留着力氣還是找塊兒乾淨的地方打地鋪吧!”

陰毒王妃禍天下 聽到這人說出了這樣的話,所有的人都唏噓不已。其實他們早該知道,偷渡過境不是那麼簡單的……

他們不反抗,不代表我不反抗。這種黑乎乎的憋屈人又滿是臭味兒的地方我是不願意待在裏面!再說了,以後大傢伙屎尿都在這裏,想想都受不了!更重要的是,我沒帶吃的啊!難道讓我徹底餓死在這裏?

想都不想,我就直接摸着黑走到了船艙蓋子的地方,然後我推了推蓋着的船艙蓋子。

這是一塊由鐵板製成的艙蓋兒,現在已經被上了鎖鏈,看樣子是鐵了心要把我們給鎖在裏面了。

別人可能打不開這東西,但是我好歹可是五級鬼雄的修爲,我不是常人,我相信我還是能推開這個艙蓋的。於是我一用力,向着艙蓋猛的一推。

“咔嚓——”

隨着一聲脆響,鐵質的鎖鏈被我硬生生給撐開了,那個蓋着的鐵艙蓋也被我推的變了形。而後我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這個船艙。

當胖子船長正坐在船尾吃着新鮮的海產品的時候,當他聽到一聲巨響,隨後我從船艙裏走出來的時候,這個胖子船長驚呆了。

“不是…你…這怎麼可能……”

看着胖子船長嘴裏還塞着一半的螃蟹腿,我大搖大擺的走到了他的身邊,而後拿起了一隻螃蟹便吃了起來。一邊吃,我還一邊對着他說道

“裏面沒法待下去了,我不想憋屈在裏面。不好意思,搞斷了你的鎖鏈,搞壞了你的艙蓋。”說完,我就專心致志的開始吃起了這個螃蟹來。話說這東西還真是好吃,這是我第一次吃海鮮。

見我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吃的津津有味兒,胖子船長傻掉了,他趕緊起身跑去檢查艙蓋和那鎖上的鎖鏈。同一時間,船上其他的船員也都跑了過去。

等胖子船長拿起那斷了的鎖鏈,再看向了那變了形的艙蓋,他就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着我,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這怎麼可能?你是…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並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對着他說道:“要不然你再鎖我個試試,我看你蓋上你艙蓋,我就給你搞壞一個!”

boss大人請留步 世子萬福:夫人又悔婚了 “啊?哪有這樣的啊?我說大兄弟,你們這可是偷渡,不是要坐船度假的!這要是被發現了,我們可是吃不了要兜着走的!”

“我管你們是吃還是兜着,反正我是不下去!”話說完,我又開始繼續吃了起來。

見我這樣,又看了看變了形的鐵質艙蓋,胖子船長無奈的對着其他船員說道:“再搞來一個艙蓋,把其他人關進去,至於他…就讓他在外面呆着吧!

其實我本來打算強行讓他們也將其他的偷渡乘客都放出來,可是我知道一行有一行的規矩,我不能破壞了人家的規矩。再說這些偷渡的乘客,我不認爲都是好人,現在這年代好人誰偷渡?可能有幾個人是真心窮,想要偷渡到寇國賺些錢,但我發現在這些人中,其中就有那麼幾個不說話的人,給我的感覺肯定不是平凡的人。

就這樣,我成了船上的偷渡乘客中唯一一個在船上逍遙的人。困了我睡胖子船長的小木樓裏面,餓了就吃海鮮,無聊了就坐在船頭上曬曬太陽。

也許是我們的運氣好,也許是胖子船長有經驗,一路上,我們暢通無阻,沒有出現任何的問題。

就在我認爲我們還剩下幾天就能到達寇國的時候,卻出了大事兒了!

出事兒的原因不是因爲我們遇到了海上的海警,也不是遇到什麼暴風雨的天氣,而是因爲這一天,海面上突然颳起了一陣怪風,一陣毫無徵兆就出現了的怪風。等風勢越來越大的時候,我發現,在我們這艘船的前方二十米處,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也對,我明白了!」小寧兒聞言想了想說道,說完還不忘轉身看著花護法問道:「花叔叔,我爹娘以前在下界歷練的時候,不想被人知道身份,都用什麼名字的啊?」

小寧兒知道花護法跟隨墨九狸和帝溟寒的時間久,忘川是提前回到蒼穹界冥殿的,所以知道的事情並不多……

花護法聞言想了想說道:「主子和夫人一般不想暴漏身份的時候,主子就叫上官寒,夫人叫上官狸!」

「這樣的,那我們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上官寧,上官家族的二小姐,花叔叔和忘川叔叔,就是我的左右護法吧,以後我們三個就用這個個身份了!」小寧兒看著花護法和忘川說道。

花護法和忘川也瞬間明白了小寧兒的意思,自然沒有意見了,他們知道寧兒這樣也是為了有事的時候,能報出他們的身份來……

很快,三人終於在夜城外的密林邊被小彩放了下來,花護法看了眼身後的密林,對著忘川問道:「我們的飛行獸在這裡好像不太好用,是不是要去再找一隻才行?」

「我也這麼想的,感覺契約獸來到這裡一直在沉睡著,小彩代步太惹眼了,容易招惹是非!」忘川也看著小寧兒說道。

「那我們先不進城,去找兩隻飛行獸!」小寧兒想想也覺得有道理的說道。

於是小彩變小化成一個軟軟的屁屁墊子般包裹著小寧兒的屁屁,然後小寧兒飛到了花護法的肩膀上面坐著,這樣看上去似乎是花護法扛著小寧兒坐在肩膀上面,但是實際一點重量也沒有,遇到危險小彩也能保護小寧兒,一舉兩得……

反正小彩是不可能離開主人身邊的,畢竟小寧兒現在體內封印未解,還是個不到兩歲的奶娃子,就算再厲害,也是神危險的!

有小彩指引著,花護法和忘川很快就來到了一顆蒼天大樹的下面,小彩對著小寧兒說道:「主人,樹上是金翅大鵬一族,剛好有三隻金翅大鵬在休息!」

小寧兒聞言十分開心,於是跟花護法和忘川說了一下,花護法和忘川帶著小寧兒縱身來到樹上,剛一上去,上面的三隻金翅大鵬就醒來了,身上金光一晃,化為三個俊美無雙的美男子,雖然比起帝溟寒差距有點大,但是跟花護法和忘川相比,不在話下……

「嗯?人族?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招惹我們,看起來人族真的是越來越囂張了!」中間的一個身穿金色長袍的男子眯著眼睛,看向花護法和忘川冷冷的說道。

至於花護法肩膀上面的小寧兒已經被人自動忽略掉了!

「三位好看的叔叔,我們是來找飛行獸的,既然你們三個都是金翅大鵬都會飛,做我們的契約飛行獸吧,我們會對你們很好的!」對方話落下,花護法和忘川沒有說話,倒是小寧兒軟軟的開口說道。

小寧兒的話落下,差點被對面的三個美男子給氣吐血了,三道視線紛紛射向花護法肩膀上面的小寧兒, 當這個漩渦一出現,坐在船頭上吃着螃蟹的我震驚壞了。由於我缺少出海的經驗,於是我趕忙喊來了胖子船長。

“胖子,你快過來看看,船前出現了一個大漩渦!”

這個時候的胖子船長正站在船尾和駕駛船的船員聊着什麼,在聽到我的召喚後,胖子船長趕忙跑了過來。當他看見了前面眼看着就要到了那個巨大的漩渦,胖子船長震驚壞了,於是他忙衝着駕駛船的船員大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