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茶几上面手機震動了幾聲,南覓有些厭煩的拿過來看了一眼。

看到上面的內容之後從的手一抖,手機瞬間落到了地毯上。

上面赫然是一張剛剛她和容樾澤吃飯的照片,她和容樾澤的臉,包括小小,都被拍的一清二楚。

南覓顫顫巍巍的撿起手機,就連拿起來的手都有些顫抖。

她不是擔心她和容樾澤吃飯的事情會被帝都的媒體曝光,也不怕那些狗仔胡編亂造的噴她。

她是擔心,發照片的人……

南覓退出了圖片,下方寫著一行字。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不許跟容樾澤走得太近,別讓我親自去C國抓你,他的性命我也不敢保證。你拉黑了我也沒用! 照片上面全都是三個人在一起的照片,有南覓喂小小吃東西笑著的,還有容樾澤給她夾菜時的模樣,無不是開心的模樣。

看起來,還真有一家三口的意思。

南覓淡淡看了手機一眼,只看上面的內容,她就知道是岑瑾尋發過來的。

第一感覺,南覓在心裡罵了一句岑瑾尋。

她吃飯的地方是一個包間,岑瑾尋跟蹤她,而且還在她吃飯的地方安了監控。

南覓相信,這種事情岑瑾尋是幹得出來的。

而且岑瑾尋也有本事做出這種事,雖然對方是容樾澤。

南覓垂著頭,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腦子裡面一團漿糊。

岑瑾尋能說出來的話,從來都不會有假。

第一次岑瑾尋說出來的話她可以當成耳旁風,可以當成開玩笑,可是她也知道,岑瑾尋很少會第二次說出相同的話。

只要說了第二次,那一定是很重要的。

南覓顫抖著手拿著手機,然後慢慢回復了一句——我答應你,你不許傷害他。

「他」是誰,不言而喻。

南覓回完這句消息之後直接將手機甩在了一邊,身子一軟,逐漸滑到地毯上,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

她和容樾澤就不要再見了吧,為了容樾澤,為了他不會受到傷害。

南覓垂著頭雙手環抱著,以一種防禦的姿勢蹲在地上,顯得十分無助。

從今天開始,大抵她和容樾澤再沒有任何關係,哪怕是說一句話,可能也成為了奢侈。

月光透過窗戶投射進了客廳,冷光顯得氣氛更加的安靜,只有一個身影蜷縮在客廳里,孤寂而又落寞。

南覓閉著眼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只有月光的客廳里,終是有了一道不一樣的光芒,還有鈴聲響起。

南覓抬起頭,頭髮有些凌亂,看了一眼手機。

「容樾澤」三個大字穩穩的在上面顯示著。

南覓手抖了一下,心裡也抖了一下。

她不能接,她不能接……

南覓心裡這樣想著,聽著手機鈴聲一次次的響起又一次次的停下,南覓一次次的看著手機。

終於,在手機第十一次響起的時候,南覓還是接起來了。

「喂……」南覓語氣很淡,就從語氣當中就能感覺到是沒有任何錶情的。

那邊的容樾澤已經擔心至極,若不是當初知道了南覓的另一個身份,若不是容韶影說他看見南覓在等電梯,他大概現在就會直接衝到南覓面前了。

眼瞧著南覓已經沒有接他的電話,容樾澤只差那麼一步,就去找人了。

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刻,容樾澤心裡像是什麼被填滿了一樣,至少心裡的石頭,是放下了。

「你的聲音怎麼這麼啞?打擾到你休息了嗎?」聽到那邊聲音有些乾澀,容樾澤問了一句,剛剛的急躁瞬間也被擔心代替。

「有什麼事嗎?我打算睡了。」南覓穩住自己的情緒說著,至少是讓容樾澤察覺不到什麼破綻。

容樾澤聽到南覓這樣說,雖然心裡覺得奇怪,但是有說不上來具體是哪裡奇怪,所以沒有再多問。

然後容樾澤便直接開門見山道:「我今天跟你說的霍煙,是一個朋友家裡的人,所以才認識的,但是我跟她其實一點都不熟。」

容樾澤和南覓解釋著,按照容韶影說的那樣,至少南覓,應該會願意接受他了。

南覓聽到容樾澤這麼說,愣了半晌,才明白容樾澤這是解釋。

雖然對容樾澤說出這些話,南覓心裡覺得某個結被解開,但是想起岑瑾尋和她說的,南覓原本想開口說的話,瞬間又留在了嘴邊。

沉默了一會之後,才改變了自己原本想說的話。

「嗯,我知道了,不用解釋的。」南覓啞著嗓子,似是沒有在意。

她應該在意什麼了,她和容樾澤是沒有未來的,因為和她在一起,容樾澤會有危險的。

南覓的語氣很淡,容樾澤就像是被忽視的那個一樣,一顆心頓時跌倒了谷底。

「好了,我要睡覺了,我過幾天就要正式進組了,以後別打電話來了,我不方便接。」

南覓說完這一句,沒等到容樾澤的回答,就直接掛掉了電話,與之前每一次接完電話的做法都成了對比。

之前和容樾澤打電話的時候,每一次都是和容樾澤說上一堆話,最後說一聲再見才掛掉,十分有儀式感。

可今天的態度,明顯就是敷衍了。

容樾澤剛想讓南覓好好休息,可話才到嘴邊,便聽到電話裡面的嘟聲。

容樾澤皺著眉,半天也沒有反應過來,愣著看著手機,一直到手機屏幕自己變暗。

帝都的天彷彿又冷了一些,在深秋的季節里,在如此冰涼的夜晚中。

容樾澤向來不被瑣事打擾,可今天,他還是煩躁了。


南覓在電話里說的那一句句的話,現在彷彿還在耳邊一樣,每想起一次,就好像是在道別。

南覓心裡的最後一根弦終於綳斷了,手機就直接從她手裡滑了下去。

南覓將腦袋埋在腿上,借著月光,就能看見南覓微微顫抖的身體。

以後,各別兩寬,各生歡喜。

容樾澤,你會好好的。

…………

南覓將自己鎖在家裡有三天了。

她跟藍溪蕊說了一聲,請了假,讓藍溪蕊和公司說她有A國的朋友來所以要招待一下,讓其他人不要找她包括藍溪蕊本人。


藍溪蕊在電話里聽著也沒有什麼異常,也相信了南覓。

只是告訴南覓之後就要進組,不要假期完了之後也見不到人。

三天里,南覓將自己的手機關了機,包括一系列可以聯繫到外界的東西全都關掉了。

一個人就躲在房間里的那個休息室里。

餓了就去泡麵,渴了就去喝水,剩下的時間,南覓渾渾噩噩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的。

南覓記得自己的工作,所以三天之後,重新拉開客廳的窗帘時,外面的陽光始終是刺了眼。

三天了啊,她三天都沒有見過容樾澤了……

南覓腦子裡始終會浮現容樾澤的身影,可最後,她還是自己硬生生的將容樾澤的影子關進了腦袋裡的某個房間,讓自己不再想他。 轉眼,南覓進組的時間就到了。

南覓之前也只是看過劇本,如果不是容樾澤的說明,她也根本就不知道電視劇的幾個主創是誰。

等被藍溪蕊帶到了片場時,她才知道,這是楊興邦的戲。

就是當時被郭凡以為她軋戲的那位。


原來馮珊說的那位女一號,就是霍煙啊。

南覓將所有的事情聯繫在一起,才算是明白了。

其實之前馮珊就跟她說過霍煙了,也和她說了楊興邦的新戲了,只是她一直沒有在意而已。

她也沒想到最後她還是來演楊興邦的戲了。

剛到劇組,藍溪蕊就直接帶她去見了楊興邦。

南覓從前也沒有和楊興邦有過交集,第一次見面也沒有什麼太熟稔的感覺。

「楊導你好,第一次見面,請多指教。」南覓和楊興邦說話的時候並沒有太熟絡,顯得款款大方。

楊興邦作為導演,自然知道女二是南覓的。

雖然南覓和楊興邦不熟,但是楊興邦也知道南覓。

他向來喜歡用演技好的演員,拍攝進度快,拍攝次數也少,哪個導演不喜歡呢。

「你回國第一部戲就是老郭的,接下來這部電視劇,也不要讓我失望啊。」楊興邦也不是個很兇的人。

對好演員他當然喜歡。

南覓一下子沒理解到楊興邦的意思,老郭?

她知道楊興邦說的是郭凡,不過她不是一直聽說楊興邦和郭凡兩人不和嗎?

郭凡喊楊興邦為老狐狸,楊興邦就喊老郭了?

「不會辜負楊導一番心意。」

南覓微微一笑,然後又跟著藍溪蕊去了劇組的其他地方。

「你自己一個人先在這,公司還有其他事情,好好的啊,別跟其他人起衝突。」藍溪蕊拍拍南覓的肩膀。

意思就是怕你南覓不要和劇組裡那個所謂的女一號再打起來,容易出事。

南覓趕緊將藍溪蕊打發走,她這次,會克制的。

南覓看到現場的工作人員都在工作,沒有去打擾他們。

今天楊興邦要拍的第一場戲是外景,其實南覓還沒有緩過來就直接被一個電話通知過來了。

所以南覓還沒有認識到劇組的其他人,充其量也只是知道有一個叫做霍煙的人……她和容樾澤,是認識的。

因為是外景,所以外面搭了許多的棚子。

南覓看見不遠處聚集著一堆人,都是女性。

大部分都是和她年紀差不多的,還有極少數是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但是個個都是妝容精緻。

所有人都圍著同一個女人。

南覓多看了坐在中央的那個人一眼。

不得不說,坐在中間的女人長相十分養眼。

巴掌大的小臉,一襲長發,穿著一件綠色呢子大衣,就連臉上的妝容,都是素凈的,皮膚吹彈可破。

不得不說,南覓也被這個女人的樣貌迷倒了,如果她是一個男生,大概會對這個人一見鍾情。

「霍小姐,您今天的口紅色號可真好看,好像是TY的限量款,市面上面都沒有賣的,不知道霍小姐您是在哪裡買的,我也去買一支。」有個女人一臉諂媚的和中間的人說著,眼神時不時看看坐在中間的那個女人,像是在試探什麼一樣。

南覓沒有注意到那些人對中間女人的稱謂,也不懂她們具體說什麼。

神級優化技能

南覓看著坐在中間的那個女人臉上依然帶著淺笑,看起來十分溫柔。

然後就聽到那個女人說道:「我手裡有一支新的,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送給你啊。」

說著,南覓就看到中間的那個女人從包里趕緊拿出來了一支包裝精美的口紅。

然後遞給剛剛說話的人,臉上還帶著喜悅。

就好像是給了那支口紅,然後她就可以被那些人喜歡一樣。

南覓皺著眉,她怎麼覺得坐在中間的這個女人,是在討好呢。

得到新口紅的女人眼睛開始放光,然後一把抓住了那支口紅。

不像是別人給的,更像是她搶過來的一樣。

「謝謝霍小姐,你人真好,誰跟你當朋友肯定是很幸福的。」

拿著口紅的女人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是整個人都下意識的遠離了坐在中間的的那個女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