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范羽心中明白,此時的他已經不佔什麼情理,當下只得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狠狠地颳了張暮一眼,然後緩緩退回到玉寶樓的隊伍中去,

瞧得范羽退去,張暮緊繃的身體,方才徹底地放鬆下來,手掌之中,若隱若現的幽黑光印,也是緩緩暗了下去,

瞥了一眼退去的范羽,唐郎的目光再度投向張暮,笑著道:「呵呵,這位兄弟好膽識,竟能跟范羽那傢伙拼得不相上下,不知兄弟名諱,」

「張暮,」張暮微微一笑,道,

「原來是張暮兄弟,在下天華城唐門,唐郎,幸會幸會,」唐郎笑道,

「唐兄客氣了,」見到對方如此客氣,張暮也是拱了拱手,笑著道,

兩人再度交談了幾句,那唐郎便是轉身離去,回到其隊伍之中,

望著唐郎離去的背影,對於此人,張暮也是有些好感,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結交一下,

回到隊伍之中,無奈地望著不斷打量自己的紫嫣,張暮臉龐一抽,笑道:「紫嫣姐,怎麼了,」

「不僅能夠擊敗柳真,甚至就連在大陽郡都是頗有名聲的年輕天才范羽,都是難以在你手上佔得便宜,我在想,你這個傢伙,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狹長的眸子不滿驚詫地打量著張暮,紫嫣紅唇微張,有些玩味地道,

面對紫嫣滿是狐疑的神情,張暮也是乾笑一聲,卻是未說什麼,他的秘密的確有很多,而且,這些秘密,都是不能為常人所知……

經過先前的一段小插曲,這片場地倒是再沒發生什麼衝突,整個營地也是陷入一片平靜之中,人們都是在等待著什麼,

在這種翹首等待之下,時間悄然流逝,直到再度過了半日時間過後,一道清脆的聲響,忽然自半空中響起,

「咔……」

聽聞響聲,營地之中百無聊賴的眾人頓時來了精神,都是滿眼緊張地望著山頂之處,

只見,那將山頂上的古樸建築籠罩著的淡淡光幕之上,一道道不易察覺的淺淺裂痕,緩緩出現,而那光幕,也是逐漸變得淡薄起來,

時隔已久,這能量封印,終於是要解除了么……

(未完待續) 山頂之上的動靜,吸引了無數的目光注視,而在眾人緊張的目光之下,那山頂處的光罩,也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緩緩淡薄起來,短短几息時間,便是薄如一層透明紙張一般,那光罩之中的古樸建築,此時已經是清晰可見,

「砰,」

隨著光罩逐漸淡薄,不斷有著裂縫出現在其上,片刻之後,終於砰的一聲,陡然爆炸開來,頓時有著一股強橫的風暴,宛如恐怖颶風一般,自半空中迅速席捲而開,

颶風席捲,光罩也是頓時破碎,而在光罩破碎的瞬間,便是有著數道身影化作虹芒,對著山頂暴掠而去,

「封印破開了,快衝啊,」

見到有人已經沖向山頂,營地之上的眾人,也是露出狂喜之色,旋即道道凌厲元氣爆發而起,一道道身影各展神通,對著山頂之上迅速掠去,

「我們也動身吧,」

望著已經率先沖向山頂的不少隊伍,這其中還包含著唐郎跟那范羽的隊伍,紫嫣也是輕聲說著,而後便是施展手段,跟了上去,

一旁的張暮,自然也是緊隨其上,既然已經來了,怎麼說都是不能空手而歸,他倒要看看,這涅槃遺迹之中,究竟隱藏著什麼寶貝,能夠吸引如此多的高手前來搶奪,

「咻,」

心中念頭閃過,張暮身形一動,頓時便是施展手段,直接對著山頂暴掠而去,

原本安靜的山峰,隨著封印的開啟,頓時變得暴動起來,幾乎所有人,都是用盡一切力氣,拚命地對著山頂衝去,

在山峰之中,也是有著不少魔獸的存在,這些魔獸的實力,大多都是在玄階之上,因此,一些實力不濟的倒霉之人,僅僅是第一輪衝刺,便是直接遭受強橫魔獸的襲擊,葬身此處,

不過雖說如此,總歸有一些實力強如唐郎、范羽之輩,以一種極為迅捷的速度,衝到山頂之上,

張暮的速度不算太快,只是處於居中的位置,他心中明白,沖的最前的人,反而要遭受山峰中魔獸的第一波衝擊,徒增消耗,倒不如像他這般,稍微落後一些,反倒能夠一路順利的衝到山頂,

以一種不急不緩的速度登上山頂,一座遮掩在蔥鬱草木之中的巨大石門,出現在張暮的視線之中,不過,此時,那厚重的石門,已經是被率先衝上的高手轟碎而去,

在石門外,此刻正有著不少人馬不斷地沖入其中,那般模樣,就彷彿禁慾多年的色狼,見到前方赤/裸著嬌軀的美人一般,每個人的眼中都是帶著極端狂熱的情緒,

張暮目光在石門前掃了掃,卻是並未看見紫嫣等人,想必,他們已經是率先闖入遺迹之中,不過對此,倒也正合張暮之意,跟他們一起,反倒有些束手束腳,不如自己行動來得方便,

「呼……」

輕呼一口氣,張暮便是不再遲疑,身形一動,便是直接掠進石門之內,

衝進石門,一股淡淡的壓迫感覺,便是撲面席捲而來,雖說那位涅槃劫境的強者已經隕落多年,但他的餘威,彷彿仍然殘留此處,光是那種餘威壓迫,便是讓得尋常人體內的元氣,都是有著凝滯之感,

「不愧是涅槃強者,」

感受著這股壓迫之感,張暮也是不由得暗暗咋舌,目光掃動,只見石門之內,是一座恢宏的大殿,在大殿之中,有著數個通道,各自通往深處,如今,已經是有著不少人各自闖入其中,

「這麼多通道,只好隨便挑選一道了,」

張暮略微沉吟,而後也是並不猶豫,朝著左方第三條通道掠去,

身形掠動之間,張暮已經是強行超越不少人,不過對此,那些人倒也沒什麼不滿,在未碰到寶貝之前,倒還沒到立刻大打出手的地步,

在這些通道之中,有著不少屋子,而此時,這些屋子之中已經有著不少人闖入,這其中不乏一些人為了屋子中的寶貝大打出手,

對於這些屋子,張暮倒是未做什麼理會,這才剛剛進入遺迹而已,他相信,真正的寶貝,必定是在遺迹更深的地方,若是為了這些尋常之物浪費精力,也是有些不太值當,

奔掠潛行,一路之上,張暮也是未做太多的停留,沿著通道一口氣衝進遺迹深處,

這種奔行,持續了約莫數分鐘之後,張暮目光一閃,便是停留在一個看似尋常的屋子之中,屋子看似平凡,但在其中,張暮感應到一種頗為強橫的元氣波動,

「這裡面有好東西,」

在這間屋子之中,張暮感受到的波動是之前所未曾有過的,因此,當下他便是停頓下來,心頭也是微微一跳,

身形一動,張暮正要衝進那沒有什麼遮掩的屋子之中,然後,當他的身形剛剛接近屋門之時,便是被一種無形的衝力震了回來,

倒退幾步,強行穩住身子,張暮眼角也是微微一縮,看樣子,在這屋門之處,有著一種無形的能量壁障,

體內元氣自周身湧出,張暮也是毫不猶豫,身形前掠,攜著雄渾元氣的一拳,狠狠地朝著那屋門轟去,

「嗤,」

一道低沉響聲,自屋門處傳出,只見一道能量漣漪,自屋門出憑空出現,而後張暮便是發現,這能量壁障似乎是稀薄了幾分,

照這般樣子,若是施展足夠強大的攻擊,便是能夠將之擊碎,不過,這樣一來,對張暮而言,不論是元氣還是時間,消耗都是不小,若是中途有旁人闖入此處,豈不是給別人做了嫁衣,

張暮微微一頓,思索著其他可行的辦法,很快的,他眼珠一轉,而後心神一動,一絲一縷的精神力自腦海中鑽出,緩緩地朝著能量壁障滲透而去,

隨著精神力的滲入,那能量壁障頓時緩緩抖動,見到果然有效,張暮也是不假思索,精神繼續滲透,片刻之後,那能量壁障便是開啟了一道能容一人穿過的縫隙,

張暮自縫隙處鑽入其中,在他進入屋子之後,那縫隙便是緩緩閉合,張暮見狀,也是滿意地一笑,如此一來,這屋子裡的東西,在那能量壁障徹底破壞之前,便是能夠盡數地歸他所有了,

進入屋子,張暮目光一掃,在瞧得堆滿在地上的渾圓丹丸時,他的眼神頓時獃滯下來,

這些丹丸,正是上次在那狼牙寨密室之中獲得的玄元丹,這種丹藥,對於修鍊,有著極強的輔助作用,若是處於玄武境後期之人,藉助大量的玄元丹相助,便是能夠快速地突破地武境,這般效果,足以令人眼紅,

上次在那密室之中,僅僅出現了十數枚這樣的玄元丹,就足以讓張暮頗為滿意,

可如今在這屋子之中,這玄元丹幾乎是成堆地堆在屋子的一角,

那數量,幾乎達到上千之巨……

這般數量的玄元丹,足以令人為之瘋狂,


「發財了……」

望著那成堆堆積的玄元丹,張暮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抽,口中喃喃出聲,


(未完待續) 渾圓光滑,宛如嬰兒拳頭般的圓潤丹丸堆滿在地上,一股股驚人的元氣波動自這些丹丸之中逸散而出,足以說明這種靈丹的品質不凡,

張暮有些獃滯地望著那胡亂堆在地上的玄元丹,片刻之後,不由得狠狠地吸了一口涼氣,這些跟豆子一樣隨意擺放的東西,在外界可是能引起一陣紛亂的好東西啊,

也怪不得張暮如此獃滯,成千之巨的玄元丹,比起他手頭那可憐巴巴的十幾枚,簡直就是一筆巨款,

這就好比一個從村裡來的鄉巴佬,忽然見到面前出現了一大摞鈔票一般,而且還都是百元大鈔,

這種震驚和獃滯,持續了幾秒時間之後,張暮也是立馬回過神來,接下來也是不再多作猶豫,腦海之中,滾滾精神力宛如潮水一般蔓延而開,包裹著那一枚枚的玄元丹,然後在張暮那火熱的目光中,緩緩地投入魔導鐲之中,

還好魔導鐲之中的空間足夠大,不然光是這成堆的玄元丹,就得費不少的功夫攜帶,


上千的玄元丹,這般巨款,已經難以用金幣與之衡量了,一想到剛進入遺迹中,便是得到這般收穫,張暮心頭也是有些難以遏制的激動,

這一趟,來得不虧,

張暮雙眼發紅,心神專註地收取著滿地的玄元丹,這種收取,由於屋內玄元丹數量實在不少,因此,就算有著張暮精神力操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約莫幾分鐘之後,屋內的玄元丹,已經被張暮收取一半左右,而正在他鍥而不捨地繼續收羅時,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在屋外的過道中,張暮聽到不少急促的腳步聲,

張暮抬眼一望,石屋之外,有著三道人影,不過雖說張暮能看到他們,但此時的他們,由於石門處能量壁障的緣故,卻是並不能看到石屋內的情形,

不過,他們三人明顯是覺察到這石屋的不一般,當下便是展開手腳,開始對石門處的能量壁障展開攻擊,

覺察到這一幕,張暮目光一凝,而後也是加快手頭的收取速度,滾滾玄元丹源源不斷地不斷收入囊中,

「砰砰砰,」

石屋之外,元氣涌動,沉悶的撞擊聲不斷傳出,顯然,那三人正在竭力攻擊那石門處的能量壁障,

此時的張暮,方才感到慶幸,若是先前費功夫將這石門強行打破,恐怕現在的他,也是難以安穩地收穫這些玄元丹,

在三人聯手之下,雖說那能量壁障頗為堅實,卻仍是抵不住元氣攻擊的狂轟亂炸,短短几分鐘之後,便是被強橫的元氣波動轟碎而去,

轟碎石門,三人蜂擁而入,而當他們見到石屋內堆積著的玄元丹時,他們的雙眼,頓時變得通紅起來,貪婪之色急速湧上眼中,很快的,他們的目光便是匯聚到正在全力收取玄元丹的張暮身上,

「小子,把玄元丹全都交出來,大爺饒你一命,」

三人明顯是組成了一個小團隊,當他們看到如此多數量的玄元丹時,當下也是眼紅無比,而見到此處有人捷足先登之時,他們的第一想法便是,,強搶,

如此多數量的玄元丹,就算他們見到一名地武境高手在此,恐怕都是不會罷手,更何況是見到眼前這個看似頗為年輕的少年,

此時的張暮,自然也是察覺到這些不速之客的闖入,當下也是停止了對玄元丹的收取,轉而望向滿臉不善的三人,


張暮大致估量,這三人的實力,乃是有著兩名玄武境初期,還有一名玄武境中期的高手,這般實力,若是放在陽城之中,也算是頗為不弱了,

不過,在這涅槃遺迹之中,這般實力,怕是仍然有些不夠看……

三人不懷好意地盯著張暮,見到張暮沒有絲毫交出玄元丹的打算,當下也是毫不廢話,直接便是對著張暮圍攻而去,

三名玄武境高手的圍攻,若是放在之前,可能會讓張暮焦頭爛額,但如今的張暮,已經遠非當初可比,當下嘴角便是浮現出一抹冷笑,

絲絲精神力宛如潮水一般湧出,轉瞬之間,便是形成數道泛著凌厲青色波動的風刃,而後張暮手指一彈,數道風刃便是竄射而出,對著三人暴射而去,

張暮也是沒有絲毫熱身的準備,在這遺迹之中,時間無比寶貴,若不得他做半點浪費,因此一開始,他便是施展了精神力的能力,準備將這幾人一舉擊潰,

數道風刃席捲而出,帶著極端尖銳的勁風,以一種頗為刁鑽的角度對著那三人衝去,而感受到這些風刃蘊含著的凌厲波動,他們的臉色也是一變,明顯是想不到,眼前這個少年在舉手投足之間,竟是能夠施展如此強的攻勢,

不過,眼下的他們,也是根本顧不上驚訝,紛紛或閃或擋,各施手段,將那數道風刃閃躲而去,不過,在躲避之間,也是不乏幾分狼狽,

在那三人倉皇躲避之間,張暮鬼魅般的身影,已經宛如瞬移一般,出現在其中一名玄武境中期之人的側面,他雙指微曲,指尖有著金光外放,而後金光暴刺而出,直接便是轟向那人肩頭,

眼中閃過一抹驚駭,還不待那人多做反應,金光便是已經穿透他的肩頭,刺出一道兩指寬的血洞,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