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若是今天顧晴就化了這樣一個妝,卻沒有換上「鳳鳴」的話,也是沒有這樣美艷的效果。

鏡中的顧晴,身穿「鳳鳴」,身材看上去十分的高挑,將整個人的身材展露無遺。而戴上了花冠的她,更多了一些美麗!

她慢慢的走近鏡子,看到鏡中有些霸氣的模樣,卻難掩內心的嬌羞感情的自己。

月走了過來,站在她的身邊,攙扶著她,看著她淡淡的說道:「接下來你可以繼續躺在床上休息了。再過兩個時辰,座上會來接你了。」說完,便等著顧晴躺在被子上面,然後為她小心翼翼的蓋上了被子。

顧晴本就沒有睡好,再加上這突然的早起要化妝盤發什麼的,她起來的很早,卻又很快完成了。於是只能依靠這個時候開始補覺了!

顧晴躺了一會兒,突然聽見了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鬧的聲音。她馬上驚醒,看著身邊的月說道:「月,這是怎麼回事呢?外面在吵什麼?」

月看著她想,笑著說道:「妖后,是座上來了!」

慕炎澤?!

顧晴一聽竟然是慕炎澤來了,頓時驚喜的站起來,然後看著月激動的說道:「我現在這個樣子好不好?有沒有什麼需要改一下的?我看上去好不好?」

月看著她終於有精神了,於是笑著安慰她:「你放心吧!你今天看上去真的很完美!」

然後,她攙扶著顧晴,坐在床上:「坐著,在這裡等著他來。」


話音剛落,外面傳來了日說話的聲音:「開門!妖王駕臨!」然後,房門便吱呀一聲開了!

顧晴耳尖的聽見了這些聲音,忍不住的抬頭看向房門口。看著他一身與她身上「鳳鳴」一樣的顏色的一件長衣!長衣上,綉著一條巨大的五爪金龍!那一條巨龍在他胸前翱翔,看上去就像是要帶著慕炎澤飛翔天際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慕炎澤慢慢的走到了顧晴的面前,看著有些傻眼的顧晴,微笑說道:「丫頭,來吧!我來接你了!」說完,便將顧晴的手握住,將她輕輕的拉到了自己的懷中:「今日,你便陪著我,我陪著你,去接受那百妖朝拜!」

然後,就扶著她,離開了房間!

兩個人走出去之後,顧晴才回過神來。看著眼前似乎又帥了幾分的慕炎澤,顧晴的臉頰忍不住的紅了,她看著慕炎澤,眼中噙滿了眼淚,哽咽的說道:「我找了你好久,你幹嘛都不過來找我……」

看著她難過,慕炎澤忍不住的停下腳步,將她抱著:「好了……不要難過了。」然後輕輕的安慰她:「我答應你,以後,再也不會不見你了。」然後,他們走,慢慢的,走到了房間外面。

看著放在院子裡面的一架輦轎,顧晴還沒有回神,慕炎澤便拉著她坐上了輦車。

輦車的後面,跟著一群丫鬟和侍衛,還有一群舉著紅色的旗子侍從,一行人走出來,真是浩浩蕩蕩!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種威儀的仗行隊伍!

輦車到了半月潭的出口,停了下來。顧晴看著這一幕,正想著問一下,卻發現身旁的男人正在雙手結印,然後口中念念有詞,然後就感覺到自己做的那個車輦慢慢的浮起來了!

輦車衝出結界,衝到了水中去了!他們的主場不在半月殿,而在整個的半月潭範圍!

衝出半月殿的結界,輦車沖了出來,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而顧晴也在同一個時候看的清清楚楚!那下面,圍繞著半月殿,竟然沾滿了人!不,或者說是妖!

「你狠緊張嗎?」慕炎澤看著顧晴,笑著說道:「馬上就要開始舉行百妖朝拜的祭典了,你不要緊張,沒事的。」然後,他牽起顧晴的手,然後站起來,看著她淡淡的說道:「走吧!我們去接受……百妖朝拜!」

然後,他們兩個人竟然就這樣,踩著空氣向著下面飄然而至!如同神仙伴侶一般,降臨了! 慕炎澤輕輕的摟著顧晴的腰肢,兩人慢慢的降落在地面。顧晴還是覺得有些害怕,緊緊的抱著慕炎澤,直到落地的時候才慌張的整理自己的易容。

慕炎澤看著她,忍不住說道:「已經很好看了。」

顧晴聽了他的話,臉頰通紅,忍不住輕輕的用手肘頂了他一下:「吵死了。」然後不敢看他的眼睛,轉移視線去看別的地方。

而她轉臉的那一刻,才發現,在她的周圍,已經圍繞了一大群人和……妖!

那些妖怪根本就無懼於在陽光下,一個個的頂著本體的頭顱,卻有著人類的身體,站在遠處看著他們。

他們的目光兇悍,一個個緊緊的盯著顧晴,許久都不說話。


「怎麼了?」也許是感覺到了顧晴在害怕,慕炎澤緊了緊自己的手臂,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然後笑了:「原來你害怕他們嗎?」說完,他輕輕的抓住了顧晴的一隻手,看著她說道:「其實,那也是他們儘力了……用法術維持著人類身體的模樣,就是不想嚇到你。」

「妖王大人,妖後娘娘!」見到他們,所有的妖都聽話的半蹲在地,恭恭敬敬的行禮。

慕炎澤淡淡的看著他們,眼中的溫柔散去,盡數冷漠:「起來吧。」然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今日是本座大婚之日,亦是你們朝拜之時。既然尊本座為王,那本座的王后,自當要收到你們的尊敬。」

「是!」他們齊刷刷的看著顧晴,恭恭敬敬的說道:「妖後娘娘安好!」然後低下頭。

顧晴一愣,為難的看著慕炎澤,小聲說道:「我……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慕炎澤看著她手忙腳亂的模樣,忍不住的笑了,淡淡的說道:「傻瓜,讓他們起來啊。」

顧晴一愣,回神,馬上說道:「起來吧!」

然後,那些妖怪們都站了起來,看著顧晴和慕炎澤。

這時候,主持著整個朝拜大事的日看著所有人,大聲說道:「接下來,請妖後娘娘接受百妖朝拜!」說完,他指了一下在他身旁的那兩個屬於顧晴和慕炎澤的椅子:「請吧!」

慕炎澤微笑,抱著顧晴便飄然而至,穩穩的落在地上,看著她輕聲說道:「不要害怕,不要緊張,我在這兒。」說完,他便坐在了椅子上。

於是,所有到場的妖怪們開始進行朝拜了!

每一個人在顧晴的面前停下,半蹲行禮之後便自發的離開,給下一個人讓路。

顧晴感覺自己的笑容都要僵硬,她的手一直懸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機器人一般的模樣,動也不能動的感覺……


「一個人類,有什麼資格做我們的妖后!」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人群中傳來了一個異常的聲音。那個聲音出現之後,顧晴便感覺到有一股殺氣已經瞄準了她!

就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後的慕炎澤猛地一把將她抱住!而就在同一個時候,她原本站著的位置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一股巨大的腥臭的味道,定睛看過去,那個位置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完全的腐蝕了!

顧晴猛地瞪大了雙眼,捂住了自己的嘴,讓自己不至於叫出聲來!

慕炎澤抱緊她,冷冷的看著攻擊傳來的方向,大聲斥責:「巨蛇,你究竟是個什麼意思?!你想死了嗎?!」

話音剛落,顧晴便看到不遠處,一個身著墨綠色長袍的男子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看著慕炎澤,但是,他看向顧晴的時候,眼神中的輕蔑卻是發自內心的:「屬下尊敬的人,只有座上你一人,至於這個來歷不明,又是一個區區人類,有何資格讓屬下朝拜!」

說完,他開始扇動四周,其它的人:「你們睜眼看看!這個女子,不過是人類!而且……聽說她之前已經答應了人類太子的求婚,已然與太子祭天。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如此厚顏,還敢嫁於座上!」

聽到他的話,顧晴窘迫的看著他,然後慢慢的低下頭去。

「難道,這樣的人,也值得你們朝拜……啊!」那個叫巨蛇的男子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便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棵樹上,將樹撞倒了才停了下來……

所有人驚慌的看過來,才發現,剛剛出手的不是別人,就是已經鐵青了臉的慕炎澤!

「敬酒不吃吃罰酒!」慕炎澤看著他,冷冷的甩出一句話:「本座再說一遍,今日是本座大喜之日,並不想在這個時候濺上血光,你們若是還有什麼胡言亂語的話,還是勸你們通通收進肚子裡面,最好不要說出來。否則的話……」

說完,他冷哼一聲,然後摟著顧晴坐下:「繼續吧!」

「我不服!」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男人竟然是那樣的堅持。即使被慕炎澤揍了一頓,卻還是大聲說道:「那個女人,沒有資格做妖后!」

也許是因為他的堅持,竟然帶來了更多人心中的不滿,一時間,反對顧晴的聲音愈發的多了。

顧晴皺眉,很是為難。

慕炎澤咬牙切齒,剛想說讓人將他們帶下去關起來的時候,顧晴突然站起來,看著那個名叫巨蛇的男人:「那……你覺得,什麼樣的女子,才是你心目中的妖后呢?」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顧晴會突然的來這樣一招,巨蛇看著她也是愣住了:「你……反正你是沒有資格的!要成為座上的妻子,一定要有座上那般的高強法力。不過,更重要的是,那一定要是一個妖!而不是你這樣,區區的一個人類女子。」

顧晴無奈的看著他,原以為她還能想著辦法贏得他們的認可。可是……這樣一句話說出口,她就是再有什麼想法,那也沒轍了啊……

難不成讓她重新來個穿越?換個身體嗎?

「放肆!」慕炎澤聽著巨蛇說出口的話,真正是大怒,看著他便揮手說道:「來人啊!給本座將這個大膽狂徒抓起來!關進大牢,沒有本座的命令,誰也不得見他!」

「不要!」顧晴連忙阻止了他:「你想他們都恨我嗎?」說完,她靜下心來,淡淡的看著巨蛇:「我是人類,這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情。除了這個,你也無法在我的身上找出問題吧?」 「哼!」聽了顧晴的話,巨蛇看著她冷冷的說道:「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來問問你!座上的法力是不是很強?」

顧晴點頭。慕炎澤的確法力高強,可是……這有什麼嗎?

「座上法力高清,他自然能夠照應整個半月潭上下。可保護著半月潭,所以,他的身邊絕對不能再多一些幫助不了他的人類!」巨蛇看著她,大聲說道。

顧晴看著他,說道:「那……在你看來,我要有多強的法力呢?」

巨蛇看著她,大聲說道:「能夠呆在座上身邊,自然要像日月二位近身護法一般法力高強。不過,如此看來,不過只要自保就可以了。不要讓座上擔心就好了,像我這般的法力足矣!」

其實,巨蛇的法力是有目共睹,絕對超過了日月二人的法力。只不過,他故意說成這樣,便是故意的刁難顧晴的!他就是想要顧晴知難而退!

顧晴看著四周人的表情,便知道他一定是說謊了。忍不住的心中覺得不高興了,看著那個巨蛇也頓時沒了好的心境,於是冷冷的說道:「好啊!既然如此,我們就比試比試,只要我贏了你,我嫁於座上,你便不會多言了吧?」

巨蛇看著她,大笑三聲,說道:「沒錯!」

「好!」顧晴看著他如此自大,頓時心中氣憤,想也不想便看著慕炎澤說道:「炎!你帶我下去!」

慕炎澤是知道顧晴的法力的,於是也放心,便抱著她,將她帶了下去。

來到了巨蛇的面前,顧晴才看清楚了巨蛇的模樣。原來,她剛剛看著那個穿著綠色長袍,其實並不是一件衣裳,而是……他身上的一層厚厚的皮膚!

顧晴看著他說話,竟然時不時的會吐出蛇信,讓她嚇得動都不敢動了,獃獃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原來……他竟然是一條蛇!

「座上。」看著慕炎澤,巨蛇很是恭敬的看著他行禮,然後,他看著顧晴,淡淡的說道:「至於……你若是贏了,我絕對二話不說,奉你為妖后,終身回報!永世忠心!」

「好!」顧晴看著他,等的就是他這句話了:「既然如此,那我們開始吧!」說完,她看著那個男人。

話音剛落,顧晴便拿出了匕首,召喚出白舞!

白舞落地,變成了狼的模樣,站在顧晴的身邊,如同天狼一般,惡狠狠的看著對面的巨蛇。似乎只要他一動,白舞便會上前將他撕咬成碎片!

「寵物嗎?」巨蛇看著她,淡淡的一笑,然後揮一揮手,看著她便說道:「我也有!如此,我便叫你插翅也難逃!」然後,就看見在他的身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一片一片的小蛇,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將顧晴團團的圍住了!

看到這麼多的蛇,顧晴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天啊,是準備讓她變成有密集恐懼症的人嘛???

就在這個時候,顧晴想都不想,便坐上了白舞的身上,然後看著巨蛇,冷冷的說道:「雖然我不會飛,不過……我也絕對不會輸給你!」於是,她坐在白舞的身上,沖向了敵營!

所有人看著她的舉動,包括巨蛇在內,看著她竟然毫不思考就沖了進來,頓時驚呆了。看著她便大聲喊道:「小心啊!」那些,可都是毒蛇!

可是,他們看到接下來的那一幕,所有人都感覺,剛剛說的話,都是白說了……

白舞向前沖,迎上了有毒蛇進攻,白舞的鋒利的尖銳爪子竟然將它們撕成了碎末!頓時血光四起,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一波進攻之後,顧晴看著巨蛇腳下的蛇群的死屍,冷笑說道:「白舞是不會怕你們的這些蛇的。你若不信,有多少你就找出來多少吧!只要你不覺得可惜……」

顧晴的話,讓巨蛇無奈了。他也看出來了,這接下來,覺得不能依靠蛇群了……

於是,他拿出武器,一條似乎是蛇皮製成的長鞭「啪」的一聲抽在地面上,竟然硬生生的將地面鞭打出了一條長長的印子!

顧晴顏色一沉,看著巨蛇冷冷的說道:「既然要開始!就快!」然後,她想都不想便瞬發了十幾個火球!然後整個人在火球的遮掩下沖了過去,與長蛇正面交鋒了!

「雕蟲小技!」巨蛇不靠眼睛識別,早就感覺到顧晴的匕首迎著火球沖了過來,於是快速的用鞭子狠狠的將火球打散!然後冷眼看著顧晴,大聲說道:「來吧!這樣的技巧,是無法勝我的!」

顧晴看著他,終於準備硬上了!

然後,她整個人坐在白舞身上,沖了過去!然後,顧晴看著他,大喝一聲,然後將匕首朝著他刺過去。巨蛇將這一擊擋住,然後快速的出鞭,打在了顧晴的身邊,差那一點兒,便打在她的身上了。

「這個時候投降,說不定你還能少受皮肉之苦!」巨蛇看著她,大聲說道:「要不然!」隨之,又是「啪」的一聲!

顧晴看著他的得意的模樣,忍不住的笑了。隨後,她竟然從白舞的身上跳了下來,然後快速的朝著他跑了過去。

這突然的變化讓巨蛇愣了一下,然後竟然讓顧晴近身了!

鞭子雖長,但適合遠戰。匕首雖短,但……適合近戰!抓到了這樣的一個合適的機會,顧晴自然不會放棄,揮動了手中的匕首,朝著巨蛇沖了過去!

巨蛇大驚,連連後退。可是,顧晴擋在了他的面前,竟然將他所有逃跑的路線攔住,然後朝著他沖了過去!

「刷!」的一聲,鞭子被顧晴削去了一半,那長鞭竟然變成了一條只剩下獨桿兒的柄!武器,沒了!

巨蛇丟了手中的長鞭,驚慌的後退。他絕對沒有想到,這樣的一個普通的女人,竟然會將他逼成如此模樣!

就在他後退之後,撞上了一堵牆,再也沒有後退的餘地了!

顧晴的匕首直直的抵在他的脖子上,然後冷冷的看著他,大聲的說道:「你……認輸吧!」

巨蛇一愣,看著她許久,慢慢的低下頭,一臉無奈的說道:「罷了!我……認輸了!」 巨蛇認輸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見的,看著顧晴,陷入了沉思。

顧晴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巨蛇,想都不想,便上前將他扶起來:「快快起來!千萬不要跪我!」將他扶起來,顧晴說道:「我知道,作為炎的妻子,作為妖后,我還要有更多的改變。可是……我希望,有一天,你們是希望我能夠成為一個好的妖后,去改變。而不是因為我的身份。」

「你……」巨蛇看著她,正想說話呢,顧晴便打斷了他:「我無法選擇自己是什麼身份,既然我是人類了,我便一直熱愛我的身份。所以……我從未因為我是人類而覺得沮喪或是難過。」

巨蛇低下頭,他內心不後悔自己說出的話,但是似乎造成了對她的傷害……

顧晴看著他,許久,抬頭,看著慕炎澤,微笑著招手:「炎,我贏了!」她終於贏了!如此一來,就不會再有人說三道四了吧?

巨蛇看著她,走上前,將她的手舉起來,然後看著所有的人,大聲說道:「妖后萬歲!妖后萬歲!」然後呼喚著四周的人,舉起手來一同大聲的呼喊著。

顧晴感激的看著他們,歡笑的與他們同樂。

慕炎澤飛身下來,輕輕的抱著她,忍不住的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一吻,看著她微笑說道:「太好了,晴兒,你真是……太棒了!」

顧晴看著他,點頭,將他抱著。

慕炎澤帶著她飛到了高台之上,然後看著站在他們下邊的人,大聲說道:「所有人都聽著!現在,婚禮繼續,百妖朝拜!」

「等一下!」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天空上方傳來!然後,就看見天空那一片,似乎被火燒了一般,紅遍了整片天空:「慕炎澤!你真的要娶這個女人嗎?!可是,你還記得她嗎?!」

顧晴一愣,猛地抬頭,看著天上不遠處的地方。就在天空雲彩之上,一個身穿大紅色長裙的女子……

是朱雀!

「朱雀?」看到她,慕炎澤忍不住的皺緊眉頭:「你來做什麼?」

「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忘記了她?」朱雀看著他,大聲笑了起來:「你竟然忘了嗎?你答應過她會永遠只愛她一個人,你的身邊也只會有她一人!所以,我才不能走進你的心裡!我認了!」

說到這裡,她突然指著顧晴,眼神狠戾,大聲說道:「她算什麼?!她是個什麼東西!還有她們!那些有著和她一模一樣面孔的人,不過是你忘了她之後,最後還記得的那個人罷了!我不甘心,我做了那麼多,你卻只記得她!你以為她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嗎?我告訴你,不是!她不是!」

朱雀一連貫的說完了自己要說的話,看著慕炎澤,從天上飄然而下,然後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臉悲傷的說道:「當初,你看上了那個舞葉,我便知道,那不過是你太過思念她,所以找的一個樂子。所以我不在意,可是!」

她猛地轉過頭,看著顧晴,聲音凄厲的說道:「她!她憑什麼可以穿上這件『鳳鳴』?鳳凰是我!我才是能夠站在你的身邊,成就你的那個鳳凰!她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她不是她的轉世!她不是她!」

這一次,她們隔得近,顧晴終於聽清楚了她說的話。頓時覺得一頭霧水,她不明白朱雀說的那個「她」究竟是誰,可是……她的心裡卻堵得慌,感覺就快要窒息了一般。

她感覺接下來他們的對話,一定會讓這一切來之不易的幸福變成粉碎。

忍不住的,她慌張的抓住了慕炎澤的手臂,小聲說道:「炎,我們……我們走吧,我感覺很不舒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