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若是叫大長老知道她私自下山徹夜未歸……

方青子打了個寒顫,小臉上煞白一片,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三師姐好狠的心啊!不但打了她還要朝大長老告狀!

若是……

若是三師姐永遠開不了口……

方青子打了個寒顫。

晴天裏轟隆一聲雷響,驚得方青子回神。

出什麼事了!

她掐了個決,御劍而去,尚未飛多遠便見到圍聚的弟子慌亂的聲音。

「三師姐被雷劈了!」

她腦中嗡地炸響,幾乎成了一片空白。

她隨手拉住一個弟子:「誰被劈了?」

「小師姐。」

那弟子被嚇了一跳,見是她,忙行了個禮讓開身子:「是三師姐突然被雷劈了。」

「大晴天的,雷是打哪兒來的?」有人嘟囔。

「誰知道,劈得這麼狠,莫不是劫雷?」

「三師姐早就到了金丹期,若是突破的劫雷怎麼可能只有一道?」

「那是什麼?總不可能是天道想要三師姐死——」

「呸呸呸!你胡說什麼!」

方才說話的弟子被身邊同伴一把捂住嘴。

霍樂抱着渾身焦黑的李瑤拼了命的將自己的法力往她身體里送。

堂堂七尺男兒感受着懷中人越來越微弱的呼吸牙關緊咬,雙目漲紅,手中的丹藥更是不要錢般一把把地往她嘴裏塞。

「別說了!三師姐好像不太對勁!」

不知道誰說了這麼一句。

圍觀的十餘弟子這才漸漸噤聲,將注意力重新移到那被雷劈之人身上。

這一看,一個個頓時慌了手腳。

不就是被雷劈一下嗎?三師姐好歹也是金丹期修士,本身又是木靈根,恢復力極強。

他們原以為三師姐最多是傷的重些,休息一下就好了,可她的氣息怎麼?!

怎麼越來越弱了呢?

「通知大長老了嗎?」有人問。

「早就傳訊了!」

霍樂喂丹藥的速度越來越快,可能塞到她的口中的卻是寥寥。

「師妹!師妹!」霍樂口中無神的地喃喃,身上的氣息也一點點的弱了下去,可朝着李瑤身上輸送法力的速度卻一直未降。

「你張嘴啊!」

「師妹!」

「結護魂陣!」

眾弟子手足無措的時候,忽而有一個女聲響起。

這群人循聲看去,就見方青子已經站在了陣眼上,手中結印。

她的半邊臉頰還紅腫著,淚眼婆娑,可口中的話卻格外清晰。

「結護魂陣!」

十餘弟子這才回神,急急分散開來,齊力結陣。

各色法芒相連,法力以方青子為中轉,朝着已經是奄奄一息的李瑤送去。

感受着身上法力的流逝,方青子咬牙,死死地盯着已經被劈成焦炭的李瑤。

刑堂之上,她想要大師兄替她受罰,大師兄便站出來替她領罰。

方才她想要三師姐永遠閉嘴,三師姐就無緣無故被雷劈!

這一切,難道都是她的緣故嗎!

三師姐,是她害死的?

方青子心中茫然。

鶴唳聲遙遙傳來,方青子心裏一松。

師伯來了!仙宗中師伯的修為僅在師父之下!師伯一定有辦法救三師姐的!

她、她沒想三師姐真的去死啊……

何況,三師姐若是就這麼死了,因果一定會落在她身上的!

方青子一咬舌尖,噴出一口精血融入陣中。

頃刻間,大長老已落在李瑤身邊,抬手虛按在她的眉心。

李瑤的身子一震,吐出一口濁氣,緩緩地睜開眼睛。

那雙漆黑的眸子格外透亮。

大長老心中發沉——迴光返照。

「師父……」

作為木靈根的修士,李瑤清楚地感知著自己體內生機的流逝,意識格外地清楚。

「您的桃花釀……被徒兒藏在了後山……後山最大的桃花樹下……」

「以後……沒有徒兒在身邊提醒……您也要少喝些……」

「胡說什麼!」霍樂急喝,想要拉住她的手,又怕弄疼了她。

「二師兄,」李瑤忍痛,朝着他笑了笑:「可惜,沒法再陪師兄練劍了……」

她又偏頭看向站在不遠處踟躕著的小師妹,拼了命的朝着她伸手:「小師妹……」

「師姐……」方青子哽咽著蹲下。

烏黑的手落在她紅腫的臉頰上,李瑤張開了口「對不起……」

說完這三個字,李瑤的手便無力的垂落。

睜開的雙目中徹底沒了神采。

妖界王城。

正要入城的艾九嵐腳步驟然停頓,他從芥子袋中掏出通訊玉簡,大長老平靜到詭異的聲音轟然響起。

「師弟!師父留下來的聚魂珠是不是在你那裏!」

艾九嵐眉頭輕蹙。

自打他繼任掌門后師兄已經許多年不曾用原來的稱呼喚他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

瓊熒駐足,同樣皺眉看過去。

聚魂珠?那不是蘊養亡者靈魂的東西么?要這個做什麼?

【莫白死了?】

【沒呀,還有口氣。】零零不解。

「嗯。」艾九嵐回信。

「給我。」大長老說,語氣中沒有絲毫波動,似是傷心極了才生出這無端的平靜來。

「你怎麼了?」艾九嵐問,掐指而算。

「聚魂珠在我身上,回去給你。」艾九嵐說,已經算出大致因果。

「師侄之事並非沒有轉機,你別太難過。」

「我現在就要!」大長老忽而暴喝,額上青筋直跳。 韓昕回來了兩天,就連續看了兩天的“直播”。

這會兒“開播”的是南雲抓捕小組,正在直播南雲抓捕現場,包括周亮周成兄弟在內的四個嫌疑人,戴着手銬被責令蹲在院牆下。

周亮周成一看就知道是吸毒人員,精神萎靡,瘦的跟猴兒似的。從手邊的資料上看,兩個女嫌疑人是他們的老婆,其中一個看着也是吸毒成癮。

所謂的製毒工廠,就是他們兩兄弟家的院子。

環境衛生可以用髒亂差來形容,小狗圍着李大“汪汪”狂吠,兩隻老母雞膽子不小,竟在邋遢的院子裡閒庭信步。

之前繳獲的毒品,外包裝上稱“純天然”中藥製劑,純天然純屬扯淡,但從現場看肯定是純手工製劑。

用來製毒的容器是髒兮兮的洗臉盆,人工攪拌,人工灌裝,唯一能稱得上機械的,可能就是那臺藥瓶封口機。

製毒主料是幾大袋扔在牆角里的澱粉,抓捕組成員剛搜出來的“原藥”,讓專案指揮部裡的所有人大吃一驚。

不是原以爲的複方地芬諾酯片,而是一種治療雞鴨鵝拉稀的獸藥!

裡面是含地芬諾酯,但同時還含有硫酸新黴素、頭孢哌酮、加替沙星、妥曲珠利和阿托品等成分。

“難怪許文靜說剛繳獲的這一批毒品成分混亂,原來是換了‘原藥’。”

“用獸藥摻上澱粉當戒毒藥賣,他們也不怕吃死人!”

“你們看看,他們自己都人不人鬼不鬼的了,還會在乎別人的死活!”

韓昕回頭看了看正義憤填膺的同事們,低聲道:“楊賢德這一批貨拖了十幾天才發,應該就是因爲廠家沒原料,生產耽誤了。”

黃大一屁股坐下來,抱着雙臂說:“辛虧被我們及時查獲了,如果沒被查獲,就這麼流入市場,很可能真會吃死人。”

正說着,李大出現在屏幕裡。

只見他放下半箱複方地芬諾酯片,厲聲問:“明明有這麼多地芬諾酯片,你們爲什麼要用獸藥摻澱粉當戒毒藥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