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若乾呆在角落裡,臉色微微發白,她的情緒很不安,手裡頭抓著一把劍。

這是一把玉質的劍,只有一指長短。

這是李風雲給她的劍。

劍上,也有一道李風雲的本命劍氣,是送給她的護身寶物。

此前,這劍中的本命劍氣狂暴到了極點,讓她也擔憂到了極點。

李風雲,肯定遇到了麻煩。

她隱隱猜測到了可能,肯定和李風雲的受傷,以及之前那個男人有關。

那個看似普通,卻讓李風雲用了保命之物,又消耗了本命劍氣的凡夫俗子。

劍氣的狂暴,並沒有讓她擔憂懼怕。

讓她惶恐的是,劍氣散了。

只是沒有多久,又重新聚集起來,比之前虛弱了很多,代表李風雲受了重創。

她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君莫師叔,可想著李風雲身上還有歸元丹,危機可能就沒那麼嚴重。

而且,李風雲的那個秘密,她是知道的。

為了突破更高層次的修為,他一直在封印自己的實力。

只要打開封印,很輕易就可以突破到假丹期。

目前的雲隱城中,除卻了君莫之外,應該還沒有人是李風雲的對手。

再加上歸元丹,若乾想不到有什麼可以重創他,除非……


李風雲,在嘗試進入城主府……

茫然的抬起頭,看著夜空之中。

「師兄,你千萬不要太衝動……」

場間的每一個人,心思都各有不同。

或是擔憂處境,又或是想著,等到進入城主府中后,怎麼樣給自己謀劃一些好處。

而就在這時,城主府的門口,卻發生了一絲詭異的異變。

轟然一聲悶響,關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城主府大門,忽然就被打開了。

君莫的目光,驟然挪動到了門前!

君謙的視線,以及場間所有人的眼睛都看了過去!「大師兄!」

若乾從地上站起來,驚喜的大喊了一聲。

因為出現在打開的大門中的,就是李風雲!

「李風雲!你竟然叛離宗門!私自破陣進入城主府!」


君謙厲喝了一聲。

他此刻心顫無比,李風雲竟然出現了,並且他還是從城主府中出來,打開門不就是讓宗門的人進去么?可他又怎麼能讓李風雲獲得這樣的功勞?直接就先給他扣上一頂帽子!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臉上或興奮,或陰沉。

君莫微眯著眼睛,假丹境界的他,觀察力遠遠超過場間的人。

李風雲身上看似沒有什麼傷口,可氣息之中,卻絲毫沒有任何神識傳遞出來。

這,只是一具軀殼……

李風雲,出事了……

君莫深吸了一口氣,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劍。

他微眯著眼睛,表情凝重無比。

「讓我看看,是怎麼樣的一群廢物,在這裡破陣。」

一個淡漠的聲音,忽然而然的響起。

李風雲的身後,走出來了一個身穿白衣,背上扛著一把劍的男人。

「最高的假丹境界,最低的練氣期,一群築基期的廢物,就和這個實際上假丹,卻隱藏修為到築基的廢物一樣。」

此刻走出來的,正是無劍!

他淡漠的不止是語氣,還有神情。


「就像是你們這樣一群廢物,也有資格想要進這城主府?還想要染指雲隱城?」

無劍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之色。

「這具屍體,就是你們之中最強的人吧?偷偷在我入府之時跟隨,還妄想偷襲我?就憑他修的不三不四的劍,根本就沒有資格出現在我面前。」

「這裡,你們沒有資格進。」

「帶著這具屍體,滾!」

無劍冷哼了一聲,李風雲的屍體驟然彈射而出,直接朝著君莫飛了過去。

君莫瞳孔緊縮,臉色變的難看無比。

「閣下尊姓大名,殺我青劍宗大弟子,宗主絕不會答應。」

無劍根本就沒有理會,只是冷冷的說了句:「滾!」

君謙此時,心跳卻快到了極點,連著情緒大起大落。

還以為李風雲打開了城主府,沒想到是跟著別人進去,反倒是被殺。

對於他來說,這一切正中下懷。

而聽那個男人所說,李風雲竟然隱藏修為,實際上有假丹境界,甚至比君莫師叔還強!

「李風雲,就你喜歡逞強!現在隕落至此!簡直是大快人心!」心中興奮,君謙的表情卻是沉重無比。

場間的所有弟子,臉上也是驚怕之色。

能殺李風雲,並且自己毫髮無傷,這人是什麼修為?

君莫臉色愈發的難看,李風雲的屍體入手,更加讓他心驚。

看似李風雲身體完好,眉心的位置,卻隱隱有一道劍痕。

並且李風雲的身上,還有一股氣息,是歸元丹!

李風雲吃了歸元丹,還是被這個人一劍斬滅了魂魄么?

不能得罪他……

恐怕城主府,也沒有進去的可能了。

即便是從那個人身後已經傳來一股氣息,完全不同於雲隱城的氣息!

城主府的大門,此刻是真正的打開的……

與此同時,無劍卻轉過身,直接走進了城主府中。他的身影,緩慢的消失。

那門內的氣息,也在逐漸消散,變小。

君莫心中不甘,也恨李風雲自作主張,既然找到了可以提前進去的路,就應該回來報信,自己送了命,還毀了他們的機會。

如果有李風雲同時出手,君莫自信可以殺了面前這個人。

可現在,完全沒有打的必要了。

沒有一定的憑藉,他怎麼敢出來挑釁?

就在這時,君莫臉色忽然微變了一下。

沒有這樣的憑藉……

可要是真的那麼強,又何必來諷刺他們,甚至是驅趕他們?

正在君莫驚疑不定的時候。

一聲刺耳的尖叫忽然響起:「你殺了大師兄!我要你付出代價!」

若乾痛苦至極的大吼了一聲,驟然朝著城主府內沖了進去!身影,瞬間消失在城主府的門內。

君莫臉色大變,大吼了一聲:「停下!若乾!」

可他的聲音,明顯晚了。

君謙死死的咬著牙,不安之極的喊了句:「叔叔,怎麼辦?」

君莫面色陰沉無比,因為陣法關閉的速度,明顯快了不少,就像是若乾進入,讓那人焦急了一樣。

「他殺風雲,絕對沒有想象的那麼輕鬆,此刻出來威脅我們,也只是想把我們嚇走!總之若乾不能出事!他在賭,賭我們不敢進去!憑什麼讓他如願?」 話音落下的同時,君莫手中出現了一個通體白玉一般的令箭,他驟然往前衝去的同時,聲音氣勢十足的大喊了一聲:「青劍宗所有弟子!全部跟我進去!拿下這個殺死李風雲的賊人!城主府,也是我們的了!」

假丹境界的修為,比李風雲之前表現的速度要快,快很多!

君莫衝進了城主府的門!


下一刻,就是君謙,緊跟著不出兩息,所有弟子都進入了門內。

那令箭插在門口,彷彿是延緩陣法的關閉一樣。

吳淵的身影,出現在了城主府的門口,令牌的旁邊。

「聰明反被聰明誤,無劍算得沒錯,女人總是突破口。」

「地獄空間,關閉。」

低沉著嗓音,在吳淵的輕聲之中,城主府的這道門,關閉了。

陣法微微波動著,絲毫沒有過開啟的痕迹。

在吳淵的身上,也有一層相同的波紋。

感受著陣法之中的壓迫力,再感受地獄空間的一切,吳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歡迎你們,進入地獄。」

又是一個低聲呢喃,吳淵朝著府內走去。

很快,他就來到了之前陣眼石所在的大殿。

吳長海和周妍,表情都十分焦急,在大殿之中來回走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