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若是太平時節,推行州牧制度也就罷了,可是如今黃巾起義開始,天下大亂,劉氏應該集中權利,不是下放權利,這樣,雖然滅殺了黃巾起義。”

說道這裏,李易有些口渴,拿起一杯酒就喝了起來。


而公孫瓚這是心裏如同貓撓一樣,十分想知道下文,可是有不好催促,只得等着李易接着說。

“滅了黃巾起義,但是地方皇室已經做大,手掌兵權,試問會就出去嗎?如果將軍是州牧會交出兵權?”

“呵呵,明白了,如果本將軍是州牧,是不會上交兵權的,如今洛陽的皇室失去地方的統治,而州牧做大,可是這關我什麼事?”

公孫瓚明白了州牧的弊端,但是好像沒有他什麼事,不由的再次問道。

“將軍,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一但洛陽的皇室想要收回兵權,而地方的不願,那會怎麼樣?”

“怎麼樣,當然是打起來了。哈哈,我明白了。”

“將軍明白什麼了?”

“好你個一天,沒想到看的這麼清楚,地方劉氏和洛陽劉氏一但打起來,我正好發展勢力,取而代之,不知可對?”

“卻是如次,不過細節方面需要好好商議一番。”

“好,今天痛快,有你的加入,何愁大事不成,幹。”

公孫瓚想到興奮處,連喝了數杯。

而李易也是喝了幾杯,臉色有些發紅。

“不知如今要如何去做。”公孫瓚興奮勁過去,就問道。

“如今,將軍要大力發展北平城,以此作爲根基,要大力掃平附近的異族,打下聲望。”

“嗯。此兩點簡單,本來就打算髮展北平城,正好一箭雙鵰,而且打殺異族真好訓練士卒。妙哉妙哉。”

“將軍不可這麼想!”見到公孫瓚有些得意忘形,不由的提醒道,好突出一下存在感,好索取好處。

“爲何?”公孫瓚納悶了,不知李易爲什麼這麼說。

“將軍,發展北平,不是把北平作爲公孫家的產業,而是爲百姓謀利,所謂的民心者得天下,如果民心安定,那纔有了爭霸天下的根基,錢財什麼的,都是虛無,是有民心纔是真的。”

“有理,那異族有是怎麼回事?”

“將軍可是大漢和異族的關係如何?”

公孫瓚想了想,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異族和大漢的關係十分的微妙。

大漢強大的時候,異族不敢妄動,主動稱臣,而異族強大的時候,卻是主動攻擊大漢。

兩者說是死敵,還差點,說是朋友,還不夠。真叫公孫瓚難以回答。

“呵呵,將軍不願說,我就說吧。”


“哦,願聞其詳。”聽到李易要回答,這可是給了公孫瓚一個臺階。

“大漢和異族勢如水火,一方強勢就打壓另一方,雙方的關係十分的惡劣,而雙方的百姓也都是仇恨着雙方。”

頓了頓,給公孫瓚思考的時間,見到公孫瓚十分認可就繼續說下去。

“將軍以後滅殺異族,一定要趕盡殺絕,而且要留有證據,派人四處傳播。傳遍幽州,這樣不出一年,幽州只會知道將軍,而不知道州牧。”

“妙計,妙計,天下可得也。”

“將軍,我還沒說完呢。”

“失禮失禮,一天繼續說。”

“除了發展實力和聲望外,還要建立信息系統,爲將軍蒐集有用的信息,爲將來做打算。”

“信息系統,我有啊,我弟弟正在漁陽,一但漁陽得到消息,就會立刻傳到我這來。”

“非也,非也,並不是關於幽州的信息,而是天下的信息,單單幽州的信息,只能稱霸一時,不可稱霸一世,必須有全面的信息,而且是洛陽一但有風吹草動,將軍必須第一時間知道。”

“洛陽,可是那裏本將軍沒有任何人脈,唯一說的上話的也就是何進,可是何進可是不好說話,難辦難辦。”

想到這公孫瓚的眉頭緊皺,想要解決這個困境,擡起頭看到李易,一下子想到了。

“哈哈,真是糊塗,有一天在,什麼事辦不成,有你異人的身份,前往洛陽組建情報系統十拿九穩。”

“可是,我走了誰爲將軍出謀劃策。”李易聽後,停了一會,開口道。

那表情,那語氣,彷彿是一切爲了公孫瓚打算。

“呵呵,如今情報最重要,幽州這裏有了你的建議,短時間已發展爲主,你就放心的去洛陽,事成之後封王拜相小事一樁。”

“叮。公孫瓚對你的好感度+1。” 「我們帶的應該有傷葯吧,給它抹一些。複製本地址瀏覽62%78%73%2e%63%63」雖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從金雕和小白雕那凄楚的啼鳴聲中,幾女也明白其中定然是發生了什麼悲慘的事情。

話音落下,幾女便開始在行李裡面找尋起來,想要找一些療傷的藥材,給金雕服下,好讓它能夠儘快復原。在這黃無一物的冰天雪地之中,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救治,以這隻金雕的傷勢,恐怕是必死無疑,而且它一死,失去照顧的小白雕也不可能獨活。

無論是為了心中的憐憫,還是為了小白雕,都必須盡全力的救治它。

「沒用了,它受的傷太重,而且好像是被煞氣侵入了體內,敗壞了血氣生機,就算是再好的葯,也沒有辦法給它續命了。」看著幾女的模樣,小黑貓緩緩搖頭,身為化形陰靈,它對陰煞氣息的感知要比常人敏銳許多,如何能感覺不到金雕身上的那股淡淡陰煞氣息。

雖然不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這隻金雕身上沾染到了陰煞氣息,甚至是這種可以敗壞血氣生機的陰煞氣息。但小黑貓更清楚的是,這隻金雕能夠九死一生的飛回來,實際上已經是在透支它的生命,此時就剩下一口氣吊著,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無法救它。

「我們還有一些太歲,能不能用太歲給它續命?」幾女聽到小黑貓的話,面上神情不禁黯然,但旋即想到了之前她們服用過的太歲,便露出一絲期冀之色,道。

「太歲雖然神異,但是對它也起不到作用了,而且太歲屬於陰物,服下去只會加重它的傷勢……」雖然心中有些戚戚然,但小黑貓向著四下逡巡了幾下,用力的抽動了鼻子幾下后,望著幾女,道:「生死有命,我們也無法攔阻。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儘快離開吧!」

這金雕身上的陰煞傷勢,實在是來得詭異,而且這種陰煞氣息更是叫小黑貓想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可能,再加上它心中先前的警兆,更是覺得此地絕非善地,必須儘快離去。

賀嘉爾和夏小青她們又不是傻子,如何能看不出這金雕傷的蹊蹺,而且按照小黑貓的說法,能夠讓金雕出現此種傷勢的,必然是奇門中人。

雪山之中空無一物,那些奇門中人如何會來此處!依幾女的推算,恐怕傷了金雕的人,是奔著她們幾個來的,若是再留在此地,的確會有不小的危險。

但是看著這兩隻金雕的模樣,她們又如何忍心就這樣離去,恐怕一旦這兩隻金雕被那些人發現,就連小白雕都不會再有活命的可能!尤其是那隻金雕的舔犢之情,更是叫她們這幾個做母親的人,心中為之而感懷,為之而戚戚然。

就是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那隻金雕的神情卻是又委頓了許多,腦袋也耷拉在胸脯處,似乎隨時都可能只剩下出的氣,不會再有進的氣,這模樣著實叫人痛心。

但即便是如此,金雕卻還是輕輕的啄著小白雕的腦袋,嗚嗚出聲,似乎在安慰它。

「唳……唳……」小白雕看到金雕這模樣,焦灼的啼鳴不止,而且不斷的轉頭望著夏小青和賀嘉爾幾女,似乎在向她們求救。血肉相連,骨肉親情,即便是這些飛禽走獸,都絲毫沒有例外,這隻金雕雖然已是奄奄一息,但關心的仍然還是那隻小白雕。

聽到小白雕的聲音,金雕突然睜開了雙眼,就像是身體裡面陡然多了一股氣力一樣,跌跌撞撞的向著夏小青和賀嘉爾幾女撲來。看著它的動作,小黑貓只以為這金雕還要垂死掙扎,想要對幾女下手,頓時急忙做出戒備之狀,做好了隨時應對的準備。

但出乎它的意料,這隻金雕在撲到幾女跟前後,腦袋卻是輕輕的向著她們的腳敲擊了幾下,然後轉過頭用僅剩下的一隻翅膀指著小白雕,嘶啞著喉嚨輕輕鳴叫了幾聲。

雖然言語不通,但誰能看不出這金雕的心思。恐怕它已經明白了自己時日無多,又想到先前幾女善待小白雕的事情,想要趁著自己還有一口氣在,把小白雕託付給她們。

見幾女沉默無言,那隻金雕緩緩仰頭望著她們,眼眸中竟然隱隱有淚光閃爍,而且眼神中更是充滿了祈求之意,似乎是在祈求幾女,希望她們能夠收下小白雕。

看到金雕的模樣,小白雕挪動著肥胖的身軀,跌跌撞撞的撲了過來,腦袋不斷的蹭著金雕的身體,想要鑽到它的羽翼下面,好像一步都不想從它身邊離開。


但金雕卻是決絕無比的一聲鳴叫,然後翅膀輕輕扇動,將小白雕推到了幾女面前。然後又抬起頭,盯著她們輕輕嗚咽的啼叫起來,似乎是在乞求她們。

「好,我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帶著它,不讓它出事!」幾女此時已是如同淚人一般,性格最為決絕的寧歡顏抹去眼角的淚水后,伸手把小白雕從地上捧起,然後鄭重其事的望著金雕,沉聲道:「只要我們還有一息尚存,就一定會庇護它的周全!」

似乎是聽懂了寧歡顏的話,金雕有氣無力的輕輕鳴叫了一聲,然後目光緊緊望著被寧歡顏捧在手掌心的小白雕。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幾女覺得此時此刻,在這金雕的眼眸之中,充滿了解脫和放心的神色,而且還有著一股濃濃的悲戚之意。

以雪山為家,以雪山為食,生於斯長於斯,但到了今時今日,卻是遭受到了這樣的無名之災,落得了一個妻離子散的下場,這讓這隻金雕如何能甘心?!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不管怎樣,終究是為自己的小傢伙找到了一個寄居之地,能夠讓它的生命,不會被這無盡的風雪所吞沒,讓它能有一線生機。

「傳聞之中,你們這幾個女子有情有義,今日一見,果然是名非虛傳,即便是對這些飛禽走獸,你們竟然也有著一絲憐憫之心,真不知道你們究竟是愚蠢,還是善良?」就在此時,順著山麓之間,卻是出現了兩男一女,那女子含笑望著這一幕,緩緩道。

「好運氣,果然是好運氣,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看到幾女之後,胡火和兔兒爺兩人也是大喜,面上露出挪揄之色,輕笑道:「今天出門真是撞了大運,不但能夠得到一隻金雕,還能把你們這幾個女人一網打盡,我們果然是上天氣運所鐘的一族!」

雪山之間,人跡罕至,除卻之前和金雕廝殺的柳棲霞、兔兒爺和胡火一行三人外,又會是何人出現在此處!不過讓幾人沒想到的是,他們是為了追尋金雕而來,竟然無比巧合的遇到了苦苦尋找的賀嘉爾和夏小青幾女,果然是不是冤家不聚首。

聽到這三人的聲音,那原本已經是奄奄一息的金雕突然睜開雙眼,眼眸中滿是仇恨,而且順著它的身軀,更是爆發出一股無匹的殺意!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要對這隻金雕下這樣的狠手?!」聽到這些話,看到金雕的反應,幾女如何還能不明白這幾人就是先前傷了金雕的人,不禁冷聲呵斥出聲。

「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你們,如果不是為了尋找你們,我們又何必對這隻金雕下手!」兔兒爺聞言冷笑連連,向著幾女打量了幾眼后,眼中露出一抹銀邪之色,對胡火調侃道:「胡火老弟,你這次可算是撞了大運了,這麼幾位嬌滴滴,我見猶憐的美女,夠你樂呵一陣子了!」

胡火聞言嘿然笑個不停,眼眸之中滿是銀邪之色,甚至連涎水都快從嘴角掉下來了。

雖然幾女如今不著粉黛,而且穿著更是無比素雅,臉上還帶著一股悲憂之色,但在這冰天雪地中,卻是平添了幾分冰肌玉骨的風韻。

尤其是在這義正言辭的訓斥下,更是顯得嬌媚的不可方物,此情此景,落入銀蟲入骨的胡火眼中,自然是恨不能馬上就將幾女制服,好好的輕薄她們一番!

「雪金雕?」與此同時,柳棲霞更是瞥到了被寧歡顏抱在手中的小白雕,眼中不禁露出一抹欣喜異色,輕笑道:「之前我就看這金雕神駿非凡,沒想到在它的血脈後裔身上竟然還發生了這樣萬中無一的變異,只要此物落入我手中,絕對是如虎添翼!」


金雕本就稀少,而金雕之中能夠變異進化成為雪金雕的,只要能夠順利成長,便會成為金雕族群之中的王者,而且體內更是會孕育一絲金鵬血脈,端的是神異非凡!

柳棲霞著實沒有想到,此番的事情竟然如此順利,不但能夠找尋到幾女的下落,而且還有雪金雕這種萬中無一的靈禽。只要此役得手,何愁自己不能更進一步!

「廢話不多說了,你們兩位不要忘記咱們先前的約定,事成之後,我們再做計較!」柳棲霞意動之下,又怕胡火和兔兒爺二人多生枝節,便轉頭向兩人重述了一遍先前的盟約,而後言笑晏晏的望著幾女,淡淡道:「幾位,你們是想乖乖束手就擒,還是想搏上一搏?」

唳!不等柳棲霞話音落下,那隻垂死的金雕陡然長鳴,而後凌空飛起,再次直衝九天! 洛夢櫻已經失蹤兩天了,他們沒有任何的線索,他們這些人難得的在一起和平相處。

他們真的沒有發現她和誰有交集呀,他們沒有辦法查出洛夢櫻的行蹤。

「少主,吃點東西吧,你都一天沒有吃東西了。」

洛夢櫻聽到有人和他說話,「你們有事情不用忙了,我不餓,飛機很快就降落了,你們準備一下,我們轉一圈就回去注意安全。」

「那少主你喝點東西吧,你這好自己,樣主人還在他會傷心的。」

洛夢櫻知道他們關心自己的,把牛奶喝了說:「你放心吧,我真的沒事,你忘了我答應你們的承諾了嗎我會好好的。」

「嗯,少主你照顧自己什麼事情一定要和我們說,不能讓自己亂來。」

有人碰了一下他,「你幹什麼呀。」

他沒有看到他的暗語,他這麼問驚動了身邊的人了。

「沒事,只是不小心碰到你了。」真的笨死了,怎麼都不看一下他的暗語呢。

他看了一下他們有沒有再注意他了:「來喝點水吧。」

他馬上做暗語告訴他,他們相互用暗語交流,意見到達了一致。

「現在也沒有線索了,我們先離開了,在這裡也沒有辦法幫助你的們。」

其他人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小動作,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是墨昊靳看得清楚。

「不行,小姐是你們的人帶走的,如果你們走了,我們去哪裡找你們呀」優莎娜第一個反對的。

其他人也一樣,他們是找到洛夢櫻唯一的線索了。

「讓他們離開吧,他們在這裡也是沒有她的信息呀」墨昊靳卻同意他們離開,他們奇怪墨昊靳這是怎麼了。

他們兩個離開了,看著沒有人跟蹤他們。

「你說真的,老大他們回來了。」

「真的,我們馬上去接應他們。」

他們很快就到約定的位置,他們沒有發現跟著他們的車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